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嶽超雙手倒背在身後,朝着那敞開着的幻雨大殿內走去,而嶽子奇和嶽宗廷,也是疾走跟在他的身後。

2021 年 1 月 28 日By 0 Comments

曦晨揚着頭,望着身前高達數百仞,富麗堂皇無可比擬的幻雨大殿,眼神微微的眯起,單憑直覺,他便感到那素未謀面的雨滄冥,一定是個極難對付的人物。

“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何本事,竟然敢如此的囂張跋扈。”曦晨冷笑一聲,嘴角勾起一絲不屑的微笑,大步朝着幻雨大殿之內走去。

曦晨徑直走入這幻雨大殿內後,發現嶽超等人早已就坐,而另有其他四波人也已然安坐在大廳之中,彼此之間笑着相互攀談,只不過那笑容怎麼看都是有些虛假,步步爲營,暗生提防。

毫無疑問,這其他的四波人,便是這幻冥地界除去岳家以外的其他四大家族,邱家,丁家,莫家,應家,而這些家族的來人,也不僅僅包括通靈期的年輕一代,爲首的都是問鼎期的老者,看似每個家族都是擔心族中子弟的安危,專門派了一位問鼎期的長老前來照應。

曦晨的進入,無疑是引起其他幾大家族的注意,他們第一眼看到這個年輕人的時候,並沒有太過於留意,可是在放出神識仔細打量之後,他們確是大吃一驚,臉色劇變,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面前這位容貌俊秀的年輕人,竟然是名問鼎一層的修士,比他們身後那些自詡天才的家族精英還要強出許多,甚至比之他們自己也是不遑多讓。

曦晨自然是察覺到了那幾位家族長老神識的探查,但他並沒有刻意去掩飾自己的修爲,如今大廳之中坐着的都是強者,隱藏修爲根本毫無意義,若是再不小心漏了馬腳,反而會丟人現眼。而且眼看面前這幾個家族都是貌合神離,稍微對他們震懾一下也是有必要的。

那幾位家族的長老盡皆盯着曦晨,不知道這位年輕的問鼎期修士究竟隸屬於哪一方,無論哪個家族出了這麼個驚採絕豔之輩,都會頓時水漲船高,日後藉此力壓雨滄城也極爲有可能。當然,如果這位年輕人是雨滄城弟子的話,那便是另當別論了,正所謂蝨子多了不癢,如今的雨滄城已經是一家獨大,即便多出了這麼個天才,也僅僅是錦上添花而已。

在衆人目光的注視下,曦晨信步走向了嶽超,衝其畢恭畢敬地點了點頭,喚聲“長老”。

嶽超聞言,眉頭微微一挑,但八面玲瓏的他瞬間便明白了曦晨的意圖,故作長者之風,輕笑着說道:“先坐下吧,雨滄城主隨後便到。”

嶽超對曦晨的態度雖然和善,可是卻很明顯是長幼有序,曦晨身爲問鼎期修士,竟然坐在嶽超之後,這足以證明一點兒,這位年輕的問鼎期修士,乃是岳家之人。

那些家族的長老,紛紛露出羨慕之色,如今華嶽宗出了這麼個天才,日後估計會飛黃騰達,在這幻冥地界的地位也會一路飆漲,水漲船高。

“嶽長老,真是許久未見了,你看起來倒是比以往顯更年輕了,看來在修煉一途上又有所精進啊!”

邱家此次前來的長老名叫邱宗祥,是個矮胖的黑臉漢子,滿臉的褶子,鬍子和頭髮倒是花白,看起來頗爲滑稽,他衝着嶽超微微拱手,輕笑着說道。

“我這點兒微末的道行,哪裏比的上邱長老,聽說你近些年已經觸摸到了問鼎三層的瓶頸,真是可喜可賀啊!”

嶽超面對嶽宗瑞的恭維,自然也是笑語相迎。

“那是自然,邱長老近些年一直住在雨滄城,有雨滄城主這個問鼎五層的修仙者親自指點,突破境界這點兒事情又有何難?”始終坐在一旁,默不吭聲的莫家長老莫少華突然出聲,笑着說道,雖然聽似他在褒獎這邱宗祥,實際卻是暗暗譏諷他拾人牙慧,給人當看家護院的看門狗。 夢天摟著寧詩情,靜靜的矗立在遺迹大殿的前方,無形之中,卻是有著一抹難以言語的恐怖氣息散發而出,壓制的大點中的氣流流動速度都是減弱了下來。

而此刻遺迹大殿前方的那道屏障,已經越發的稀薄。在夢天半步無境的強大能量的壓制下,這層空間封印,已經接近了崩潰。相信用不了幾分鐘,便會徹底的消失。

但是,令夢天有些驚訝的是,那懸浮在王座之上那白玉骷髏頭頂的三個光團,竟然連他的修為,都是感覺不出裡面究竟是什麼東西!

不過當夢天的視線轉移到白玉骷髏右掌之上那宛若冰火兩重天、風雷交聚的權杖之上的時候,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嘴角邊是抽了兩下。

…..

夢甜的雙眼,幾乎是死死的盯著那個權杖,準確的說是權杖之上的那塊奇異的有著火焰、玄冰、雷電和颶風交匯的奇異寶石之上。

然後夢天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弒天劍,然後再抬起頭來看了看那塊奇異寶石,嘴角更是明顯的抽動了幾下。

「劍靈……」

夢天轉過身,對著劍靈喚道。

「嗯?劍主大人,什麼事?」

夢天伸手指了指那柄權杖,然後帶著疑惑和不大確定的語氣問道:「權杖之上的寶石……跟弒天劍之上的,額……這塊寶石……」

夢天聲音一滯,然後目光便是落在了被劍靈高聳的胸部上的鎧甲中間的那塊寶石。

「嗯?」

劍靈一怔,然後撅了撅嘴。

「就算你是劍主大人,但是也不可以隨便亂看的……」

夢天微微一怔,然後便是尷尬的摸了摸鼻子,似乎也是注意到了自己這樣看的不妥之處。

「咳咳……我就是問問,那塊寶石和弒天劍上的惡魔之眸以及你胸……胸鎧上的這塊寶石有什麼關係沒有?怎麼這三樣東西的能量波動一模一樣?」

劍靈卻是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清楚。不過倒是一旁的寧詩情看著夢天,美目中儘是不滿。

…….

許久之後,光幕逐漸的消失,守護了這片大殿空間不知多少歲月的空間封印,也是緩慢的消散了去。整個遺迹大殿,頓時展現在了夢天、寧詩情以及劍靈的眼中。

剛才有著空間封印,似乎造成了某些空間扭曲,所以領的大點中的情況並不能展現全部。現在空間封印一散去,夢天三人頓時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了。

……

只見得在大殿之中,陳列著二十尊鑲嵌著各種寶石的黃金寶座,而在寶座之上,二十尊渾身瀰漫著滔天煞氣的血傀安然靜坐在那裡。

這些不知道經過了多少歲月而存在下來的血傀,身體之上蒙著厚厚的灰塵,但卻是沒有絲毫的損壞,呈兩行分別端坐在通往那白玉骷髏的過道上。

而且在整個大殿之中,無數細碎的石塊漂浮在空中,似乎失去了地心引力一般,絲毫不會下落。

一隻只青銅鳥漂浮在大殿之中,任意的在懸浮的石塊之中飛翔著。但是夢天能夠感受得到,那些青銅鳥之中毫無生氣的的濃郁的死氣波動,頓時目光一寒,面上一篇凝重之色。

不管是青銅鳥還是這二十尊血傀,全部都是理由血煞之法煉製出來的血傀!夢天在進入大殿之前便是已經領教過血傀的實力了,雖然是魔皇主導的,但是夢天光是感受,也是能夠清晰的感受得到那恐怖的戰鬥和血虧強橫的防禦力和移動速度。

尤其是這些血傀絲毫不怕痛,除非你把他打爛。否則你一旦將他們喚醒的話,這些血傀便是一直戰鬥下去,而且是不死不休的那種。

但是好在,夢天從魔皇那裡得到了收服這些傀儡的秘法。只不過唯一的缺點便是成功率有些低。

上一次魔皇的成功收復,還是因為消耗了那些血傀的一些能量的緣故。不過這一次,顯然夢天是極為幸運的。因為這些血傀和青銅鳥,都沒有醒過來!

所以,這一次的收服,只要不踏足這座大殿,不驚醒這些血傀便可以了。

但是,萬事,往往都是與願望所相反的。

……

「這些傀儡……長的好醜啊……」

劍靈皺了皺眉頭,然後驚詫一下。

「這難道是血傀不成?」

說著,劍靈便是一步跨出,來到了一尊血傀的面前。

夢天面色頓時一陣巨變,心中大罵白痴。要不是因為劍靈是弒天劍的劍靈的話,恐怕夢天現在便一巴掌拍死她了。

「咔咔……咔咔咔……」

果然不出夢天心中所料,一陣沉悶的咔咔聲響起,就猶如許久未活動的骨骼活動了起來一般,之間的那二十尊血傀的身體開始顫抖了起來,旋即,他們的身形緩緩站直了起來。

而劍靈所面對的那尊血傀,更是直接伸出手來,想要將劍靈給抓住。

但是劍靈充其量算個靈魂體罷了,所以這傀儡的這一爪子抓過去,直接是穿透了劍靈的身體,劃過她高聳的胸部,落了下去。

……

「啊……」

劍靈不知為何,似乎是嚇了一跳,然後迅速躲開,回到了夢天身邊。

「它們是活的?」

夢天鬱悶的翻了翻白眼,實在是懶得去理會這個白痴女人。現在到好,不知而是尊血傀活了過來,那些青銅鳥的綠色雙目之中,也是緩緩地有著血紅之色浮現了出來。

甚至就連那尊白玉骷髏,身體都是逐漸的變成了紅色。

這可真是牽一髮而動全軍啊!

「保護好詩情,你個白痴!」

夢天咬牙切齒的丟下了一句話,趁著那些血傀還沒有完全蘇醒過來的時候,迅速來到了兩尊血傀的身邊,手中印結極速變動,打著以能收多少就收多少的心態,夢天快速的結出了一道道火焰陣法。

化驗陣法瞬間籠罩在了兩尊血傀的身體之上,,沒有理會他們的嘶吼,蒙恬直接便是將他們收進了陰陽戒之中。

而後夢天身形一動,來到了三隻青銅鳥的身邊,大手一揮,陣法再次凝聚出來,然後將它們包裹其中,連看也沒看,夢天邊是將它們收進了陰陽界內部。

而緊接著,夢天身形往後一退,卻是一隻瀰漫著血紅煞氣的大腳踩了過來。

「嘶……」

感受了一下這恐怖的氣息,夢天頓時有種撞牆的衝動。

「化虛境圓滿?!」

夢天徹底被震撼了。

他很難想象,這遠古遺迹的主人究竟是什麼人。雖然他也猜測過是帝星和皇極,但是轉念一想,其中又有諸多不同之處。因為若真的是帝星和皇極兩個人設下的遠古遺迹,那麼帝皇之道中的東西便已經是逆天了,而且他們就算是為了一些沒有緣分的後來者準備的這座大殿,憑他們的實力,隨手設下幾個考驗,也比這些血傀強。

所以,夢天心中便是有些震撼的猜測著這個遠古遺迹的主人,究竟是何方神聖,竟然不僅將遠古遺迹的位置設立在了帝皇之道的周圍,更是製造了如此之多的血傀。

但是緊接著,又是一道勁風襲來,夢天頭一低,兩隻青銅鳥便是呼嘯而過,尖銳的青銅嘴和青銅抓在空中劃過一道明顯的黑線。

夢天一咬牙,右手一揮,兩尊血傀便是浮現了出來。

這兩尊血傀,正是魔皇所收服的那兩尊蒙恬雖然不知道魔皇利用了什麼辦法,很快的便是將這兩尊傀儡中的靈魂印記抹去了,但是現在正好派上用場。

因為這裡這些血傀和青銅鳥的實力,都是清一色的化虛境圓滿!

而且在加上他們強悍的防禦力、近乎變態的移動速度和攻擊速度,還有身為血傀的某些特殊性,就算是蒙恬面對上這些血傀,也不得不權力應付啊。

誰又能想得到,在別人眼中至高無上的半步吳涇強者,有一天竟然也要全力應對化虛境巔峰的人?額……傀儡。

而夢天心中更是憋屈,誰能想到他的晉級第一戰,便遇上了這些東西?

更讓他咬牙切齒的是,劍靈那白痴女人,活了那麼多年了,不至於連這種小事也分不出來輕重吧?

不過當夢天想到劍靈剛才說的那一句「他們是獲得」的時候,頓時有些惱羞成怒了,丫的,這女人原來是故意的!

夢天頓時惡狠狠的看向了劍靈,果然,那傢伙在哪裡偷笑著。

……

蒙恬心中一陣無奈,不過緊接著,便是計上心來,弒天劍瞬間便是被夢天握在了手中。

「劍靈,過來!」

夢天嘴角歡歡勾出一抹細微的弧度,然後長劍一送,劍靈渾身一顫,便是與弒天劍再次合二為一了去。

「你……你要幹什麼?」

劍靈頓時驚愕的聲音傳了出來。

「不幹什麼,打怪啊……」

夢天咧嘴一笑,讓你后死毫不吝嗇的將建令體內的能量瘋狂的抽出然後注入到弒天劍之中,頓時,弒天劍之上各色光芒流轉,一股股恐怖的能量波動散發開來。

其實,按照常理來說,現在的弒天劍,根本用不著外力的注入便可以自動凝聚天的能量為己用。但是夢天偏偏要整一整劍靈,所以才有了這樣一幕細節。

【未完待續】 弒天劍之上,繚繞著磨滅不去的火焰和雷光,夢天的體內,烈焰和雷霆兩大天道之力瞬間輸出融合在了一起。

在踏入半步無境之時,夢天體內的天道之力已經絲毫不亞於最純粹的天道之力了。再加上天道聖體的加持,現在即便是兩道天道之力融合在一起,也不亞於當初九種天道之力的融合了。

但是,這顯然還遠遠不夠。這些血傀的實力,遠遠超出了夢天的想象。因為他們不同於青銅門前的那兩尊,這剩下的十八尊血傀,不管什麼樣的攻擊落在他們身上,只要不將它們打散,那麼他們所受的傷害便會瞬間癒合。

這,就相當於一種變態的不死之身的形態了。

夢天的眼中,閃動著詫異。看著自己所操控的那兩尊鎮守青銅們的血傀節節敗退的樣子,心中不由得生氣了一絲火熱。這十八尊血傀加上自己陰陽界中的那兩尊,若是全部被自己收復了,那麼,恐怕就算是真正的無境強者,也不幹硬拼吧?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