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幫主已經下令,誰敢踏前一步,格殺勿論。 “馬上給我退出林幫總部三十里,奉勸各位不要自悟。”

2021 年 2 月 2 日By 0 Comments

林絕不在,虎子便擔任了指揮,冷冷地掃視過世家衛隊。

崔建宇有恃無恐,獰笑:“林幫,早該完蛋了,居然敢藐視我們世家,諸位,林幫喪盡天良,我們一起滅了林幫。”

“殺。”

虎子一聲令下,林幫中人整齊劃一,向前推薦。

“殺。”

所有人齊聲吶喊,殺聲震天。

一道強烈的殺氣沖天而起,雲霄翻涌,彷彿天地都爲之變色。

更多林幫的成員涌出來,密密麻麻的人排列成方隊,速度不快,但卻格外厚重,一步步往世家這個方向推進。

“不好,林幫士氣太盛,我們硬拼的話,頂不住。”

“龍家衛隊,隨我撤後。”

財迷農女忙賺錢 “金家的人,撤後。”

世家中人不是傻瓜,被林幫成員的殺氣震懾住了。

撤退聲此起彼伏,原本浩蕩的世家衛隊大軍,頃刻間就被大亂。

崔建宇氣急敗壞:“不準撤,頂住,誰都不準撤,你們這些軟蛋。”

可是隨他怒吼,甚至大罵,沒有一個世家的人聽他的。

“混蛋。”

崔建宇怒罵,這些人不進攻林幫,新月社那邊就不敢動手。

那麼他崔建宇想要從新月社手裏拿錢,並去海外度過餘生的事,就遙遙無期。

“崔建宇,你如今只是一個光棍,崔家已經沒人了,我們世家衛隊憑什麼聽你的?”

當即有世家中人不滿崔建宇了。

這小子喊得特麼最大聲,但卻是最怕死的。

一直都躲在世家衛隊中,最怕衝到前面。

“別聽這白癡的,現在林幫兵鋒正勇,我們需得躲避,避開其鋒銳。”

“真沒想到,林幫的人會如此精銳,那道凌厲的殺氣,讓我以爲面臨的是一羣狼呢。”

“林幫強橫,這一點毋庸置疑啊,我們得重新打算。”

世家中人開始打退堂鼓。

但要讓他們退縮卻是不可能的,林幫一日不拿出說法,京城世家就要一直逼迫。

這事關世家的尊嚴和存亡。

畢竟,崔家和陳家被人一夜之間就端了,然剩餘的世家都成了驚弓之鳥。

林絕獨坐在林幫最高出,從這裏,能夠俯視整個周圍。

以他強大的目光力量,甚至能看得更遠。

在那裏,新月社的人蠢蠢欲動,遙遙指向林幫總部。

即使是世家與林幫爆發最激烈的時候,林絕眼皮也沒眨一下。

他的全部精氣神,遙遙鎖定新月社那裏。

林絕知道,這隻猛虎,正等着撲食。

新月社這邊。

江浮沉皺眉道:“韓老,世家衛隊怎麼撤了?”

“不知道啊,這些世家中人欺軟怕硬,按道理會和林幫大幹一場的。”

韓老也疑惑。

江天昊舔了一下嘴脣,他已經等不及了。

“社長,下令吧,我帶隊,直衝林幫大門,一舉踏平林幫總部,我們新月社的頭號勁敵就完了。”

江浮沉對這個提議攪得心動了,手擡起,正猶豫着要不要下絕殺令。

“社長,等一下。”

彭老說話了。

江浮沉放下手,看着彭老:“彭老,怎麼了?”

“林絕此人,一人可比百萬軍啊。”

彭老眼神裏爆發着濃烈的精光,即使相隔非常遠,身爲強者,他也能感受到林絕的氣息。

“含而不露,堅硬如山,不動則已,動,必然如雷震。”

彭老長長吐出一口氣,臉上有疲憊閃過。

江浮沉大驚:“彭老,你這是怎麼了?”

彭老的狀態不太好,這可是他的王牌,都沒開戰,怎麼就搞成這樣了?

彭老擺擺手:“不用擔心我,下令撤退吧。”

“撤退?大好時機就在眼前,我們爲什麼要撤退?”

江天昊率先質問。

彭老冷哼:“江少,你是在對我表示不滿嗎?”

江天昊一窒,趕緊低頭:“彭老,對不起,我就是有些激動。”

彭老嗤笑,知道江天昊是口服心不服。

“剛剛我的氣機遙遙與林絕碰撞在一起,此人深藏不露啊,雖然世家衛隊一起給林幫施壓,但他如同不受一絲一毫影響,就那麼一人與我們整個新月社抗衡,居然穩如泰山,一點沒有崩塌的跡象。”

彭老看着江浮沉:“社長,這就是我要讓你撤退的原因,林絕一個人,就鎮住我新月社,現在攻打林幫,我們絕討不來好,只能另尋戰機。”

江浮沉無比震驚:“即使以彭老你八品超凡級的修爲,林絕那小子也能扛得住?這絕不可能。”

江浮沉大吼,臉色異常難看。

“可不可能,事實擺在眼前。”

彭老咳嗽一聲,有些萎靡:“社長你也看到了,世家的衛隊退了,林幫毫髮無損,現在我們衝過去,你有把握拿下林幫總部嗎?”

“這……”

江浮沉沉默了。

一股屈辱的氣氛傳開,屬下們都興不起鬥志。

原本志氣高昂,以爲林幫立刻就要被拿下。

沒想到林幫幫主單人朝北而望,遙遙就鎮住了新月社的大軍。

即使是一直鬥志狂妄的江天昊,此刻也不說話了。

彭老的話,給他狠狠上了一課。

江天昊忍不住回想起了與林絕的過往,全是敗績,沒有一次佔到便宜。

甚至還讓林絕和傑森搭檔,硬生生殺進新月社總堂過一次。

江天昊冷汗淋漓,才發現自己與死神,原來都擦肩而過了一次。

“林絕這樣的修者,真是恐怖啊。”

江浮沉喃喃自語,誰都不知道他是憤怒,還是苦澀。

“撤退,再尋找機會吧。”

林幫總部高臺。

林絕徐徐吐出一口氣,這口氣居然是血色的。

哇!

林絕再也忍不住,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

“林絕,你沒事吧?你別嚇我。”

蘇若雅匆忙奔了過來,扶住林絕。

她早就來了,只是看林絕一直不動,不敢上前打擾。

看着地上那殷紅的鮮血,她心裏也在滴血。

到底發生了什麼?

林絕現在無比的虛弱,彭老好歹還有新月社的大軍加持,氣勢上要佔優勢得多。

可林絕只有一人,硬槓整個新月社大軍。

他肯定是絕不能退後,一旦氣勢上被彭老奪走。

勝負轉換是瞬間的事,新月社的大軍,必然惡狼一樣撲向林幫。

屆時,不說林幫,就算是世家衛隊,都要一起被殲滅。

此時,納蘭玉珠,關家,夏家,宋家等與林幫交好的人都來了。

還有御藥園。 園主夫人急忙上前幾步:“若雅丫頭,讓開,我看看。”

蘇若雅帶着哭腔道:“夫人,你快看看他怎麼了?我好擔心。”

納蘭玉珠也圍了過來,無聲哭泣。

“他這是在玩火。”

園主夫人手一探入林絕體內,當即感受到一陣爆裂的滾燙。

忍不住就發怒了。

“這傻瓜,居然以一人之力,與新月社的人對攻氣勢,太胡來了,差一點,他的五臟六腑就不保了。”

園主夫人的話,彷彿天外隕石砸進衆人的心湖。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