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布萊克的瞳孔驟然收縮,「雷伊……?!等等……!你……」他猛地抱住雷伊,驚恐得不知怎麼辦。

2021 年 2 月 1 日By 0 Comments

雷伊整個精靈全部淡化成淺金色的影子,溫度和體感開始變得若有若無,「你可要帶好戰聯……」

一旁的米、蓋完全傻眼,「什麼?!」

「等等……!我,請恕我不能從命!」他咬著牙看向麒麟,「您……能不能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他握緊了雷伊的手。

麒麟搖了搖頭。

雷伊虛化的手臂從布萊克手中穿過,不過幾秒,身影縮小成球狀,金光一散即為一顆淡金色精元。

它於半空中漂浮幾秒,驟然下落。

布萊克的眼淚凝於眼角,他接住昔友的精元,手臂微微顫抖。

米瑞斯完全嚇愣。

蓋亞反應了半天,忽然惱起來,「什……什麼?!麒麟你是不是要解釋一下這什麼情況?!」

麒麟面無表情,「是你們隊長說願意和我達成交換協議。」

布萊克的聲音有些顫抖,「什……么協議……?」

麒麟很冷漠,「等價交換,一命換一命。」

「您……何必這樣!這樣對您有什麼好處?!我這命怎抵得上他的有用?!」他情緒激動,身子晃了晃。

蓋亞猛地握拳,「什麼啊!?怎麼不和我們商量一下?!雷伊是戰聯隊長又是戰鬥主力,怎麼說換就換?!你腦子有毛病啊!」

米瑞斯反應極快,跨一步過去側扶住布萊克,「您這也太草率了!有沒有想過我們怎麼辦?!」

布萊克輕輕喘息,下一秒閉眸,「若您不嫌麻煩的話……請再來一次吧。他……根本不值得為我犧牲……」

麒麟面無表情,「呵,你們也真是有趣。」

米瑞斯微傾身子,依在布萊克側肩,「布萊克……雷伊他這樣做……可能也有他自己的道理……」

「他……為了我根本就不值……照現在的戰局來看……他的屬性和能力都比我有優勢……我只是對黑魂比較熟悉罷了……」布萊克輕聲說,眼中含了淚。

「好了,」麒麟轉過身背對他們,「交易已經結束,你們可以離開了。不送。」

周圍的環境立刻發生了改變,幾秒,大家已經到了宇宙。

蓋亞異常氣憤,揮手一道紅光打碎了遠處的幾塊隕石,「可惡!」

這時,布萊克身邊出現了一個紫紅色的影子,幾秒成型,犄角,灰藍色的頭盔,灰紅色的斗篷,白皙的臉頰,兩顆紅色的球……

「諾伊爾……」 「我也真算服了你們所謂的犧牲精神!?」「行了艾辛格,布萊克他們夠難受的了。」

看著伊蘭迪的精元,諾伊爾微微皺眉,「雷伊怎麼就這麼傻。電系可比暗影系有效有戰鬥力得多。」

「……艾辛格,換作你也會傻的……」凱兮拍了拍他的肩。

「我才不會!雷伊就一智障!」艾辛格猛地拍桌。

「啊……用你的命作為交換,復活伊蘭迪,你會願意嗎?」「當然會!電系比我有用啊!」

凱兮瞬間啞口,有些難受地看著他,從背後摟住腰,頭靠在他臉旁,「以後,我們怎麼辦?」

「戰聯……大概在思考這個問題了吧。」

蓋亞的指尖把弄著精元,一言不發地坐在桌邊。

布萊克目光略微獃滯地盯著精元,有些茫然。

蓋亞突然猛一拍桌,想說什麼,沒開口,然後俯身趴在桌上,把頭埋進臂彎。

「蓋亞……」布萊克輕輕拍了拍他的肩。

蓋亞很沒好氣兒,「別碰我。」

布萊克欲言又止,垂下眼瞼,「……對不起。」

蓋亞推開布萊克的手,猛地起身,「你知道一個千年的夥伴突然沒了是什麼滋味兒么?」

布萊克咬下唇,閉眸不語。

卡修斯拉住他,「蓋亞,這事也不能怪布萊克,對吧……」

布萊克扭頭輕咳幾聲,「怎能不怪我……?」

蓋亞皺眉,合眸,轉身背對他們,「嗯,是不能怪他。……我自己待一會兒,別跟過來。」說著便走開。

卡修斯看著他離開有點不是滋味。

布萊克輕嘆一氣。

繆斯閃身為氣呼呼的蓋亞讓路,目視他進了個屋子並摔門,走到萊修旁邊拉個椅子,「布萊克,復活是不是有什麼副作用?你好點了么,要不先坐。」

布萊克的嘴角勾起苦澀的笑意,「不了。謝謝。」

繆斯細細打量他幾秒,「你也無需太自責。這是雷伊的決定,又不是你說了算的。」

布萊克微微偏頭,緩緩道,「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我不能再連累你們了……我想我之前說的很清楚了……他會回來的。」他說著便轉身,欲離開去找麒麟。

繆斯拽住他的手腕,「布萊克你聽我說。」

他帶著些許苦澀,腳步微微一頓,「怎麼了……」

繆斯合眸,抱起雙臂,「麒麟什麼精靈我知道的。如果一個精靈多次與他交易,代價是會提升的。」

「那又如何……起碼他比我有用。縱使徹底搭上我這條命……也值……」

繆斯金色的眸子裡帶著哀傷,「如果兩命換一命你干不幹?!如果你願意的話我陪你一起去啊!布萊克!雷伊憑什麼就讓我們組合在一起?我們的團隊中每一個精靈都擁有自己的價值。也許你覺得你的屬性不如雷伊有優勢,但你還有其它方面的優點,再者,雷伊希望你繼續帶領我們,別讓他失望。」

布萊克怔住,不語。良久,緩緩道,「你覺得我有資格和能力帶領你們嗎……?我本就不適合當領袖……」

「布萊克!你現在這樣自暴自棄自怨自艾有用么!?」

「可我除了去找麒麟換回雷伊還能做什麼?!」

「你為什麼不相信自己呢?!這不是我所認識的布萊克!」

卡修斯看著他倆干吵,什麼也說不出口。

蓋亞,勇敢,戰鬥經驗豐富,是聯內當之無愧的驍將,只是有些魯莽行事;布萊克了解黑魂,有過卧底經歷,處變不驚,有智,與蓋亞相輔相成,這就是聯內的「智勇」雙將。但是布萊克為人比較冷漠,不善言辭,難以交往。而善良陽光、活潑熱情的卡修斯正好彌補了這一點,但身為聯內最小成員,實力較弱,戰鬥經驗也稍遜一些,而新到來的米瑞斯擁有優勢極大的屬性,自然而然地彌補了這一缺陷。聯內唯一的女生繆斯,堅韌剛強,細心、體貼、大方,有著女性特有的柔美,使聯內更充實、更平衡。最後,一個各方面均衡、善良包容、臨危不亂且有較高戰鬥力和經驗的隊長——雷伊,將大家組合在一起。就是這樣幾個看似毫不相干的精靈,組成了戰神聯盟這個堅不可破的團隊——成員缺一不可。

突然傳出一聲門響,和緩慢沉重的腳步聲。

蓋亞緩步走到布萊克身前,紅著眼圈看著他,抬手將那精元遞在他面前,語氣沉緩,「這個精元裡面沒有能量。」

布萊克單手懸空,不知所措,你……什麼?!」

蓋亞低下頭,「你知道這說明什麼?」

布萊克低頭不語。

蓋亞咬了咬牙,「布萊克!雷伊用來交換的不是他的生命!」他盯著那雙苦澀的藍眸,「是他千年修鍊的功力!」

布萊克眼角凝淚,「我……」

蓋亞聲音略抖,「但是……但是他為了不在戰鬥的時候拖我們後腿……他……他……」蓋亞哽咽得說不出話。

布萊克啞口無言。

「啊,那個……」斯塔奧試圖緩和氣氛,「既然……不是拿命換的……那精元應該能復活吧?」

「譜尼……」繆斯的目光遊離了一下。

「宇宙深淵很難找的。」米瑞斯靠牆抱臂。

「精元還在,可以找奈尼芬多。」卡修斯的尾巴不安地拂動了一下。

「去卡蘭星系最近的路也要一星期,這一星期,暗魅隨時都可以帶兵攻打惡魔星。」蓋亞收斂了一下怒氣和哀氣,「再者,最近的路程要橫穿裂空星系,那裡還沒有解放,很危險。」

「繞過它呢?」斯塔奧站在米瑞斯旁邊,面對著空白的,有些殘損的船艙壁,用手指摩挲起了曲曲折折的星際圖——當然眼睛是看不到他畫了什麼的。

「繞過?那就要加一個星期的路程。再者,就算繞過了它,宇宙中會有遊盪的黑魂巡邏兵和歐比海盜,如果與他們交起手來……」繆斯搖搖頭,「而且我們去的人不能多,暗魅隨時都會進攻惡魔星的。」

「去的人少了,應付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也很有風險。」「所以如果硬要去卡蘭星系的話……我們是兩面受敵。」

布萊克聽著米塔的分析微微皺眉,「什麼動靜?」

斯塔奧細細感覺著地面的晃動,幾秒,驚叫出聲,「惡魔星光明聖殿!」他腳下發力猛地竄了出去,像一道藍色的風。

是個正常的守護者大概都是這種反應。

所以……發生了什麼? 聖殿附近。

幾根奇怪的石柱拔地而起,不一會兒「長」得極高,碩大無比。

戰聯和暗聯都到了。

「什麼……?」斯塔奧不解地撓撓頭。

「啊,會不會是……」蓋亞抿了下唇。

一道強光直擊在石柱頂端,頓時閃了大家的眼睛。待強光逐漸散去,出現了一個青藍相間的水晶模樣東西。

「果然……」蓋亞微皺眉頭。

「那是什麼?」格萊奧看向諾伊爾。

他搖了搖頭。

「阿瑞斯水晶。」蓋亞皺眉,「九百多年前我和雷伊歷練的時候遇到過。」

「九百多年前……」大家很驚訝地看著他。

「嗯。當一隻精靈在阿瑞斯水晶面前證明了自己是一個真正的強者之後,他就能實現一個願望。」蓋亞皺眉,「九百多年前呢……我和雷伊都嘗試過去得到它,不過呢……」

「不過什麼?」艾辛格眨巴著暗紅色的眼睛。

「呃,輸得很慘。」蓋亞搖了搖頭,「嗯,我們拿到這個水晶不就可以復活雷伊了。」

「也可以拿無盡能源嗎?」

「從哪兒冒出來的!?」

賽小息抱住蓋亞的大腿,「哎……可不可以?」

「呃,可以吧。每個『強者』只能實現一個,不大過分的願望。」

「不大過分?」繆斯昂頭看著沐浴在金色陽光下,閃耀著迷人的藍光的阿瑞斯水晶。

「我們剛才分析了,復活雷伊障礙重重。」布萊克臉色一陰,「如果我們直接許願……讓黑魂組織消失不就完了?」

「這個願望具有很強的攻擊性,阿瑞斯是不會同意的。」蓋亞微嘆一氣,「嗯,惡魔星很快會有大批大批的精靈慕名而來,到時候不管我們能不能拿到它,總之莫讓它落入壞人手中。」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