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小籠包兒又想了想,然後很認真地回答道:“因爲你們是女人,而肖叔叔是男人!男子漢說話一言九鼎駟馬難追!所以,我答應他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

2021 年 1 月 30 日By 0 Comments

好吧!舒顏徹底無語了!

小籠包兒說的這些話有些道理,而且她還真沒辦法反駁。

舒顏轉身的時候,發現桌子上放着幼兒園的課本,於是問道:“小籠包兒,今天有沒有需要媽媽簽名的作業?”

“沒有了!”小籠包兒已經將玩具都收拾好了,給收納箱蓋上蓋子,推到了櫃子底下。

“爲什麼?”舒顏納悶,“難道今天老師沒有講新課嗎?”

以往,幾乎沒有都有作業。

舒顏回家之後,要陪着小籠包兒將當天講過的新課複習一遍,確認小籠包兒已經掌握了新學的內容,再進行簽名確認。

“因爲已經有人幫你簽過了!”小籠包兒說罷,就伸手拿開課本,準備往書包裏塞。

“誰幫你籤的?” 雲城晚來歌 舒顏納悶,伸手準備將課本給搶回來。

隨即又將目光投向了劉香秀。

劉香秀馬上說道:“額可是沒有籤,額都不會寫字。”

“那是誰?讓媽媽看看!”舒顏說罷,將課本從小籠包手裏拿了過來。

翻了幾頁,果然看到了那幾個熟悉的鋼筆字:肖珃。

蒼勁有力、筆酣墨飽。

舒顏盯着那兩個字看了好久…..

小籠包兒以爲舒顏在欣賞肖珃的字,於是問道:“怎麼樣?比你籤的好看,對吧?”

舒顏這才從恍惚中回過神兒來,笑了笑:“你覺得肖珃叔叔的字,好看在哪裏?”

小籠包兒盯着那兩個字瞅了半天,也沒瞅出什麼名堂來,最後隨便編了個理由,假裝一本正經地“點評”道:“你看,這筆畫很好看啊,還有這顏色也很好看啊,黑色的,很高雅。”

舒顏差點兒被小籠包兒給逗笑了:“誰告訴你黑色高雅的?什麼時候學會說高雅這個詞兒了?”

“自己發明的!”小籠包兒感覺自己被嘲笑了,有點兒不太服氣。

舒顏看着小籠包兒這幅樣子,心中大概也明白了幾分。

一直以來,小籠包兒都是處處維護肖珃。

現在,即便是他還欣賞不了肖珃的字,也一定要說好,挑他能看懂的那部分來往好的方面靠。

“小籠包兒,你今天的作業還需要媽媽簽名嗎?”舒顏問道。

“不需要。肖珃叔叔都已經簽好了。”小籠包兒回答。

然而,就在他剛準備將課本放回書包的時候,突然又想到了什麼,隨即將課本從書包 裏抽了回來,對舒顏說道:“媽媽,如果你真的很想籤,也可以在肖珃叔叔後面錢多一個你的名字。”

聽他這語氣,倒想是恩賜一般。

舒顏問:“今天老師講的內容,你都掌握了嗎?”

“當然!”緊接着,小籠包兒將今天學到的內容完完整整地向舒顏“彙報”了一遍。

舒顏聽罷,合上書本:“既然今天已經有人簽名了,我就不簽了。“

“那好吧!”

“對了。”舒顏突然想起了什麼,“你怎麼突然改口了?之前你叫肖珃叔叔都叫‘帥叔叔’的?爲什麼現在開始叫‘肖珃叔叔’了?”

小籠包兒衝着舒顏笑了一下,然後解釋道:“因爲肖珃叔叔不讓我叫他‘帥叔叔’了!”

“爲什麼?”

小籠包兒想了想,回答道:“他說他不想那麼帥,男人長得太帥麻煩事多!”

小籠包兒一句話,徹底將舒顏給逗笑了。

這個肖珃,還真是夠自戀的!



由於黎一鳴在試用期表現突出,正式成爲總編助理。

消息一出,閔雅的最後一線希望就這樣破滅了。

閔雅心情抑鬱,主動找舒顏傾訴。

一股腦地將心中的各種不滿和不甘發泄了出來:“我真的不知道我到底哪兒比黎一鳴差了,他一個新人,對業務還不熟悉,爲什麼能當時總編助理?如果說他努力,可是我這段時間也很努力啊,我每天早上這麼早過來,每次我來到辦公室,整棟大樓都沒幾個人,難道許總真的沒看到嗎?”

舒顏想了想,安慰道:“閔雅,我倒覺得你現在當個編輯也挺好的。總編助理說起來好聽,但是事實上也都是些跑腿的活兒。而且,按照許總的辦事風格,他很少將自己的心思向周圍人透露。如果說接近他,就能在他身上學習到什麼,倒也未必。”

“但是我還是輸了!我一年前就跟許總說過,我希望能向上走一走,能多學習一些東西。我都來《時尚今典》這麼多年了,一直都呆在原來的位置上沒動過。我自己都覺得缺乏幹勁兒了!”閔雅說着,負面情緒就上來了。

“雅雅,其實有些話我一直想跟你說的。”

“什麼話?”閔雅問。

舒顏道:“你知道許英傑問什麼一直沒有提拔你嗎?這個問題我之前就有想過。你的工作能力還是很不錯的,有一些不如你的人,都升職了,可是偏偏沒有升你,你想過原因沒 ?”

閔雅搖了搖頭。

其實,在這幾個月之前,她從不在意能否升職。自然也沒有去想這些問題。

舒顏明白,閔雅身上一直存在一些問題。

之前她沒有提起,也是因爲兩個人沒有談到這些內容。

今天既然談到了,她覺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閔雅。

畢竟,把有些話說透了,對她百利無一害。

考慮到這些,舒顏回答道:“我總感覺和你具備的一些條件有關。”

“我具備的條件?”閔雅不解。

“對。”舒顏點頭,“以前,你穿的,戴的,用的,都是我們雜誌社最好的。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你家裏很有錢,不需要爲生活發愁。再加上,你之前也並沒有像現在這樣想升職,似乎很樂於安守現狀。如果你沒有特別出色的表現的話,沒有人會將你和‘勤奮’二字掛上鉤的。都說一個人留給別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在職場中也一樣,有些印象一旦形成,今後即便是想要改變,也很難。”

閔雅聽罷,陷入了沉思。

成見,確實是人心底的一座大山。

舒顏拍了拍她的肩膀,繼續說道:“不過,你也別自責。你並沒有做錯什麼。很多時候,是別人的片面看法造成的。還有,你現在剛剛休完產假,工作也剛剛步入正軌。如果你能好好努力,改變大家對你的看法,還是有可能的。”

閔雅點了點頭:“我知道。之前我真的不在意這份兒工作,總覺得除了《時尚今典》我還有大把的選擇。但是現在我的情況不一樣了,我也知道如果再去找別的工作,真的不容易。而且,還得從頭開始,今後何去何從,也都是未知數。所以,我現在真的只有這麼一條路了,我一定要努力走好。不讓我的媽看扁我!”

“你媽?”舒顏有些意外,“你這麼努力,竟然和你媽有關?”

她本以爲,閔雅突然開始努力,完全是因爲兩個女兒。完全沒有想到竟然會和她媽有關!

“當然有關係!”一提起自己的老媽,閔雅就變了臉色,“她總喜歡說我不如她,她覺得自己事業發展得好。而且還經常說她現在放下手裏的工作來幫我帶孩子,屈才了!她的意思我明白 ,如果我現在事業有成,她也不至於這麼想。說白了,她就是從骨子裏瞧不起我這個女兒,覺得我沒用,覺得我給她丟臉!”

舒顏聽着閔雅的話,腦子裏突然想起昨天在醫院見到黃秀盈的事情來。

於是安慰道:“媽媽都是疼愛自己的女兒的,她也只是方法不對。對了,我昨天在醫院見到她了。“

“我聽她說了。”閔雅似乎也突然想起了什麼,問道,“昨天你和孫小芸去神經科了?”

“噢……”舒顏猶豫了一下,“是的,最近她睡眠不太好,所以就去看看。”

“怎麼回事?不是一直被老公寵着麼?這樣好的日子,竟然也會睡眠不好?”閔雅對孫小芸的態度一直不太好,冷嘲熱諷也是常有的事。

即便是現在這個時候,也不例外。

“這不正常嗎?懷孕期間體內激素變化,肯定會影響睡眠的。”舒顏解釋道。

閔雅聽罷,臉上緊張的情緒開始一點點消失。

但是仍舊是嗤之以鼻的態度:“我都懷過兩個了,也沒像她這樣。嬌氣!”

舒顏笑道:“行了,我知道你其實還是關心小芸的。既然這樣,爲什麼總是惡言相向啊?”

閔雅沒有回答,而是說道:“對了,你如果再見到她,告訴她不用去找盧珊珊了。我也根本不想要孩子的撫養費,我真的不想和他們有任何瓜葛!”

“你可真傻!那是周文彬應該給的。人家 願意給,你竟然還不願意要?”對於閔雅的一些想法,舒顏始終無法-理解。

閔雅嘆了口氣:“我就是要他後悔!我要讓他後悔一輩子!” 這句話,閔雅說得咬牙切齒!

舒顏這才發現,閔雅口口聲聲說不想和周文彬有瓜葛,心裏卻一直希望對方後悔!

可是,即便是他真的後悔又如何?

這麼看來,她並沒有真正將那些過去放下。

即便是她認定周文彬是個渣男,但是卻無法真正將這個渣男從自己的心裏趕出去。

而她這麼做,最終受傷的還是自己。

舒顏想了想,然後給閔雅講了一個故事:“有一個戰士,被自己的同夥兒給誣告了,最終入獄。入獄之後,受盡折磨。他出獄之後,曾經的那些冤情被洗清,後來被封爲將軍。很多人都以爲,他成了將軍,一定要狠狠地報復曾經誣告他的那個人。然而,並沒有。他不但沒有打擊誣告者,反而給他深深的鞠了一躬。衆人不解。他解釋道:曾經的那些苦難和仇恨都過去了,如果想要更好地走下去,就要讓自己的心靈出獄。如果我現在依舊在痛恨誣告者,那說明,我的心仍在獄中。”

閔雅聽罷,愣了幾秒,才點頭說道:“我知道了。”

舒顏緊接着說道:“你知道就好。其實你現在所做的一切,最終傷害的只有你自己和你的孩子。有時候,我們的那些所謂的堅持,到頭來才發現,只不過是自己在跟自己較勁!”

“嗯,謝謝你,舒顏。”

“我沒能幫到你什麼,不必言謝。”

……

舒顏剛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黎一鳴就跑了過來,手裏還端着一大盤青提。

“舒主編,看你這麼辛苦,吃點兒提子吧?新鮮的,我剛洗過。”說罷,就將水果盤放在了舒雅的桌面。

舒顏有些納悶:畢竟她和黎一鳴也不熟悉,而且他們之間也很少有交集,爲什麼黎一鳴突然對她這麼好?

想到這裏,舒顏站了起來,笑着說道:“謝謝你哈一鳴,我剛吃過水果……”

“舒主編,您可別多想。”黎一鳴擔心舒顏推辭,連忙說道,“我是買了一箱,剛剛到貨,所以就拿過來給您嚐嚐。”

黎一鳴說話間,目光朝着閔雅的位置看了看。

誰知,他剛將目光投了過去,閔雅正好回過頭來,兩個人的目光就這樣撞到了一起。

黎一鳴嚇得連忙收回目光,結結巴巴地對舒顏說道:“舒主編,您……您就別客氣,就……就收下吧!”

盛情難卻,而且眼看着黎一鳴已經有些緊張了,舒顏也不好拒絕。

於是說道:“好吧!那我可以分給同事一起吃嗎?”

黎一鳴一聽,連忙回答道:“當然可以,當然可以……”

說話間,他隱約感覺到閔雅還在盯着他看,一顆心“砰砰”跳得厲害。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