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尚傑將目光投向了劉旭,現在還是劉旭做主的。

2021 年 1 月 27 日By 0 Comments

劉旭眉頭一皺,不過卻也點了點頭,若是劉雄沒有提起,劉旭可能會廢掉兩人後,留他們一條性命,但既然劉雄開口了,那殺了就殺了,反正劉旭看著謝紹榮心情也不痛快。

……

在距離謝紹榮他們並不遠的地方,楚風依舊和四個黑衣人戰鬥著,這四個黑衣人都是無限接近輪轉境,算是右將軍除了輪轉境強者外能夠拿出的最強陣容了。

轟!

再一次的碰撞,這一次楚風大口吐著鮮血,向後倒退。在後退的時候,楚風卻突然露出一抹笑,他看到了一抹紅光,紅光裡面有著他熟悉的人。(未完待續。。) 看著楚風眼底有些詭異的笑容,四個黑衣人眉頭微皺,不過在一瞬間后,他們的臉色變了,他們能夠聽到身後的傳來的勁風。

一個黑衣人轉過頭去,下一刻,他就看到了一張面孔,隨後,黑衣人身體一軟,立即就失去了知覺。

這是方陽到了,他在千鈞一髮間趕來了。

「什麼?」剩餘三個黑衣人臉色大變,他們沒有想到自己的夥伴竟然被一擊打倒,他們四個的實力可都是不相上下的,夥伴被一擊打倒,他們自然也會被一擊打倒。

這雖然有著偷襲的成分,但毫無疑問,這個衝來的人有著極強的實力。

在打倒一人之後,方陽並沒有就此停下來,他的身體變得模糊,隨後就出現在另外一個黑衣人身前。

那個黑衣人看到突兀出現在自己身前的方陽,他的反應還是很快的,猛地揮出一拳,不過,方陽僅僅向右邊橫移一小步,就躲過了這一拳。

嘭!

在躲過黑衣人的一拳后,方陽的拳頭緊握,一拳轟出,打在黑衣人的肚子上,黑衣人立即一臉的痛苦,連續倒退了兩三步,隨後倒在了地上。

轟!轟!

連續兩聲氣爆聲響起,剩餘的兩個黑衣人朝著楚風沖了過去,在看到方陽展現出的一點實力之後,他們知道,即使是兩人全部上,那也絕不會給方陽造成麻煩,但只要能夠在方陽擊敗他們兩人前。將楚風抓住,那就還有反抗的機會。

看到這一幕,方陽眉頭一皺。他右腳往地面一蹬,急速的衝出,立即來到一個黑衣人的身後,方陽的速度比那黑衣人要快上許多。

咻!

一記手刀,彷彿突破了空間,直接劈在那黑衣人的頸部,那黑衣人應聲即倒。但這時,剩餘的最後一個黑衣人已經到了楚風身前,現在的楚風已經是要沒有力量抵抗了。

楚風的皮膚已經被那勁風吹拂過了。他可以看到那黑衣人眼底的猙獰,不過,楚風卻不感到恐懼,因為他看到那黑衣人身後那變得強烈的紅色氣焰。

黑衣人的手爪在即將靠近楚風的時候軟了下來。方陽趕到了。又是一擊,那黑衣人就倒地了,現在面對這種九級武者,方陽很容易就能夠擊倒。

在沒有危險之後,楚風顧不得休息了,立即對著方陽道:「在那邊,謝紹榮他們有著危險。」

其實,在楚風話還沒有說完時。方陽就已經朝著那邊沖了過去,他早就有感應到謝紹榮他們的氣息。現在的謝紹榮和梁飛的氣息很微弱。

……

「攻擊!」劉旭在下著命令,而那些士兵則嚴格服從命令。

謝紹榮一掌拍出,擊飛好幾個士兵,打斷不少的長槍,但卻有著更多的攻擊到來。

噗嗤!

這其中一根長槍刺在了謝紹榮的胸口處,幸好謝紹榮的身軀足夠強大,用肌肉夾住了那長槍,讓得長槍無法再深入。

梁飛在謝紹榮的身後,面對這來勢洶洶的攻擊,梁飛眼底滿是怒火,但他卻沒有力量再堅持,畢竟梁飛的實力不比謝紹榮。

劉雄混在攻擊的士兵當中,他嘴角有著一抹冷笑,他在想著該如何解決掉謝紹榮和梁飛。

由於將精力都集中在士兵的攻擊上,謝紹榮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劉雄的存在,即使他注意到了,也無力去防禦,現在的謝紹榮面臨的最大敵人是自己,由於身上傷勢過重,失血過多,謝紹榮甚至都不敢使出龍魂附體,他怕現在的身體根本沒法支撐住。

隨著時間的推移,謝紹榮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失血過多的謝紹榮甚至感覺雙眼已經有些模糊,腦袋也暈暈的。

在恍惚之間,謝紹榮似乎看到了凌靜,而且,凌靜滿臉的慌張,朝著謝紹榮這邊衝來,甚至都顧不得那些士兵們。

謝紹榮努力睜開眼睛,神志變得清晰起來。

「凌靜…」

剛才的並不是幻覺,真的是凌靜過來了,雖然不知道凌靜是怎麼過來的,但謝紹榮卻不由喊了一聲,「凌靜,不要過來。」

不過,凌靜沒有停止腳步,她甚至加快了腳步,眼底有著決絕。

在謝紹榮身後的梁飛順著凌靜的目光看去,隨後,梁飛眼底有著驚駭。

「謝紹榮,小心。」

在梁飛喊出這話時,劉雄已經到達了,他手中拿著一根長槍,這根長槍直捅謝紹榮的心臟位置。

這時,下面的劉旭也都站了起來,他看到沖了過去的凌靜,以及長槍捅出,有些震驚的劉雄。

「不。」

此刻的劉雄要收回力量已經是太晚了,劉雄有些錯愕,凌靜明明是被綁著,明明是被囚禁在帳篷中,為什麼她會出現,還來到了這裡。

想這一些已經太晚了,劉雄手中的長槍已經刺穿了凌靜的身軀,鮮血染紅了凌靜的衣服。

「凌靜!」

謝紹榮終於是知道凌靜為什麼要撲過來了,也知道了凌靜眼底為什麼有著決絕。

「不。」謝紹榮怒吼一聲,他身上湧起一股力量,猛的一掌拍出,這一掌竟然恐怖無比,將手握長槍的劉雄震得倒飛出去,嘴角更有著鮮血。

「噗嗤!」

在拍出這一掌后,謝紹榮也噴出了一口鮮血,最後,謝紹榮抱著凌靜,兩個人都軟倒在地。

「為什麼,你這究竟是為什麼?」眼淚從謝紹榮的眼中流淌而出。

凌靜張了張嘴,卻沒有說出話來,伸出手,想要撫摸謝紹榮的臉龐,不過那手僅僅伸到了半空,就掉落了。

「凌靜!」

另一邊,劉旭衝上前去,凡是抵擋在他面前的士兵都被轟飛,劉旭已經快要癲狂了。

「是誰,到底是誰放出了凌靜?」

在後邊,那將領嘆息一聲,他也沒有想到這一切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若是知道如此,他也不會放出凌靜。

所有人都沒有看到,在不遠處有一道紅光急速的沖了過來,紅光中的方陽臉色有些難看,他感應到屬於凌靜的氣息在不斷的變弱,最後完全的消失。

「該死的!」方陽低喝道。(未完待續。。) 「是你害死凌靜的,給我死!」劉旭來到謝紹榮身前,那些士兵就都停下了攻擊。

隨後,劉旭奪過一個士兵手中的長槍,朝著謝紹榮直捅而下,他要殺了謝紹榮。

劉旭心底很悔恨,早知道這樣,他就應該早點殺了謝紹榮,那樣的話,凌靜雖然會傷心,但卻不會丟掉性命。

劉雄看著這一切,他卻在後退,他知道,在劉旭殺死了謝紹榮之後,劉旭就會想起他,畢竟那刺穿凌靜身軀的長槍之前是劉雄所掌控的。

別看之前劉雄幾乎可以跟劉旭平起平坐,劉雄主要的還是依仗尚傑,他上一次救了尚傑一命。

而現在發生這樣的事情,尚傑可不會保劉雄的性命,他可能還會第一個出手,將劉雄斬殺。

很快,劉旭的長槍已經接近謝紹榮了,而謝紹榮沒有絲毫反應,他似乎不想活了。

咻!

這時,一道細小的能量波急衝而下,準確的命中劉旭的長槍。

鏘的一聲,火花四濺,這長槍竟然斷裂了,而劉旭也因為這一股力量,震得虎口生痛,停了下來。

那一道能量波在擊斷長槍之後,依舊直衝而下,在地面鑽出一個細小而漆黑的深洞。

「是誰?」劉旭看向了能量波發射來的方向,他看到了一個覆蓋在紅色氣焰中的男子,在看清楚那男子的面孔后,劉旭大吃一驚,「方陽。」

若是之前。劉旭在看到方陽時絕對不會這麼震驚,而現在卻不同了,在前些時候。劉旭曾有聽到方陽的消息,那一次是方陽打敗了羅陽,一個輪轉境的強者。

在劉旭看來,方陽比輪轉境還要來得可怕。

「方陽過來了,那…」

不光是這樣,劉旭眼珠子一轉,他更是想到了一點。既然方陽都到了這裡,自然是發現了楚風和那四個黑衣人的戰鬥,很有可能。那四人已經被打倒了,無聲無息的打倒。

不光是劉旭如此,在後方的尚傑也眉頭一挑,他開始悄聲後退。

「凌靜。」方陽看了看倒在謝紹榮懷中的凌靜。臉色一寒。

方陽看向劉旭。看向在後退的劉雄,他心底有著殺意,不過,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謝紹榮和梁飛的傷勢。

方陽的身上泛起了綠色的光,隨後一掌貼在謝紹榮的身上,綠光不斷的注入謝紹榮的體內,謝紹榮身上的血洞在結疤。在癒合,身上的疼痛感也在消失。

不過。這一些對於謝紹榮來說卻像沒有發生一樣,他只是緊緊的抱著凌靜,不知道想些什麼。

「趁他沒有注意,先走為妙。」劉雄自然知道方陽的可怕,他悄悄的後退,想要離開。

但這時,卻有一道能量波擦著劉雄的身體過去,在劉雄前面半米處穿透出一個細小的黑洞。

「跨過那小洞,後果自負。」

劉雄想要跨出的腳收了回來,現在的方陽不是那個在獸林外差點被劉雄殺死的方陽,現在的方陽僅僅需要動一動手指,劉雄就會喪命。

在說出那句話后,方陽將緊貼在謝紹榮身軀上的手收回,但很快就有覆蓋在了梁飛身上,梁飛感覺身體正在快速的恢復。

在方陽為著謝紹榮和梁飛治療的時候,全場的士兵都沒有動,因為他們看到方陽是從空中飛來的,他們知道這種強者的可怕,若是發狂起來,就是將這裡所有的士兵都殺了,那也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

而且,在被這樣的強者擊殺后,基本上不會有人替他們出頭,這不值得。

當然,這是在有恩怨的情況下,而且,在平常的話,自視甚高的輪轉境強者也不會對普通的士兵出手,帝國間也有約定,輪轉境強者不可在其他帝國隨意出手。

劉旭臉上急速的變化著,他沒有想到這一次依舊敗了,而且兩次都是敗在了方陽的手中。

在看到閉上了眼睛的凌靜時,劉旭眼底有著怨恨。

「為什麼,他只是一個土包子,為什麼要幫他擋住那一槍。」

「啊!」

突然,劉旭大喊一聲,他丟棄了手中已經成為半截的長槍,揮舞著拳頭,沖向了謝紹榮。

在現在的情況下,謝紹榮是不會反抗的,他還處於愣神中,不過,在謝紹榮身旁還有一個方陽,方陽是不會坐視這種事情發生的,所以,方陽輕輕的揮出一拳頭。

嘭!

劉旭如同一片秋風中的落葉,在風中無力的飄蕩,隨後,重重的摔倒在地,嘴中鮮血不斷湧出。

不過,劉旭並沒有死,方陽給他留了一口氣,方陽要將這一切交給謝紹榮處置。

這時,楚風也趕到了,他和方陽差不多同時過來的,不過速度要慢了一大截,所以到了現在才到達。

……

現在已經夕陽西下了,可謝紹榮依舊癱坐在那裡,他懷中的依舊是凌靜,現在的謝紹榮其實已經是恢復了,起碼有了自由行動的力量,不過他卻不願意站起來。

「謝紹榮這副樣子,我們究竟該怎麼辦?」梁飛都急壞了,一方面他要擔心自己父親那邊,一方面他還擔心著謝紹榮。

「這樣確實不是辦法,有沒有辦法能夠讓謝紹榮恢復過來,畢竟人死不能復生,我們還需要給凌家一個交代。」楚風嘆息一聲,他真的不忍去看,凌靜是楚風從小到大的玩伴,到現在楚風的眼眶都有些紅。

方陽看著面前的一幕,他冷著臉,隨後,方陽走動起來,走向了關押劉旭和劉雄的地方。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