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小兄弟,我看你剛纔所練的武功很是奇特,莫非是天羅大陸失傳已久的九陽鍛體訣麼。”

2021 年 1 月 27 日By 0 Comments

“咦,你怎麼會知道。”

楊九天心頭一驚。

他清晰地記得,葉猛臨死前說過,九陽鍛體訣天下僅此一本,嶽鐮怎會知曉。

“九陽鍛體訣是上古功法,身爲一個武者,我當然知道。”

“噢。”

楊九天漠然點頭。

“只是…那真的是九陽鍛體訣麼。”

嶽鐮似乎對此有些難以置信。

“嗯。”

楊九天肯定地點頭,沒有對嶽鐮作出隱瞞。

“果然如此啊。”

嶽鐮似乎察覺了什麼,平靜無波的眼睛突然一亮,縱身一躍,從小溪的另一邊跳到了楊九天的跟前。

楊九天倒立看着他。

此刻的嶽鐮,在楊九天的眼裏,就顯得更加高大威猛了。

“嶽將軍,你…”

楊九天不知道嶽鐮跳過來有何意圖,但他的一陽神指正修煉到緊要關頭,又不能站直身體,便是倒立着極速後退,跟嶽鐮保持着安全的距離。

“噢,小兄弟,你別誤會。”

嶽鐮似乎察覺到了楊九天的警惕,便是溫和一笑道:“我只是想看看你的九陽鍛體訣修煉到什麼層次了。”

“實不相瞞,我纔剛剛練到第一重。”

楊九天知道嶽鐮不是泛泛之輩,如果在他面前說謊,那實在不智。

“噢,那就好。”

聽得此言,嶽鐮暗暗長吁了一口氣。

“那就好?”

楊九天心道莫非他也忌憚自己的武功太高,知道自己的修爲纔到第一重,就要出手奪取功法麼。

然而嶽鐮的臉上仍然帶着平靜之色。

“我看你年紀尚輕,有些事情你可能不知道,這九陽鍛體訣乃是玄火功法,需要配合九玄淨氣法一起修煉,否則的話,修爲越高,就越是很容易走火入魔,你才練到第一重,問題想來不大。”

“九玄淨氣法?”

楊九天暗暗舒了一口氣,他雖然自小修武,但對於這些高級的神祕功法,卻是聞所未聞。

聽得嶽鐮此番說道,心頭再生好奇。

“那又是什麼功法。”

“呵呵。”

嶽鐮見楊九天雙目清澈,絲毫沒有邪念,便是呵呵笑道:“那也是一種上古功法,是專門爲九陽鍛體訣而生的一種內家功法。”

楊九天大致已經明白了嶽鐮的意思。

“可是,應該如何得到這種功法。”

“這個功法就在我的身上。”

嶽鐮臉上的笑意突然收斂,但仍然顯得極爲平靜。

“噢,久聞嶽將軍的武功出神入化,原來都是因爲這九玄淨氣法麼。”

楊九天自然希望嶽鐮可以將九玄淨氣法送給自己,但那麼重要的東西,又怎麼可能輕易贈予一個剛剛見面的陌生人。

“呵呵,也不全是。”

嶽鐮平靜道:“小兄弟,我看這功法特別的適合你,不知道你是否願意幫我一個忙。”

“什麼忙?”

聽他這麼一說,楊九天似乎已經看到了一點苗頭。

“我要你幫我殺了葉括那個卑鄙小人!”

嶽鐮每次說到殺人,都平靜得令人無法想象。

葉括正是楊九天準備刺殺的對象,但楊九天仍然無比好奇問道:“爲什麼,難道嶽將軍不可以親自動手麼。”

“殺他這種人,我怕髒了我的手。”

嶽鐮雙手負於身後,突然緊握了一下拳頭。

“卡擦!”

那骨骼交錯的聲音,在這靜謐的夜色之下,顯得格外的刺耳。

“嶽將軍這話是什麼意思。”

楊九天無比驚訝。

“因爲在顏國的所有將軍當中,我最佩服的只有丁家軍的主帥。”

嶽鐮說到此處,一雙平靜無波的眸子裏,突然變得無比深邃。

“噢?”

楊九天更加好奇,也愈發地覺得,嶽鐮這個人實在令人有些捉摸不透。

嶽鐮突然在小溪邊來回踱步,似乎陷入了沉思和回憶當中。

“想當年,我父親就是被丁將軍的首領,丁儒公所殺,多年以來,我一直對此耿耿於懷,後來,我終於殺死了丁儒公的兩個兒子,還廢了他的孫子,但我知道,其實我根本就是勝之不武,要不是葉括不願支援丁家軍,丁家軍也不至於落到如今這種,需要一個女娃披甲上陣的地步。”

他的聲音仍然顯得極爲平靜。

楊九天卻是更加地好奇。

“這麼說來,在你復仇的路上,葉括還幫了你,那你爲什麼還要殺死他。”

“我要的是真正的沙場較量,而不是那種勝之不武的勝利。葉括的存在,只會讓戰爭時間更加長久!”

嶽鐮仍然說得極爲平靜。

楊九天也深知,兵貴勝,不貴久。戰爭的時間拖延得越長,對於國家資源的消耗就越大。

“原來如此,看來嶽將軍還真是一個真英雄,真豪傑。”

在他來回踱步的同時,楊九天注意到,他一直在撫摸着左手上,斷掉的那根小指的創口處。

“廢話不多說,我看你練武勤奮,作爲越國子民,你是否願意幫我做這件事情。”

嶽鐮突然停下腳步,平靜地問道。

楊九天本就要殺葉括,自然不會拒絕,但他的心中還有太多疑惑。

“你爲什麼不讓軍中的其他兄弟出手。”

“其他人若是有這個能力,我也就不會這麼苦惱,深夜來此尋找一份寧靜了。”

嶽鐮仍然顯得極爲平靜。

楊九天也可以理解,要在固若金湯的南陵城內刺殺主帥,那實在太過冒險。

“可是我的九陽鍛體訣,修爲纔剛剛到了第一重,恐怕…”

楊九天希望嶽鐮能夠提前將九玄淨氣法送給他。

嶽鐮似乎聽出了楊九天話中之意,便是呵呵笑道:“看得出你的功力非同尋常,只要你順利殺了葉括,這九玄淨氣法,你隨時來取。”

楊九天打心眼裏不太信任嶽鐮。但要刺殺葉括,已經是鐵板定釘的事。

“但我還是不明白,爲什麼九陽鍛體訣,非要和九玄淨氣法同步修煉。”

“因爲這個。”

嶽鐮突然背過身去,脫下那寬鬆的土袍,露出強壯的虎背。

他的肌肉的確強健,常年的軍旅生涯,滿身都是刀疤、箭疤。

但這些疤痕還不是最引人注意的。

最重要的是,他的腰背處,有一塊玄色淤青,就像是腐爛一般,看起來極爲可怖。

“這是….”

“這就是單練九玄淨氣法的代價。”

嶽鐮穿上衣服,轉過身來,臉上的神情仍然平靜如水。 “怎麼可能!”

楊九天無比震撼地看着嶽鐮。

他更加難以置信,一個練功走火入魔的人,怎麼還能保持如此平靜的姿態。

他修武多年,也深知一個武者,若是走火入魔,輕則重傷不治,重則發狂而死,也有少數的人,看似無恙,背地裏暗暗叫苦。

嶽鐮即是後者。

他滿目平靜地說道:“大家都是越國人,我看你練武格外勤奮,而且能有幸得到上古功法,在我告訴你爲什麼,這兩個功法要合練之前,我先教你一些修武的常識吧。”

“常識?”

楊九天自忖並不缺乏修武常識。

對於天羅大陸的修武等級,從形武,意武,到靈武,一共四十一個級別,他都銘記在心,滾瓜爛熟。

然而嶽鐮沒有問他,是否知道這些常識,便已經開始詳細的講解。

“我相信,任何一個修武的人都知道,天羅大陸除了形武和意武之外,還有一個世人難以達到的武學高度,那就是靈武。”

“可是,靈武真的存在麼。”

楊九天只想知道那兩種功法爲什麼要合練,對於什麼武學常識,他並無多大的興趣。

“靈武是否存在,我們暫且不說,我先告訴你,這四十一個等級是如何劃分出來的。”

“嗯。”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