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少頃,幾輛警車駛向了海邊別墅。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經過一番緊鑼密鼓的搜查后,警方在卧室里發現了兩個極為隱蔽的針孔攝像頭。

藏的位置很是刁鑽,其中一枚隱匿在書架上,正對著他們的床。 惡魔老公,請節制! 如果不是專業人士,根本察覺不到攝像頭的存在。

秦菲瞠目結舌地望著那枚指甲蓋大小的攝像頭,心裡可謂是百感交集。

還有那麼一瞬間,秦菲覺得自己像是被人剝光了衣服,渾身赤—裸地暴露在眾人面前。

究竟是誰?

對方是如何進入他們的房間,神不知鬼不覺地安裝了針孔攝像頭?

究竟是哪個混蛋這麼關心她的私生活,要如此戲弄她、羞辱她?

放眼望著這熟悉的房間,秦菲忽然覺得危機四伏,整個腦袋都不停地胡思亂想著。

一陣眩暈傳來,秦菲在暈倒前只聽到東方玉卿擔心地喊著她的名字。 「天才戰第一名方昊天?」

鄔川臉色瞬間劇變,嚇得直接就退後三步。

方昊天與化氣門的恩怨,化氣門損失慘重奈何不了方昊天的事已經徹底在吳山府傳開,甚至傳遍了整個銀月州,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於是乎關於他的一切都開始傳得沸沸揚揚。

最讓人津津樂道的就是他在真龍洞府中以真仙境修為力扛主宰意志分身、真仙境時深入朝龍門成功刺殺金仙境的林天齊、天才戰時期正面力扛百光主宰而不死、州天才戰中力扛八百金仙境八重魔傀士半個時辰獲第一、戎海城打敗化氣門四祖,無一不是讓人震驚的壯舉,簡直奇迹。

因為化氣門的原因,方昊天這個名字在吳山府尤其出名,已經被人視為金仙境峰巔媲美主宰戰力的存在。

現在聽到這個名字,鄔川再是囂張都忍不住大驚失色,隨之他的目光掃向一直站在方昊天身後的姬稚、赤閻和四祖幾人時,更加確定眼前這個年輕人就是方昊天了。

傳聞這個年輕人的身邊就是人一個女子,五人老傢伙。

「滾!」

赤閻突然一喝,伸手就抓向鄔川的脖子。

鄔川想躲,但發現躲不開,直接就被赤閻掐住了脖子。

「砰!」

赤閻大手一摔就將鄔川摔到一邊去,摔得他眼冒金星。

「幫主!」

「大膽!」

花扇幫的幫眾先是一驚既而怒喝著就要出手。

「住手,住手!」

鄔川嚇得不輕,顧得傷勢就跳起來驚叫。

要是出手,花扇幫多少人都不夠死啊,單是方昊天力扛八百金仙境八重半個時辰的戰力,花扇幫有這樣的力量?

「方,方前輩。」鄔川趕緊過來,對著方昊天抱拳拱手,「誤會,誤會。既然方前輩跟雲家主認識,那酒樓我不買了,不買了。您大人有大量就放我一馬,就放我一馬吧!」

酒樓是很有價值,但他不想用整個花扇幫的命去拼,而且明知道是拼不過,就算是他的姐夫到來也不可能在方昊天的面前討到好處。

此時形勢完全逆轉。

之前是雲海不想用整個雲家來拼酒樓,現在輪到鄔川不想用整個花扇幫來拼酒樓。

「想買就買,不想買就不買?」方昊天冷笑,「我剛才可是看清楚了,你可是沒有想過要放雲海前輩一馬啊!」

「不是,不是……」鄔川臉色再變,他知道方昊天剛才看了整個過程。

「你想讓我放過你可以。」方昊天突然打斷鄔川的話,「只要你拿出足夠的誠意我就放你一馬。」

鄔川心裡猛深,表面上則是強裝鎮定道:「不知道方前輩需要小的拿出什麼樣的態意?請前輩示下。」

「很簡單,你跟雲海前輩簽下一種靈魂契約。」方昊天說道:「此契約一簽下,你如果敢對雲海前輩不利你就會死,如果雲海前輩死了你也會死。」

「什麼?」鄔川跳起,「那不是讓我給雲海當奴嗎?」

「你可以不當奴。」方昊天說道:「可以選擇當死人。如果你不答應我就殺了你,然後再去殺了你的那個姐夫,殺了任何有可能會替你報仇但實力又在雲海前輩之上的人,我可不想我走了后你的人就會為難雲海前輩。」

雲海聽著心裡感動到了極點,此時更是相信方昊天真的來自於洪武世界,也只有這樣才會如此維護他。

雲海一直希望見到洪武世界的人,洪武世界是他的故鄉,那裡來的人都是他的親人。

現在方昊天如此蠻橫強勢維護他,雲海便知道在方昊天的心中也是如此認為,像他一樣認為洪武世界是故鄉,那裡的人是親人。

鄔川的一張臉則是苦了,他猛地抬頭盯著方昊天道:「你,你欺人太甚了。」

「啪!」

方昊天突然一巴掌就將鄔川拍倒在地上,然後就對四祖說道:「你們四人去給我燒了花扇幫。」,然後又對赤閻說道:「你去城主府一趟,將他的姐夫給我提到這裡來……」

「不要,不要燒我的幫,方昊……方前輩,我同意,我同意!」

鄔川的臉一下子就青了。

「那就好。」方昊天冷冷一笑,然後一道神識就打入雲海的靈魂中,將一種特殊的靈魂契約之法教給了雲海。

雲海上前與鄔川簽了靈魂契約。

鄔川是百般不情願,但沒辦法啊,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以為沒有靠山的雲海竟然跟方昊天是認識的。

簽下靈魂契約后,雲海徹底放心了,他以後在安西城算是完全了。

「滾!」

方昊天揮手。

鄔川趕緊帶人離開,從此以後他在雲海的面前是鐵定了要唯命是從,因為的命已經掌握在了雲海的手中。

「方前輩……」

鄔川走後,雲海感激不盡的向方昊天抱拳揖禮。

方昊天側身讓開,道:「王爺,我曾是皇朝的一員軍士,王爺如此可是會讓我折壽。我們來自同一個地方,是親人,王爺直稱我的名字就好。」

「好,好,好。」

雲海很激動。

是啊,親人!

雲海王曾經也是當王爺的人,能夠從洪武皇朝到達這裡,現在更是到達了金仙境的層次,自然也是非凡之輩,便不再扭捏,大方道:「昊天,說的好。那裡是我們的故鄉,我們就是親人,所以我們不能見外。走,進酒樓喝酒,我們好好喝酒。」

「好。」

方昊天他鄉遇故,心情大好,也真的很想好好喝一杯了。

雲海王帶著方昊天幾人上了二樓那間最大最豪華的廂間。

「我有個願望。」酒過三巡後方昊天看著雲海說道:「我想將我們洪武世界所有來到仙界的人都聯繫起來。」

逆天透視眼 「這個好。」雲海激動的拍大腿,「昊天,我知道你還要去參加帝廷天才戰,你沒有什麼時間。這樣吧,此時就先交給我,我先試著尋找其他的人,等你有空后我們再一起尋找。」

方昊天說:「好。但我師傅丹尊就在萬丹門,他現在是萬丹門的副門主,王爺可以去找他。」

雲海怔了怔:「他也是我們洪武世界過來的?」

方昊天笑著點頭。

「太好了。」雲海大喜,「我必須要去找他,哪怕就為了跟他喝兩杯酒都好。」

跟著的閑聊中,大多數都是方昊天在跟雲海說現在洪武世界的事,姬稚和赤閻對方昊天便多了幾份了解。

喝完酒後,方昊天拒絕了雲海的邀請,並沒有到雲家去做客。

出城后,方昊天為了徹底讓雲海在安西城的日子更好過點,就讓赤閻回城潛入安西城,對鄔川的姐夫以及安西城城主提了一個小小的建議「以後多加關照雲家」。

「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一個故鄉的人。」方昊天心情大好,「哈哈,我現在很期待有一天我那個世界過來的人都聚在一起的日子。」

「可以偶聚,但你千萬不要將他們聚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勢力。」姬稚突然說道,「因為你們是同一個世界的人,如果聚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勢力,會引起一些誤會,會被人視為你們過來要侵佔整個仙界。」

方昊天臉色一變:「有這麼嚴重?」

姬稚遲疑了一下后說道:「你們畢竟是外來者,不是土生土長的人。」

方昊天聞言沉默,很認真思考這個問題。

姬稚趕緊說道:「方師弟,我並不會因為你是外界的人而生疏,沒有別的意思……」

方昊天輕輕點頭道:「我知道。但師姐剛才的話確實給我提了個醒,我知道我以後該怎麼做了。」

姬稚嘴動了動,但沒有說什麼,她內心中覺得自已剛才可能說錯話了,她有點後悔。

「師姐想多了。」方昊天看出姬稚的想法,笑道:「師姐的提醒對我很重要,我應該謝謝你,如果不是你的提醒,也許我真的會做出一件大錯誤的事。」

姬稚看著方昊天,見他真的並沒有因為她剛才顯得見外,將他視為外界之人的話而生氣,她終於放心。

赤閻很快就回來,他不但狠狠的警告了安西城城主和城主府大總管,還勒索人家五百萬仙氣石拿回來給方昊天。

方昊天並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妥,收下仙氣石后大家繼續上路,不出一個月便踏入了帝廷區域。

剛踏入帝廷區域姬伯就出現了。

「姬伯。」姬稚很意外。

「小姐。」姬伯對姬稚很恭敬,「帝后讓你馬上回家一趟。」

姬稚秀眉微蹙:「發生什麼事了?」

「好像跟三殿下有關。」姬伯說道:「但具體我還不清楚。」

「我哥又闖禍了?」姬稚色變,「走,我馬上回去……方師弟,不好意思,我要趕緊回去,不然的話我三哥非被我父親打死不可,我在帝城等你……」,說完,她的身體突然就消失,不知道動用了什麼寶物。

姬伯朝方昊天笑了笑,然後就身化流光離開。

姬稚離開,方昊天有些許失落,師姐弟兩人結伴而行這麼久,姬稚離開后感覺身邊一下子冷清。

雖然赤閻和四祖在,但赤閻是奴僕,根本無法像姬稚那樣跟方昊天說話,四祖更就不用說了,他們已經是傀儡。

不過姬稚離開后,方昊天覺得一個人闖一闖也好,於是略微考慮后說道:「你們都進劍中。」,話音落了,光芒驟閃,赤閻和四祖都進入了赤霄炎龍劍中。

「有的是時間,好好走走。」方昊天獨自一人繼續前行。

六年後。

「這就是大魔澤?」

風塵僕僕的方昊天站在了一片山林的邊緣,他看了看四周便舉步走進山林。 翌日太陽剛從地平線升起,露出半邊臉,被它映照的天際周圍橙紅一片。

清晨的微風吹過來,秦菲的長發隨風輕輕飄舞著。

秦菲立在窗前,凝視著窗外太陽升起的地方,用心感受著日出時的靜謐、祥和。

太陽漸漸升高,直至完全躍出地平線,霎時散發出萬丈光芒。

秦菲情不自禁地將手伸向窗外,而太陽就彷彿落在她的手心。這一瞬間,她覺得自己似乎擁有了整個世界一般。

忽然想起不知從哪裡看來的一句話:當你緊緊握住自己的手時,你以為擁有得很多,其實連空氣都沒有抓住;但是當你鬆開自己的手,又彷彿兩手空空,其實全世界已在你的手心中。

回頭撇一眼仍在沉睡的男人,秦菲綻出了一抹凄楚的笑。經過一夜的反思,凌亂的思緒總算梳理整齊。

該發生的,不該發生的,既然已經發生了,那就只能勇敢地去面對。就像失憶也好,被人偷窺了隱私也好,現如今只能坦然接受。

名門復仇妻:首席的枕上寵 秦菲刻意不去回想昨天發生過的那些事情,只想安靜地感受一下清晨的陽光。

大概是入戲太深,以至於秦菲沒有察覺到東方玉卿已經睡醒了,而且正悄然向她靠近。

直到兩隻修長的手臂從身後摟住秦菲,她才猛然間回神。

秦菲轉過身,仰望著東方玉卿,一時間尷尬到無言。

「在想什麼?是不是我嚇得你了?」

獸性總裁潛規則 不知該說些什麼,秦菲索性搖了搖頭。

兩人沉默了一會兒,東方玉卿輕聲說,「這個別墅里所有的房間都已經經過警方緊密的搜索,所有的門鎖也全部更換掉了。如果你還是覺得不踏實,那麼我們搬去其他地方居住也可以。」

秦菲訝異地看著東方玉卿,很想說他大驚小怪,卻又覺得這個男人想得很周到。

為了照顧她的情緒,這是東方玉卿第二次提議換個地方居住,要說秦菲絲毫不感動那都是假的。

雖然秦菲知道那些窺視她的攝像頭已經被取走,卧室內也排查過很多遍,可她仍舊會覺得在某個隱匿的地方,像是有一雙詭異的眼睛悄悄地監視著她。

可是現在聽到東方玉卿這樣說,她的心裡是踏實的,也願意將之前不愉快的經歷忘掉。

遲遲得不到秦菲的回應,東方玉卿笑了,「老婆,我該怎麼辦才好?真想時時刻刻把你帶在身邊,每一分每一秒都不想跟你分開。」

「討厭,我又不是拇指姑娘!」秦菲也跟著打趣,突然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是的,人活在世上,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發生一些無法掌控的意外。既然無法避免,那就學會享受!

那一天清晨的陽光特別的溫暖,秦菲靠在東方玉卿的肩頭,感受著刻骨銘心的幸福。

即使多年以後憶起那個清晨,依舊覺得那是她一生中經過的,最美好的時光。

早餐后,東方玉卿接到了劉警官的電話:「東方先生,我們已經找到騷擾你們的真兇。」

東方玉卿霍地從沙發上站起身,連手裡的財經報紙都扔到了地板上,「什麼?這麼快?是誰?」

秦菲聽到東方玉卿一連串的追問,也慢慢地緊張起來。

「如果方便的話,麻煩到我們警局來……我們也沒想到會這樣順利!」劉警官靦腆地笑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