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帶頭女生滿不在意的切了一聲:「不是你拿的?要是不是你拿的,我就把這張桌子給吃了!在對著全班同學的面,當眾跪下給你道歉並且叫爸爸!反之,要是你拿的,你就要把桌子吃了,跪下當眾叫我叫爸爸!」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歐洛微又換成了擔憂的表情說道:「這麼,嚴重的嗎?」

她的表情真的取悅到了女生,得意忘形的說道:「當然!全班同學都可以作證!絕不反悔!」

歐洛微眯起了眼眸,呵呵噠了一聲,隨即,從椅子上站起了身,看向了方程美和那個丟失項鏈的女生。

「不僅你要給我道歉,這兩個人,也必須得給我道歉!不然,我的拳頭可不是吃素的!」歐洛微狠狠的抓了抓拳頭。

此刻,除了方程美,在班裡的同學才猛然想起來,歐洛微可是敢打架還不被開除的一個例外!

看著她的拳頭,兩個女生突然慌了一下。

就算到時候真的證明了是歐洛微拿的,但是誰知道這個瘋子會不會到時候趁機報復!畢竟方程美都說了,歐洛微之前在學校就是以打架次數多被多家學校開除的。

但是,她們兩個畢竟家裡也是有家底的人,大不了到時候派幾個保鏢在身邊!

歐洛微收回了拳頭,立馬轉身,看到幾個還在原地傻楞的人,淡漠開口說道:「怎麼,不跟上來?是打算不看證據了?」

斯蘭蒂所有的監控都是在保安室,而保安室則在學生會大樓的旁邊。

一個班的同學你看我我看你,除了那兩個女生跟了上去后,其她人都沒有跟上去。

雖然他們都選擇相信是歐洛微拿的,但是歐洛微後面那麼有底氣,萬一要是真不是她拿的,這臉不是打的啪啪響?

「要不,跟上去看看?反正我們也沒有參與,我們就看看?」

「可以……吧。」 整整一天的時間,我和三足鳥才穿過了那無盡的冰原。

站在冰原這邊的土地上,看著身後白霧瀰漫,大風呼嘯的場面,我的心中傳來陣陣心悸的感覺。

這片冰原,最後十餘里的距離,也是最艱難的。

即使有三足鳥的指點,我有好幾次差點一腳邁進了鬼門關。

最後那十餘里的距離,除了不知何時會出現的詭異冰晶之外,在那寒風之中,還有一種詭異的力量,能夠無聲無息間撕裂空間。

我親眼看到前方人群中有幾個落單的傢伙,正在朝前方謹慎的奔跑的時候,一陣風拂過,他們的前方瞬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空間裂縫,幾人根本停不住腳步,一頭扎了進去。

直到空間裂縫閉合,都沒有看到那幾人出來。

三足鳥說,這裡空間裂縫開啟,沒有絲毫的規律可言,一旦冒冒然闖進去了,很大的幾率會永久的流放虛無的空間之中,連轉世投胎的機會都沒有。

我的運氣還算不錯,至少比留在冰原中的那些倒霉蛋強多了。

緩了緩內心的心悸之後,我才認真的打量周圍的情況。

穿過了那遼闊的冰原之後,呈現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個巨大的峽谷。

皚皚白雪覆蓋,溫度雖然低,但是沒有冰原之上的那種刺骨的冷了。

風雪谷,寶藏就在這裡。

沿著那巨大的峽谷往裡走,沒過多久,我和三足鳥就來到了那巨大的山谷之中。

來到這裡的時候,發現之前走在我們前面的那些妖族的人頓足於此,遙望山谷之中的某個地方,他們的臉上都露出一種狂熱的神情。

順著他們的目光往那邊看,看到在山谷內一處巨大的山崖下,有一個很大的山洞。那裡,就是進入寶藏的入口了。

看起來很平凡的一個洞口,但是卻讓人下意識的感覺到了緊張。

在那洞口的附近,有一股詭異的力量波動縈繞著,我很清晰的感應到了,前面妖族的那些人自然也能感應到了。

在那群人中,其中一位黑衣老人掃視四周,最終將目光定格在那些年輕的妖族族人身上,沉聲說道:「你們先進去!」

這位黑衣老人在這群人中的地位顯然是最高的,因為他的氣息是這些人中最強的。

黑衣老人發話,那些混血妖族年輕人沒有什麼猶豫,聚集在一起,有些謹慎的朝那洞口走去。

剩下那些妖族老者目光灼灼的盯著那些年輕人,似乎有點緊張。

那些年輕人小心翼翼的朝前走,距離洞口百餘米的時候,出現了些許的騷動。

「果然有壓制的力量,我的力量被壓制了三成!」

「我也是,不過還好,沒有太大的影響!」

「這力量有點詭異,我感覺我的生命力有微弱的流逝的現象!」

「快走,進入那洞穴再說!」

……

那些年輕妖族加快了腳步,不過似乎不是很輕鬆,似乎背負很重的東西,抬腳往前走的時候像是在負重前行,緊咬牙關。

這個過程中,我明顯察覺到那分佈在洞穴周圍的詭異力量活躍很多,縈繞在那些年輕妖族身邊。

不過還好,沒有出現什麼特殊的情況,僅僅幾個呼吸的時間,那些年輕妖族們就已經穿過了這百餘米的距離,走進了洞口之中。

看到這一幕之後,留守這邊的二十餘位妖族老者目光閃爍,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過了一會之後,其中有位身上死氣很重的老者站出來,嘆聲說道:「我先來吧,反正壽元無多,就當是給你們探路了!」

其他老者深深的看了那位周身縈繞死氣的老者一眼,輕輕的點點頭。

此時,三足鳥在我耳邊低聲說道:「這老傢伙曾經在妖族中挺有名氣,斑斕虎族排名挺靠前的長老,曾經爭過斑斕虎族族長的位子,雖然失敗了,但是實力確實不容小覷!」

三足鳥的話音剛落,那位斑斕虎族的長老身影一閃,以一種極速沖向那洞口。

而就在這位老者的身影剛進入那洞穴前百米區域的時候,那裡縈繞的詭異力量瞬間匯聚,包裹在了老者的身上。

老者暴吼一聲,澎湃的妖氣爆發,蠻橫的力量防護自己周身,抵抗那股詭異力量的侵襲。他那原本瘦弱的身軀,在這剎那間急劇膨脹,變得極為魁梧。

老者的力量,看上去完全將那股縈繞在他身周的詭異力量壓制了,只要一個呼吸的時間,絕對能穿過這百餘米的距離,順利的進入洞穴之中。

所有人都對老者充滿了信心,我亦是如此。

可是,我肩頭的三足鳥卻在此時輕嘆一聲。

驀地,那位斑斕虎族的老者,身體前沖的速度猛地一滯,腳下踉蹌了一下,似乎后力不足了。

緊接著,就看到他那強壯魁梧的身體,像是漏了氣的皮球似的,快速縮小乾癟。

那抵抗詭異力量的妖氣,也在急速縮減,他整個人站在原地,身體不斷的顫抖著,發出了痛苦的哀嚎。

「怎麼回事?虎九,發生了什麼事?」留守在這邊的那位黑衣老人對著那斑斕虎族的老者背影吼道。

在那百米的區域中,那位斑斕虎族的老者身體劇烈顫抖著,僵硬的慢慢轉身,滿臉扭曲痛苦,道道詭異的黑氣在他的臉上身上穿梭。

他輕輕的張開嘴,似乎想說點什麼。

「彼岸……花……」

一句話沒說完,他的雙眸猛地一暗,身上的妖氣剎那消失,詭異的力量瞬間將他包裹。

然後,更加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他身上的衣衫、血肉、骨骼等等,盡數化為了一灘齏粉,隨著一陣清風拂過,什麼都沒有留下。

若不是親眼所見,誰能相信剛剛在那裡站著一位斑斕虎族的長老。就這麼詭異的死去了,這是怎麼回事?

山谷內陷入了死寂,那些留守這邊的妖族老者死死的盯著那位老者消失的地方,不少人的臉色面若死灰。

我也是愣愣的看著那裡,根本不知道剛剛那一剎那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時,三足鳥又是輕聲嘆了一下,低聲喃喃的說道:「純血的妖族,力量被瘋狂壓制,生命力急速流失,這入口的力量,擺明了就是針對純血妖族的。我有時候甚至都懷疑,這寶藏究竟是不是我們妖神一脈留下的了,太他媽變態了!」 說著,一行人就跟了出去。

方程美是最想讓歐洛微立馬出醜的人,所以一到保安室,就立馬開口說道:「保安大叔,我們要看高二三班教室的監控,還請麻煩給我們看看。」

平時,保安是最不想跟這些同學扯上麻煩的,但是在這種事情上,保安也是非常有底氣的拒絕著:「不好意思這位同學,學校監控只能由學校領導級別以上的老師才能看,除此就是學生會的會長了。你們的忙,我恐怕是幫不上了。」

方程美不由一愣,這種事情她還真的不知道,而且學生查監控找東西不是很合理嗎?為什麼還要有身份的人才能看?那要是這樣的話,她還怎麼揭穿歐洛微的「真面目」?這不就白費她的一番苦心了嗎?

跟過來一起看戲的同學也都想起來了,斯蘭蒂的監控確實只能有領導和學生會會長才能看,其他人,想都別想!就是班主任的級別也不能夠查看。

但是,要是學校領導知道了他們高二三班出了一個小偷,那以後她們高二三班還怎麼在斯蘭蒂立足?

歐洛微被開除也就算了,他們可不能因為她而被牽連進去。

但是學生會會長更是不可能的了,現在藍夜壓根就不在斯蘭蒂,怎麼找?

他們還在想著要不要回教室的時候,壓根不了解情況的方程美突然開口說道:「那好,學校領導是吧!你等著,我現在就去叫!」

方程美更是在大家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衝出了保安室。

她好不容易抓住的這個「機會」,絕對不能錯過!歐洛微只能是她的手下敗將!

而歐洛微呢?則是老神在在的找了一張椅子坐了下來,忽略那些正在擔憂的同學。

反正到時候影響的又不是她,更不是她偷的,所以方程美這是要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她也是不介意的。

方程美既然要鬧大,她怎麼不能配合呢?

這是,有些同學為了避免自己的猜測成立,著急對歐洛微開口說道:「歐同學,大家也是同學一場,你沒有必要把事情鬧得全校接旨的地步吧?而且就算到最後查出來不是你偷的,這對你也沒有什麼利益吧?」

歐洛微只是輕輕的看了一眼過去,並未說話。

那個說話的同學有些困惑,壓根不明白歐洛微這個眼神是什麼意思。

隨即便再次開口說道:「歐同學,你要是真的拿了項鏈,就拿出來,這樣這件事情就只有我們班的人知道,不至於鬧得全校人都知道。」

這次歐洛微但是慢悠悠的回了一句:「承認?不是不承認,而且……我要承認什麼?承認你們集體污衊我?承認一個班的同學孤立我?還是承認你們太有班級團體意識了,就只忽略我一個人?連方程美剛進來的新生你們都認可,所以,我到底要承認什麼?」

不僅是那位同學,更甚至連整個班上的同學都被懟的一時說不出來了。

一開始帶頭搜查的女生突然開了口…… 三足鳥有一點沒有說錯,這入口的力量確實太過變態了。

對待混血妖族和純血妖族的壓制完全不同,這樣的力量是怎麼回事?

人為的還是自然形成的?

如果是自然形成的還好,如果是人為的話,那問題就大了!

「他剛剛是不是說了『彼岸花』?那是什麼東西?」我瞥了三足鳥一眼,有點疑惑的問道。

三足鳥沉默了,盯著剛剛斑斕虎族長老消失的地方,瞳眸縮放了幾下之後,低聲說道:「彼岸花,陰間黃泉路旁盛開的花,雖生於陰間,但是也算是妖……奇怪,虎九為什麼會說彼岸花?他臨死前經歷了什麼?」

「這麼多年來,沒有人搞懂這入口處詭異力量的秘密?」我疑惑問道。

三足鳥搖搖頭,沒有搭理我,喃喃說道:「彼岸花……為什麼要說彼岸花?他看到了什麼?這裡怎麼會跟彼岸花有關係?」

正當我還想問點什麼的時候,突然間感覺到不少視線注視到了我的身上,是那些妖族的老者們。

他們的眼神,不怎麼友善!

想幹嘛?

我警惕的看著那些老傢伙們,全身緊繃。

三足鳥也察覺到了,瞪了那些妖族的老傢伙們一眼,很囂張的說道:「想幹嘛?真想打架?」

那些老者冷冷的注視著我們,其中那位黑衣老者淡聲說道:「青鸞一族的後裔,對這裡應該有點了解吧!這裡有針對純血妖族的力量,你應該知道一點……」

「鳥爺要是知道這裡的秘密的話,早他媽搬空這裡了,怎麼可能會留給你們這些王八蛋!」三足鳥直接開口罵道,語氣中有點憤憤然。

這話不假,若是三足鳥知道這裡的秘密,並能進入其中的話,早就把這片寶藏搬空了。

那些妖族的老者冷哼一聲,隨後一些人將目光轉移到了我的身上。

「他也是混血妖族?」黑衣老者問道。

三足鳥哼哼一聲,冷聲回應:「你管得著嗎?」

黑衣老者眯著眼睛看了三足鳥一眼,沒有多說什麼了。

隨後,那群妖族老者低聲商討著什麼,似乎做出了什麼決定。

緊跟著,幾個呼吸的時間后,那些妖族老者紛紛暴喝出聲。

道道澎湃的妖氣衝天而起,匯聚到了一起,匯聚在一起的妖氣恐怖無匹,威壓極重,甚至令這一方天地都開始顫抖了起來。

他們身上閃爍著各色的光芒,每個人的眸中都是異彩連連,氣息波動劇烈。

「走!」

隨著那位黑衣老者的低喝,那些妖族老者身影一動,二十餘人宛若一個整體,被恐怖妖氣包裹,直接沖向那洞穴入口處。

看到這一幕,三足鳥眼睛一亮,輕輕的點點頭,喃喃說道:「還不算傻,這樣一來,至少有很大的成功率!」

我也看出來了,他們這樣一來,就相當於成為了一個整體。 蝕骨危情 洞穴入口那遊離的詭異力量,籠罩在他們身上,分散到各個人的時候,就明顯會弱很多了。

當然,這只是一種理論而已,實際上怎麼樣,沒有人知道。

在那些妖族老者踏入那百米區域的時候,那裡的詭異力量突然暴增,比之前強烈十餘倍。詭異的力量和澎湃的妖氣碰撞,甚至發出了陣陣轟鳴之聲。

那些妖族老者怒吼聲中,像是負重前行,速度減緩了很多,但是腳步未停,朝洞口衝去。

我能明顯的看到,大多數的老者臉上身上快速的出現了蒼老蒼白之態,生命力在不斷的流逝,這種情況下,根本撐不了多久。

「啊啊……」

慘叫之聲響起,不時的會有幾位老者身體一僵,滿臉痛苦的頓在原地。

緊跟著,那些老者身上的血肉骨骼就會在瞬間化為齏粉,隨風消散。

這些逝去的老者,基本上都是身上死氣比較重的,壽元無多的人,他們體內生命力急速流逝,沒能撐過這短短的百餘米距離。

一連幾位老者的不斷死亡,刺激了剩下的人,像是爆發了自身的潛能,身上熒光劇烈閃爍,速度快了一絲,轉眼間跨越了那最後的一段距離,衝進了洞口之內。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