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對此,雲殊心中只能暗暗祈禱:「希望劍型吊墜不要被認出來!」

2021 年 1 月 27 日By 0 Comments

空間芥子這種高端物品,大部分人是根本接觸不到,也從未見過的,因此雲殊只能寄希望於,這位李家的劍氣九層強者孤陋寡聞一些,識不出劍型吊墜的玄妙,同時更寄希望於劍型吊墜不要被那位劍師級強者看到,因為身為劍師級強者,極有可能認識芥子為何物!

「胸腹,沒有!」

那位劍氣九層強者在雲殊胸口摸索了片刻之後,終於說出了一個讓雲殊心安的結果,轉而開始搜索下一處。

「沒認出來?」雲殊心中一喜。

可就在這時,矍鑠老者的聲音卻驟然響起。

「你這小子果然有些貓膩!」突兀響起的聲音,讓雲殊心間不由一跳,話中的內容更是讓雲殊面色大變,只聽矍鑠老者繼續吩咐道:「景明,再搜一搜這小子的胸腹所在,不要放過任何一個可疑的東西!我懷疑,那破障丹一定就在那裡!」

「這……怎麼會這樣?」雲殊面色大變的同時,心中還有些疑惑。

為何這劍師級強者如此肯定,在他胸腹的位置一定有所貓膩?

「怎麼,很吃驚?」矍鑠老者嘴角微撇,露出一絲冷笑,說道:「你別忘了,你現在還處在劍識攝魂的狀態之中,這種情況下,我能輕而易舉察覺你身體的每一絲反應,剛剛就在景明宣布胸腹搜查完之後,你的身體明顯有了一個極大的變化,所以若非是破障丹再那裡,你又何必如此緊張?」

雲殊聽后,心中一陣苦笑。

破障丹根本就不在他的身上,他又豈會為破障丹而緊張?他所緊張的,只不過是擔心被發現芥子的存在,然後引起這矍鑠老者的覬覦。

只是雲殊沒想到,就因為這一絲擔心而引發的身體變化,卻被矍鑠老者清晰察覺,以至於反而將芥子的存在暴露了出來。

「唉!」到了此刻,雲殊也只能輕嘆一聲,聽天由命了。

聽了矍鑠老者的吩咐,那名叫做景明的劍氣九層強者連忙再次返回雲殊的胸腹所在仔細搜查起來,很快,由不知名材料製作而成的劍型吊墜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太長老,只找到這個!」景明手指著劍型吊墜,朝著那矍鑠老者說道。

果然,他見識算不上淵博,因此沒有看出劍型吊墜的真正身份。

他看不出來,卻不代表那矍鑠老者也看不出來,自從劍型吊墜一出現,他的目光頓時被牢牢地吸引在了劍型吊墜那小小的劍身之上,眼中滿是驚喜的神色。

「沒想到,沒想到啊!老夫原本只是想為後輩子侄尋一枚破障丹,卻沒想到竟然遇上如此寶物,這真是老夫的機緣,哈哈,這真是老夫的機緣啊!」矍鑠老者滿臉都是興奮之色。

芥子之珍貴,一般人根本不知曉。

可他卻是略知一二,那是只有劍王級強者,才普遍擁有的東西,可卻並非每一位劍王級強者,都擁有芥子空間。

和芥子一比起來,破障丹頓時黯然失色。

如果他得到這枚芥子,就算他沒有實力擁有它,可只要他將其上交,他相信絕對能夠獲得難以想象的賞賜,這些賞賜根本不是一枚小小的破障丹能比。

雲殊見到矍鑠老者的反應,心中一沉。

很明顯,如他之前擔心的一般,這枚芥子的確引起了這劍師級強者的貪念,雲殊想想都能知道,為了奪到這枚芥子,並且不讓這個消息走露出去,那位矍鑠老者會做出什麼事情。

恐怕,就是講在場所有人全部殺光,那矍鑠老者眼睛都不會眨一下吧!

果然,下一刻,矍鑠老者枯黃的眼珠之中,閃過一絲森冷的殺機。、

「在場的人,一個都不能留!」矍鑠老者心中瞬間下定決心,他轉而又想道:「不過,還是先將這個寶物拿到再說!」

雖然寶物近在咫尺,並且場中一切盡在他掌握之中,可是只要寶物沒到手,他心中就感覺不踏實。

想到這裡,矍鑠老者身形一動,就朝著雲殊從了過來。

其目標,正是景明手中的劍型吊墜!

「該死,現在該怎麼辦?」雲殊如今還處在被劍識攝魂的狀態,身體絲毫動彈不得,可他心思卻極為清楚,一旦被矍鑠老者奪到吊墜芥子,他馬上就會殺光場中所有人,到那時他將沒有任何生存的希望。

可是,實力的差距實在太大,僅僅是這一招劍識攝魂他就掙脫不得,此時又能做什麼?

眼看矍鑠老者枯瘦的手指,即將觸摸到劍型吊墜。、

突然……

一陣強烈的光芒,自劍型吊墜**了出來,而劍型吊墜也在一股神秘力量的支撐下,脫離了景明的手中,懸浮到了半丈高的空中,通體透著一股悍然強大的氣勢。

「怎麼回事?」看著這突然間的異變,雲殊一陣目瞪口呆。

芥子空間雖然玄妙,可也僅僅只是一個儲存物品的空間罷了,本身是並不具備任何力量的,可此刻的劍型吊墜看起來,就彷彿是一個絕世強者,傲然俯視天下!

「該死,故弄玄虛!」矍鑠老者心中也是驚詫莫名,不過他卻以為這是雲殊在故弄什麼玄虛,枯瘦的手掌一探,就欲再次朝懸浮在空中的劍型吊墜摸去。

「螻蟻,安敢褻瀆吾身!」

一個浩然威嚴的聲音,驟然從四面八方同時傳來,繼而劍型吊墜青光大放,一個模模糊糊的人影從劍型吊墜內踏出,又一道模模糊糊劍影閃過……

「啊!」

矍鑠老者一聲慘叫,枯黃的眼珠充血暴突,又乍然爆開,鮮血淋漓,雙眼竟然被直接廢掉了。

「你給我等著,我李家不會放過你的!」雙眼被廢,矍鑠老者心中對那模糊的人影充滿了畏懼,不敢有絲毫停留,留下一句場面話之後,就化作一道殘影,迅速離開。

今天應該有兩章! 「蘇大哥,你真的是一個劍客么?可是,為什麼我沒有看到你的劍呢?對付那幾個強盜的時候,也沒見蘇大哥用劍呢!」

「對付那幾個小毛賊,當然不需要用劍!」

「哦,也是,蘇大哥的實力這麼高,不用劍當然也能打敗他們!」

「對了,蘇大哥,你到底有多厲害啊,我是說,你用劍的時候到底有多厲害啊?」

「額,這個……」

一條較為偏僻的小道上,一輛馬車正疾馳而行,馬車轅座上坐著兩個男人,其中一個四十多歲,滿目滄桑,眼神卻炯炯有神,另一個約莫二十,皮膚黝黑,雖較為年輕,可是他身上的成熟氣質卻更甚一旁那位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此人正是經過易容之後的雲殊。

和雲殊說話的,是一個叫做寧芳的少女,此刻正坐在馬車內。

寧芳與那中年人那是叔叔和侄女的關係,二人在石澗城內有一家小店維持生計,這一次是準備前往中遠集探望一位親戚,卻沒想到剛走出十多里,就遇上盜匪,差點喪命。

恰好雲殊繞道前往亂雲谷,救下了他們。

中年人心有餘悸之下,見雲殊實力高強,就央求雲殊護衛一程,雲殊想到自己沒有代步工具,再加上中遠集距離此地並不遠,也就答應了下來。

經過易容之後的雲殊,褪去了少年的青澀,再加上前世三十年的人生經歷,這股成熟的氣質,很快吸引了寧芳的注意,被她纏住問東問西,雲殊不好推辭,也就只能隨意應付著。

而他的心思,卻放在了其他的事情上。

「上一次,突兀出現,並且重傷矍鑠老者的模糊人影,難道真和那透明晶球有著什麼關聯?」雲殊將右手撫在胸前,隔著衣服摩挲著那枚劍型吊墜,心中想著。

這個問題,在他腦海中已經出現了無數次了。

那件事情之後,他曾經多次檢查過劍型吊墜,卻沒發現有什麼特異的地方,劍型吊墜里的東西,也沒有什麼變化,唯獨有一枚透明晶球不見了蹤影。

這枚透明晶球,是雲殊購買天凈沙之時,因受不了那奇葩店主的糾纏,無奈之下方才一起買下的東西,買下之後就被他扔進了芥子之中。

而這一次,劍型吊墜異變之後,唯獨這枚透明晶球不見了蹤跡,實在難以不讓人將它和造成劍型吊墜異變的根源聯繫在一起。

只是,就這麼一個隨意買下,僅僅價值一枚元石的東西,真的會有這麼神妙?能夠將一位劍師級強者重傷?

雲殊到現在還有些不相信,若真如此,那他的運氣也真是逆天了!

「算了,反正那晶球已經消失,再糾結這個也沒有意義!」雲殊心中一嘆,將這個問題放下,轉而思考起了另一個問題,「沒想到那枚破障丹竟然被人移花接木,偷偷給掉包了,害得我差點死在那李家劍師強者手中!」

想起當時的情況,雲殊還有些心悸。

劍氣境和劍師境,實力相差實在是太大了,僅僅一個劍識攝魂,就逼得絕大部分劍氣境強者只能束手待斃,若非吊墜芥子突然異變,雲殊絕對逃不過那一劫。

「只是,那枚破障丹究竟是被誰掉包換走了呢?」

木易曾經說過,在他啟程之前,還特意檢查過破障丹,那個時候破障丹還完好無損的放在錦盒之中,這樣一來,那錦盒被掉包只可能在那之後。

而在那之後,能夠接觸到破障丹的人,除了木易,木揚,和他之外,就只有一個人了。

「莫非是他?」雲殊想到了那個矮胖中年人……

石澗城與中遠集直線距離僅有六十里遠,快馬疾馳,最多四個時辰就能到,這也是為什麼寧芳叔侄二人敢於獨自上路的原因,不過沒想到還是遇上了盜匪。

寧芳還在興緻勃勃的找著話題與雲殊閑聊,雲殊則是有一搭沒一搭的敷衍著。

中年人將這一切看在眼中,暗地裡卻是搖了搖頭,他知道,像雲殊這種人是不可能和他們扯上瓜葛的,一旦到了中遠集,立馬就會各奔東西。

「芳兒這一次,怕是要傷心一陣嘍!」中年人輕嘆一聲,想道。

時間就這樣緩緩流逝,很快,馬車距離中遠集已經不遠,隱隱間都能聽到不遠處傳來的嘈雜聲音。

「馬車緩行,去那邊排隊進集!」又行片刻,一個青袍人走上前來,指引著說道。

雲殊朝那青年所指的位置看去,只見那裡正排著一個長長的隊伍,人車交雜,混亂不堪,都是等待進集的人。

「好,好的!」寧芳的叔叔寧遠,應了一聲,就駕車朝那長隊靠近過去。

大庭廣眾之下,寧芳有些羞怯,於是將遮簾拉下,不再與雲殊閑聊,而雲殊也終於省心不少,開始觀察著眼前的集市。

「是你!」

忽然,前方一人轉過身來,看著雲殊驚訝的問道。

「你是?」雲殊卻對此人沒有絲毫影響,不管是相貌還是氣息,他可以肯定,自己絕對沒有見過此人。

「哦,抱歉,我認錯了!」那人連忙道歉,然後就轉回身去。

雲殊見此,也不以為意,轉過目光,看向其他地方,可是片刻之後,他心中一動。

「不對,此人與我相隔僅僅不到十米,以他劍氣六層的修為,應該能夠感應到我的氣息,又怎會認錯人?」雲殊心底生出了一個疑惑。

每個人的氣息是獨一無二的,根本不可能認錯。

「而且這背影,似乎有些熟悉!」雲殊盯著那人看了片刻,心中想道:「只是為何,他的相貌和氣息我卻感覺到極為陌生呢?」

想了片刻,沒有想通,雲殊暫且放下。

等了大約兩柱香的時間,雲殊和寧芳叔侄二人終於進了中遠集,而雲殊也提出了告辭。

「蘇大哥,你這就要走了嗎?」寧芳明顯有些不舍。

「是啊,我有要事要去一個地方!」雲殊像是沒有看到寧芳不舍的眼神,笑著對寧芳說道:「中遠集和石澗城相隔雖然不遠,不過路上還是很危險,你們回去的時候,就和商隊一起出發吧!」

「是,是,這一次多謝少俠相送了!」寧芳的叔叔卻是連忙謝道。

「不客氣,那我就走了!」雲殊擺了擺手,轉身離去。

「芳兒,走吧,蘇少俠和我們可不是一路人啊!」中年人看了寧芳一眼,勸解的說道。

「叔叔,我知道!」寧芳又看了離去的雲殊一眼,點了點頭,也沒再留戀,只是將這段記憶深藏在記憶深處,以待日後慢慢回味。

和寧芳二人分別後,雲殊找了一間酒樓以填飽肚子,順便打聽一下馬市的位置,他總不可能走著去亂雲谷,要知道,這裡距亂雲谷直線距離還有四百里呢!

在小二的指引下,雲殊來到了二樓靠窗的位置。

「將你們這拿手的菜市都給我挑些上來,然後再來一壺好酒!」走在窗前,倚欄而望,雲殊對這裡的環境還比較滿意,於是點頭吩咐道。

「好嘞,請稍等!」那小二唱了一聲,連忙下樓準備去了。

雲殊一笑,這還是他第一次在這個世界的酒樓吃飯,於是目光掃向窗外,饒有興緻的打量窗外的景色。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