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張之賀,原先,他是我門派彼爲重要培養的一名弟子,說起來,還算是我的師兄。”

2021 年 1 月 26 日By 0 Comments

“說重點。”黑魔帝自然知曉這些,不知爲何,他彷彿沒有耐心聽下去一言,當即不耐煩說道。

“呃…張之賀在門派的地位很高,儘管當時他練功時出了點岔子,功力暴跌,但門派對他還是依舊重視,甚至還有傳言,掌門將門派至寶,喚雷笛,傳授與他。就在三年前,派他代表門派,於其他門派的幾名核心弟子,一同前往一地,執行一個隱祕的任務。”中年男子略微沉思一番,隨後直接一口氣說完。

“還有呢?不會就這一些吧!”黑魔帝若有所思,沉思片刻,淡然問道。

“後來,就在三年前的某一天,門派內傳出他以死去的消息,按照時日,因該是盛夏,位置,就在南州的某處海域荒島。據勘察弟子所言,那裏發生了一場激烈的戰鬥,整片島嶼沒有絲毫生機,死氣沉沉,而且支離破碎。”中年男子想都沒有多想,便直接說着,顯然沒有丁點得保留。

“三年前,盛夏,臨海島嶼,難道是他。”黑魔帝腦海閃現一個模糊的身影,隨後喃喃念道。

中年男子看見黑魔帝失神,頓時生出想要逃走的念頭,但很快,他便放棄了。

“繼續說。”黑魔帝回過神來,繼續問道。

“是。”中年男子恭敬答道。“當時,門派震驚,據說,整個門派的強者全部出動,尋找他的下落。只是,白忙了數月,最終,沒有任何確切的消息,不過據說,沿海的居名曾經看見過一朵金光閃爍的祥雲迅速飄過。”

“祥雲?般若祥雲?”黑魔帝一聽,原本無光的臉色頓時出現喜色,隨後揮手說道。

“好了,我問完了,你可以走了。”

“可以走了?”中年男子大感疑惑,他根本無法想象,這修煉界傳聞手段殘忍的黑魔帝,僅僅只是問他這麼幾句話,就讓他走。

“該不會,是他把那張之賀殺了把!”忽然間,一個不可思議的想法出現在中年男子腦海之中。

很快,他便猛然搖了搖頭,斷絕了這個念頭。 “怎麼還不走?莫非,你想留在此處,陪着他們一起死不成?”黑魔帝眼見這名中年男子還停留於此,不禁眉頭皺成了深深的川字。

“不,黑魔帝前輩,我只是想懇求前輩將我這些師兄,一同放掉,不然,我獨自回宗門,恐怕…”這中年男子微微彎腰,恭敬說道。

在他看來,這黑魔帝還算的上挺好說話的人,而且,他獨自回宗門,恐怕要面對長老們的嚴加拷問。若是得知自己捨棄這些師兄弟一起離開,恐怕,自己日後在門派之中,也沒有生存下去的資格。

中年男子要是能用謊言支支吾吾的矇蔽那些長老,倒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

只是,這種大事件,那些長老定會使用那種搜索魂魄記憶的辦法,到時候,恐怕就真的是必死無疑,給了那些長老,一個殺掉自己的藉口。

黑魔帝纔不會管別人的死活,他一聽這中年男子的言語,當即明白他的話外含義,心中頓時冷笑起來。

一個將死之人,居然還要求自己放掉別人,這可真是天大的笑話。黑魔帝心中這般想着,同時也怒斥喝道。

“休要多言,要麼快滾,要麼留下來,一同死去。”

那中年男子一聽,心中頓時暗暗叫苦當,當即也不敢多言,連忙駕馭腳下閃爍縷縷電芒的法寶,朝着南海方向掠去。

“找死!”黑魔帝心中冷笑着,同時做出一個手勢,頓時間,一道黑芒從下方的地面表層沖天而起,帶着恐怖的能量波動,彷彿漆黑的流星般穿過夜空。

“啊!”只聽見一陣劇烈的慘叫聲,那名化作電芒的中年男子緩下身形,顫抖着回頭望去。

只見他胸口出現一道血淋淋的洞口,縷縷黑色魔氣在攙和在暴雨般低落的血滴中。

“黑魔帝…你…不守信用…”話音剛落,他整個人從夜空中無力的垂直落下,‘嘭’的一聲,倒在淤泥大地上。

一名身穿黑袍的男子出現在那中年人落空之處,正是黑魔帝的那十三名護衛的其中之一。

“哼哼!你若是不打算迴歸天雷門,或許,我心情一好,會饒你性命。而且,我也沒不守信用啊,我只是說我黑魔帝放你走,我做到的,可我沒說我的手下不殺你啊!”黑魔帝邪笑一聲,隨後將視線轉移到另外幾名被詭異力量禁錮的修者。

“魔頭!”其中一名老者自知即將死亡,當即怒目看着眼前這身穿黑袍的魁梧男子,不禁大聲怒罵道。

“隨你怎麼說,我從來都不會於將死之人爭辯什麼,因爲,總要讓人家享受完那最後的樂趣。”黑魔的粗獷的聲音響徹在這片夜空中,每一個人都清晰的聽見,包括遠處遙望的鐵面。

此時此刻,鐵面並沒有在意這些陌生,熟悉的同門師兄弟的死亡,他在想一個問題,這黑魔帝,倒地是什麼年齡段的人。

不知道爲何,鐵面總是有一種感覺,這黑魔帝,彷彿並不像這外表所看到的那樣,一個粗狂的中年大漢,反而,好像是一個閉關修煉許多年的年輕人。

當然,那盪漾的着的漆黑魔氣,將黑魔帝的面容,身形,幾乎全部遮掩,並且帶着一種排斥神識的力量。

這黑魔帝究竟是誰,長的什麼樣,多大的年齡,這一切,都是一個謎。

婚非得已 一個謎一樣的強者,這令鐵面開始有些興奮。

自己跟着這樣一個謎一樣的強者,日後的生活,會不會充滿了激情,多姿多彩。

“你們說,我究竟該如何處置你們呢?將你們放掉,然後像貓抓耗子一樣,抓回來,然後餵我的‘化蛇’?”黑魔帝懸浮於空,邪惡的笑着。

“你!魔頭,你要殺就殺!不要多言!”剩餘的這些修者已經絕望,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會落入這樣一個惡魔手中。

不過,這也證實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黑魔帝,的確是手段血腥殘忍。

這是一種精神上的折磨,黑魔帝先是給予他們絕望,然後又告訴他們絕望中還存有生機,只是這種生機,到最後,依舊轉向絕望。

總之,這些人必死無疑,至於是如何的死法,這要看黑魔帝的心情。

“等待,是這個世界上最無趣的事情!”黑魔帝雙眼微眯,心中無奈的想着。

以他的黑魔帝的性子,又怎麼會做如此無聊無趣之事,只不過,他要在這裏等待着,苦苦等待着,這對於他而言,更加無趣,簡直就是不讓他活。

所以,他自然要爲自己找一些樂趣。

比如,將鐵面留下來,好好培養,爲自己效力,這對於他而言,也算是一種樂趣。

他喜歡看見那種同門相殘,他喜歡自己的手下也跟自己這樣,無情,手段殘忍。

他懂的看人,這還在他修煉的時候,他就已經見過形形**的人。

名爲同門師兄弟,表面微笑,暗中藏刀加害於他的‘朋友’。

爲了自己喜歡的人,不惜接近自己喜歡之人的仇敵,以着美色將其毀滅的‘愛人’。

一直隱忍,只爲了有朝一日,如枯草中埋伏的毒蛇,撕咬目標的‘仇人’。



在修煉界,他的年齡並不算大,可以上的這些,卻都是他的經歷。

沒有誰對誰錯,他深深知道這點,於是,在受傷中,他學會了深層次的僞裝自己。

他拼命的修煉着,不顧一切,終於,有了如今的成就。

也正因爲此,他懂得了看人。

黑魔帝的一生,極具感**彩,爲何會留下鐵面性命,讓他爲自己效力。

僅僅只是因爲鐵面和他很像。

也許,這世間沒有一見鍾情,但或許會有一見就很合胃口的朋友。

黑魔帝遙望浩瀚的夜空,眼神之中充滿了枯燥。

“誒,那老鬼的速度怎麼那麼慢,我都這般屠殺他的門人,難不成,他都毫不在意?算了,就將剩下幾人一同殺掉算了。”黑魔帝眼神之中閃現絲毫殺意,隨後朝着那幾人望去。

“哎,也不和你們多說了,該等待的人還沒有到,你們的命,也就這樣到頭了。”話音剛落,黑魔帝右手一揮,那將天雷門幾名修者圍着的滾滾魔氣,頓時朝着他們擠壓而去。

“小輩住手!”話音剛落,一個全身閃爍恐怖璀璨電芒的身影,出現在距離黑魔帝千米之外的夜空中。

“誒,老鬼,你晚了一步。”黑魔帝邪笑一聲,粗獷的聲音響徹在夜空之上。

“啊…”一陣撕心裂肺的嚎叫聲,那剩餘的幾名修者頓時爆體而亡。

“你!”那渾身上下閃爍恐怖電芒的身影一閃而現,出現在與黑魔帝相距不到百米的距離。

“是他!”遠處的鐵面,臉龐上充滿震驚之色,他看着這個身影,頓時喃喃自語道。

這一閃而來,攜帶恐怖閃電的身影是一名充滿傲然氣勢的老者。

這老者身穿紫色寬衣,劍眉微皺,顯得彼爲有神。若非他那隨風飄揚的白髮,以及那與本人格格不入的悠長地白鬍須。很難想象的道,這名面容如嬰兒般白嫩光滑的俊俏男子,居然是一名年過千歲的老者。

此人就是天雷門的當代門主,傳聞接近六道境界的張之鶴。

彷彿察覺到了鐵面的細小聲音,張之鶴意味深長的朝着此處望了一眼。

“叛徒,還不速速跪下!”他大喝一聲,這聲音當真如九天神雷般響亮,直震在鐵面的心中。

當即,鐵面心神恍惚,存有懼意,就要當空跪在閃爍電芒的法寶上。

“別怕,鐵面,你現在是我黑魔門的人,是我黑魔帝的手下,有我爲你撐腰,別怕這張老鬼!”黑魔帝冷冷喝道,那聲音猶如黃鐘大呂,直接將鐵面心頭那股恍惚的魔力擊潰。

“你這小輩,殺我門派的五代弟子不說,還教唆我天雷門的徒孫,莫非,你真欺負老朽我年紀大了不成。”張之鶴眉頭大皺,心中燃起一團怒火,大聲喝道。

隨着他的話音剛落,一股恐怖的威壓朝着遠處的鐵面擠壓而去,彷彿要將其硬逼跪下。

“化蛇!”黑魔帝見之,怒斥一聲,那拍打翅膀懸浮於空的龐大身軀頓時會意,朝着鐵面的方向掠去,擋住了那股恐怖的威壓。

“你!”張之鶴已經是怒到了極點,他全身上下閃爍着點點電芒,彷彿就要向黑魔帝出手一般。

“誒!慢着老鬼,今日來此,我可不是爲了與你爭鬥。”黑魔帝邪笑一聲,衝着張之鶴喊道。

“正魔之鬥,自古有之,難不成,你想要與我和解不成,哼!這是萬萬不可能的事情,你這邪魔歪道,殺我徒孫弟子,我若就這般放你離開,日後其不會被那些道友笑話。”張之鶴雖然這般說着,但卻停止自身源力的運轉。

“嘿嘿,這還真是好笑,你怎麼就認定我要屈服與你議和?”黑魔帝冷笑着,眼神之中充滿了輕蔑。

“那你想做什麼?將我門下派出的弟子,盡數抹殺,該不會只是爲了請我談天吧!”張之鶴冷哼一聲,眼神之中充滿了殺意。

就在這時,張之鶴看見了黑魔帝的笑容,臉上的表情頓時僵硬起來。

“誒,你真聰明,我確實有着這等意思。”黑魔帝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

“賊子!我要滅了你!”張之鶴怒喝一聲,頓時祭出一件法寶,帶着萬千恐怖的雷電,朝着黑魔帝重重的轟去。

“十三護衛!”張之鶴憤怒的全力一擊,黑魔帝自然無法一敵,兩者之間的修爲實力,相差幾個層次。

不過,黑魔帝居然敢在此等待,自然做好了完全的準備。 就在張之鶴祭出帶有恐怖電流的法寶,全力朝着懸浮夜空的黑魔帝轟擊而去時。

隨着黑魔帝那一聲大喝,下方頓時閃爍十三道帶着滾滾魔氣的漆黑光束。

漆黑的夜空中當即盪漾起一股詭異的力量,瘋狂的將黑魔帝包圍,形成一個與天色一般漆黑的光罩。

那天際間遊走飄蕩的魔氣立即匯聚起來,團團融入光罩之中,一個防禦力極爲恐怖的結界,就這般形成。

魔氣結界形成的速度,居然比那張之鶴全力襲來的雷電屬性法寶好要快上一成。

轟隆隆…宛如驚天雷霆的降落聲響,那在雷電中無比朦朧,看不清形狀的法寶重重的轟擊在結界之上。

一股帶有恐怖衝擊力道的氣流,在夜空上方,朝着四面八方盪漾而去。

“好小子!恐怕你早已策劃這場計謀多時了吧!”張之鶴見一擊爲果,當即收回法寶,心中已經產生想要離開此地的念頭。

“嘿嘿,這倒不是,只是,老鬼,你若再不回去,恐怕,山門就要被摧毀了,日後可就無家可歸了。”黑魔帝邪笑着,那彼爲粗獷的聲音響徹在這片夜空當中。

遠處躲在異獸‘化蛇 ’身旁的鐵面雙眼充滿了狂熱之色,還在回想先前那短短一擊之戰,但一聽黑魔帝這番言語,當即明白張之鶴爲何忽然勃然大怒的原因。

“好一個調虎離山之計!”張之鶴眼神之中流露出無盡的殺意,怒斥道。“我今日非要將你這小魔頭殺死不可!省的你日後危害人間!”

“喲!這維護正義的事情,就不勞你操心了把!奧,你不關心自家山門麼?我忘了告訴你,今日,可不只是我黑魔門一家的強者進攻你家山門。還有萬屍門,六慾宗門,媚影魔門。”黑魔帝唯恐天下亂,有恃無恐的說着這些,也不怕激怒張之鶴。

“聽說,這媚影魔門裏面可都是羣亂世邪淫之輩,需要不少善男信女作爲爐鼎,修煉雙修陰陽之法,當然,也有作爲一生得伴侶修煉。對啦,老鬼,不知道,你天雷門裏面的俊男美女多還是不多?”黑魔帝繼續嘲諷着,用着言語激着對方,彷彿恨不得對方立即痛下殺手一般。

“哼!小鬼,你說什麼都沒有用,我天雷門的護山大陣豈會被你三言兩語給說破?”張之鶴冷笑,他自己豈會不清楚,縱然那些魔門真的進攻自山宗派,也不一定就回取得什麼好果子。

畢竟,其他九大仙道修煉門派與天雷門的距離,並不算太遠,以修者的飛行速度,恐怕,幾分鐘便可趕到。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