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小無相功有些嚇人了,張碩看著在場的食客們都被自己施展的小無相功嚇到了,乾脆甩出斗轉星移來背鍋。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而聽到張碩的話,不少人眼神閃爍,天下居然還有這樣的武功?那張碩所在的張家肯定不是簡單的武學世家了。

在看看張碩身邊跟著的3美,眾人心中都開始腦補著張碩的張家到底是何方神聖,居然能夠創出這樣的武功來。

「我來試試張家的斗轉星移是不是真的那麼神奇,能夠將天下武功都還回去。」一名刀客跳了上來對著張碩道。

「霹靂刀雲血!!」

眾人看著跳上擂台的刀客后,當即就喊出了他的名號,在江湖上混,自然多多少少都有混出名號來的。

像是一些武功厲害的傢伙,混出個名號沒有什麼奇怪的,就是在一樓的趙游都混出了個疾風劍客的名號來,跟別說二樓這裡了。

「雲兄,你可要小心了,斗轉星移還回去的武功是很霸道的,你用多少力我就能還回去多少。」張碩對著雲血道。

對於張碩把斗轉星移說成是自家的絕技,張寧3女心中也是笑笑而已,反正慕容復也不在這裡,他根本就不會知道張碩這樣把斗轉星移說成自家的。

而雲血也沒把張碩的話放在心裡,拔出了他的刀之後,他就已經開始蓄力了,準備讓張碩看看他的實力可不是那麼容易轉回去的。

「看我霹靂刀法第一式——刀斬霹靂!!」

雲血大喝一聲,提刀斬了過來,刀鋒上都傳來了霹靂聲,就好像劈開了一片霹靂一樣,這氣勢自然是有些不小了。

雲血在二樓也算得上是高手中的一個了,哪怕不敢說在雲霄樓二樓里是無敵的存在,但絕對是很強的了。

而眾人都死死的盯著張碩,想看看他所說的斗轉星移是不是真的那麼神奇。

張碩這次沒有用小無相功了,因為張碩沒用出武器,就算是用打狗棒模仿雲血的霹靂刀法其實也是很容易的,但張碩這次是貨真價實的用出了斗轉星移。

只見張碩雙手一劃,一道無形的力量就引導著雲血的一刀轉了回去,雲血心頭大駭,哪怕已經有了一點準備,但都來不及阻止,就這麼看著自己一刀斬在了自己的身上。

嘩!!

不少人都驚得站了起來,看著雲血自己砍了自己一刀,而且看傷勢明顯就是那種中了自己成名絕技的樣子,這簡直就是神了。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們都很難相信居然有斗轉星移這樣的武功,以彼之道還施彼身這樣的一句話已經深深的引入了他們的腦海中,同時對這神秘的張家都有些忌憚了。

慕容世家在天龍位面能夠天下聞名,斗轉星移絕對有著不小的力量,說起慕容世家,每一個人都會想到斗轉星移上。

張碩剛剛想到展露斗轉星移,其實也是想到了在武俠世界的發展計劃了,建立一個類似慕容世家一樣的世家出來,而張氏世家的名頭隨著他的武功在武林江湖中傳播出去。

「厲害,在下輸了。」雲血對著張碩抱拳道,而後離開了擂台去雲霄樓為武者療傷的地方去包紮傷口。

估計雲血從學武的那一天開始,就沒有想過自己會被自己手中的刀以及自己的成名武功給傷到,每次都是看到別人中了自己一刀,今天自己中了自己一刀,這真的是有些搞笑了。

而剩下的食客們面面相覷,都不敢上去了,張碩的實力明顯在後天中期中很強,再加上斗轉星移這種頂尖武功,普通的武功對上估計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被自己的成名絕招反回來,打張碩越狠,估計反回來的就越狠,誰也不想被自己的成名絕學給打了,所以也就沒人敢上來了。

掌柜的也是驚奇張碩的斗轉星移,他見過的武功不少,什麼武功沒見過?就算是一些頂尖武功他也是見過的,可張碩的斗轉星移還是第一次看到,心中都在想斗轉星移這樣的武功是不是有克制天下武功的潛力?如果有的話,那絕對會震動整個武林江湖了。

「張少俠,您還要繼續挑戰三樓嗎?」看到二樓的食客沒人敢挑戰了,掌柜的對著張碩問道。 開著車從元家離開的醉離渦剛剛掛了騰曳的電話。

最近騰曳盯她盯得很緊,應該說那次騰媽媽找他談完之後,騰曳就盯得她很緊。光是今天去元羽沁家吃飯就用了好幾個條件換來的。

兩個禮拜以內不能答應去騰家大宅吃飯;

兩個禮拜以內兩人不去薛未宇幾人的聚會;

要去他家吃火鍋;

更別提就在剛剛過去的兩小時內,他整整打了10個電話全是催促她回去,就算是淡定的離渦也微微有些抓狂。

這一帶是別墅區,下午來說有點過於靜謐,開著車的醉離渦突兀地看到一輛亮綠色的跑車停在路邊,駕駛座那邊的車門還是大開著。

離渦淡淡轉開眼想直接經過,突然看到一個衣衫不整的女孩從小巷子里跑出來,但很快又被後面追上的男人抓了進去。

看到這一幕,醉離渦微沉著臉停車看去,只見女孩頭髮凌亂、衣服被撕開幾處,額頭上傷口的血液和眼淚肆意流著,看著有點嚇人。

那個男人則壓在女孩身上,一巴掌狠狠打過去,又去撕女孩的衣服,男人什麼意圖心照不宣。

清眸漸冷,眼底深處閃過一絲冷意。

醉離渦開門下車,隨手拿了垃圾桶上的一個玻璃瓶子,緩緩靠近。

即將被施暴的女孩絕望地流著眼淚一動不動放棄掙扎,就在這時她忽然看到男人的背後出現了個女孩,很像一簇耀眼的救贖光芒,那一刻,女孩以為她看到一個天使,一個很乾凈、很漂亮的天使。

瞬間,絕望的女孩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哭得更厲害了,可是臉上卻笑得很燦爛,彷彿什麼得到了救贖,自己並沒有被上帝放棄。

醉離渦右手拿著玻璃瓶左手食指在粉唇上對女孩做『禁聲』的動作,女孩又哭又笑地拚命點頭。

走進巷子就已經聞到男人身上很大的酒精味,所以這也是為什麼離渦能站在他背後卻還未被發覺的原因。

醉離渦臉色漸冷,拿著玻璃瓶狠狠砸向男人的後腦勺。

正在施暴的男人因為痛楚而停下動作倒在旁邊,捂著後腦勺用力晃了下腦袋,本來就因為酒精不甚清醒視線朦朧,現在更模糊了。

可是突如其來的痛意卻讓他本能憤怒,怒氣沖沖地向砸傷他的人衝去。

醉離渦淡漠站在原地,側身閃開男人打過來的拳頭,趁男人還沒反應過來狠力踢向他的小腿骨,隨手拿起牆邊的木棍狠狠敲向重心不穩倒在地上的男人的後腦。

劇烈的痛讓男人一瞬間就昏迷了,掙扎的餘地都沒有。

醉離渦看著昏迷的男人眼底劃過一絲厲光,若有似無:「人渣。」

女孩從男人一放開她的時候就立刻起來站在醉離渦的身後,伸出手依賴地拉著醉離渦的衣角,又怕妨礙到離渦的動作,所以只輕輕拉著,現在看到男人昏迷了拉著衣角的手才敢用力。

醉離渦轉身時才發現女孩緊緊拉著她的衣角,雖然沒有哭但是血跡依舊留在臉上,很是狼狽可憐。

想到她剛剛經歷的一切,離渦倒也沒拉開她的手,只是微蹙著眉看著女孩的傷口。

「送你去醫院吧,你的傷口需要處理。」清冷的嗓音讓女孩很是安心,拉著離渦衣角的手更緊了。

得到女孩點頭同意,兩人轉身想往離渦的車走去,就看到兩個俊帥的男人站在巷口定定看著她們,不知站了多久。

全身名牌西裝貴公子打扮,一淡雅一雅痞,各有千秋。

看到她們后,似乎兩人愣了愣,其中一個略顯痞氣地挑了挑眉。

醉離渦面不改色徑直往前走準備繞開兩人,這時一道清淡的聲音響起:「需要幫忙嗎?」

醉離渦抬頭看向他們,說話的是那兩人中一身白色西裝的清貴男人。

見離渦看過來,男人才輕抬下巴示意不遠處躺在地上昏迷的男人。

醉離渦收回視線繼續往前車那邊走,邊走清冷嗓音邊回答:「隨意。」本來她是打算回到車上再報警,因為剛剛直接就下車了,她手機並沒有在身上。

依舊拉著醉離渦衣角的女孩看都沒看眼前兩個俊帥男人,眼睛只盯著醉離渦看,彷彿只有看著她才能安心。

男人清淡聲音:「阿愷」。

旁邊略顯痞氣的男人應了聲就掏出手機撥了出去。

醉離渦打開車門就聽到手機剛好響停,不用看也知道是某個炸毛獅子。

看到一溜的未接來電,離渦頓時覺得有點頭疼。看了看時間,還得送女孩去醫院,獅子真的該炸毛了。

女孩看著離渦抿了抿唇垂下眼睛輕聲說:「如果你。趕時間的話,我。我可以自己去的。」睫毛擋住的眼裡有抹失落。

醉離渦輕蹙眉正想否決就聽到警車過來的聲音,清眸微微有些詫異警察來的速度。

白色西裝男人不急不緩往這邊走了幾步,開口解答:「海沙區有一個獨立的公安局。」海沙區也就是這一帶別墅地區的名字。

醉離渦微不可見地點頭,如果是警察的話倒是可以放心留下女孩:「那,你可以嗎?」語氣輕緩,看著女孩示意警車。

女孩很慢很輕地點點頭,不知為何女孩發現,她比警察還要讓自己安心。

一點一點鬆開抓著的衣角,眼底的失落和依賴更濃了,慢慢退到旁邊看著她上車。

深藍色奧迪轉動方向盤開走了,女孩抿著唇垂下眼睛,沒發現淡雅男人什麼時候站在她旁邊。

突然聽到倒車的聲音,隨即那讓她安心的清冷嗓音再度響起:「給,剛剛忘了給你。」

女孩瞬間抬頭,只見深藍色奧迪停在她面前,醉離渦拿著一件外套伸出車窗遞給她,淡淡的眼神很平靜,讓人看了莫名安心。

女孩突然落淚,微抖著雙手接過醉離渦手裡的外套,緊緊抱著,就像剛剛抓著離渦衣角一樣安心。

朦朧著視線看著深藍色奧迪慢慢消失,緊緊抱著外套突然想起什麼,慌亂追著車跑了十來米輕聲:「我叫…茶小岑。」

原地白色淡雅西裝的男人安靜看著深藍色奧迪消失的方向,眼裡閃過一絲深意。 「繼續。」張碩對著掌柜的說道。

剛剛打響出斗轉星移的名頭,怎麼可能就在二樓就放棄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就不能顯示出張碩剛剛所說的張氏世家的名頭了。

如果不是一個有著強大實力的世家為根基,不然斗轉星移這樣的武功絕對是懷璧其罪,別看這裡不是末日世界,但是在利益面前比末日世界還要恐怖。

張碩在掌柜的帶領下前往了雲霄樓的三樓,在三樓中吃飯的食客就更少了,以著邯鄲郡的武者數量,就算是有後天後期武者,那數量也不會達到賓客滿朋的程度。

「咦,掌柜的,這位小兄弟是來挑擂的嗎?」一名食客看到胖胖的掌柜帶著張碩上來,也是有些好奇的問道。

一般就算是後天後期的武者上來三樓也都是店小二帶領上來的,而掌柜的親自帶上來那麼就只有一種情況了。

這名食客的話當即吸引到了在場的眾人,能夠在這裡吃飯的後天後期武者,基本上都是人到中年了,根本沒有張碩這麼年輕的。

而張碩這樣的年紀達到後天後期的修為,那麼只有一種情況,那是來自某個大宗門或者大世家的弟子。

「這位是張氏世家的張碩張公子,張公子遊歷到我們邯鄲郡,第一次來到我們雲霄樓,各位如果想和張公子切磋一下的可以上來試試。「

「哦,還有張公子的絕學斗轉星移聽說可以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各位如果要上擂的話可要注意了。」掌柜的笑眯眯的對著在場諸人說道。

張碩也沒有怪罪掌柜的將斗轉星移的情況說出來,而是上了擂台對著在場的食客們抱拳說了幾句,而後等待上擂的人。

能夠在這裡吃飯的都是後天後期的武者,而且都還是混的不錯的,而這個等級的武者,已經是張碩現在的實力相等了,除非張碩用了莽牯朱蛤或者冰蠶,不然想要獲勝肯定就要全力了,不能和下方一樣靠著實力碾壓對方了。

「哦?有意思,我還沒有試過名門大派的絕頂武學,讓我來看看張氏世家的絕頂武學到底有什麼特別的。「一名劍客抓起桌上的長劍一下子跳上了擂台。

從這名劍客跳上擂台的身手就能夠看出他的實力和樓下的那些武者完全不一樣,這份沉穩的實力給張碩一種隱隱的壓力,說明對方的實力和自己差不了多少的。

「天蠍劍客包竭,請指教。「

天蠍劍客一出手,當即讓在場眾人都放下了筷子,饒有興趣的看著擂台,這種挑擂的情況可是已經很少見到了,就算是有人想從樓下挑戰上來都很少,就說現在二樓的那些食客,想要挑戰三樓的食客基本上都是不可能成功的。

而張碩這種初來乍到的世家弟子,哪怕真的有什麼厲害的絕頂武功,但實戰是太年輕了,他們覺得張碩能夠打到這裡已經是極限了,想要打敗他們肯定是有困難的。

「張氏世家弟子張碩。」張碩也是抱拳道,而後將打狗棒拔了出來。

對付和自己實力旗鼓相當的對手,張碩可沒有赤手空拳的想法,先前在末日世界不一樣,面對那些皮糙肉厚的傢伙,張碩可以一掌一掌的打,可面對利劍這種,張碩可不想用手去硬接,就算可能沒有什麼事也不行,表現得太驚駭就不好了。

「張公子還懂得養蠱之術嗎?」包竭看了眼張碩肩膀上的莽牯朱蛤以及冰蠶道。

「沒錯,不過我不會讓它們出手的,它們的毒性很強,不是生死之敵我都不會動用它們。」張碩點頭說道。

張碩的話也讓在場不少人都在猜測這所謂的張氏世家到底是什麼世家,在江湖上怎麼沒有聽說過這個世家?

不過能夠養蠱的宗門還是有的,一些消息靈通的武者們都清楚一些能力詭異的宗門,比如五毒教、比如靈蟲宗或者海瀾閣都有會養蟲的武者,只是他們沒有聽說過有世家會養蠱,特別是張碩這個張氏世家。

「來了。」包竭一劍刺來,速度非常的快,比起一樓遇上的疾風劍客趙游還要快的沒邊,而這一劍不僅僅快,還有種被毒蠍盯上的感覺,只要被刺中就會被毒死一樣。

包竭的天蠍劍法就是模仿了毒蠍攻擊的,這種模仿很強,給人面對毒蠍一樣的毒針一般的劍法,才讓包竭有了天蠍劍客的名頭。

「轉!!」

斗轉星移不一定要肉掌才能轉,張碩以著打狗棒法就將包竭的天蠍劍法轉了回去,轉的十分的詭異,包竭都控制不住,自己的劍就朝著自己反彎了過來。

包竭大喝一聲,全力抵抗這股詭異的力量,但包竭的實力根本沒法碾壓張碩,手腕都壓不住了,看著自己手中的劍脫離了自己的手,而後劍尖就刺在了自己的身上。

眾食客一個個都看得目瞪口呆,這一詭異的情況他們都有種不真實的感覺,之前就算是掌柜的說過張碩的斗轉星移可以轉天下任何武功,但是親眼看到之後才能知道這斗轉星移有多麼牛逼。

「哈哈,不愧是世家絕學,以彼之道還施彼身果然名不虛傳,張公子,在下輸了。」包竭拔出了插在自己身上的劍,而後跳下擂台,前往三樓的一間靜室內包紮傷口。

包竭沒有全力出手,所以反彈回來的天蠍劍法雖然傷了他,但並沒有致命,而這一切磋,也讓包竭知道張氏世家不簡單,能夠稱之為世家,自然是有他的道理的,單單這門詭異的斗轉星移就足以讓張氏世家在江湖上打起赫赫威名來了。

包竭去包紮傷口,其他食客們也是面面相覷,都有些小巧張氏了,想起剛剛包竭那一劍居然反過來刺了他,而對包竭的天蠍劍法有些了解的人都可以看得出包竭受傷的情況,完完全全就是自己的成名絕技留下的傷勢,以彼之道還施彼身果然不是吹的。

「還有人挑戰嗎?」掌柜的眯著眼睛走上來,此刻他對張碩也都是十分另眼相看了。 安靜的周圍,醉離渦心無旁騖地低頭專心畫著,旁邊死死盯著她的某道視線完全影響不了她,或者說已經習慣了。

從騰媽媽把他叫走那天開始,醉離渦總是能感受到騰曳隨時隨地盯著她的眼神,死死盯著就是不說話那種。

她甚至覺得有時候騰曳他自己無意識就盯著了,無焦距地盯著她像是在思考些什麼,不知想到了什麼忽然眼神就變得狠戾,或者不知想到什麼眼神又變得迷茫,反反覆復總之不是一般的詭異。

開始醉離渦也嘗試開口問過,結果換來了他更生氣狠厲的一瞪,還那種好像她做了什麼對不起他的事的眼神。

慢慢地她也就習慣了,甚至還能在這種不斷變換的奇怪眼神中不受影響地做自己的事。

醉離渦還在畫著的時候聽到了騰曳走來的腳步聲,心裡無奈地緩緩嘆息。

剛停下手上畫著的動作,下巴就被抬了起來,緊接著就被咬了一口,某人的氣息也隨之纏了上來。

農家科舉之路 忘了說,某些時候騰曳自己盯著盯著就忽然上前咬她下巴一口,時輕時重彷彿隨他心情。

關鍵你還不能推開,有一次騰曳咬得重了些,離渦微微蹙眉想推開他,下一秒就被整個壓在沙發上用力攬抱著她的腰肢,抬起她的腦袋,然後狠狠咬上奶白的小臉,力道重得整整三天她臉上的牙印才勉強淡去。

那次醉離渦就是再淡漠也有點被嚇到了,從那之後就知道了他咬上來的時候不能推開,否則騰曳會瘋得更厲害。

所以離渦才每次聽到騰曳的腳步聲會那麼無奈地嘆氣。

不知不覺中,其實醉離渦自己沒發現,她在越來越縱容騰曳了,縱容他所有的無理取鬧,縱容他的親密動作。

這時手機鈴聲響起,騰曳眼裡閃過一絲陰鷙的不耐煩,慢慢放開醉離渦,輕撫著離渦下巴上自己咬出的印子,心裡那陣詭異的滿足又出現了。

因為心底的滿足,眼神又變得有些茫然。

接起電話,是薛未宇。

「阿曳,這段時間找你幾次了?你到底出不出來?我們兄弟的聚會你推了那麼多次,這是有了女人兄弟就不要了?」薛未宇有點生氣了。

騰曳愣了愣,好像自從『今迷』見到醉離渦那天起,聚會他推了沒有10次也有8次,他們幾個確實好一段時間沒有見面了,的確有那麼點有醉離渦就不要兄弟的感覺,難怪薛未宇生氣了。

不過,也是時候帶醉離渦見見他們了,至於為什麼要見他們,騰曳也不知道,反正心裡就這麼認為了。

所以,「那就今晚吧,老地方。」騰曳打定主意了也爽快。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