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就在大家都沉默的背景下,突然一個傻子站出來了,凌天一隻腳伸出,向前一步直接喊到:「報告,睡的很好!」

2021 年 12 月 13 日By 0 Comments

眾人都餘光都快將凌天戳出洞了,好個頭好,剛睡着就被催淚彈襲擊了,你真能閉着眼睛說話。

「好,好,我也看出來了,小夥子精神挺好啊,不錯,不錯,這才是我范天雷想要的兵。」范天雷一臉欣慰。

菜鳥們有一個算一個,不管心裏剛剛是怎麼腹誹的,這時候也都挺直身板,不想被面前這個人看扁。

「現在,我很不開心,陳善明,我昨天是怎麼交代你們的?」笑意一收,范天雷一臉我很失望望向陳善明。

「報告,您說不想看到他們能下的了床。」陳善明說道。

「那現在呢?你告訴我什麼情況?特別是這個,我看精力很旺盛啊。」

「報告,五號,是我們沒做好。」陳善明馬上認錯。

「算了,我就知道不能指望你們,太不中用了。

你,叫啥?」范天雷先是表達了一下自己的不滿,又轉頭看向凌天問道。

「報告,凌天。」凌天也不怕范天雷,就這樣直直望向他的眼睛。

「行,凌天,去,那邊操場三公里蛙跳。」范天雷輕飄飄一句。「其他人端腹,開始。」

話音剛落,凌天就衝出去了,三公里蛙跳對於現在的凌天來說並不是什麼大事,他把這個當做熱身,接下來的端腹才是他在意的重頭戲。

其餘人則直接放下背包,向後倒下,開始準備端腹。

「開始。」范天雷下命令道。

所有人動作一致,整個身體平躺,雙手掌心向下平放,雙腳伸直併攏慢慢抬至45度停頓。

這時,范天雷的聲音又傳來了:「停,保持。」

眾人也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端腹,一開始動作很是輕鬆,臉上也沒有一點勉強。

這些兵的體質都不錯。

就這樣過了半個小時,就在大家都無聊發困的時候,「報告,三公里蛙跳完成,凌天請求歸隊。」凌天回來了。

范天雷被驚了一下,目光看向那個靠着操場的特種兵,眼神詢問,這傢伙確定完成了?

那位輕輕點頭,表示是的,只是那臉上閃著恍惚,好像看到了什麼超出認知的事。

「歸隊吧。」

凌天回到自己的原位,放下背包,照着大家的樣子端起了腹。

又過了十分鐘,已經有人堅持不住了,范天雷又開始說話了。

「大家都不是新兵了,應該了解我們部隊的規矩,每到一個新的地方,我們這些做長官的就要跟你們聊一聊,講幾句,你們可能早就聽膩了。

但是你們來到我狼牙,我這參謀長總得來那麼一段吧。

我是想了一晚上,想來想去,好像也沒什麼新鮮的,那就不多說了。在這裏,我主要就講五點。」

菜鳥們都傻眼了,他們都保持這個姿勢四十分鐘了,現在你告訴我們,你要講幾句,你剛剛去幹嘛了? 也就是這個時候,這人出動了,他如游龍一般的身形迅速從那天台欄桿上一躍而下后,那兩個黑衣人根本就還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

冷光一閃!

「若若小姐,乖,閉上眼睛。」

「好的……」

還帶着哭腔的孩子聲音剛落下,殷紅的鮮血就從這個黑衣人脖子裏飈了出來,整個過程,他居然沒有半點反抗之力。

另外一個黑衣人看到了,立刻拔出了身上的槍。

可是,這個時候,已經太晚了。

如果當初他們不那麼歹毒,想要用一個孩子來逼着人家自殺,也許,他們今天就得手了。

可惜,沒有這種如果。

又是一把飛鏢擲出去,這個剛接下孩子的男人,眼中殺氣狠狠一閃,這把飛鏢又快又狠的刺入了這個黑衣人的喉管里。

一秒鐘,也倒在地上一命嗚呼了。

這人的身手,還真是不錯!

霍司爵坐在輪椅上面無表情的看着,臉上沒什麼動靜,但是在看到那刀法后,余怒未退的眼睛裏,還是露出了一絲欽佩。

「媽咪……」

「若若,寶貝!!」溫栩栩也回過神來了,霎時,她撲過去就把救下來的女兒狠狠摟進了懷裏,情緒則是很久很久都不能平復。

冷緒在旁邊看到,不由得一陣愧疚。

早知道這個醫院裏這麼兇險,他就該來的時候一路跟着了。

他來到了坐在輪椅里的男人面前,看到這個昔日意氣風發的BOSS大人,現在居然變成了這樣,他的眼眶裏,又是狠狠一酸。

「總裁,你沒事吧?你剛才怎麼能做出這樣的傻事呢?」

「……」

霍司爵驟然臉色陰沉下去了。

這個人,他感激他剛剛救了他,可是,他有什麼資格來教訓他?

他的表情又恢復了冰冷:「你是誰?你為什麼會在這裏?」

冷緒:「……」

好幾秒,他看了一眼旁邊也在戴着假臉皮默默垂淚的太太,這才滿腹酸澀地解釋了一句:「總裁是不記得我了嗎?我是冷緒,已經跟着你的。」

「冷緒?」

臉色依舊不太好看的男人,細細琢磨了一下這個名字。

冷緒點頭:「對,我跟了總裁你五年了,從那次在非洲恐怖分子手裏你把我救出來后,我就一直在你身邊,一直幫你打理著保鏢事務,總裁都忘了嗎?」

「而且,你最後出事時,也是我陪着你的。」

「……」

最後一句是關鍵。

終於,這個男人坐在那,腦子裏面浮現出了一些畫面。

冷緒這個人,是存在這個人格記憶里的。

因為,他是在他腦海中要為其復仇死亡名單之一,這些名單,有他、司馬晁、陳輕、簫馥莉,還有他的父親神英。

以及溫栩栩。

這些人的名字,都在這個人格記憶里。

只是,作為死亡的人,只剩下一個名字,至於人長啥樣,他又沒有任何記憶。

霍司爵終於想起了這個,驀地,他盯着他瞳孔縮了縮:「你不是死了嗎?怎麼還會在這裏?」

瞧瞧,這問得是什麼話?

冷緒只能含淚給他解釋:「沒有,當時我是重傷,後來你被神家人帶走,我就被交警送到醫院去了,也養了好幾個月才撿回一條性命。」

「哦。」

霍司爵終於明白了。

反應居然挺淡,但是,如果注意去看,會發現,他那雙充斥着冷漠的眼睛裏,其實是亮了亮。

由於醫院突然發生了這起事故,樓下已經亂做了一團,除了警方過來了,院長陳景河在聽到出事的人居然是霍司爵后。

他馬上又通知了神宗御。

於是等溫栩栩等人帶着孩子剛剛從樓頂上下來,就碰上了已經到了醫院的神宗御。

「這是怎麼回事?好端端的,為什麼醫院裏會突然發生槍擊?你做什麼了?」這老頭子,看到了霍司爵后,果然開口質問的第一句就是這個。

霍司爵就滿臉譏諷地盯着他,臉上全是陰冷!

「不是的,這件事跟霍先生無關,是突然有人來殺他,他們還想利用我的女兒,逼着他自殺,後來還是這位先生趕到了,我們才倖免於難。」

溫栩栩見到了,忍着心底的怒火就辯解了起來。

話音落下,這個老頭的視線就落到她身上去了,又狠又凌厲,看得人都一陣頭皮發麻。

「你女兒?為什麼你女兒會在這裏?你只是一個照顧他的護工,他們憑什麼拿你的女兒來威脅他?難道說,你們的關係不僅僅是這個?」

他驟然一聲爆喝,整個病房裏都是嗡嗡作響的。

溫栩栩頓時臉就白了。

她沒有想到,這個老頭竟然這麼精明,她才抬出了女兒,他竟然就抓住了這麼關鍵的一個點,讓她都一時都沒有防備。如題

。 樓高率領鐵匠協會的高階鐵匠前來武魂主殿登記信息,釋放了一個重要的信號。

——鐵匠協會可能要被武魂殿收編了。

一想到這種可能性,黛安娜就坐不住了。

她代表的是星羅皇室的利益,怎麼會眼睜睜地看著鐵匠協會投入敵人的懷抱?

正因如此,明晚的這場宴會,註定要從她與「吉爾伽美什」兩人的博弈,變成三方會談了。

次日一早,武魂主殿的新聞發言人夏洛特,和鐵匠協會的宗師級鐵匠思雨先後路過城主府,向庚辛城的實際掌控者遞上了赴宴的回復。

鐵匠協會總部大樓的5樓,樓高叫來了自己的得意弟子,一起研究從吉爾伽美什處得來的三樣寶物。

「這個手榴彈的外殼材質一般般,一炸就碎。」

「對啊,這個炸裂的碎片,正是它殺人的關鍵所在。倘若是近距離引爆它的話,高速的飛行的碎片更具有致命性,在沒有甲胄防護的情況下,非常危險。」

「不對吧,手榴彈的關鍵,不應該是這裡面的炸藥嗎?」

「這種炸藥我們可配不出來,比黑火藥厲害太多了。」

「各位,不覺得子彈這玩意兒,特別精緻嗎?你們看這個彈殼,還有這個紡錘形的彈頭,每一個的做工都很好,而且全部保持一致,真是令人驚艷的美啊。」

「不行啊老師,這個槍管的材料,我們做不出來!」

「子彈裡面也要火藥!」

樓高和他的幾名親傳弟子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語地,陶醉在了異世界的RBQ中。

一番討論下來,他們發現了至少六個難處,是如今的鐵匠協會做不到的:

第一,黃色的烈性炸藥,配不出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