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平靜的,包容。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當我終於沉默,成熟才剛剛開始。

矯情的走過青春,白雲蒼狗,落日舊人,暑往寒來。

那些日子,天藍如水;那些日子,酒盞喧歌。

通宵達旦,戰!一目十行,啃!狂妄猖獗,鬧!

過了,若還不變。終將成為笑柄。

一筆一劃寫下那些永不能發表,卻承載著屬於自己附庸風雅的文字。

他說?她說?還是它說?

我,自己給自己寬容。 南宮烈一攥拳頭。

咔擦咔嚓!

身上的骨骼發出恐怖的摩擦聲,他一腳踏在大地上,只見宛如導彈般電射而出的人影,很快來到了林寶寶的面前。

「滾!」

林寶寶大劍一橫,那股恐怖而驚人的巨力,宣洩在南宮烈的身上。

三星武師,已經無法扛下來!

「給我死!」

南宮烈也被林寶寶擊退,劍一笑攥緊長劍,這一次,他身上的靈氣比任何一次都要濃郁!

「斬!」

就當劍一笑的長劍與林寶寶的黑焱劍接觸之時,只見一團紫色烈焰瞬間湧上劍一笑的右臂,劍一笑臉色大變,猛地爆退而去,運轉靈氣撲滅了身上的火焰。

然而,劍一笑這一劍,卻讓他真正感受到那股恐怖的火焰力量!

因為撲滅那團火焰,劍一笑所消耗的靈氣,是撲滅普通火焰的十倍!

三大宗主,全部受傷!

南宮烈踉蹌一步站了起來,冷眼盯著劍一笑和方天行,輕笑一聲道:「兩位,都到這種時候了,你們還不把自家寶貝拿出來嗎?」

說著,南宮烈從衣袍里,拿出一把黑色短劍,看著二人。

「那是……黑風靈劍!南宮烈……你……」方天行心頭一顫,因為黑風靈劍是黑風道宗的宗門至寶!

「既然如此,我也不再隱藏了!」方天行一按衣服的某處,一柄紅色細長的鋼刀,便是出現在方天行手中。

烈火宗至寶,炎魂!

於此同時,劍一笑這一邊,也是取出一把寒光嶙峋的寶劍!

「遭了!他們要使用銘紋武器!」白靈驚呼道。

要知道,銘紋武器的威力多強,同等實力的武者,擁有銘紋武器的人能將同等等級武者秒殺!

更別說,他們使用都是宗門至寶!

此乃絕境!

「三把二品銘紋器!」林寶寶的瞳孔微縮,眼神凝重。

「殺!」

終於,三大宗主同時出手,火焰,黑氣,劍光交織在一起,宛如大山一般,向林寶寶壓制而來。

「啊啊!~~~~」

林寶寶暴喝一聲,身上的紫炎輸出達到了極限!

轟!

三把強大的銘紋武器斬在林寶寶的黑焱劍之上,林寶寶的雙腳瞬間陷入泥土之中,他拚命釋放著靈氣,想要抵擋三大宗主的力量!

三大宗主一個個也都眥目欲裂,恨不得將林寶寶斬成碎塊!

四人刀劍交錯,僵持在一起!

而王戰和沈通天的戰鬥,也進入了尾聲!

「叮!」

天一劍和王戰的彎刀碰撞在一起,沈通天蒼老的面龐上,汗如雨下。

即便,沈通天早年遊歷大陸,練過不少高級功法武技,即便沈通天的戰鬥經驗比王戰豐富!

但是,沈通天已經老了!

沈通天注意到林寶寶一邊的戰鬥,他更是下定決心,一定要擋住王戰!

因為現在林寶寶和三大宗主僵持住,一旦他退敗下來,林寶寶必死無疑!

可是,彎刀漸漸向天一劍的方向壓制!

沈通天已經堅持不住了!

「老不死的,你還在堅持什麼?」

滋滋滋!

咔嚓!

天一劍破碎開來!

沈通天的眸子猛地一縮,只見那彎刀直接刺入到沈通天的肩膀之上。

「不!」沈通天放聲大吼。

擊敗沈通天之後,王戰冷眼掃了沈通天一眼,徑直向林寶寶衝去。

「王戰,住手,我們一起,驅逐外敵!」沈通天重重地倒在地上,對著王戰大吼道,然而,王戰充耳不聞,他只想要林寶寶的命!

「死吧!給我死吧!」

王戰一躍而起,一手高舉著彎刀,對準林寶寶的腦袋狠狠斬了下去!

「嘭!」

忽然,黑焱劍向外一轉,彎刀落在黑焱劍之上,也就是這一瞬間,林寶寶的雙腿宛如陷入泥土當中。

四大宗門宗主,動用銘紋武器,在和林寶寶死死僵持著!

「林寶寶!」沈通天撐起身體,想要去幫林寶寶。

只可惜,如今的沈通天已經身受重傷!

「唰!」白靈撿起一把劍,就要衝上去!

然而,沈齊馬上擋在白靈面前喝道:「武師之間的戰鬥,不是我們能參與的,即便是他們戰鬥的餘波,也會要了我們的命!」

「可是……小師弟他已經到極限了!」白靈眼淚掉了下來。

沈齊攥著拳頭,深吸一口氣:「我們要相信他。」

四把銘紋武器,壓在黑焱劍之上。

四大宗主一個個橫眉怒視,四股強大的靈氣壓在林寶寶的身上!

「呃呃呃……啊啊啊!」

林寶寶發出歇斯底里地大吼!

只可惜,他身上的紫炎,越發微弱!

現場的一切,看得眾人心驚肉跳。

林寶寶就要不行嗎?

宛如大山般的壓力,落在林寶寶的身上,現在的林寶寶感覺每過一秒,都是一種莫大的煎熬。

「不,我林寶寶!」

「要……」

「要,宰了你們啊啊啊啊!」

楚墓鎮 忽然,林寶寶的身上蕩漾出一股黑氣,也就在此刻,林寶寶的面頰和身上,一根根黑色的毛髮開始生長起來,漸漸覆蓋了全身。

「這……這什麼?」南宮烈臉色大變。

因為,林寶寶身上的紫炎,竟然愈發強烈起來!

「這怎麼可能!這是什麼力量?」王戰瞪著眸子,那是一種極為凶戾狂暴的力量!

「吼!」

「吼!」

「吼!」

一聲宛如雷霆般的咆哮之聲,響徹整個蒼嵐宗,那是一種野獸的怒吼!

「這個吼聲!」王戰心頭一驚。

白靈捂住嘴巴:「那是……那晚的野獸咆哮?難道……」

「不可能!這種情況下,他怎麼還有如此強大的力量!」劍一笑雙眸閃爍。

方天行的聲音都有些沙啞:「給我死!!!」

四大宗主身上的光芒,再次閃爍起來,顯然他們在將身上的全部力量,壓在林寶寶的身上。

「叮!檢測到宿主體內強烈能量波動,宿主身體還無法承受這股力量,會大大損傷宿主身體,建議宿主停止!」

「叮!檢測到宿主體內強烈能量波動,宿主身體還無法承受這股力量,會大大損傷宿主身體,建議宿主停止!」

「叮!檢測到宿主體內強烈能量波動,宿主身體還無法承受這股力量,會大大損傷宿主身體,建議宿主停止!」

然而,林寶寶充耳不聞。

他能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在召喚著他!

「墮心為魔,魔身降臨!」

此時的林寶寶的眼神,徹徹底底的變成了一隻野獸!

「《魔猿煉體訣》!第三重!」

「魔猿降臨!!!」淡淡的紫,薄得如紗透出的霞光。你可知,天下,用紫用得最好的是上帝。

「淺一些的紫有紫羅蘭,是紫的30歲;再淺一些是雪青,是紫的20歲;最淺的淺到夢裡,紫丁香的紫,是紫的16歲。」

十六歲,戀紫。在那個被薰衣草薰紫的山澗,化身為天使,穿梭水雲間,飛往夢的天堂。

二十歲,畏紫。心似浮萍,雲海中驚鴻一瞥的剎那,逃不出紫色的煙羅。猜不透,看不明,只能放它在獄中。

三十歲,愛紫。坦路、風坡、溝壑,那花要開未開間,流淌著人生若只如初見的美好。才真正的明白,紫,本無特殊的意義,一切在我的詮釋中…… 吼!

吼!

吼!

一聲聲恐怖的咆哮,震動天地!

轟!

一聲劇烈的爆炸,從林寶寶的位置爆發開來,那散播而出的靈氣力量,宛如推土機一般,將四大宗主轟飛出去!

發生了什麼?

諸人盯著遠方,煙塵四起,讓眾人有些難以看清前方的一切。

然而,就在眾人猜疑之時,在那煙塵之中,他們看見了一道高大的身影,一道身高十丈的龐大身軀!

嘭!

一個諾大的身軀,從煙塵里走出,而望向它的瞬間,所有人的眼中,只剩下了無盡的駭然。

那是一隻身高十丈的黑色巨猿,烏黑的毛髮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放光,一對紫色的眸子,充滿了殺戮的氣息,整隻巨猿的身上,都覆蓋著熾熱的紫色火焰。

「它是……林寶寶!」沈通天駭然地說道,艱難地起身,望向遠方,不禁喃喃說道:「那孩子,到底是什麼?」

「他……他是小師弟嗎?」白靈怔住了,直接驚得有些說不出話來。

沈齊嚇得雙腿發顫,他哪裡見過這等場面,「這才是林寶寶的極限嗎?」

「看來,我又一次低估了他!」

蒼嵐宗內外,眾人瞠目結舌地望著這道身影。

林寶寶站在一塊巨石之上,他看了看自己的雙手,他在享受著,這種無與倫比的力量!

吼!

巨猿雙手拍打胸膛,一聲驚天咆哮,震動大地!

隨之,巨猿那對深邃的眸子,在蒼嵐宗搜尋著四大宗主的身影。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