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就在卡特琳娜暗自揣測劉鋒專程到這裡究竟要幹什麼的時候,劉鋒卻直接道明了自己的來意。

2021 年 2 月 2 日By 0 Comments

「雖說與厄加特的外表差距極大,但是在我看來,你的危險性可一點都不比他小,也就是說,我不可能隨隨便便的就放你回去,那無疑是放虎歸山。」看著一臉戒備的卡特琳娜,劉鋒嘴角泛著一絲笑意,繼續說到:「只要你想離開這裡,那就只有一條路可走——交出你的本命徽章!」

「不可能!」幾乎是劉鋒話音剛落的瞬間,卡特琳娜這幾個字就下意識的脫口而出了,其表情看上去相當堅決。

不過在開口之後,卡特琳娜發現劉鋒嘴角的那一抹笑意似乎又延伸了一些,這讓她想起:自己似乎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如果真的惹惱了眼前這人,那自己或許就沒有逃出生天的希望了。

針對面前的這個大男孩,卡特琳娜想起策士統領斯維因的一句話:在【謎少】面前,任何人的底牌都是被翻開的…… 「想不到跟著你們隊伍出來這趟,居然還能碰到中型戰爭,這可真是有趣……」休息室內,鋼鐵大使波比把戰錘收了起來,跟孩子一樣坐在一個特製木馬上,身體隨著木馬前後搖搖晃晃,笑眯眯的說到。

很顯然,這一仗她打的很是過癮。

「劉鋒哥哥之前在諾克薩斯受到了很多不公待遇,也做出了一些讓諾克薩斯遭受不小損失的事情,因此有不少諾克薩斯人把他當做叛國者看待,一些諾克薩斯高層組織人來刺殺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看了一眼朝著木馬走去、對那個顯然頗有興趣的安妮,迦娜微微嘆了口氣,輕聲說到。

「他對諾克薩斯造成不小的損失?什麼損失?」聽到迦娜的話,幾個對劉鋒過去不太了解的人紛紛露出驚奇的表情,開口問到。

迦娜微微組織了一下語言,然後把她和劉鋒、安妮等人在諾克薩斯遇到的事情給講述了一遍。

當其他人聽說在戰場上大殺四方、讓人聞風喪膽的諾克薩斯十大召喚師之一的李賀,竟然是被這幾個年輕人誅殺在諾克薩斯中心城市裡的,無一不是露出震驚之色,而當他們聽到李賀竟然被連續誅殺2次,導致最後不得不使用鍊金術復活,震驚之色又更甚幾分。

迦娜講完諾克薩斯的遭遇之後,其他人紛紛呷了呷嘴,似乎在想想當時戰場的精彩程度,但看著如今還都年輕的不像話的迦娜,以及對那木馬頗為感興趣的安妮,實在無法相信僅憑這幾個人就能殺死那諾克薩斯十大強者!

還沒等他們回過味來,迦娜又訴說了一下劉鋒從碩大的戰場當中救下德瑪西亞皇子——嘉文四世的時候,所有人腦袋又是一震。

「你是說,嘉文四世差點被人活捉,而且居然是被這劉鋒救下的?」雖說對劉鋒等人能夠誅殺李賀表示驚訝,但那終歸是個人事件,當時也可能有其他什麼原因才導致了李賀的戰敗。但聽到迦娜講述嘉文四世的事情之後,原本搖搖晃晃頗為自在的波比當即從木馬上翻身下來,瞪大了眼睛看著迦娜。

「我想應該是的,素聞德瑪西亞皇族對諾克薩斯人一向是頗為憎恨,如果不是受了劉鋒莫大的恩情,相比劉鋒是無法在德瑪西亞立足的。」瞥了一眼驚奇狀的波比,對瓦洛蘭大陸各處都有不少了解的伊澤瑞爾摸了摸下巴,分析到。

「沒錯,之前拉克絲和嘯月過來的時候似乎也提到過嘉文四世的事情,恐怕皇子殿下這次出門歷練去的地方可不近……」布萊茲微微皺眉,回想起嘉文四世最近一段時間似乎都沒什麼消息,又想起嘯月的身份,這才做出如此的判斷。

「有趣……」回頭看了一眼騎在木馬上興奮的手舞足蹈的安妮,波比眼睛里多出一絲好奇。

就在幾人回味劉鋒經歷的時候,卻看見劉鋒帶著一臉滿足的笑意推門走了進來。

發現眾人看向自己的的目光中跟以前多少有些變化,劉鋒不由笑著問到:「怎麼都用這種眼神看著我?」

「哦,沒什麼,你的目的完成了嗎?」發覺到自己的目光有些異樣,所有人都尷尬的別開眼睛,唯有跟劉鋒認識最早、對他了解更多一些的迦娜問到。

「還不錯,徽章成功到手!」看了看手臂上多出來的兩個徽章,劉鋒又是暢快的笑了起來。

迄今為止,他手上的【至尊】潛能英雄徽章已經多達14個,分別是:風暴之怒迦娜、黑暗之女安妮、蒸汽機器人布里茨、酒桶古拉加斯、法外狂徒格雷福斯、卡牌大師崔斯特、魔蛇之擁卡西奧佩婭、光輝女郎拉克絲、暗夜獵手薇恩、探險家伊澤瑞爾、無雙劍姬菲奧娜、殤之木乃伊阿木木外加兩個本命徽章——首領之傲厄加特和不詳之刃卡特琳娜。

與普通徽章相比,本命徽章不能提供強大的戰鬥力,其對應的徽章號別效果只有可憐的1號,但是卻可以幾乎完全隨意的對相關英雄發布任何命令。或許是瓦洛蘭規則中對英雄的一種保護,本命徽章只針對戰鬥命令有效,召喚師無法下達的非戰鬥的任何命令。

不過劉鋒現在已經確認,本命徽章雖然開啟效果之後可憐的1號,但是卻符合【靈魂蠶食】的條件:【至尊潛能】,因此他對這一戰的收穫還是頗為滿意的。

畢竟,除了收穫2枚徽章之外,他的個人等級也終於從17級提升到了18級!

峰之隊的其他人也有了相應的提升,峰之隊的成員平均級別已經到達16,布萊茲也穩穩停在了17級上。雖然只是同級別的召喚師,但擊殺對手所能獲取的經驗獎勵也是不少,加上之前盈餘的經驗值,幾名召喚師也都紛紛提升了一個等級。

看著劉鋒胳膊上的那一排徽章,幾名召喚師在興奮的同時也是一陣羨慕:別人想要獲得一兩枚【至尊】潛能的英雄徽章都是很不容易的了,擁有3枚以上【至尊】潛能英雄徽章的召喚師大多都是高階召喚師!

高階召喚師,那可是在戰場上能夠起到以一當百的強者,幾名由高階召喚師組成的突進小隊甚至能夠直接突進到對方的本陣,對其指揮官造成極大的威脅,可以說是能夠影響一場中型戰爭結局的勢力了!

以其他幾人的觀察,劉鋒手臂上的英雄徽章當中,恐怕至少有5枚【至尊】潛能的英雄徽章了!這種高階召喚師才有的待遇,這劉鋒不但早已享有,甚至還遠遠超出許多!

他們所不知道的是,劉鋒的【至尊】潛能英雄徽章數量已經高達14之多!

對於在場的幾名召喚師來說,高階召喚師都很令人敬畏,也似乎很遙遠,而在看向劉鋒的時候,幾人這才暮然想到:劉鋒現在已經18級,距離高階召喚師——已經不遠了!

想到這裡,在場所有的英雄和召喚師都是一陣倒吸冷氣!

只要這劉鋒晉級高階召喚師,再加上他很可能晉級到中階符文師的身份,在這雙重影響之下,他的身份地位甚至可能還要超過一些成名已久的高階召喚師!

更重要的是,現在的劉鋒才多大啊,還不滿二十歲! 由於劉鋒有意分開了德瑪西亞人和諾克薩斯人在兩個不同的房間,因此在場的人當中全部都是跟德瑪西亞有些關聯的,眾人在一起商議了一下去向之後,一致認定即刻返回德瑪西亞。

波比要把諾克薩斯十大召喚師之一李賀戰死的消息反饋給德瑪西亞人,而峰之隊成員也需要回城進行修正,以及前往中階召喚師學院進行進一步的訓練,劉鋒更是答應了布萊茲前往他的家族科波拉城史密斯家族奪回他應有的權益。

確定好行動路線之後,劉鋒走出房門,又來到諾克薩斯人所在的房間當中。這個房間的人不多,除了【夢幻戰隊】的王剛、李偉和麗薩三人之外,還有魔蛇之擁卡西奧佩婭,外加剛剛趕過來的諾克薩斯七俊傑當中的隱少方德耀和狂少蘇傲天。

除了卡西奧佩婭之外,在場的幾人相互都認識,雖說身份地位甚至實力的差距都不小,但在這巨神峰之巔,他們都是以劉鋒朋友的身份過來的,因此幾人相處的倒還算融洽。至於卡西奧佩婭,自她從諾克薩斯出境之後就一直處於易容狀態,如果不是劉鋒通過英雄徽章得知她的到來,恐怕單憑眼睛也是無法認出來的,因此她的身份也不被其他幾人知曉。

劉鋒一進門,幾人就把目光轉了過來。

「哈哈哈哈……劉鋒,這次乾的不錯,那李家現在雖然算不上元氣大傷,但總歸也受了不小的損失,我們今後牽制他們也就相對容易一些了。」最先站起來的是跟劉鋒有過一面之緣的狂少蘇傲天,這人先是一陣大笑,隨後上前拍了拍劉鋒的肩膀,說到。

「呵呵……對了,你們怎麼會想到過來的?嗯,李家組織的雇傭兵撤退的時候被那德瑪西亞的軍隊驅趕的挺厲害,想必等你們碰到他們的時候應該挺好打的吧?」看了看比自己高出一頭的狂少蘇傲天,劉鋒笑著問到。

「哈哈哈……托你的福,我們打的很輕鬆,還俘虜了不少強者,雖說沒有那種頂尖強者,但是也絕對算得上大賺——那回報至少比我們出動時花費的資金要多的多啊!」又是一陣爽朗的大笑,蘇傲天把劉鋒拉到了桌旁,隨後又是一臉興奮的問到:「說說看,你們這山頂的一仗到底怎麼打的,那李家可是帶了不少人上來,竟然就這麼被你們給頂回去了?」

說到這裡,參加了戰鬥的王剛、李偉和麗薩三人明顯激動了一些,畢竟他們是這樣一場可以說以弱勝強戰鬥的直接參与者,其切身體會要比聽人描繪明顯有意義的多!

蘇傲天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劉鋒身上,並沒有注意三人,但心思顯然更細膩的方德耀卻是用眼角的餘光看了個清清楚楚,暗自決定回去之後要再拉上寄宿在方家的李偉、麗薩兩人詢問一番。

雖說這問題是由跟自己關係最遠的蘇傲天提出的,但看到無論是方德耀還是王剛、李偉跟麗薩三人都是一副豎起耳朵聆聽的模樣,就連以前對這種事情基本不感興趣的卡西奧佩婭都露出一副好奇寶寶的神態,劉鋒略微笑了笑,把戰鬥給大致的講解了一遍。

由於戰鬥已經結束,幾人都是以放鬆的心情來聽取劉鋒的戰前分配,因此對對戰配置了解比較少的卡西奧佩婭和麗薩兩人只是覺得津津有味,並沒有太多想法,但對於戰陣和兵力部署顯然有更多研究的蘇傲天、方德耀和王剛三人表情卻是越來越嚴肅。

就在幾人聽的越發興緻勃勃的時候,門口突然闖進來一人,這人身高馬大,穿著一身看起來頗為堅實的鎧甲,先是往屋裡張望了一番,在看見蘇傲天之後急忙走了過去。

回頭看了一眼來人,蘇傲天面色微微有些難看,畢竟這樣精細的戰鬥安排,聽指揮官親自講述,要比聽其他人轉述有意義的多,也清晰很多,他實在不想被人打斷。不過來人卻是他的一個親信,平時少有這麼不知進退的時候,想來是碰到什麼大事情。

想到這裡,蘇傲天站起身沉聲問到:「什麼事?」

來人行了個家族禮,在看了一眼劉鋒和旁邊的方德耀之後,肅然稟告到:「家族高等加急令,號令所有外出歷練弟子,半個月內必須返回諾克薩斯中心城市!」

「高等加急令!?」聽到這號令的等級,蘇傲天眼睛中閃過一絲疑惑,但常年被當做家族精英培養的他很快壓下這份疑惑,在略作思考之後,換上一絲笑容回身對劉鋒說到:「本想悄悄潛進德瑪西亞,在那跟你履行以下當年的邀戰,不過現在看起來是沒時間了。家族高等加急令,定是有什麼要事,我這就先告辭了,後會有期!」

兩人相互行了個禮后,蘇傲天大步離開。

就在蘇傲天出門的時候,又有一人闖了進來,卻是方家子弟,目的跟那蘇家大漢一樣,來叫蘇傲天回城。

「只怕諾克薩斯出大事情了,我也得趕緊回去……」聽到來人彙報完消息之後,方德耀皺著眉頭思索了片刻,隨後喚出召喚師筆記,從中取出一個黑色符印,對劉鋒說到:「這是我方家客卿符印,用於跟在外連的客卿聯絡,由於能量有限,每個月只能使用一次,上面能傳遞的信息比較簡單——如果將來有什麼事情發生,我會使用這個符印通知你。」

把符印交給劉鋒,又介紹了一下它的使用方式之後,方德耀帶著李偉、麗薩二人匆匆離去。

目送方德耀出門,劉鋒有些莫名其妙的撓了撓頭,隨後又把木管轉向王剛和卡西奧佩婭問到:「諾克薩斯出什麼事了?你們又沒什麼消息?」

聽到劉鋒的問題,王剛有些尷尬的搖了搖頭,說到:「只怕現在狂少和隱少都不知道,我們這種二線大家族自然也不大可能知道——不過依我判斷,諾克薩斯恐怕又要發動戰爭了,只是不知道究竟是要去哪裡……」

聽到王剛這麼分析,劉鋒眉頭微微皺了皺,又看向卡西奧佩婭。

「這次出來圍剿你的隊伍里,軍部出動了一些高層官員——德萊厄斯、德萊文兄弟,以及女將銳雯,而那斯維因現在應該還在艾歐尼亞,因此這次戰爭的規模不可能太大,說不定是針對哪個偏遠民族的討伐或者劫掠。」卡西奧佩婭略作思考之後說到。

「偏遠民族……」覺得卡西奧佩婭的分析在理,劉鋒撓了撓頭,但終究猜不出那諾克薩斯軍部的意思。

突然,劉鋒心裡一跳,暗自嘀咕到:「記得諾克薩斯入侵艾歐尼亞之前,斯維因的權利曾經被架空了,會不會跟這次變動有關……」 「那斯維因創建大型傳送門,可能並非為了入侵艾歐尼亞……」反覆思索了一陣之後,劉鋒得出這樣一個結論。

「入侵艾歐尼亞?你覺得諾克薩斯會入侵艾歐尼亞!」聽到劉鋒這麼說,王剛深深皺起眉頭,而卡西奧佩婭則直接驚問起來。

「這個是肯定的,不過暫時還不知道,戰爭究竟什麼時候會爆發。」看了一眼年輕的卡西奧佩婭,思索了一下自己所認識英雄們的年齡之後,劉鋒低聲說到:「肯定不會太久了……」

聽到劉鋒的判斷,王剛起初還有些懷疑,不過在想起劉鋒是被斯維因這樣位高權重的人冠以【謎少】頭銜的人,這份疑慮就當即被打消了。在回憶了一下有關艾歐尼亞的相關信息之後,王剛說到:「艾歐尼亞可不是個小地方,軍部的胃口是不是太大了?」

見王剛已經聽信了劉鋒的話,卡西奧佩婭微微皺眉,緊接著說到:「聽說艾歐尼亞物產豐富,資源豐饒,但是軍事力量薄弱,不太可能組建起成規模的戰鬥力量,被軍部盯上也是正常,只不過諾克薩斯跟艾歐尼亞距離遙遠,又相隔一道並不算窄的海域,因此遠程登陸作戰會很吃力——至少以諾克薩斯現在的財政狀況來說,未必能支撐起這麼大規模的戰鬥。」

「但如果斯維因無意間幫那些人修建了可以容納軍隊批量通過大大型傳送門,事態或許又不一樣了……」撓了撓頭,劉鋒深深的吸了口氣,對王剛及卡西奧佩婭說到:「你們在諾克薩斯的身份地位都不低,盡量想辦法暗中調查一下這方面的信息吧,如果能把那些人的名單弄出來就好了……」

頓了頓,劉鋒又說到:「當然,我沒指望能阻止這場戰爭,不過弄清楚斯維因修建傳送門的真正目的還是很有必要的,合理的利用傳送門,或許會對瓦洛蘭的未來起到很大的影響……」

「行,那我們就不久留了,這是我王家的通訊符印,你可以用這個跟我聯繫。」點了點頭,王剛也取出一個跟聯絡符印交給劉鋒,王家和方家的聯絡符印外表差別很大,劉鋒到也不用擔心用錯。

卡西奧佩婭則簡單很多,她把劉鋒的英雄徽章號別提升到了8號,能夠在相當大的區域內進行聯絡,這才離開。

看了看空無一人的房間,劉鋒有些迷茫的嘆了口氣,一種無力感泛起心頭——他雖然被斯維因冠以【謎少】頭銜,但實際上,斯維因的想法和諾克薩斯軍部潛藏著的那些人在他眼裡才真正是謎!

在房間里來回踱了幾步之後,劉鋒又去找那李斌。

果然不出意料,李斌也收到了相同的傳訊,在給劉鋒稟報了一聲又奉上自己帶著的【吸血鬼節杖】之後,就快速離去返回諾克薩斯了。

所有來自諾克薩斯的人都在短短的十幾分鐘內全部離開,劉鋒多少有些意興闌珊,不過在看到布萊茲帶著一絲笑意朝自己走來之後,他知道自己還有事情要做。

「這邊的事情都安排好了沒,準備回德瑪西亞吧。」走到劉鋒旁邊,布萊茲笑嘻嘻的問到。

「嗯,跟烈陽族的成員打個招呼,畢竟這次戰鬥他們犧牲了一些族人,想辦法給他們一些補償,我們也該離開了。」點了點頭,劉鋒說到。

據統計,在這次戰鬥中烈陽族成員總計犧牲了三十多人,雖然比那諾克薩斯成員少了很多,但是相對於本就人數不多的烈陽族,也是不小的損失了。

「嗯,這個你放心,我都安排過了,烈陽族本就是戰鬥民族,既然加入這次戰鬥,那這犧牲早已有了心理準備。剛剛我跟他們長老商議過了,等他們有年輕族人外出歷練的時候,可以跟我的家族取得聯繫,到時候由我們幫忙安排歷練地點,這樣安全性高出不少,同樣能起到不錯的歷練效果。」在劉鋒跟諾克斯薩斯朋友交流的時候,布萊茲這邊顯然已經跟烈陽族有過交流,以他德瑪西亞大家族成員子弟的身份,安排一些外族成員歷練自然不是一件難事。

當然,布萊茲這麼做,顯然也是在提醒劉鋒該出發了。

在心裡判斷布萊茲肯定有些心急,劉鋒覺得以布萊茲的身份性格,不是重要的事情肯定不會這麼著急的,暗自猜測他的時間肯定不多,於是說到:「行,召集【峰之隊】成員,隊伍即刻返回德瑪西亞!」

兩個月後,德瑪西亞邊境城市曼德勒城內唯一一家召喚師學院中傳出一陣驚呼。

「外出歷練了六個半月,雖然超出了預定六個月時間足足兩周,但是看得出【虎之心】小隊的成果可不低!」

「是啊,看他們平均等級都已經達到12級,隊長約翰更是達到了13級——似乎已經接近14級,就知道這兩百多天的時間裡他們經歷了多麼嚴峻的考驗……」

「不過這次野外怪物的活動似乎也太過頻繁了些,以前的歷練隊伍到達那裡並返回,最多也就是12接近13級的樣子,想不到他們竟然把平均等級都拉到12級多了!」

「不愧是野外戰力第一的隊伍,哼!這可不是那個【比賽第一】的隊伍所能媲美的!」

「這次的歷練成果檢驗排名當中,【虎之心】肯定是搖搖領先了,要知道,其他外出的8支隊伍當中,最強的隊伍平均等級才11~12級、隊長堪堪13而已……」

「是啊,想要在半年之內提升兩級,這在以前已經是相當理想的成績了,也只有畢業生能在最後一次歷練當中可能取得這樣的成績,平常隊伍半年大約也就幾百經驗而已。」

「其他隊伍有兩千多的經驗收穫,也確實不錯了,可是在這【虎之心】面前,實在是高下立判!」

走在隊伍最前,約翰眼角掃過記錄歷練隊伍回歸狀態的黑板,卻發現外出時比賽排名第一的【峰之隊】還未回歸,而其他隊伍都已經回歸。

看到排名第三的隊伍比【虎之心】幾乎相差整整一級時,約翰的嘴角難得泛起一絲笑意。

不過,這笑容還未完全蕩漾開來,約翰就聽到身後傳來又一層驚呼。

「【峰之隊】全隊回歸!」 為了儘可能大幅度的提升隊伍實力,這次【虎之心】選擇的歷練地點可是相當遠,碰到的野怪也是相當強勁,如果不是隊伍外出時已經有了不錯的實力,隊伍當中的英雄又是整個學院找來的最強英雄,這次【虎之心】能否保持完整的編隊回來都是個未知數。

當然,隊伍碰到的艱險越多,最終的收穫越大,看見自己隊伍在半年時間內比其他隊伍甩出整整一級,自己更是已經取得了足夠提升至14級的經驗時,約翰嘴角的笑意蕩漾了起來。

隊伍的實力約翰相當清楚,自己已經獲得了第十四級的經驗,但考慮到時間緊迫,外加進入學院時提供一些更加震撼的晉級信息,他並沒有在外界升級。

只需要靜力不動,約翰就能調動經驗提升至14級,他需要的是在升級時有足夠的人關注自己——半年前曼德勒城召喚師學院第一學員的稱號旁落他人,這讓約翰很是不爽,而現在,他要以強大的等級優勢將其探尋回來!

至於那【峰之隊】,在其他人眼裡可能很強很神秘,但在他一會眼裡,大都是些花瓶——一個隊伍里竟然有3個女人,各個貌美如花,可是……

他們這是外出歷練去了,還是郊遊去了?

說不定現在的布萊茲連11級都還沒混到呢!

從時間上判斷出那【峰之隊】已經快要路過自己這邊,約翰沒有回頭去看,他也不屑去看——那樣的隊伍加上一個3級英雄帶隊,能去什麼地方?又能有什麼作為?

深深的吸了口氣,約翰屏氣凝神,喚出召喚師筆記,再次確認了一下自己經驗值足夠之後,選擇了晉級。

嘩!

生命護盾頓時被激活,數十個生命星飄飛出來,環繞在約翰身體周圍,緊隨其後的是一股更加強大的能量波動,逐漸拔升並匯聚到約翰體內,同時也充實著他的生命護盾。

看到這一幕,剛剛被【峰之隊】回歸吸引過去的眼球,又很快回到了這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