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屠海雙眼微微眯起,向著那股浪滔看去,戰意迅速提升至巔峰狀態。

2021 年 1 月 28 日By 0 Comments

那股浪滔涌到近前,消失無形,現出一個白衣中年男子和兩名絕色女子的身影。

屠海已經算是個風流俊逸的人物,但這後來出現的白衣中年男子,卻比他還要俊朗幾分,氣勢上似乎也隱隱壓過屠海一籌。站在白衣男子身體左右的兩名絕色女子,都是雙十年華,身段裊娜,嫵媚無雙,白衣男子左擁右抱,似乎並不怎麼把屠海放在眼裡。

「白城主,我殺幾個人就走,不會大肆破壞這靈冰城,這點小事,你就不用管了吧?」屠海大聲說道。

白衣中年男子,正是這靈冰城的主人白洛水,他掌管靈冰城數十年,每日依紅偎翠,逍遙自在,除非城內有先天強者動手,他才會親自出面解決問題,否則懶得搭理。

昨天葉寒教訓屠俊、屠蘇兄妹時,有意將實力壓制了到靈氣九層巔峰境界,才沒有驚動白洛水,否則白洛水肯定會現身,他們也就不會那麼容易離開淘寶城了。

今晚白洛水和幾名絕色妻妾在城主府內歡娛之後,正準備休息,突然感覺到先天強者的殺氣在靈冰城內瀰漫,立即帶著兩名小妾趕了過來。兩名小妾都是靈氣九層的修者,關鍵時刻,也能助他一臂之力。

白洛水和屠海之間,既沒有仇怨,也談不上什麼交情,本來他不想得罪屠海,樹下強敵,但屠海要在這城內殺人,他卻不願意了,淡淡說道:「屠門主,你殺人我不管,但不要在這靈冰城內動手!否則此例一開,我白洛水就失去信譽了,以後還有誰敢輕易到我靈冰城裡來?」

「白城主,你不肯賣給我屠某人一個面子么?」屠海臉色微變,沉聲道。

白洛水嘆道:「屠門主,希望你能理解我的苦衷!」

屠海輕哼一聲,道:『那好,勞煩白城主把那個葉寒小賊叫出來,我與他到城外解決此事!」

「這個……」白洛水皺了皺眉,明顯有些不滿,不過思忖了一下,還是把目光轉向下方的祥和客棧,清了清嗓子,將聲音送了出去:「不知客棧內可住有一位叫做葉寒的朋友?能否現身一見!」

他連叫兩聲,這才聽到客棧某個房間內傳出一個年輕人的聲音:「行了行了,別叫了,我已經聽到了!唉,想睡個懶覺都不行,真煩!看來這靈冰城的治安,並沒有傳說中的好,以後不來也罷!」

他話音一落,懸浮在夜空中的屠海和白洛水面面相覷,相顧愕然。

白洛水更是面色怪異,心想在這靈冰城內,居然有人敢和自己這般說話,對方如果不是實力極強,就絕對是個瘋子!

「是葉大師……」柳青衣聽了葉寒那幾句埋怨的話,緊張擔憂之餘,忍不住「嗤」的笑出聲來,心道:「葉大師的心情似乎很輕鬆,或許他是成竹在胸了吧?」

她想到這裡,美眸看向葉寒所住的房間,就聽「吱呀」一聲,葉寒的房門打開,葉寒穿著那身讓柳青衣等人感到十分怪異的服飾走了出來,伸了個長長的懶腰后,這才向著夜空中的屠海和白洛水瞥了一眼。

「你就是傷我兒女的那葉寒小賊?」屠海凌空下望,目光逼視在葉寒臉上,厲聲問道。

「沒錯,老子就是葉寒!」葉寒搓了搓臉,向著天空一指,罵道:「你這老賊?大半夜的鬼叫個什麼?吵的多少百姓睡不著!你聽聽,現在有多少人正在罵你!」

屠海怒道:「小賊,你傷我兒女門人,此仇不報,我恨難消!你過來受死!」

葉寒「嘿嘿」一笑,道:「就怕你沒那個本事!」

說著,他腳步向前輕輕邁出,腳下如同踏踩著一條無形的天梯,竟一步步的向著夜空走來,直到走到和屠海、白洛水平行的位置,這才站定,目光灼灼的看向屠海。(未完待續。。) 一名修者,只有實力晉入先天境界,才能夠從天地間源源不斷的吸納靈氣,從而具備凌空飛行的能力,葉寒從客棧內一步步登上夜空,神態從容,四周的修者見了,不由驚呼出聲。

靈冰城內居然同時出現三位先天強者,其中兩人似乎有仇,作勢開打,另一人想努力勸和,三方形成對峙局面,氣氛驟然緊張起來。

屠海看著站在對面夜空中的葉寒,心中忽然有一絲後悔,他來靈冰城興師問罪之前,怎麼也沒想到對方竟會是一名先天強者,先天強者都有著屬於自己的驕傲,自己那兩個不開眼的兒女,怎麼就招惹上了他?

不過隨即,屠海心中的那一點後悔就被仇恨所淹沒,他知道如果此仇不報,自己的名聲將會大大受損,而且對方看起來是如此年輕,一名如此年輕的先天強者,一旦成長起來,將會極其可怕,為免今後「逍遙門」遭受到更大威脅,屠海咬了咬牙,準備儘力一搏,把對方這個天才修者扼殺在搖籃中。

一時間,屠海胸中的殺意再也掩飾不住,火靈氣如熔漿般沸騰起來,轟然向著四方擴展,就連站在他對面的葉寒也被灼熱的火靈氣籠罩其中。

一聲輕哼,自葉寒口中發出,洶湧澎湃的水靈氣自他體內瀰漫而出,四周溫度驟然下降,竟將壓迫到身周的火靈氣瞬間冰封起來,水靈氣與火靈氣凝固在一起,形成一道黑紅交融的奇異風景。

「兩位,你們在這裡大打出手,讓我很難做啊!」白洛水向葉寒看了幾眼,眼中的詫異之色一掠而過,嘆道:「你們有什麼恩怨,請到城外去解決!我這可靈冰城,可經不得兩位先天強者的破壞!如果兩位都不敢走。那說不得,在下只好拼盡全力出手阻止了!」

葉寒點頭道:「修者決戰,不殃及無辜百姓!屠老賊,我們去城外!」

葉寒說著,身形化為一道流光,一瞬數十里,懸浮在了靈冰城外的夜空,轉過身,向著屠海這邊望來。

「你逃到天涯海角,這條命我也要收了!」

屠海大吼。追上葉寒,人未至,被火靈氣包裹的右臂已經揮出,一把火焰刀從他右臂脫離出去,破空斬向葉寒,迎風放大十數倍,巨大刀鋒斬裂空間,激蕩風雲,聲勢駭人。夜空下方地面的乾枯雜草。都被引燃。

葉寒冷眸如電,凝水成冰,同樣也是以掌作刀斬出,冰刀與火刃在空中發生激烈碰撞。發出清脆金屬碎裂聲,如同煙花炸裂,同時消散。

原本在城內觀戰的修者們,也用最快的速度趕到了城外。依然在四周觀看,雖然他們距離葉寒與屠海交手的現場很遠,但兩大先天強者碰撞時產生的衝擊波。依然讓他們感到如刀刮面,不由自主的又向後撤出許多。

白洛水身形如同鬼魅,不見他怎麼移動,卻已經出現在了城外,他身邊已經沒了兩名絕色美女,懸空站立之處,要比其他修者近了很多,完全不受大戰中的兩人影響,看向屠海的目光里,帶上了幾分幸災樂禍之意。

屠海所在的「逍遙門」,專抓男女修者作為爐鼎提升修為,修鍊的是惡毒功法,白洛水早就看不慣了,只是懾於「逍遙門」整體實力,並沒有輕易出手,如今有人挑戰屠海,他自然高興。

倘若葉寒能擊敗屠海,白洛水樂見其成,如果葉寒不是屠海對手,他也不會任由屠海擊殺葉寒,必定會出手相助。不過他不會往死里得罪屠海,諒屠海也不敢與自己這靈冰城城主結成死敵。所以就算自己救了葉寒,此事最終也會不了了之。

以柳神劍為首的神劍獵獸團成員,也相繼來到城外觀戰,他們剛開始還在擔心,見葉寒和屠海兩次碰撞,並沒落到下風,這才暗鬆了口氣,每個人都在為葉寒祈禱。

葉寒的水靈氣與屠海的火靈氣不斷發生碰撞,烈滔衝天,巨濤翻湧,爆出一團團耀眼光芒,天地為之震顫。圍觀者中,有許多修者還是第一次見識先天強者之戰,大呼過癮。

先天強者之戰,並不像普通修者那樣,招式花哨繁瑣,他們身形如電,勢若迅雷,簡簡單單的一抬手、一投足間,就能發出排山倒海的力量,令天地變色,風雲激蕩。

瞬息之間,激戰中的兩人間發生的碰撞,已達數千次之多,下方的樹木山石俱被夷為平地,好在沒有造成人員傷亡,而勝負依然未分。

葉寒神色悠然,越打越是輕鬆,而屠海卻越打越是心驚,他萬萬沒想到,自己這個晉入先天境界已經五十年的老牌修者,居然占不到對方一個年輕先天修者一點便宜,這實在是太丟老臉了。

一旁的白洛水凝神觀戰,虎視眈眈,屠海毫不懷疑,只要自己流露出敗象,這靈冰城城主就會像一頭獅子般撲過來,毫不猶豫的在自己背後狠狠補上一刀。

「小賊,去死吧!」

屠海終於失去了耐心,抖手發出一擊封住葉寒的冰刃后,左手中赫然出現了一個一尺來高的琉璃瓶,那琉璃瓶脫手飛出,放大數十倍后懸浮夜空,瓶口向下,朝向葉寒,瓶中放射出淡淡的粉色光芒,將葉寒籠罩其中。

「葉小友當心,那是『逍遙門』的鎮門之寶——聖品秘寶『五彩琉璃瓶』,那粉色光芒一旦侵入體內,就會筋骨酥軟,四肢無力,任由他擺布。」

白洛水目光盯著那個大大的五彩琉璃瓶,臉上現出擔憂之色,立即秘密傳音給葉寒,提醒他當心。

葉寒向他投去一個感激的目光后,雙眼微微眯起,看向那五彩琉璃瓶,突然間身周那一層水靈氣護罩之外,又多出了一層青色光罩,兩層光罩,將他牢牢護在其中,抗衡著那粉色光芒的入侵。

「木靈氣?這個叫葉寒的修者,居然是水、木雙屬性之身,而且都晉入到了先天境界」白洛水倒吸了口涼氣,再次看向葉寒時,目光里就多出了幾分震驚,心中思忖道:「雖然屠海有聖品秘寶『五彩琉璃瓶』,能夠令實力倍增,但那葉寒是雙先天強者,兩種先天真氣同時運用,實力同樣倍增,這下子鹿死誰手,依然是尚未可知!」

這是葉寒來到神州大陸以後,第一次顯露除了水靈氣之外的另一種屬性,頓時令四方修者震驚。

單屬性先天強者,在神州大陸就是萬中無一,雙屬性的先天強者,更是少之又少,在北玄域,也就只有三大超級勢力之一的「玄冰奇火宮」的宮主仇裂是水、火雙重屬性。

在屠海和白洛水想來,如果這葉寒願意開宗立派,那麼用不了多久,他就能成為這北玄域大地上的第四大超級勢力,而且他如此年輕,潛力無限,再過百年,說不定就能後來居上,實力凌駕於其他三大超級勢力的首領之上。

屠海這次是真的後悔了,只可惜他也知道已經徹底得罪了葉寒,再說後悔也晚了。

葉寒身周木靈氣突然凝聚成千萬條柳枝,倏然射出,向著頭頂上方的五彩琉璃瓶纏繞過去,屠海大吃一驚,怕五彩琉璃瓶這件鎮門聖品秘寶有失,立即伸手收回,緊接著暴吼連連,火浪席捲,向著葉寒展開一輪狂風驟雨般的攻擊。

他不要命的攻擊,也收到了一定效果,葉寒竟被他逼退出數里遠,正要奮起反擊,突然間就見屠海怪叫一聲,身形閃動,已經化為一道火紅虛影向遠方夜空遁去,速度之快,竟讓以速度見長的葉寒都感覺無法追及。

「這……」葉寒看著屠海遁去的方向,不由一陣愕然,接著搖頭苦笑,想不到堂堂先天強者,竟會以這種方式離開,他一世英名,只怕在今夜過後,就毀於一旦了。

「葉小友,恭喜!恭喜!」白洛水在空中漫步走來,動作瀟洒已極,在葉寒面前站定,含笑說道:「葉小友打得屠海大敗而逃,必將因一戰而成名!」

葉寒並沒有多少勝利者的喜悅,微笑道:「白洛城主認得我?」

白洛水道:「我是這靈冰城城主,負有管理之責,對於每日出入靈冰城的修者,自然要多多留意一些。昨日葉小友出手教訓屠俊、屠蘇,自然有人報給我。那時我就知道靈冰城來了位強者,只是沒想到葉小友的實力竟一強至此!葉小友乃雙屬性先天強者,實力非凡,在下佩服!」

頓了頓,臉上流露出誠摯之色,又道:「我欲與葉小友在城主府中開懷暢飲一番,不知葉小友有空否?那屠海的情況,我略略了解一些,想與葉小友聊聊此人,或許對葉小友有所幫忙……」

葉寒對這白洛水印象不錯,而且聽柳神劍說,此人除了風流之外,品性還算正直,喜好交友,略一思忖,便答應了,笑道:「我還有幾位朋友在,不知能否一起同行?」

白洛水見葉寒同意,喜道:「當然!葉小友的朋友,自然就是在下的朋友,歡迎之至!」

「那好,請白城主先回,在下隨後就到!」

「我令人在城內擺下酒宴,等著葉小友和貴友們光臨!葉小友請快些,別讓我等急了!」

「一定!」

白洛水面帶喜色離開,葉寒向著遠處觀戰的柳神劍等人招了招手,同他們一起返回城內。(未完待續。。) 葉寒擊敗北玄域的老牌先天強者屠海,固然令四周觀戰的眾多修者震驚無比,紛紛打聽葉寒的來歷,作為和葉寒在這個大陸上最為親密的神劍獵獸團的成員們,更是個個欣喜異常,揚眉吐氣。

當他們和葉寒一起返回城內、得知城主白洛水邀請他們去城主府喝酒時,頓時歡呼起來。

白洛水成名已久,威震北玄域,無論名氣和實力,比起屠海都是只強不弱,北玄域的修者,都以能夠受到白洛水邀請進入城主府喝酒作為一種榮耀,這次神劍獵獸團的成員們能夠進入城主府,也是沾了葉寒的光。

雖然此刻還是半夜,但靈冰城內的百姓幾乎全被之前發生的戰鬥驚醒,戰鬥結束后,那些普通百姓繼續休息,而修者們卻再沒有一點困意,三五成伙的來到客棧大廳里或者附近的酒樓中,叫上一桌酒菜,一邊吃喝,一邊議論著屠海與那個不知名的先天強者之間激戰的盛況,振奮不已。

而就在此時,葉寒帶領著神劍獵獸團的十幾人,正沿著靈冰城內一條寬闊的街道,向城主府方向緩緩行去,快到城主府時,兩名絕色女子出現在前方,自稱受白城主之命,前來迎接帶路。

葉寒等人細看時,這兩名絕色女子正是剛才白洛水身邊的兩名小妾,白洛水將這兩女驅來引路,足見對葉寒的重視。

兩女面含微笑,向葉寒款款施了一禮后,便轉身在前面帶路,腳步輕盈,搖曳生姿,每一步走出,都是風情無限。

葉寒無論前世今生,身邊的女子無一不是絕色。曾經滄海難為水,眼有這兩個女子雖然活色生香,但並沒入他的法眼,他還了一禮后,走在兩女身後,目視前方,神色淡然。而柳神劍、狂獅等人也不敢向兩女多看一眼,免得丟了「葉大師」的人。

片刻后,一座雄偉如水晶宮般的殿宇出現在前方的道路盡路,正是白洛水居住的城主府。

此刻城主府大門敞開。白洛水正含笑站在門前的台階上,顯然是在迎候葉寒等人。

「白城主……」

「葉小友……」

葉寒等人來到城主府前,白洛水走下台階迎上,兩人見面,自然又少不得一番熱情寒暄,白洛水向著葉寒身後的柳神劍等人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然後和葉寒並肩,走進城主府內。

城主府的大廳內擺放著許多用來照明的靈石。亮如白晝,大廳中央的一張巨大的白玉餐桌上,已經擺滿了菜肴美酒,菜肴還在冒著騰騰熱氣。顯然是剛剛擺上。八名穿著綠色衫子,眉目如畫的婢女垂手站在餐桌左右,顯然是準備伺候眾人用餐。

進入大廳,白洛水和葉寒坐到餐桌主位上坐下。自有兩名婢女為兩人的杯中倒上美酒。

本來作為弟子,柳神劍等人是沒有資格坐到葉寒這一桌的,但葉寒沒有那麼多規則。他和白洛水坐下之後,便招了招手,讓他們也都坐了。白洛水要刻意交好葉寒,對他的這種舉動也不以為意。

「葉小友,你我一見如故,來,我先敬你三杯!」

白洛水和葉寒隨意聊了幾句,得知葉寒是個來於世俗界的散修、年齡還不到二十歲,心中不由大為吃驚,不到二十歲的先天強者,放眼神州大陸,也絕對是千年難遇的奇才,更何沖葉寒還是雙屬性修者,這更堅定了他結好葉寒之心。

葉寒看人極准,知道這白洛水是個不拘一格,率性洒脫之人,很對自己脾氣,便也有意和他交好,又想自己在這神州大陸沒什麼根基,將來有一天自己從世俗界來到這神州大陸繼續修行,對方不失為一個盟友和助力,於是笑著和他對飲了三杯。柳神劍等人自然端酒相陪。

幾杯酒一下肚,葉寒和白洛水之間的關係就顯得愈發熟絡起來,葉寒知道白洛水交遊廣際,便趁機向他詢問一些神州大陸上的各大勢力分佈情況,以及大陸上的知名強者,之後兩人又聊了一些關於修鍊上的事情,就這樣不知不覺間到了天亮。

「葉小友,屠海此人心狠手辣,睚眥此報,他這次逃走,來日必會報復!以你的實力,自然無懼於他,可你的這些弟子……就難說了!」

酒足飯飽后,白洛手揮手讓人撤走了大廳中的餐桌,自有幾名婢女奉上茶水,閑聊一陣后,白洛水忽然皺眉說道。

葉寒點點頭,這也正是他現在最擔心的事情。

他這次來神州大陸,肯定不會呆的太久,因為世俗界那邊還有許多放不下的人和事,他準備返回世俗界后,好好陪著親人,直到他們終老、自己了無牽挂,才會再來神州大陸繼續他的修鍊之途。

然而,他返回世俗界后,柳神劍等弟子如果留下來,萬一屠海找到他們進行報復,後果不堪設想;如果他帶著柳神劍等人一起返回世俗界,那裡的環境對於他們的修鍊又有害無益……

「其實我倒有個一勞永逸的辦法,可以解決葉小友的後顧之憂,就是不知葉小友的意下如何……」白洛水見葉寒皺眉沉思,似乎頗為煩惱,笑著又道。

「哦?」葉寒看向白洛水,道:「白洛主有何妙計?」

「你我聯手,殺屠海,平了『逍遙門』!葉小友以為如何?」白洛水目光灼灼的道。

葉寒怔了怔,隨即道:「這倒是個好辦法……不過,那『逍遙門』在哪裡,我卻是不知道。」

白洛水道:「我知道!」

葉寒看著白洛水,忽然笑了起來,道:「聽白城主的語氣,似乎對那屠海也非常不滿啊!」

白洛水笑道:「不瞞葉小友說,那屠海所在的『逍遙門』,離我這靈冰城並不遠。『逍遙門』弟子素來囂張,名聲極惡,又仗著他們門主屠海是先天強者,經常到我這靈冰城裡惹事生非。我雖里早有心除掉他,只是但那屠海實力不弱於我,門中弟子又極多,我多少有些忌憚,只得一忍再忍……現在葉小友出現,真是天助我也!」

白洛水說到這裡,見葉寒笑眯眯的看著自己,不由老臉微熱,嘿嘿笑道:「葉小友為何這樣看著我?我邀你共滅『逍遙門』,可沒有什麼壞心思!」

頓了頓,又道:「當然了,壞心思沒有,私心倒是有那麼一點點。那『逍遙門』在數百裡外的逍遙山中,他們最大的倚仗,就是有一個靈石礦脈,那靈石礦脈盛產各種屬性的靈石,儲量豐富,『逍遙門』就是依託著那條礦脈作為修鍊資源,才有了今日的繁盛。如果我們能殺掉屠海,平掉『逍遙門』,那麼到時那條靈石礦脈,就是我們的……」

他見葉寒目光閃爍,顯然有些意動,笑著續道:「殺掉屠海、平掉『逍遙門』,等於為這北玄域除去一害,又能得到一條靈石礦脈,無論對你對我,都是極為有利的事,何樂而不為呢?葉小友,你看如何?」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