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就在小雪非常不知所措的時候,萬劫忽然用力將她推進了一個深坑內,自己卻被幾道紅色光芒射中了而失去了心智,慢慢的向明心所在的方向走去了。

2021 年 1 月 31 日By 0 Comments

看著萬劫在那最危機的時刻仍然又一次救了自己,剛剛墜落到了那個大深坑底部的小雪,登時滿含傷懷的說道:「萬劫哥哥,你又一次救了小雪,而且自己還被明心那個混蛋給控制住了心智,小雪實在是太沒用了……」

就在她痛苦的自責的時候,忽然被一道紅色光芒射中了她的頭頂,令她發出了一陣劇烈的顫抖之後,她也喪失了神智駕駛者一片風雪,慢慢的向明心所在的方向飛了過去。

沒用多久當怒沙蒼狼和鐵不問,神情痴獃的降落在明心的面前的時候,明心一時間忍不住心中的狂喜之情哈哈大笑著說道:「我成功了!我成功了……現在我已經控制住怒沙蒼狼了,而且那頭臭狐狸和那條惡龍,肯定也逃不出我奪心劍的攻勢,早晚會乖乖的來到我的身邊任由我驅使的,到那時候我就是天地之間最厲害的王者了……」

說著說著他竟忍不住心中的狂喜,跳到了怒沙蒼狼的身旁,狠狠地拍了拍它那巨大的肩膀,難以自制的狂笑了起來。

可就在萬劫痴痴獃呆的向明心所在的方向走過去的時候,他的身體忽然被一陣旋風硬生生的捲走了,就在小雪經過他剛才所在的那個地方的時候,那股旋風竟將萬劫刮進了一個極為隱蔽的山洞內。

給讀者的話:

各位午安快樂!

!! 就在明心沉浸在他即將控制住萬劫小雪和鐵不問,以及它們體內封印著的神獸的狂喜中的時候,被那真旋風刮到了一個山洞內的萬劫,在那股旋風消失后竟又痴痴獃呆的向洞口處走了過去。

看著他真的已經失去心智了,剛剛現出了真身的東方麻姑,忽然向他揮出了一片白色光芒低喝了一聲:「定!」

眨眼間萬劫竟被那片白色光芒定在了那裡,倆眼睛也不能眨動的站在了那。

隨後東方麻姑又將雙手去成了爪勢,默運真元隔空一抓,竟將萬劫硬生生的吸到了她的面前。

看著他那副痴痴獃呆的樣子,東方麻姑認真的審視了他好一會兒,忽然氣呼呼的打了他一個耳光滿臉怒容的喝道:「你個該死不死的禍胎,身為你父親和你母親的孩子的你,怎麼就這麼廢物啊?這麼輕易的就被明心那混蛋奪去了心智,你還是不是我們東方一族的人啊?你到底是不是你父母的孩子啊?……」

說著說著她竟又狠狠的打了萬劫好幾個響亮的耳光,沒多久竟把萬劫的兩個臉頰,打成了一對水蜜桃般的顏色又紅又腫了起來。

毒愛殘情:霸寵豪門妻 當時正在氣頭上的東方麻姑也沒太注意那些,依舊一邊怒罵著一邊狠狠的打起了萬劫。

可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時間不長剛才還喪失了心智痴痴獃呆的萬劫,經過了東方麻姑那一陣耳光打過之後,竟逐漸恢復了意識。

就在東方麻姑用力打著他的時候,他忽然跳到了一旁頗為惱火的說道:「你個死瘋婆子,發什麼瘋呢?幹嘛對我又打又罵的啊?」

說完后便謹慎的看向了東方麻姑。

看著他突如其來的竟自己恢復了意識,而且還擺脫了困著他的定身術,東方麻姑一下子大感意外的看向了他,同時也停住了她舉到了半空中的手掌,獃獃的愣在了那裡。

當時正在撫摸著自己又腫又疼的臉頰的萬劫,看著東方麻姑那獃獃愣愣的樣子登時很納悶的說道:「喂喂喂瘋婆子!你該不會是剛才失心瘋發作了,現在又鬼上身了吧!」

聽了他那句話東方麻姑忽然瞬移到了他的身旁,又狠狠地打了他一個響亮的耳光,同時兇巴巴的說道:「你個沒能耐的死禍胎,說什麼呢?現在立刻給我跪下,要不然我立刻就打斷你的小腿子!」

說完后竟真的變出了一把寶劍。

當時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就在她的話剛說完萬劫輕輕的答應了一聲,然後竟不自覺的蹲下了身子想要給她跪下去。

可就在萬劫快要跪下的時候他忽然回過了神來,一下子瞬移到了一旁滿含不懈的說道:「憑什麼啊?我再怎麼說也是堂堂大好男兒,你又不是我爹和我娘,我幹嘛要想你這個,只會打人罵人的瘋婆子下跪啊?」

說完后又摸了摸他那腫脹的臉頰。

看著他那一身的傲氣,東方麻姑雖然在心裡對他已經較為滿意了,卻滿含不屑的說道:「就你這個在剛才著了別人的道,差一點就成為了被別人玩弄於鼓掌之間的小毛孩子,還什麼堂堂的大好男兒,你也不問問自己究竟配不配得起東方這個姓氏,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配不配做你父母的兒子?」

聽了她那些話雖然還是不太甘心,但萬劫卻十分坦然的說道:「對啊!我這個多次被別人打成重傷,而且在剛才還被明心那傢伙控制住了心智的人,怎麼配得起東方這個高貴的姓氏,又是什麼大好男兒啊?」

想到了那些,他忽然神情萎靡的倒在了一塊大石頭上,滿含痛苦的自責了起來。

看著他那個樣子,原本對他很有成見的東方麻姑在那一刻,心裡竟很不是滋味了起來,畢竟剛才萬劫是為了救小雪,才被那些紅光照射住而失去心智的,在那一路上他還多次不顧生命危險的保護了小雪等人。

他所做的那一切,東方麻姑都是看在眼裡記在心裡的。

沒過多久看著萬劫那十分沮喪的樣子,東方麻姑忽然走到了他的面前,一伸手將他提了起來滿含怒容的說道:「你個死小子,現在怎麼成這個樣子了,你要知道,你的那些同伴現在可都是被,明心那個陰險的混蛋控制住了心智,他們隨時都有可能會被那混蛋驅使著去做壞事,隨時都會失去性命的,難道你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去送死嗎?」

聽了她那些話萬劫一下子非常痛苦的說道:「那些事情我當然不想看到了,而且我真恨不得現在就把他們從那個混蛋的手裡救出來,可我做得到嗎?連我自己的心智剛才都被明心奪去了,我還有什麼辦法去救我那些朋友們啊?」

說完后他忽然奮力一掙,一下間便掙脫了東方麻姑的手掌跳到了一旁。

看著他那鬥志低迷的樣子,東方麻姑忽然厲聲說道:「混小子你給我站好了,別在姑姑面前擺出這種丟人現眼的模樣來,你聽清楚了嗎?」

說完后竟飛起一腳將萬劫踢到了一塊大石頭上,砰的一聲撞在了上面。

雖然那時候萬劫一下子感到脊背上傳出了一陣劇痛,卻強撐著站了起來不敢相信的說道:「您剛才說什麼?您說您是我的姑姑?這怎麼可能啊?您太會和我開玩笑了!」

看著他那一臉的苦笑,東方麻姑忽然很慎重的厲聲說道:「死小子,雖然我一直都不想承認,但我不管你相信也好不想信也罷!總之我就是你的親姑姑,而且還是你在這世界上唯一的親人,我們都是東方之城最為高貴的東方一族的人,你聽明白了嗎?」

看著她眼神里的堅決,雖然萬劫一時間還是弄不明白,她說的那些話究竟是不是真的,但還是很認真的點了點頭,然後十分尊敬的向東方麻姑一鞠躬滿含誠懇地說道:「萬劫見過姑姑,希望您原諒我剛才的莽撞和對您的不恭靜,希望您不要和我一般見識!」

看著他已經恢復了平時的樣子,東方麻姑欣慰的點了點頭,忽然緊緊的將他摟在了懷裡滿含熱淚的說道:「我可憐的孩子,今天咱們姑侄倆總算是重逢了,以後我一定會做一個稱職的好姑媽好好的照顧你的,同時也希望你原諒姑媽對你長久的怨恨,和剛才對你所做的那些事情好嗎?」

萬劫聽了東方麻姑那些話,卻忽然輕輕的推開了她十分焦急地說道:「姑姑,現在小雪等人都被明心那可惡的傢伙控制著呢,咱們的事情以後再說好嗎?」

看著他眼神里的著急,東方麻姑稍微挪動了下身子,卻一揮手扔給了萬劫一隻烤好的兔子兇巴巴的說道:「死小子,現在其他的事情你先不要想趕緊把這隻兔子吃了,然後我會教你怎麼破了明心的奪心術,以及怎樣對付他那把礙事的奪心劍的法子的!」

雖然對於她對自己那和剛才判若兩人的態度很難適應,但就在她的話剛說完萬劫忽然變成了一頭大老虎,一下間就將那隻烤兔子吞了下去,然後便很認真的向東方麻古說道:「好了姑姑現在我把兔子吃了,你趕緊傳授我那些方法吧!」

說完后他便很認真的看向了東方麻姑。

想不到他會那樣把那隻兔子吃掉的東方麻姑,登時微皺著眉頭頗為不悅的說道:「死小子,除了你的長相以外,我真不知道你有什麼地方和你父母有一丁點的相像,你給我記住,以後無論在任何場合都要坐有坐相站有站相,別總像個小痞子似的,聽明白了嗎?」

雖然覺得她那些教條頗為迂腐,但為了讓她傳授給自己打敗明心的方法,和解救小雪等人的辦法,萬劫還是很認真的答應了她。

看著他那是的態度還是十分誠懇的,東方麻姑較為滿意的微微點了點頭才慎重的說道:「好孩子,如果你想要打敗明心,並且將被他控制住心智的所有生命,從他的掌握中解救出來的話,就必須要很熟練的運用幾種極為特殊的法術。」

看著她眼睛里的深意,萬劫稍微想了想才謹慎的說道:「您的意思是不是說,如果我想要打敗明心,將費理他們救出來重新讓他們恢復心智的話,就必須要在很短的時間裡,練成一些專門克制住明心那種奪心術的法術啊?「

見他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東方麻姑微微點了點頭又慎重的說道:「其實客觀的說,這世界上到目前為止,也只有你一個人可以真正且快速的,將明氏一族的那種奪心術完全破解,而且你如果有所防備的話,是根本不會被那種可怕的術法給控制住的。」

聽了她那些話萬劫一下子不是很明白的問道:「為什麼啊姑姑?難道這世界上除了我以外,就真的沒有人能夠對付得了明心的奪心術了嗎?」

也知道那件事情很難讓人相信的東方麻姑稍微想了想,忽然更加凝重的說道:「好了臭小子,那些事情你不要胡亂猜測了,現在你只要專心致志的聽從我的指引,將一些法術練成就好了,要是你在那麼沒完沒了的拖拖拉拉的話,當心明心真的利用你那些朋友和那兩個神獸,去做咱們連想都不敢想的,危害到時間生靈的壞事。」

說完后她忽然瞬移到了一塊石頭上,靜心凝氣的想起了什麼來。

也知道事態嚴重性的萬劫,很認真的答應了一聲也慢慢地思索起了,怎樣破解明心的奪心術的法子!

給讀者的話:

今天累了,請各位多多包涵!

!! 就在萬劫為了破解明心的奪心術苦思冥想的時候,似是想通了什麼事情的東方麻姑,忽然睜開了她的雙眼冷冷的向萬劫問道:「臭小子,你實話告訴姑姑,你偷去的那部封印寶典,是不是根本就沒有交還給城主啊?」

見她沒來由的問到了那件事情,萬劫立刻很為難的說道:「姑姑不是我不想把那本書還給城主他們,而是那本書根本就是賴在我的身上了,我趕都趕不走它,真讓人傷腦筋唉!」

聽了他那些話東方麻姑忽然厲聲喝道:「死小子,身為你父母的孩子的你,怎麼可以做出那種混蛋事情呢?而且做了之後還找理由推脫責任,現在還編出了這種謊話來哄騙我,你真的以為我就不敢收拾你嗎?」

說完后竟兇巴巴的將她手上的寶劍推到了胸前,看那架勢好像真的是要打萬劫似的。

也知道任何人都不會相信那件事情的萬劫,無奈的看了看她那生氣的面容,忽然懶懶的說了句:「壞寶貝,現在你看到了吧!我早就說過讓你趕緊自己回去,可你就是不聽我的話,現在弄得連我姑媽都不相信咱們是你賴上我了,所以你還是趕緊回到你原來的地方去吧!要不然一會兒我的屁股跟定會被她打開花的。」

他的話剛說完,那部封印寶典忽然從他的胸兜里飛了出去,慢慢的定在了他和東方麻姑的面前之後,忽然爆射出了一片紅色光芒,一下間竟將東方麻姑硬生生的逼退到了一面牆壁上。

想不到它會那麼突兀的向東方麻姑展開攻擊的萬劫,登時很不高興的說道:「壞寶貝你瞎鬧什麼啊?她可是我姑姑!你不要這樣對待她知道嗎?」

他的話剛說完那片紅光里,忽然出現了幾個懸浮在半空中的金黃色大字。

只見那些大字很清楚的寫著:《她雖然是你的親姑姑,可她剛才的確想要殺了你,所以我必須要對付她,如果不是她心中還有意思善意的話,現在我已經將她封印起來了》。

那些字浮現了好一會兒,在東方麻姑發出了一陣長長的嘆息聲之後,才和那片紅光慢慢地消失了。

當時真不相信東方麻姑真的想要殺掉自己的萬劫,看著她極為痛苦的撫著胸口喘息的時候,立刻向要過去扶住她,卻被忽然變的一人多高的封印寶典擋住了去路。

無奈之下他只得很抱歉的向東方麻姑說道:「姑姑很對不起!這部寶典剛才也是為了保護我,才對你做了那些事情,希望您不要介意好嗎?」

就在他說話的時候,封印寶典忽然極具威脅性的飄到了東方麻姑的面前,忽然向她所在的地方釋放出了一片淡黃色的光圈,若隱若現的將她困在了裡面。

當時不知道封印寶典究竟是在做什麼的東方麻姑,登時非常謹慎的向萬劫問道:「臭小子!這部寶典現在弄個破圈子把我圈住了,這是幹什麼啊?難不成它現在還以為我要殺你嗎?」

看著她那十分生氣的樣子,萬劫立刻無奈的說到:「姑姑,您還是不要和這部寶典講什麼道理了!我當初剛把它弄到手裡之後,它就強壓著我,在第五代城主的畫像面前,足足跪了一整個晚上呢!現在它既然那麼對待你,那你就由著它吧好嗎?要不然咱們倆沒準一會兒都得吃苦頭呢!」

他的話剛說完封印寶典像是聽懂了他的話似的,忽然微微地搖晃了幾下,一下子弄得原本正準備強行衝破那個光圈的東方麻姑,一時間收住了她的那些心思,並且還在心裡頗為感激開的說道:「多謝你偉大的封印寶典,我謝謝你多次救了這孩子,而且還讓他在我兄長的畫像面前,做了一晚上他身為人子該向他的親生父親所做的那些事情,我東方麻姑真的很感謝您!」

想到了那些她忽然謹慎的對著封印寶典點了點頭,然後頗為慎重的說道:「好了死小子,你現在就別再埋怨了,如果沒有這部封印寶典的話,你和小雪那臭丫頭,遭受了怒沙蒼狼發出的那致命的一擊的時候,哪兒還有活命的機會啊?切!」

說完后她便慎重的看向了,正在憨笑著撓著自己後腦勺的萬劫。

而那時候從封印寶典的裡面,又隱隱約約的飄出了幾個金色大字,猶如天書一般的寫到:《至純親情血濃於水,大愛無疆稚童認祖,孤苦可憐獨自傷懷,強顏歡笑勉勵摯友,人前歡顏夜深寂寞,遭人唾罵為心無恨,正義善良珍惜情誼,天資聰慧可造之材,絕世美玉淹沒塵世,只待天時綻放異彩,望祈珍視溫暖遊子,真心教導護佑生靈》。

當萬劫看到了那些字之後,一時間很不明白的說道:「我說好寶貝,你沒事弄什麼玄虛啊?怎麼你就不能把你想要表達的意思,表達的明白一點呢?總這樣咬文嚼字的幹什麼啊?」

說完后他便細細的品味起了那些字的意思。

可看到了那些字的東方麻姑,卻一下子更加凝重的向封印寶典看了過去,過了好一會兒她忽然極為鄭重的說道:「偉大的封印寶典,您放心好了,現在我知道該怎麼做了,而且身為這小子的唯一的親人,我現在向您保證,只要我東方麻姑活在這世界上一天,無論這小子將來遇到怎樣的危險,亦或是有任何人向他發動了威脅,我一定會盡我最大的努力去保護他的,無論是出於公心還是出於私情,就算我拼了性命不要也一定會說到做到的!」

聽了她那些話萬劫一時間很不理解的說道:「姑姑,您和這部寶典說的那些話是什麼意思啊?我怎麼不太理解你們現在所做的這些事情,還有你說的那些話啊?這沒來由的有誰會威脅到我啊?還弄得您拼了性命來保護我?您不要嚇唬我好不好?」

他的話剛說完,東方麻姑忽然很嚴厲的向他說道:「你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死小子,現在本姑姑正在和偉大的封印寶典,耐心的交流著事情呢!你少在這裡唧唧歪歪的,要不然當心我現在就揍你!」

說完后她還兇巴巴的向萬劫舉了舉她手上的寶劍。

可那時候萬劫卻根本沒理會他那些事情,而是十分著急的向她說道:「姑姑,現在咱們都來到這裡這麼長的時間了,您就不要總說那些沒用的了好嗎?如果您真的懂得怎樣破解明心那混蛋,向小雪和費理他們使用的那種奪心術的方法的話,就趕緊把那種方法傳授給我好嗎?」

說完后他忽然瞬移到了東方麻姑的身邊,出手如電的抓住了封印寶典,然後又十分焦急地說道:「好寶貝你不要在這裡給我們添亂了好不好?現在費理他們都被明心給控制住了,我得趕緊去救他們!」

說完后他便想要將封印寶典放進懷裡去,好讓東方麻姑趕緊傳授給他,可以破解明心的奪心術,將小雪等人從明心的手裡解救出去的方法。

可那時候東方麻姑忽然極為慎重的對他說道:「萬劫,你先不要胡鬧,有些事情我還要向封印寶典請教請教,如果它願意幫忙的話,一會兒你肯定可以將明心徹底打敗。」

聽了她那些話萬劫一下子有些不相信的說道:「真的嗎?只要這部寶典願意給咱們幫忙,你就有辦法讓我把明心那混蛋很快的打敗,並且還可以把費理他們給完好無所得解救出來?」

他的話剛說完那部封印寶典忽然飄向了空中,將原本停在半空中的那些字吸進去之後,忽然又飄悠悠的向空中釋放出了幾個大字。

只見那些金黃色的大字由上而下分別是:《時機雖未完全成熟,然我可以引領這孩子去見他的那兩個幫手,但我絕對不會將那兩道絕世封印貿然打開,因為現在的時機還沒有完全成熟,而且這孩子的能力還沒有讓我真的滿意,最主要的是我現在也沒有能力,將那兩種封印全部打開;如果沒什麼意義的話,東方麻姑,現在你就做你該做的事情吧》!

就在萬劫和東方麻姑剛剛將那些字看完之後,那些字一下子便消失了,隨後困著東方麻姑的那道黃圈圈也慢慢地消失掉了。緊接著那部封印寶典穩穩的落在了萬劫的頭頂上,任憑他怎麼晃動他的頭,那部寶典就如同長在了他的頭上一般,怎樣也被他弄不下去,一時間弄得萬劫不禁大為氣餒的蹲在了一旁。

而那時候東方麻姑卻滿含深意的向萬劫看了過去。

給讀者的話:

早安快樂各位親,又要下雨了,今天就不說太多的話了!

!! 就在萬劫被封印寶典戲耍的,頗為不悅的坐在了一塊石頭上的時候,東方麻姑忽然謹慎的說道:「萬劫,現在我就來指導你,怎樣破解掉明心的奪心術,和怎樣抵擋並破壞掉,那把奪心劍所發出的血影奪心光,以及怎樣將被明心控制住的那些生靈的心智,再一次的喚醒過來,還有怎樣將明心徹底打敗的方法,你一定要用心聽從我的指導,耐心的領悟!趕緊練成相應的法術,去阻止明心征服世界的瘋狂野心,同時將被他控制住了心神的東方之城的所有勇士,以及小雪公主等人,從他的手裡救出來,明白嗎?」

當時早就想儘快的去解救小雪等人的萬劫,在她的話剛一說完立刻十分慎重的說道:「姑姑,你們放心吧!無論怎樣我一定會盡我最大的努力,將費理他們救出來的,而且我還要將明心那混蛋收拾起來,帶回東方之城當著所有人的面,將他那個罪惡滔天的大混蛋交給城主處置,並且我還要為得叔報仇,將那頭殺害了他的怒沙蒼狼還有鐵不問給碎屍萬段!」

說道最後的時候,他忽然忍不住心中的悲憤之情,一揮掌邊轟隆隆的拍在了一塊大石頭上,一下間便將那塊大石頭打的石屑翻飛的碎成了一片。

看到了他那種執著的信念的東風麻姑,在心裡為他感到欣慰的同時,卻面無表情的說道:「好了,我知道你小子的能耐蠻不錯的,但現在咱們趕緊進入正題吧!你先在那裡站好了!」

萬劫看著她說話的時候眼神中的那絲威嚴之相,立刻猶如一棵蒼松一般,筆直地站在了一處較為平坦的地面上,極為恭敬的向東方麻姑說道:「請姑姑指教!」

說完后還很有理數的向東方麻姑一抱拳。

那時候東方麻姑卻對他那些禮數渾不在意,依舊面無表情的說道:「萬劫,你如果想要完全的破解掉,明心向你施展的奪心術,第一步要做的就是,必須要隨心所欲徹徹底底的熟練的掌握使用,咱們東方一族中最強的瞳力之一的《開悟之瞳》,你明白嗎?」

聽了她那些話,萬劫稍微想了想忽然有點無奈的說到:「姑姑,我也知道開悟之瞳的威力很大,而且申有為也和我說過,在咱們東方之城,我是除了第一代城主以外,到目前為止僅有的一個擁有開悟之瞳的人,可我的開悟之瞳是在我不知不覺間擁有的,直到現在我還是不能夠熟練的使用那種瞳術呢!現在你要我隨心所欲的使用那種瞳術,說實話,恐怕我是做不到的!」

看著他那一臉的無奈的樣子,東方麻姑忽然更加無奈的說到:「如果你連那件事情都做不到的話,那你就什麼也不要做了,等著看看明心那個喪心病狂的混蛋,是怎樣驅使著你的那些同伴,還有那兩頭天地靈獸去大肆殺害世間的生命去吧!」

說完后她竟然好像將什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似的,悠然自得的坐在了一塊大石頭上,那一下子就把萬劫給急的都快要跳起來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