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張元珠寶公司?”聽到自己姑媽的話,江浩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2021 年 2 月 3 日By 0 Comments

這特麼的搞了半天竟然是搞到自家的公司來了,這林嬸竟然拿他們公司的一個C級職員來嘲諷他這個公司的副總裁呢!

江浩想着這可就好玩了!事上竟然有這麼巧的事情!

“是啊!”江浩的姑媽是認真的回答道:“他還說什麼他們的公司是整個常青市最大的珠寶公司呢!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這次他還帶了些珠寶回來給他家人和親戚當禮物呢!她老媽前幾天是拿去到處炫耀,別提得有多開心了!”

聽到姑媽這話江浩是覺得一陣陣的好笑。

可以說其他的都不行,這把公司吹得還是可以的,他們家的公司現在真的可以算是常青市最大的珠寶公司了。

“他們開心他們的,我們開心我們的!我們沒有必要去羨慕人家!我們也不稀罕他家的珠寶,只要家裏面的人健健康康的就好了!”面對江浩的平靜模樣,他的老媽是說出了一段話安慰着他道。

她就怕此時的江浩聽到這些話後心裏會不平衡。

畢竟以前在村裏面無論是比成績還是比人品,林勇是根本沒法跟江浩比的。 “那姑媽,你們喜歡那些金銀和玉石飾品嗎?”聽到他們談論着林勇的事情,江浩是一臉笑意的問向自己的姑媽和自己的母親道。

本來這次回來他是準備帶些公司的產品回來的,畢竟好不容易纔回家一趟,不帶點禮物怎麼行?

但是由於江浩想試試窮回家會是什麼樣的體驗,所以就沒能把那些產品帶回來了。

現在他體驗也體驗過了,誰對他好誰對他壞他也已經搞得清清楚楚了,反正張夢辰過幾天會過來找他,就讓她帶點公司的產品過來唄。

“你這孩子說的,這些飾品可是真金白銀的,誰不喜歡啊!”江浩的老媽笑道:“我們都不是聖人,見錢當然是喜歡的了。”

江浩老媽語調一轉,又強調道:“但是我們沒有也沒有必要去羨慕人家,有多大能力過多大的生活,小浩,對於林家的事情不必耿耿於懷的。”

怕江浩想不通,江浩的老媽又是安慰起了他來。

“嘿!光顧着跟你們胡扯,我把正事都給忘了!”

江浩老媽話音剛落,江浩的姑媽這纔想起她過來的目的,忙對着江浩他們說道:“你們聽說了嗎?陸萍今天回來了!”

“回來了?”對於自己姑媽的話,江浩一家無一不是驚訝的。

而這個名字,也勾起了江浩的回憶。

這陸萍可以說是他們村裏面的村花了,當年他們村裏面和隔壁幾個村子的年輕小夥爲了追求她,可以說是把她家都給圍得水泄不通。

而當年,江浩也在他們之中的行列,要不然爲了上大學,他覺得他一定能把陸萍追到手!

江浩上了大學之後,無疑是十分的失望的,想想他回去之後陸萍就可能嫁給他人了,他心中無疑是十分的失落的。

然而就在那時候,村裏面的潘子打電話給他說陸萍出去打工了,江浩又充滿了希望,只等學業完成回家繼續追陸萍呢!

然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陸萍自從出去後幾年都沒有回來,江浩以爲她已經在外面紮根了,所以就在常青市工作穩定之後,就和林曉結婚了。

而現在她回來了,江浩想想她也應該嫁作人婦了吧,估計孩子都會走路了,畢竟現在他們的年紀也都不小了。

“是啊,回來了,而且我聽說她還沒有結婚呢!”江浩的姑媽繼續說道。

“還沒結婚?”這讓江浩的老媽多少有些驚訝了。

這陸萍是本村人,家也離江浩家不遠,她的樣貌江浩老媽是知道的,以她那樣貌加上現在這年紀還沒有結婚,這不能不讓她驚訝的。

“是啊!所以我聽到江浩的事情之後我就趕過來了,而且我跟她媽關係好,已經跟他們說好了,明天安排江浩跟去相親去!”江浩姑媽笑着說道,這正是她這次來找江浩的目的。

“什麼?相親?”聽到姑媽這話,江浩是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他知道自己的姑媽是關心自己,但是這也太快了吧,自己纔剛回家第一天就給自己安排起相親來了!

“是啊姑媽,這不太妥吧,畢竟人家纔剛回來。”江浩的事情現在的確讓江浩的媽媽擔心。

但是雖然擔心,也不能在人家剛剛到家就去相親去吧?就算是自己爲自己的兒子着急,也不能不爲人家考慮一下。

“有什麼不妥的!”江浩的姑媽反駁道:“這種事情就是要早點出手,你們也不看看陸萍的樣貌,可是出了名的美人!如果我們還要等着,我估計過不了幾天,她家的門又被十里八鄉的小夥們給擠滿了,到時候江浩的機會就小了很多了!”

“況且我已經和她媽媽談過了,她也急着給陸萍找個歸宿呢!畢竟人家也老大不小了。”

“也是也是。”姑媽的話是讓江浩的老媽陷入了沉思,畢竟姑媽的話說的沒錯。

自己的兒子現在可是離過婚的人,如果不早點出手的話,機會就很渺茫了,要是擱在以前還好點。

“可是,你真的跟陸萍的家人談過了嗎?”不過江浩的老媽還是有些擔憂。

“放心吧,談過了!”姑媽保證道:“時間就在明天,我就來通知一下你們,也讓江浩有個準備!”

“不是,我也沒說要相親啊?”姑媽和自己的老媽你一言我一語的決定了,是讓一旁的江浩十分的無奈。

現在他雖然是跟林曉離婚了,但是他已經跟張夢辰訂婚了,現在去跟陸萍相親,這又算怎麼回事?

“小浩,你就聽姑媽一句吧。”見一臉不樂意的江浩,他姑媽是開口勸他道:“我知道你有些不甘心,陸萍也出去久了現在纔回來,在外面發生什麼事我們也不清楚。”

“但是以你現在的狀況,不是姑媽看不起你,而是實事求是的說,陸萍已經很不錯的了,畢竟她的樣貌是擺在那不是,人家也不差了。”

“姑媽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我覺得我們能不能考慮考慮?”江浩苦笑道,但他的確不是那個意思。

如果他現在的遭遇是真的的話,他肯定聽自己姑媽的去相親,並爭取把陸萍追到手,然後在村裏面好好的生活,供小婉讀書。

可是關鍵是他不是啊,他已經跟張夢辰訂婚了,這相親怎麼能去呢?

“好考慮什麼考慮?”就在這時候,一直在角落裏面叼着旱菸的老爸是開口說話了:“以你現在的條件和歲數能找到個婆娘就不錯了!你也二七二八的人了!你要知道,村裏面可是要幾個光棍想娶個寡婦當婆娘都找不到呢!陸萍這麼好的樣貌她能不能答應你都還有話說呢!”

“是啊小浩,你也不小了,現在又遇到這麼個事,怎麼說把你的事解決了,我們也好放心啊!”江浩的母親也是苦口婆心的勸江浩道。

“那好吧。”江浩想了想,還是答應明天去一趟吧,要不然自己是頂不了姑媽他們三個人的輪番轟炸的。

況且他和陸萍已經好久沒見面了,去見她一面也好。

怎麼說他們都是同村的,而且他們當年還是同班同學呢! 第二天一早起來,江浩並沒有急着爲今天的相親做什麼準備,而是一早上就把自家的大院子給打掃起來了。

這院子現在已經是鋪上了一層水泥了,可以說是比以前的泥土地面要乾淨得多了。

但是家裏面的父母總喜歡在院子裏面養一些雞鴨,這些家禽整天在這裏走來走去的,到處都是腳印,可想而知有多髒了。

而這江浩也是爲張夢辰過來的時候做準備的,昨天晚上他已經打電話給張夢辰叫她過來了。

現在相親都被家裏面安排上了,估計再不叫張夢辰過來,就得真娶一個村裏面的姑娘不可了。

“你一大早的幹啥呢?這院子我昨天剛掃過,已經很乾淨了!”看到一早江浩忙着打掃衛生,江浩的老媽是一臉的埋怨:“你現在最要緊的是相親,昨天我已經跟潘子說過了,叫他借幾件衣服給你,你現在趕快過去吧!”

江浩老媽說着就搶過了江浩手中的掃把。

江浩幾年沒有回家,家裏面的衣服都是舊的,穿着去相親根本就上不了檯面。

所以心細的江浩老媽昨晚已經跟潘子打了個招呼,讓他借幾件衣服給江浩相親去。

“媽,你急啥啊,相親不是下午嗎?現在大早上的準備什麼啊!”江浩是一臉的無奈了。

“這可是你的人生大事,怎麼不能早點做準備。”江浩老媽反駁道:“趕快去潘子那,這事要是不成,你今晚就別回來了!”

“可是這院子……”

“行行行,我等下收拾一下還不行嗎?”見拗不過江浩,江浩老媽只好接下了打掃衛生的工作。

“那也行。”江浩見狀也只能作罷了:“但是老媽你要掃乾淨點啊,還有屋裏面的那些東西收拾一下,院裏面的雞鴨也抓起來關着吧,要不然糞便弄得滿院子都是。”

“打掃乾淨點,過幾天家裏面可要來客人呢!”

“行行行,我知道了,你過去吧,媽做事你還不放心嗎?”江浩的老媽面對江浩的喋喋不休,是滿口答應了下來。

江浩見着也沒辦法了,也只能答應往潘子家那邊去了。

這一大早上的他早飯都沒吃呢,就被催出家門了,自己的老媽也鎮上的。

而且相親定的時間可是在徬晚的時候,江浩就是想不通他們這麼着急幹啥?

江浩現在看着也只能去潘子家把自己的早飯給解決了。

“江浩來了?”看到江浩過來,潘子是笑道。

昨晚江浩的媽媽已經把事情跟他說了,所以今天見江浩過來,他不可能不心存笑意的。

“能不來嗎?一大早的就被我媽逼着過來了,我早飯都沒吃呢!”

看到潘子家正準備吃飯,江浩又咧嘴笑道:“正好直接在你這裏把早飯解決了!”

給江浩添完碗筷,潘子又問向江浩道:“你覺得你現在有把握嗎?”

“管他呢!”江浩笑着回道:“就當老同學幾年沒見面出去見個面唄。”

“你說這話怕不是真話。”潘子說着是回憶起了當年:“那時候我們爲了追求陸萍,都差點打起來了,現在倒好,你們兩家給你們安排了相親,你倒得了便宜還賣乖了!”

“我說的可是實話。”江浩認真道:“況且人家看不看得上你跟你準備不準備好也沒有多大的差別吧?要是人家看對眼了,你怎麼穿她都看得上你,看不上你的,就算你穿金戴銀的過去,人家也未必看上你啊!”

“也對。”潘子點點頭,很贊同江浩的話:“愛情這種東西就是這麼奇妙,還真不是穿着打扮就能解決的。”

吃完飯,潘子還是按照昨晚江浩老媽的吩咐給江浩挑選着自己帶回來的衣服,保證江浩穿得體面又不失氣質。

雖然江浩很是抗拒,他也不願意爲難江浩,但是江嬸子的吩咐他可是不敢不重視的。

很快他就幫江浩選到了一套特別合身的西服,江浩穿在身上,氣質果然上去了一大截!

“你穿這套過去,保證你能夠成功泡到陸萍!”看到江浩穿在身上無比的合身,潘子是自信的說道。

“帥氣是帥氣了很多,但是我總覺得在這村裏面穿得這麼正式,有點不合時宜。”江浩尷尬的笑道。

這裝束在常青市穿着上班還可以,但是現在他們都回家了,這窮鄉僻壤的地方,西裝革履的裝束他們都只在電視上見過,現在江浩這麼穿,他感覺他都邁不出去了,更何況是去相親呢!

“你管他呢!反正人家去相親都這麼穿的!”潘子說道:“我覺得你這麼穿就不錯,肯定把陸萍迷得神魂顛倒的!”

“加油,一定要把她泡到手,她成了別人的媳婦我還不樂意呢!”

潘子說的可是實話,畢竟那可是他第一個喜歡的人,所以他們雖然許久未見,但是那種回憶還是讓他念念不忘的,如果她嫁給別人,潘子心中多少有些不是滋味,雖然他現在已經結婚生子了!

但是嫁給江浩他就感覺好受多了,畢竟他們是兄弟!

而且以江浩的能力來看,他覺得江浩是他心目中最配得上陸萍的了。

在潘子的一番鼓勵下,江浩也打足了勇氣,準備去赴約相親了。

這次的地點是陸萍選的,他們已經通過電話聯繫過了,地點定在村子外面的一棵大榕樹下。

剛得到消息的時候,江浩是不得不佩服她選地址的能力了。

這棵大榕樹位於村子的外面,平時雖然有許多小孩在那玩,但是到了徬晚,他們就都回家吃飯去了,所以徬晚這段時間,那裏幾乎是沒人的。

在江浩的記憶中,以前那裏可是村裏面情侶們經常去的約會聖地,小時候他也很嚮往帶着自己喜歡的女孩去那裏約會的。

沒想到時隔多年,自己終於是要去那個地方赴約了。

雖然他不是以結婚的目的去的,但是以去見老同學的目的過去,還是不免得讓他有些激動。

幾年沒回來,江浩看着榕樹又茂盛了不少,它所鑄造的空間,現在更是巨大了! 江浩來到了大榕樹下,果然看到在那一塊凸起的樹根上坐着一個人。

那人扎着兩根馬尾辮,穿着打扮也很是鮮豔,江浩可以確定是一個女的,但是就不知道是不是陸萍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