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弟弟,你我二人本是洞庭湖兩條靈魚得道,借得龍門玄妙方纔化作神龍尊主洞庭錢塘兩地。但若是跟無支祁這種上古水妖作對,你我二人如何勝得過?”洞庭龍君不住搖頭。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錢塘龍君幾番勸說,見自家兄長不肯出面心下一惱,暗自給柳毅打了顏色,在天明後帶着自家親兵前往淮水救人。

……

“來了!”伏青見空中水汽漫漫,知道錢塘龍君到場,隨即將自己的神力外放。神水侯的神光通往天空,錢塘龍君頓時有感。“居然有同道中人?”

按照七等神位來算,錢塘龍君也是侯級。龍君化作金龍下來見過伏青,兩人相互交流後,伏青笑道:“鄙人在人間開了一個書院,那柳毅正好是我家書院的學生。我算定他在淮水有一場劫數,特來助龍君一臂之力。”

龍君頷首:“有神兄悉心教導,難怪柳毅身有浩然正氣護體,想來距離成爲大儒也不遠了。”

伏青笑笑不接話。這些書院的弟子教導都是長琴他們負責,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兩人說話間,淮水分開,濁水翻滾,三千水兵自水中現身。無支祁拿着鐵棍對伏青叫道:“神水侯,你不在你的洛陽好好待着,就不怕日後城隍神位旁落?”

城隍,洛陽城的城隍這些年已然身隕,城隍神位空了出來還沒有旁人接受。

伏青的志向是大運河的曹君,所以對城隍之位一點都不在意。

“這就不勞閣下操心了!”伏青淡淡迴應。

“錢塘龍君,你我兩家也算親家,你今日帶兵所爲何來!”無支祁隨後話語轉向錢塘龍君。

錢塘龍君冷笑:“哼!親家?你那兒子如何對我家侄女,你這做父親的真不清楚?”

無支祁聞言,道:“不過是小兒女之間的私房事,我等做長輩的如何好插手?”

“好一個不插手,水君,你心疼你家兒子,人家也心疼自家的侄女呢!”伏青扇動摺扇,在一旁煽風點火。

錢塘君乃暴脾氣,想起自家侄女這些年的遭遇,二話不說化作金龍撲向無支祁。

“呔——”無支祁鐵棍揮動,淮水倒灌,三千水軍在一聲令下衝向錢塘龍君的親兵。兩方殺的昏天暗地,鴻海和伏青也同時動手,三人聯手攻擊無支祁這上古水妖。

尖嘴猴腮的無支祁見三人圍攻,手中鐵棍化作十丈大小砸向伏青。伏青搖身一變,一條青蛇自水下躲開,隨後張口噴出一顆寶珠劈向無支祁面門。

“休傷我家大哥!”雲空一聲高喊,袁洪帶着梅山一衆大妖趕來助陣。

“哈哈。”無支祁跳出戰圈和袁洪站在一處:“本王精通天機演算,豈會算不出今日有一場劫數?”

錢塘君見袁洪身後上萬妖兵揮舞戰旗,妖氣森森,陰風四起,面色凝重道:“這上萬妖族聯手加上這爲首二人,我們三個恐怕扛不住啊!”

伏青悠閒扇動摺扇,一副胸有成竹道:“水神,你能算計天機莫非本神就不可?你能招來上萬妖兵助陣,本人也可尋得十萬鬼軍幫忙啊!高順何在?”

伴隨伏青一喝,遠處一片黑雲遮掩天空,十萬鬼軍披堅執銳整裝而來。這些戰魂的殺氣合在一處,在高順的風神旗號令下直接就是十方颶風捲動。水面一條條水龍捲倒立而起將四周封鎖,不給無支祁逃離的機會。

“錢塘君,你跟鴻海聯手對付無支祁,袁洪交給我了!”伏青上前,拿着山河扇對袁洪一指:“星君可敢來我山河扇走一遭?”

不提山河扇還好,袁洪見到山河扇後雙目通紅,他跟這種山河空間類的法寶真是犯克啊!當初被女媧娘娘用山河社稷圖收了一次,又被伏青用山河扇抓了一次,如今第三次說什麼也不肯進去。

“有本事跟我對打!”袁洪上前,舉着金棍迎面就打。甚至旁邊出現兩道幻影,三個袁洪圍着伏青打鬥不休。

“□□玄功之法?” 武練巔峰 伏青摺扇變化,衝着袁洪使勁一揮動,烈火毒砂噴涌而出。伏青看準時機用木靈珠打了袁洪一下,隨即化作赤鯉遊在水中。

袁洪見罷,化作一條水蛇也落入水中飛快游去。

伏青化仙鶴,袁洪化蒼鷹,二人用變化之術都發,漸漸離開淮水地帶越行越遠。 崇禎雖然是在詢問袞楚克台吉,但是語氣里卻充滿了不容拒絕的意思,袞楚克台吉自然順從的答應了下來。

朱由檢隨即說道:「現在大明也好,蒙古也好,我們的敵人只有一個,就是后金。在這個時候,我們內部出現的任何問題,最終都只會削弱了自己的力量,增強了敵人的力量。

不管林丹汗之前作出了什麼樣的錯誤決定,但是他目前還是敵對后金的,也是我大明的盟友。如果這個時候我大明支持你反對林丹汗,今後還要如何號召蒙古各部一起結盟反對后金呢?

更何況,以察哈爾部現在的狀況,還經得起再一次的分裂嗎?左翼諸部遠離故土,現在又同右翼蒙古諸部勢成水火,如果再失去了林丹汗這個君主,底下的各部還能聽從你們所擁立的新汗嗎?以四分五裂之察哈爾部,能夠奪回被后金佔據的遼河河套故土嗎?」

袞楚克台吉心裡有些動搖了,雖然他憤恨林丹汗的無能,把察哈爾部帶到了如今的境地,但是他也沒打算徹底讓察哈爾部分崩離析,變成后金和大明追逐的獵物。

看著袞楚克台吉的神情,朱由檢這才繼續往下說道:「朕以為,察哈爾諸部還是應該團結在林丹汗這面旗幟之下,但是想要返回遼東故土的台吉們,可以帶著部眾駐紮在察罕浩特,為察哈爾部和大明擋住后金的西向之路。如此一來,察哈爾諸部不會進一步分裂,而你們想要返回遼東故土的願望也能得到滿足了。」

袞楚克台吉馬上動心了:「可是,自從汗王西遷之後,一些小部族不想離開故土,在路上紛紛脫離了遷移的隊伍。

因此現在汗王對於各部的動向都提防的很,把各個部族都安置在了歸化城附近的區域,稍稍遠離一些就要派出使者問責。如何能夠同意,讓我們返回察罕浩特呢?」

朱由檢伸出手在察罕浩特附近劃了一個大圈后說道:「林丹汗下令西遷之後,這一地區還有不少部族並沒有聽從命令西遷。

你們的大汗又小氣的緊,擔心留下之人做大,因此連一個有威望的部族首領也沒留下。

因此這片地區的部族雖然名義上還是臣服於林丹汗,但實際上正處於群龍無首的地步。一旦后金有能力突破遼東的地域,那麼這個地區的部族必然會投向後金。

所以,你可以向林丹汗建言,將這些地區的部族收攏遷移到漠南地區,以增強察哈爾部在漠南地區的實力。以林丹汗的性子,十有八九是會動心的。

而只要你能夠返回察罕浩特,由此地到察罕浩特約400餘里,我大明就能給你輸送物資,讓你在察罕浩特紮下根來。而朕還會親自向林丹汗勸說,承認他對於漠南地區的統治權力,讓他派出一員大將收攬遼東諸部的人心…

朕相信,在我們雙管齊下的勸說下,你們的大汗對於能夠鞏固自己權位的建議,是不太可能拒絕的。」

袞楚克台吉先是聽的連連點頭,但很快就驚訝的抬頭看著皇帝說道:「陛下要親自和汗王會面嗎?」

朱由檢點了點頭說道:「僅僅是憑藉著使者的往來交談,朕和林丹汗終究是無法了解對方的想法的。

不管大明和蒙古之間有多少分歧,但是現在我們有著一個共同的大敵,就是遼東的后金。你們察哈爾部想要重回遼東故土,我大明又何嘗不想規復遼東呢?

所以,朕希望能夠同林丹汗、綽克圖台吉進行會面。大家坐下來共同商議一下,關於漠南、漠北甚至是漠西蒙古地區的統治秩序問題,蒙古諸部中的宗教信仰問題,還有大明和蒙古在盟約中的地位等問題。」

雖然吃驚於崇禎主動提出和汗王會面的要求,但是袞楚克台吉很快就歡喜了起來。察哈爾部雖然把土默特部驅逐出了歸化城,但是在明國的庇護下,蒙古右翼諸部並不認可察哈爾部對於他們的統治權力。

在本地蒙古右翼諸部的敵意針對下,察哈爾部即便是佔據了土默特川和歸化城,也始終沒有紮下根來的感覺。這也是為什麼,即便是在土默特地區居住了將近三年,還是有不少察哈爾部的台吉、那顏想要返回遼東的家園。

如果大明皇帝願意和林丹汗見面會盟,基本什麼協議都沒有談成,也能夠讓右翼諸部減少一些對於察哈爾部的敵意。畢竟,現在的右翼諸部同大明之間的聯繫已經越來越親密了,右翼諸部有反對林丹汗的膽子,卻未必有違逆大明皇帝的膽量。

不過袞楚克台吉很快就皺起了眉頭,他大著膽子向皇帝發問道:「陛下願意和大汗會面,外臣自然是歡欣鼓舞的。可是陛下,外臣應當如何向大汗說明,陛下和大汗相見,是以什麼身份見面呢?」

袞楚克台吉的這一問,也是讓崇禎沉默了許久。在明國上下看來,不管是曾經的俺答汗,還是現在的林丹汗,都只是蒙古的一部,並不是蒙元帝國的繼承者,他們都應當是大明的臣屬,這是大明上下對待蒙古諸部時的政治正確。

但是在林丹汗自己,他日思夜想的都是恢復成吉思汗所建立的蒙古帝國,他在蒙古諸部面前也是一向自稱蒙古大汗,不允許有人質疑他這個蒙古大汗的權威。

雖然迫於形勢,察哈爾部需要得到明國的市賞才能維持下去。但一直以來,雙方之間的交往都刻意避開了,關於林丹汗同明國皇帝之間的地位討論。

可是現在既然雙方要進行會面,那麼兩者之間的地位就不得不拿出來討論了。讓林丹汗以臣屬之禮面見崇禎,顯然是不大可能的。但是雙方如果以外國之君的禮儀見面,朱由檢又是接受不了的。

婚外貪歡,前夫請簽字 先不談事後國內輿論的壓力,但是林丹汗以外國之君見禮,就等於是讓出了大明對於蒙古各部的權力。日後,必然會有人拿這次會面說事,證明大明並無要求蒙古各部歸順的權力。

因為林丹汗既然對大明是外國之君,那麼蒙古對於大明來說就是外國之地,則明國今日在草原上所做的一切,都會被視為是一種入侵的舉動。朱由檢顯然是不可能,給予這麼一個借口予他人的。

思想了許久之後,朱由檢終於說道:「我大明之開國君主曾經說過:蒙元亦中國也。

蒙元失天命,而退居草原,但非退出中國;我大明得天命,而執掌中國,而非執掌中原。

是以,朕雖是大明皇帝,但也是中國之君長。林丹汗是蒙古大汗,也是中國地方之長官。中國之有大明和蒙古,猶如百姓家中有長子和幼子。

故朕願以中國之君長見中國地方之長官,林丹汗若是願意接受。那麼在20天之後,朕會在張家口等候他和綽克圖台吉,柳先生將會代表朕去迎接林丹汗和綽克圖台吉。不過,你也看到了,朕這裡也很忙碌。所以,朕在張家口只會等候5日。」

雖說中國之君和中國地方之長官,依然還是上下級關係,不過袞楚克台吉倒是覺得,這種說法倒是維護了不少還在懷念蒙古帝國榮光的台吉、那顏們。

只要不是察哈爾部向大明低頭臣服,蒙古帝國的顏面就沒有受損,汗王那邊就不會有這麼多顧慮。而明國即是中國,在蒙古各部中本就是一個常識,令蒙古各部反感的是,曾經佔據了中國的他們,被明國開除出了中國之外,被明人視為蠻夷而已。

「陛下心胸如此寬廣,外臣以為汗王一定不會拒絕的。不過從歸化城到張家口,大隊人馬往來,恐怕20天時間太緊張了些,陛下能否多寬限幾日?」

朱由檢思考了下,便回答道:「為什麼要大隊人馬往來,朕會發布命令,讓大同、宣化等地諸軍給予方便。只要汗王攜帶人員不超過2000人,就可以從關內直行。

朕以大明皇帝的名譽保證,汗王的安全可以得到足夠的保證,而且沿途也會得到足夠的糧食供應…」

在崇禎的說服之下,袞楚克台吉終於接受了,保持察哈爾內部團結,勸說林丹汗分兵於察罕浩特阻擋后金西進的主張。

他和柳敬亭匆匆而來,又匆忙的趕回了歸化。而朱由檢也下了數道手令,給了大同、豐鎮、宣大等地的官員和軍隊,讓他們在林丹汗前往張家口的道路上進行警戒,並準備物資供給。

就在朱由檢忙碌的準備著和林丹汗會面事宜時,負責籌建怯薛衛的卓爾璧、黃得功兩人再次跑來求見。

他們兩人前來求見皇帝,是因為建立怯薛衛的過程中,又遇到了難題。就如此前所說的,見到有機會擺脫貧困生活的年輕牧民們,對於參與怯薛衛十分之踴躍。

由於在關內招募士兵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此朱由檢擔心第一次招募士兵數量過多,會招致各部的不滿,所以一開始只是要求招募300人而已。

可是參與那達慕的年輕牧民大約有6、7000人,想要參加軍隊改變生活的年輕人起碼超過6000人,300人的名額連一成都不到,自然很快就有了增加名額的呼聲。

在得到了皇帝的准許下,卓爾璧把招募名額翻了一倍。那些沒有中選的牧民,原本也有些默認現實了。但是這被招募的600人還什麼都沒幹,就獲得了軍服、鎧甲和武器的發放。

才過了一天功夫,除了他們自己帶來的坐騎之外,他們裡外都已經煥然一新了,腰包里還有預先發放的半個月薪水。這些年輕牧民們那裡聽說過這樣的待遇,這年頭就是替台吉老爺們上戰場,那也是自帶乾糧、武器,在戰場上繳獲點什麼,還要上繳老爺們一份呢。

於是眼紅了的數百年輕牧民,圍上了卓爾璧,認為他招募人員不公,偏向了自己的部族。好不容易才從人群中擠出來的卓爾璧,不得不跟著黃得功來求見皇帝,來討要一個主意了。

聽完了兩人的說法,朱由檢並不贊成繼續擴大招募名額的決定,而是說道:「這樣吧,你們下去對他們說。

怯薛衛乃是朕的親衛,非勇士不得任用。雖然他們有報效君王的忠誠,但是朕也不能因此而降低對怯薛衛的要求。

不過感念到他們對於朕的赤誠之心,所以朕願意給他們一個機會。怯薛衛的名額就不加了,但是可再繼續招募1200人作為怯薛衛的後補兵,若是正兵有空缺,則後補兵可優先…」 伏青將袁洪引開,一人漸漸不敵袁洪攻擊。

造化道的修士有一個最大的強項,那就是命長!伏青最常用的手段吞噬旁人的生命力,可以恢復自身的精元。甚至被人砍了頭也能再度生長,一滴精血也能化作□□。很厲害,有沒有

但是!但是伏青沒有更多的攻擊手段!刀槍劍戟一個都不會!

這就是女媧娘娘爲什麼很少出手的緣故,一個是不需要,另一個也是爲了隱藏自身的缺點。女媧娘娘能夠煉石補青天,能夠摶土造人族,其他人都辦不到,但是在攻擊方面你讓她跟通天教主比?

因此,女媧娘娘當初直接跑去開闢另一個宇宙。有本事來這個宇宙啊?單單宇宙的壓制捏不死你!但女媧絕對不會跟兩位以上的聖人幹架。

伏青仰仗木靈珠作爲攻擊手段,但袁洪玄功穩固,這種煉體修士是伏青最討厭的。因此他身邊常年跟着一位精通武道的高手,爲的就是兩人互補。

放風箏一樣拖着袁洪跑了半天,眼見袁洪一點氣力都不損耗,索性拿出乾坤八卦鏡。

“乾坤迷陣,天地顛倒。”鏡子一晃,伏青身邊場景一變。

“呔!哪裏走!”袁洪火爆脾氣,見伏青施展手段二話不說一棍子砸中乾坤鏡。

金色光華自寶鏡噴出,其中一座山峯當空壓下。

八卦中有山澤之說,在山峯壓下後又有水火二氣化作陰陽雙龍纏住袁洪。

“休傷我家道友!”東方一陣高呼,空中一道金龍鐗砸下,霎時伏青腦門碎裂,頭冠打落,披肩散發,一道鮮血自天靈流出。

大宋燕王 “聞仲!”見東方來人伏青不由咬牙。

聞仲見自己打碎伏青頭顱居然沒有一擊命中也不由驚訝起來:這廝的生命力比起那些煉體修士也不弱了。

身上青光一閃,造化青光將傷勢治癒,伏青再度拿着乾坤鏡對準聞仲。聞仲連忙祭起金靈聖母的龍虎如意,此物風水龍虎相隨,品質比伏青的乾坤八卦鏡還要高出一籌。

金光定住伏青,伏青身子一僵難以動彈。

“諒你肉身再強也抗不過三昧真火的威能。”聞仲張口一噴,一道赤紅火蛇在伏青身邊點燃。

轟隆——

空中一聲巨吼,如雷霆一般震碎火蛇。一尊牛角巨人一巴掌將袁洪和聞仲拍飛,藉此機會伏青脫離龍虎如意的鎖定,手中木靈珠打向聞仲。

聞仲連忙祭起龍虎如意相抵。

“你上當了!”伏青身子一閃,聞仲坐下墨麒麟被一陣恐怖力量吞噬生命,化作一張獸皮自空中跌落。聞仲沒有坐騎,身子也從空中掉下,連忙施展御空之術方纔沒有出醜。

伏青化作清風跳出戰圈,和剛剛趕到的呂布站在一處。空中那尊牛角巨人可不就是昔年的蚩尤旗戰魂嗎?

這戰魂吞噬萬千煞氣,化作人形被呂布操控。呂布顧不得和伏青敘舊,兩人交換眼色衝向袁洪和聞仲。呂布和聞仲都是一朝統帥,一個拿着金龍鐗,一個拿着方天畫戟打得難解難分。而伏青此刻展開山河扇,其上風景如畫演繹一片桃林勾引袁洪。

“小輩,你因爲我會第三次上當嗎!”袁洪鼻子一動,聞到桃山中的撲鼻香氣吞了口口水。

見此,伏青揮動山河扇一顆顆水靈靈的大紅桃從扇子裏飛出打向袁洪。

“本星君這些年養尊處優什麼神品沒見過!會貪圖你這些桃子?”袁洪不自覺拿起一顆桃子。

桃子頗爲誘人,上面靈光流轉,似乎在說“快來吃我”。

“就算你用仙術附加靈咒我也不會上當!”袁洪嚼着桃肉,一邊吃一邊說。“本神法力雄渾,纔不會懼你這些桃子裏面的手腳!”

這些桃子當然有問題!這是伏青從懸圃那位女仙處得到的知識,這些桃子是一種專門針對猿猴類妖靈的靈桃。對旁人無效,但對猿猴類的生靈誘惑翻了十倍,跟蟠桃是一個屬性。

袁洪一個個吞下,自身野性激發,一個身子撲入山河扇的桃山裏。“就讓本神看看你的手段能夠造化多少靈桃出來!”

“笨蛋!明知道他是造化道的修士,他製造的東西你也敢吃!”聞仲來不及阻攔,只能暗中謾罵。

袁洪一邊在桃山吞食靈桃,自身也化作一隻白猿在桃樹上攀爬。肚子越發膨脹,靈桃化作一股股難以消化的元氣撐開他的肚皮。

“這可不是我讓你進來的,這是你自己跳進來的。”伏青搖頭嘆息,將山河扇一合。

扇中桃山化作地火風水之象,不多時扇中落出一團血水,一道靈光衝入天庭消失不見。

“聞仲道友,你等好不容易降臨下來,如今還是讓本神送你們一個個歸天吧!”伏青高呼之後,乾坤八卦鏡對準聞仲,在他臉上不斷照耀。

而呂布強行壓制聞仲的攻擊,不讓他用龍虎如意駕馭。

最後聞仲實在不得力敵,龍虎如意一閃將聞仲救回東海。

“伏青道友,且讓你勝過一場,不久之後的爭龍我等一較高下!”金靈聖母遙遙傳音。

“終於走了!”伏青在金靈聖母走後,整個人倒在呂布懷裏:“製作靈桃耗費的法力太多了。帶我去淮水,將無支祁打死後再說其他。”靠在呂布身上回復元氣,呂布騎着一隻白虎飛向淮水。

這白虎頗有來頭,是虎魄神刀中的器靈所化,呂布沒有坐騎就用此白虎作爲代步,因爲祭練白虎所以纔來晚了。

呂布抱着伏青坐在白虎上,二人御風前來淮水,此地的戰況激烈,水面一具具水族屍體浮沉,無支祁座下諸子被錢塘龍君一一打殺,無支祁被鴻海圍着難以救援。

“無支祁,可敢接我一擊!”伏青此刻回覆些許法力,靠在呂布身上吞噬精氣,舉起一面白玉圭當空落下。

玉圭霞光萬道,當即引動淮水中的後手,一道道禹王打造的赤銅鎖鏈自水底飛出縛住無支祁,隨即白玉圭打落天靈蓋將他再度鎮壓。

“大禹,你殺不了我!”無支祁怒吼一聲,化作十丈巨人之身要強行掙脫鎖鏈糾纏。

“攻擊!”伏青大叫,揮動山河扇招來十方大山之力當空壓下。

鴻海的九皇珠,呂布的蚩尤旗隨之打中。但無支祁神力覆蓋,諸人的攻擊悉數失效。

“伏青,用你的造化之術!”鴻海再度用龍槍刺中右眼,縱身一跳化作黑龍纏住無支祁。

伏青見此機會,立在虛空伸手一指右眼,一道赤色造化元精被伏青吞的乾乾淨淨。就算是你不敗金身,我自你傷口攝取精氣,你又如何防禦?

無支祁不愧是上古妖神,被伏青折騰了一個時辰纔沒了聲息。而伏青吞了一身精氣兩眼一黑從空中落下。

鴻海和呂布趕忙伸手來接,到底是鴻海見機快,抱住伏青站在無支祁的屍體旁邊。而禹王圭化作金光遁入伏青眉心消失不見,似乎已經認伏青爲主。

……

一片幽暗的深淵,有一具天人屍身橫躺在此地,周圍是一片片的鳥毛。

不知過了多久,一位天將降臨人間將屍體的肚子劈開,一條黃龍從中飛出消失不見。

“這是大禹的身世?”伏青心下一動,脫口道。

“不錯,這就是孤的身世!”伏青身邊忽然有一條黃龍飛騰,隨後化作人形站在他對面。

“大禹?”

“是本王。”大禹手持一柄玉圭,笑道:“這裏是你的識海世界,孤強行以白玉圭將你帶入此地,想要你幫忙去地仙界尋找一人。”

“找人?”

“地仙界東勝神洲往東而行有一地名諱花果山,再向南五千裏有一麟州,其上有一座青丘山。你去那裏尋一位女嬌娘娘,將此白玉圭送她。至於報酬,白玉圭裏面的那道神印就送你了。”

神印?

“神道的七等神位是當初孤以女媧娘娘法旨定下,伯侯公王君帝尊,這道神印是一位大帝等次的神位,放到修行層次應該是太乙境界吧?”大禹沉吟下,道:“三元天地水,這道神印是水官洞陰大帝的神位。是昔年祭祀堯舜禹三位聖皇所訂立的神位。但是隨着我們三人離開地仙界,這份信仰已經消散無數年,有部分被天庭地府截取,也有部分落在其他天神地神以及水神身上,你應該有所體會。”

不錯,伏青在每年十月十五的時候都能夠感覺到一股香火加持,這就是給予水官大帝的香火。因爲如今這個神位空缺,故而天意分薄信仰給所有水神,直到有人繼承爲止。

“那陛下呢?”

“孤不準備回來了,了結這個宇宙的恩怨後孤想要帶着女嬌去女媧娘娘那邊隱居。”

這也是火雲洞一部分人的觀點,揍了三清一頓了結因果就可以離開。畢竟他們的根基在女媧娘娘的世界,那個世界有着他們的同族。除了九州星域外,漫漫銀河世界也有不少族人,而在銀河之外的總星系,以及總星系之外的世界都有人生存。

見伏青有些發愣,大禹好笑道:“要不是伏羲陛下當初被人坑了混元道果,恐怕也不會這般記恨。而神農陛下主要是爲了這邊的好友,他希望兩界能夠有一個通道相互交流。軒轅老祖是爲了洗去昔日的恥辱。大家沒多少人真正想要在這個世界紮根。這個世界已經不是我們的家園了。”

進可攻退可守,這纔是伏羲他們的底氣。 那達慕大會從農曆十月十五日開始,到十月二十四日結束,從薊州關外到張家口關外廣大區域中生活的部族,基本都派人來參加了這次大會。

而這次那達慕大會也沒有讓前來參加的牧民們失望,他們不僅大大的熱鬧了一次,還從皇帝那裡得到了不少賞賜。不少年輕人還在這次大會上結了緣分,更是為這場大會增添了幾分喜氣。

和這些無憂無慮的普通牧民相比,那些趕來參加大會的部族首領們,大約都要為自己的選擇而感到慶幸了。那些個位於遼東邊緣的部族,因為不想得罪后金,選擇了無視皇帝的命令,於是也就得到了皇帝的報復。就在今天的那達慕大會結束之後,皇帝就要下令出兵掃蕩這些部族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