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師姐客氣了。我把清兒當妹妹。”

2021 年 1 月 31 日By 0 Comments

三人在一起再次探討了一些關於武學上的問題,使得太叔凝月對於葉寒的瞭解更加的震驚,她修煉上的問題,有些她的師傅都不怎麼能夠理解,但是對於葉寒來說卻根本不是問題,一針見血,令太叔凝月每每豁然開朗恍然大悟。

這就是指點的作用,閉門造車出門不合轍,一個人修煉或許可以達到一定的高度,但若是有人指點,那麼會更快速的達到這個高度。 日出月落轉眼間又是三日而過,葉寒這段時間除了和凝清一起其餘時間就是來修煉,龍象鎮天決已經有了更深的領悟,大勢至十龍十象戰法更是有了開拓性的進展,葉寒以大勢至十龍十象戰法結合自身從其所修煉的各種武學,把自身所學的武功招式一一的融合簡化,去糟粕取精華,可以說是功力大進,各種武學信手拈來而不會有任何的滯代之感或者是不適。

不僅如此,主宰之軀和阿賴耶地藏煉神篇也是各種進展,感覺天地,道法自然,葉寒每一天每一秒都在實打實的進步,功力一步步的凝練提純,龍象印記自從上次突破到九十九枚之後,現在再度分裂九枚,達到了一百零八枚地煞之術,龍象印記達到了一百零八枚之後,竟然在丹田內緩緩的凝聚成一頭模糊的遠古身形虛影,長鼻席捲,遮天蔽月,吼碎星辰。

到了現在,葉寒的龍象鎮天決終於徹底顯現出它應有的威力,並且葉寒猜測,遠古主宰創造真龍神象用來鎮壓天堂地獄,現在一百零八枚龍象印記組成了遠古身形的虛影,那麼是不是要有七十二枚龍象印記在體內組成真龍?

如果是這樣的話,葉寒真的不敢想象自己到那時會有多麼的恐怖,不過現在說這些還早,要想一次性覺醒七十二枚龍象印記組成真龍,無異於癡人說夢,而且這也只是葉寒的猜測而已,具體的事情還需要真正分裂出來才能知道。

“嗯?怎麼回事?”正在房間裏打坐的葉寒忽然聽到一聲輕微的晃動,這震動來自莫名的虛空深處,這種輕微是因爲震動的來源極度的遙遠,或者是有結界之類的東西守護着。

葉寒剛剛睜開眼,房間門就被人推開,卻是那太叔凝月一臉焦急的跑了進去:“葉師弟,不好了,我們快走,遠古意志已經提前破封。我們快走,三十六長老已經快頂不住了。”

“好。我們走!”葉寒看着太叔凝月的樣子知道事情危急,刻不容緩,如果真的讓太叔家族鎮壓的遠古意志破封而出,到時候別說什麼太叔家族,就算是修煉神級玄功的葉寒也難逃一死,因爲他不認爲自己就可以幹掉太叔家族封印鎮壓了數十萬年的遠古意志,當然這種情況是龍象印記不能保護自己的情況下。

兩人除了門口直接縱身化爲流光由太叔凝月帶領着,一路上葉寒卻能感覺到虛空之中傳來的波動漣漪越來越強烈。陣陣波動從一處莫名的虛空深處傳遞而來。

“那是什麼地方?”葉寒指着那地方問道。

“那裏就是我們太叔家族封印遠古意志的存在。廢墟之地。據說是當年神魔大戰的地方,遠古恆沙地獄妖魔與遠古天堂諸神大戰的地方。”太叔凝月臉色凝重的說道。

葉寒點了點頭,同樣是心情沉重,玄黃大陸已經無數年沒有出現過任何神的蹤跡,而他來到之後卻得到了神祗才能修煉的功法,現在又遇到了當年諸神大戰地獄妖魔衆的地方,難道這其中有什麼牽連?

“吼。吼……”

就在兩人飛行的時候,突然從虛空深處傳來兩聲鎮天的吼叫,這吼叫驚天動地,彷彿如同地獄魔神出世一般,修爲弱的就要直接被震死。

“太叔家族弟子聽令,所有命海以下修爲的弟子全部退回結界之外,所有命海五重天以上的高手前來廢墟之地結陣封印這遠古意志。”在那如同驚天魔神一般的吼叫之後,傳來了太叔川的聲音。毫無疑問這纔是太叔川的本尊,葉葉寒和太叔凝月距離廢墟之地越來越近,就越來越感覺到無盡的壓迫。

葉寒還好,有龍象鎮天決護身,簡直就是妖邪不侵,任何遠古強大的意志都不能壓迫他,當然,也沒有資格壓迫他。

“我們快進去吧。”兩人到了結界口出太叔凝月拉着葉寒一個縱身就飛了進去。

剛剛進去葉寒瞬間就感受到無窮的不知名氣息,這股氣息,如神似魔,葉寒分明就感覺到這吼叫的來源是一種很奇妙的生物,或許也不能叫做生物,因爲它沒有實體,也不是天生的,而是這處諸神大戰遺留下來的廢墟之地無數年凝結諸神和恆沙地獄魔神衆的氣息所凝結。

只是諸神和遠古妖魔留下的戰鬥氣息凝結成的遠古意志就需要一個古世家傾全家族之力來鎮壓,葉寒簡直不敢想象遠古諸神到底屬於什麼樣的存在。

恐怕一根手指就能破碎整個玄黃大陸。

再進去就看到許許多多的高手,在圍着一個祭壇摸樣的盤膝而坐,那祭壇之上有一團光芒在掙扎在咆哮,太叔家族的三十六長老,還有九位身穿雪白長白,雪白長髮和齊肩眉毛的老者盤膝而坐共同封印,而太叔川同樣盤膝而坐手持一柄雕龍長劍,一陣陣屬於至尊神器的獨有氣息傳遞而來,葉寒甚至感覺到其中的器靈在無聲的咆哮。

此時此刻,葉寒和太叔凝月站在高高的虛空之上,看着整個廢墟之地上正在封印遠古意志的景象,這地方,到處都是殘破之意,好像是一處天地被打碎了一般,處處都是廢墟,處處都是瀰漫着戰鬥的氣息,若是修爲不高冒然進去,就要直接被影響心神直接走火入魔,成爲殺人不眨眼的魔頭。

恐怖至極。

“葉師弟,你看,我們太叔家族,許許多多的懸空宮殿就是爲了鎮壓這遠古意志所建造,因爲廢墟之地是在時空深處,就有空間縫隙,常常有不知名的妖魔滲透進來,不得已只有修煉這麼多懸浮宮殿來鎮壓。”太叔凝月給葉寒解釋說道。

放眼望去,果然在整個廢墟之地諸多虛空深處,無數的漆黑窟窿存在着,魔氣森森,許多魔鬼在其中哀嚎,甚至還有一些強大的地獄惡魔都在其中。

而外面建造的那些懸空宮殿,星羅棋佈,密密麻麻,按照第四代天師交代所佈置,以天下偉力鎮壓,葉寒在外面還看不出什麼,但是進入廢墟之地以後,立刻就能感受到陣法的氣息。

單憑人力和法寶根本鎮壓不住這遠古意志,這種東西已經有了自身的靈智,更是妖魔鬼怪覬覦的絕世神物,但是沒有鎮壓的話別說什麼煉化了,這遠古意志若是越來越強大,長此以往,稍微不注意,就會泄露出來,把整個太叔家族都變成魔鬼的海洋。

“我聽父親大人說。在扭曲的時空深處,有一些妖魔存在,而且那裏面有許多的遠古封印,都是上古大能遺留下來的,但是年深日久,這些封印慢慢的被腐蝕掉,在封印的另一面,也就是廢墟之地的外圍,是無比浩瀚的時空,這些就去的時空之中,遊走着無數強大的妖魔鬼怪,只要封印一破裂,千百億萬的妖魔就會從其中衝出來,後來簡直不堪設想。”

葉寒和太叔凝月邊飛行邊交談,雖然能夠看到衆人的所在,但是這不代表就距離自己特別的近,所謂望山走死馬就是這個道理。

二人繼續飛行,那氣息越來越強大,這封印必須需要葉寒的雷神鐗才能徹底的加固,他們不能有任何的消極怠慢。

而就在此時,令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 “不好,長老他們堅持不住了。”太叔凝月看到不遠處的情況立刻驚叫說道。

葉寒自然看到了前方的情況,祭壇上的光幕已經咔嚓咔嚓的開始破裂,有的長老嘴角開始溢血,臉色蒼白,就要堅持不住。

“你在後面自己小心,我先走一步。”說話之間,他整個人飛了起來,剎那之間消失不見。

葉寒的體內封印着九成九的修爲,雖然在這廢墟之地有壓力,但是對於葉寒來說並不是什麼問題,他一個縱身已經在數十里之外,這廢墟之地,藏着的許許多多的妖魔之氣,對於別人來說到這種地方一邊防護自身防止魔氣入體,一邊還要飛行,極爲的消耗功力,但是對於葉寒來說這些都不是問題。

在這種各種氣息的夾雜之下,他反倒是遊刃有餘,諸天熔爐運轉之間,所有的入侵身軀的魔氣全部被煉化成滾滾生命精華和真力。

不過,這個時候不是修煉的時候,情況已經越來越危機,如果那遠古意志破封而出,也甭說什麼修煉,直接死。沒有任何的餘地的死,所以,葉寒全力的向着中央的祭壇飛行而去。

“族長,我們已經快堅持不住了,你說的雷神鐗到底在什麼地方?”

“是啊,我們頂多還能堅持一刻鐘,我已經嚴重透支了。”

“我的補充真力的丹藥已經消耗完了,如果雷神鐗還不到,我們太叔家族可就滅亡了。”

形勢越來越危急,所有的長老已經快要堅持不住,就連太叔川也是臉色蒼白,一臉沉重,頭上懸着的太皇劍已經有些暗淡。

在這個廢墟之地,充斥着魔氣妖氣還有遠古諸神戰鬥遺留下的氣息,所有人都一邊抵擋外魔的入侵還要耗費功力加固封印。

“各位再堅持一會,雷神鐗馬上就要到。”太叔川看着衆位長老立刻大吼着說道,心底也是有些後悔,若是知道這東西提前破封而出,就應該把葉寒提前叫來,不然也不會出現這種情況,廢墟之地廣闊無比,前後綿延數十萬裏,而這祭壇更是在廢墟之地的中央,也就是說,你明明可以看到,但是其實還距離你數十萬裏之遠。

若是葉寒實力不濟,就算有了雷神鐗,但是沒有及時送到,也沒有任何用處,遠古意志依然會頗封而出,到時候就是太叔家族族滅之時。

癡人之愛 所有的長老已經開始大口的吐血,有的已經倒地不起。

“哈哈。。。啊哈哈。……你們這幫螻蟻一般的東西,竟敢封印我偉大的神數十萬年,我出來之後要把你們統統殺光。殺啊……..”

所有人聽到祭壇深處傳來的淒厲充滿無窮恨意的怒吼,所有人的心都寒了,所有人也都絕望了。

太叔川也是,手中的太皇劍已經暗淡無光,器靈也將要消亡,太叔川突然想了很多的事情,那就是,他們家族爲了一個封印,竟然努力了數十萬年,到頭來還要落得一個族滅的下場,這到底值得嗎?難道第四代天師預言的人根本就是爲了安慰他們?從頭到尾就是無中生有。

而在這時!

太叔川即將絕望的要閉上眼睛等死的時候,卻看到一道流光閃電的朝着這邊飛來,那道白影,身穿白色袍子,俊美無比,劍眉星目,手持一杆閃爍着雷電光芒的長鐗,正在飛速趕來。

而來人正是葉寒。

“他來了。他終於來了。大家不要放棄,雷神鐗來了。”太叔川看到葉寒的身影猛烈的大吼,但是好像已經要晚了,封印已經破碎了百分之九十。

而所有的人也徹底的沒有力氣。

“哈哈,我終於重見天日了。我要毀天!我要滅地!我要你們所有人都死!”

“妄想!”身在半空的葉寒看着祭壇上血紫色光芒越來越強烈,大吼一聲,身在半空。心念一動,封印的功力瞬間解除。

在這一刻,葉寒如同天神下凡,他徹底爆發了小宇宙,他的光芒超越了諸神。

一百零八枚龍象印記不要命的轉動,渾身的真力統統凝結到手臂上。

釋迦擲象功!

嗖!

手中的雷神鐗被葉寒猛烈的投擲出,在那一剎那,時間彷彿都靜止了,所有的一切都被這道光芒所掩蓋,天地失去的顏色,日月失去了光芒。

傖!

雷神鐗瞬間劃破虛空,定在祭壇上的一處專門爲雷神鐗設置的石槽之上。

咔嚓。

頓時所有在祭壇上的兵器,或者是用來封印這遠古意志的神物彷彿在頻死的一剎那被注入了強心劑,被瞬間激活。

而那光幕也在飛速的恢復。

在雷神鐗進入石槽激活大陣的時候,葉寒也來到了祭壇前,就看到那光幕險些被破碎!一個魔神一般的東西,在即將頗封的那一剎那被生生遏制住,可想而知對方會有多麼暴怒,封印了數十萬年,即將頗封而出,卻被生生打住。

“吼!”

“是誰?到底是誰?我要吃你的肉,喝你的血,滅你全族。”那東西此時的心情可想而知,但是他已經不能出去了,就在其下沉的那一刻,就看到了已經飛到祭壇前的葉寒。

“是你?竟然是你!是你重新封印了我!我要你死!魔神噬天!”葉寒萬萬沒想到,那遠古意志經過數十萬年的封印竟然已經化爲無上魔神。

而此時他已經全力投擲雷神鐗功力用掉了大半,那魔神看到葉寒,頓時暴怒無比,恨意滔天,在被徹底封印的一剎那,雙手一招,一股血黑色的吸力瞬間擊中葉寒。

“我靠。”葉寒一聲驚叫,看着那血色吸力,轉身就要逃跑,若是被吸住,不死也要重傷,要是被吸到祭壇之中,那這輩子算是完蛋了。

龍象鎮天決瞬間運轉,強橫的罡氣瞬間抵抗住那股強決的吸力,但是根本沒有任何用處。

沒有恢復功力的葉寒根本跑不掉。瞬間被那股吸力被吸到了祭壇之中,消失不見。

隨着葉寒的進入,天地彷彿也安靜了。

“葉兄弟!唉。”

“葉寒”

只留下無盡的嘆息和剛剛趕到看到葉寒被吸進祭壇而眼眶溼潤的太叔凝月。 葉寒被吸收進入通道的時候,根本沒有任何反抗之力,只能被動挨打,就覺得眼前虛空變幻,身軀在跟隨那股無邊的吸力隨之跳躍。

在一瞬間就穿越無數的虛空,根本止不住。虛空之中的葉寒運氣全身功力,一百零八枚龍象印記全力反抗,但是根本沒有任何用處。

“完蛋了,被那東西吸住想跑也跑不掉。”知道自己無論如何都跑不掉之後葉寒不再多想心態慢慢的放平和跟隨着往下墜去。

與此同時在祭壇外面。

“爹,快救救葉寒。”太叔凝月大叫到。

“來不及了。唉,被那東西吸住就算是日月星辰也得從無盡虛空墜落之下。我們走吧。”太叔川搖了搖頭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的說道。

“爹,你怎麼可以這樣?葉寒是爲了幫我們家族才深陷封印的啊!”太叔凝月大叫道。

“月兒!你不要再胡鬧了。能爲我們太叔家族獻身是他的榮幸。等我們徹底煉化遠古意志,那我們統一玄黃大陸將不再是任何問題,我告訴你,你不要給我添亂,你立刻回到鬥戰學院,就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太叔川一臉凌厲的說道,臉色雖然不變,但是眼神之中的興奮卻是怎麼都掩飾不住的。

對於他來說,葉寒不過是一個犧牲品,雷神鐗說什麼借,其實都是藉口,真正的目的是用雷神鐗徹底鎮壓那遠古意志,然後以無邊雷電之力慢慢的煉化。

煉化之後他們太叔家族就可以慢慢的吸收,一個遠古意志,夠他們整個太叔家族吸收無數年都吸收不完,到時候整體實力大進,玄黃大陸誰能抵擋?

遠古意志這種東西,乃是諸神和無邊恆沙地獄魔神衆戰鬥遺留下來的氣息凝結而成,裏面必定有屬於遠古諸神的東西,玄黃大陸已經無數年沒有出現任何的神蹟,若是得到屬於諸神的東西,那麼到時候誰能抵擋?

“我們走。回去好好休養,把所有族人召集前來,傳我命令,太叔家族避世五百年。”太叔川說完不再理會太叔凝月徑直朝着外面走去。

“葉師弟,是我對不起你。是我害了你。是我不好。我一定會想辦法救你。你等着我。你千萬不要死,我回鬥戰學院請師父來救你!”

太叔凝月說着淚光閃爍的轉身也飛走了。

她沒有想到的是,這些話竟然被吸收下去的葉寒給完全聽到:“唉,我還是太容易相信人了。”

隨即搖了搖頭不再多想,既然來到了這個地方,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葉寒決定踏入這危險的區域之中。

遠古意志經過數十萬年的轉化已經徹底開啓了靈智可以自行修煉可以從無盡虛空之中吸收汲取元氣,可以說已經是遠古諸神和地獄妖魔的結合體,恐怖無比,不過越是接近這頭神魔,葉寒就能感覺到對自己很有好處,如果能把這種東西投入諸天熔爐之中煉化吸收,那麼別說地魂境界,恐怕天位境界都再也不是問題,而葉寒若是一步登天到達天位境界,那麼除了神話境的還有誰人能擋?

不過,這種想法也就是意淫,根本不可能實現,先不說葉寒此行的危險性,一個不慎就要身死道消,就算是那神魔心甘情願的投入諸天熔爐之中,葉寒也要被活生生的撐爆,一百個葉寒加起來,也是這樣的下場,沒有半點的餘地。

不過既然已經到了這裏,葉寒索性就把龍象鎮天決運轉到極限,落地之後仔細的打量了起來這個地方。

這地方,相當於一個地底洞窟,只有上邊有一個只能容一人通過的小口,從地面到達上面看上去高達數十丈,但是隻有葉寒知道這種距離恐怕也要成千上萬裏,在廢墟之地,虛空已經完全是一種獨立的存在,往往人眼可以看到的確距離你成百上千萬里,這不得不說是一種很奇秒的事情。

這處地底魔窟不大,只有方圓數十丈,裏面同樣有一個不大不小的祭壇,和上面廢墟之地的祭壇想對應,從上面投射一道淡藍色的光柱正好連接到這裏面的小祭壇上。

而在光柱裏面卻看到一個身穿血紅色袍子,上面繡滿了地獄萬千魔神,頭長犄角,面目猙獰,眼神血光閃爍的妖魔。即便是被封印,身上那股驚天動地的氣息也是一波波的傳來,攝人心神。

在祭壇周圍有九跟客滿神祕花紋的銅柱,每一個銅柱上面都連接着一條手臂般粗細的鐵鏈,而鐵鏈的盡頭就是那被封印鎮壓的魔神。

雖然這東西是遠古諸神和妖魔戰鬥遺留下的氣息所結合,但是被封印了數十萬年,心中恨意滔天,早已徹徹底底的同化爲妖魔。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