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席呈璃面上看似什麼都不在乎,但上官顏的怪異的行為,他還是很不解,暫且把上官顏歸類為:問題少女!

2022 年 6 月 11 日By 0 Comments

倏然間,不知道什麼刺激到了郭緋,他忽然沖著天開了一槍,將上官顏的思緒拉了回來。

席呈璃陰冷的看向他,旁邊的莫小西挪動了步伐,想要站到席爺身邊,又被席呈璃一個眼神給勸退。

上官顏將這一切都在看眼裡,她感覺席呈璃很保護莫小西,生怕莫小西受傷似的。

不過看莫小西前『兩次』的表現,確實需要被保護,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席爺,這次我家主人派我過來的目的很簡單。」郭緋嗤笑的說,眼底噙著不屑,「只要你把十二星瑟的信物交出來,我就放你們離開。」

這個台詞上官顏已經聽了不下幾次,但每次被他們說出來都感覺跟做夢一樣。

上官顏看了一眼席呈璃,倒是要看看席呈璃說。

席呈璃沒有說話,旁邊的莫小西清了清嗓子,「十二星瑟又不是你說想要就能要得到的?」

話落,上官顏撇著嘴,伸手摸了摸藏在腰間的匕首。

也是,十二星瑟現在在她的身上,席呈璃又怎麼可能會有。

不對。

猛一下,上官顏想起一個細節,就是,第二次穿梭時,席呈璃好像也有十二星瑟。

郭緋低著笑了笑,他忽的聳了聳肩,抬起手中的槍,「你們看看,這些包圍你們的人,還不夠讓你家席爺把十二星瑟的信物交出來?」又低頭嗤笑一聲,「還是,你們席爺的命比信物還重要?」

上官顏點點頭,有些贊同郭緋的說法,細細的看著席呈璃,除了那張臉和十二星瑟頭目的身份,好像也沒有什麼可取之處。

「這就不勞煩你操心,今天我們爺過來只不過是為了師小姐,但你們也別得寸進尺,我們十二星瑟也不是吃素的。」

莫小西這一番話,讓上官顏對他蠢笨的印象有些改觀,只是這個郭緋到底是哪一個勢力的人。

「呵呵呵」郭緋又低聲笑了幾聲,「那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見他沖著天空抬起手槍,上官顏一驚,這是又要上演槍戰,她剛想要後腿,席呈璃忽然抓住她的手腕。

上官顏頓,看了被抓的手,扯起上嘴角,詫異的看著席呈璃,只見用那副冰冷沒有溫度的眼神盯著她看。

那眼神看得上官顏一愣愣的,「幹嘛?」不明所以的問了句。

「一起···死」上官顏一聽面色突然一變,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席呈璃猛地一下,將她拉到一旁,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從她腰間掏出槍支。

「砰」的一聲槍響,緊接著郭緋吃痛的」啊「一聲慘叫。

上官顏還沒有反應過來,席呈璃跟莫小西兩人一前一後的幹掉郭緋帶來的人。

她只是有些奇怪,席呈璃是怎麼知道她腰上有槍的?

想到這,她小手慌亂的摸了摸十二星瑟,心裡暗叫糟糕,是不是席呈璃也知道她身上有匕首?

就在上官顏放鬆警惕間,郭緋猛地撲了過來,將上官顏撲倒在地上。

對於郭緋這個行為,上官顏很不解,迅速雙手互握,勾著住郭緋的脖子,雙腳奮力點地,雙手向下一壓,將郭緋甩到一旁。

「你有病啊,你撲我。」上官顏站起身子,怒罵。

罵聲一落。

「砰」的一聲,子彈迅速從她耳邊掠過,這突如其來的子彈,令上官顏顫抖的愣在原地。

邊上被上官顏翻倒在一邊的郭緋,突然得意的笑了笑,看向她身後,「還以為你是席爺的同夥。」

上官顏不明所以,只緩緩的回頭,看到席呈璃正拿著槍對準著她。

那一槍是席呈璃開的!

對上席呈璃冰冷的視線,她死死盯著他,這下他們的仇恨又上升了一節。

上官顏動了動唇剛想要開口,只見席呈璃扣下扳機,子彈飛速從槍口射出。

她大腦停滯了幾秒,身體迅速一偏,飛射過來的子彈不偏不倚的掠過她的肩旁,打中後邊的綁匪。

被子彈擦傷的痛感,讓上官顏忽略掉身後的人,微微偏頭看著傷口。

眼睛刷的一下,氣紅了眼,抽出腰間的匕首,正握著刀,以疾風般的速度,刺向席呈璃。

。這一句話可是徹底激怒了榮王,他好好一個女兒雖說被他當做畜生一般看待可到底那也還屬於他。

現在突然之間這孩子拜了個師,竟然就跟他沒有關係了,這無異於天方夜譚。

「我說你小子不要欺人太甚,我女兒的血脈豈是你一句話就能輕輕鬆鬆否定的。」

……

《我的師尊超級無敵》第四百二十五章氣炸的榮王 仇一傑的表情變得非常凝重。

他直勾勾的看着寒山劍聖,聲音陡然間沙啞落寞起來。

他的臉上也露出苦笑。

「我知道前輩的要求是什麼,前輩……無非就是想要血蓮花罷了。」

「我,我……可以答應前輩。」

「前輩需要血蓮花增加百年壽元,而現在血海宗的血蓮花,正直盛開的時候,現在血蓮花有三株在盛開,我可以做主給前輩一株。」

血蓮花。

這乃是血海宗培育出的一種獨特靈藥。

這種靈藥沒有品階。

效果也很單一,

那就是增加氣血。

簡而言之就是增加壽命。

修行者氣血旺盛,便是壽命悠長,當氣血逐漸枯竭的時候,便是壽命開始走下坡路的時候。

血海宗培養血蓮花,每年只能培養出一兩株,甚至有時候幾年都難出一株。

這血蓮花服用之後。

帝級強者可以增加十年到五十年不等的壽命。

但若是道主級彆強者服用,最少也能增加一百年的壽命。

因為血蓮花能力太過狂暴,難易吸收,帝級強者吸收血蓮花,只能吸收少部分,而大部分能量都浪費了。

偏偏血蓮花需要整株吸收,不能夠分開讓幾個人同時吸收。

所以就導致!

帝級強者吸收的效果反而不太好,道主吸收才能發揮出真正的功效。

血海宗的血蓮花,宗門內都是供不應求,所以幾乎從不贈予外人。

寒山劍聖早年間受傷,傷及根本,影響壽元。

使得他只剩下短短几十年壽命。

最近幾年!

他頻繁向血海宗示好,希望可以得到血蓮花,但卻是屢次碰壁。

而今天!

有如此良機,他自然是要提出索要血蓮花,以血蓮花作為兌換條件來幫助血海宗了。

所以他都還沒說話,仇一傑就知道他想要什麼,故而直接答應下來。

「很好,老夫的確是想要血蓮花,當年此事你無法做主,你得輕視宗門長輩才可。」

寒山劍聖微笑着說道。

「好!」

仇一傑也沒有廢話,他直接取出手機撥通一個號碼,

此刻!

在他們交談的時候,外面的議論聲已經是炸開鍋似得。

大家都在瘋狂的議論著,這血海宗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了。

同時大家也都在奇怪,為何神龍殿這邊也沒有動靜了。

只是他們並不知曉!

此刻血海宗,正在和戰神殿,南山劍宗商議對敵之策。

而他們更加不知道!

此刻的神龍殿殿主葉天傾,卻是在神不知鬼不覺之間,將他們的對話聽的一清二楚,

沒錯!

雖然他們施展真氣隔絕,但南山劍宗,戰神殿的兩位強者和仇一傑的對話。

葉天傾聽的非常清楚,清楚的就如同這些人是趴在他耳朵邊對話似得。

到不是他的聽力有多強。

而是他直接將精神力釋放過去,在三十倍強度的恐怖精神力量的探查下,聽到他們的對話內容,那當真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

簡單的不能再簡單了。

「血蓮花?」

葉天傾表情變得玩味起來。

他從對話當中聽到,血蓮花能增加百年壽命。

這讓葉天傾心動了。

「胖子,你聽見了沒有,他們說……那血蓮花可以增加百年壽元。」

「話說這血蓮花是什麼東西,你知道不?」

「那玩意可不可以用來煉丹啊?」

葉天傾笑着問道。

秦無爭也早就將精神力釋放出來,全程都在聽着他們的對話。

所以!

對於血蓮花增加百年壽元的事情,他也是聽的清清楚楚。

此刻聽到葉天傾詢問,他便是拍著大肚子說道:「老大,這血蓮花我沒聽說過啊,估計是血海宗獨有的東西吧。」。 「哈哈,出去我就修練。」奚淺再看一眼識海里的功法,依依不捨的退出來。

怪不得是冥域的功法,她就說怎麼名字叫做「黃泉印」

仔細查看了這裏再沒其他東西后,奚淺就開始尋找出路。

往前走了大概幾百米,出現了三條甬道。

毫不猶豫,奚淺選擇了最中間的一條,既然一開始就選了中間的路,那就要從一而終。

就在奚淺離開后不到一個時辰,林家和蔣家等人先後出現在這裏。

「啊——」蔣凝畫落在白骨上,臉色煞白。

「畫兒!」「畫兒你沒事吧?」孫庭和蔣慶趕緊安慰。

「閉嘴!」蔣旭忍無可忍,實在是不像話,修鍊之人居然怕這些東西,都是慶兒,好好一個丫頭,被他寵成什麼樣?

「爺爺……嗝……」蔣凝畫可憐兮兮的住了嘴,因太急還打了個嗝。

「畫兒妹妹……咳咳。」楊凌憋不住,差點笑了出來。

蔣旭的臉色更不好看了。

瞪了一眼蔣慶,自主向前走去,眼不見心不煩。

「畫兒,走。」孫庭小意哄著,把蔣凝畫護在自己的懷裏,蔣慶欣慰的點頭。

林奇對幾人的鬧劇不感興趣,也趕緊追在蔣旭後面,生怕他在前面獲得什麼機緣。

嗤笑一聲,楊凌等人也追了上去。

視線回到奚淺這邊。

這次奚淺在涌道里沒遇到什麼危險,不過一出甬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