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彷彿就好像對於男生來說是屬於至高的享受與幸福一樣,雖然江寧也清楚不過就是躺膝蓋而已,可是,就是無法抹除心底的那種嚮往。

2022 年 1 月 12 日By 0 Comments

或許,這就是紳士的天性吧,對於美麗的事物總是會很難拒絕。

所以,江寧決定了,正所謂生活就像XX,如果不能反抗那就享受好了,誰讓他計差一籌呢。

江寧還是蠻可惜自己沒有輸掉比賽,不然現在面臨的局面就會反過來,他很有可能會看見一隻面紅耳赤,軟萌可欺的阿璃。

不像現在,雖然也很可愛沒錯啦,但是總給他一種自己被盡在掌握的無力感,活脫脫的一隻小魔女。

明明之前網戀的時候,阿璃給江寧的感覺都是像小蘇一樣的軟萌,怎麼奔現以後就變成了這種硬核萌了。

再這樣下去,以後家庭地位絕對不保啊,嚶嚶嚶~

「阿璃,我記得昨天天台不是這個樣子的啊,怎麼突然多了一個長椅?」

江寧一臉好奇,認真的詢問著。

「人家讓保鏢們安的啦,還有那邊的亭子,等到了冬天還可以放暖爐,就算想吃燒烤也不是不行哦,到時候我要寧哥哥你親手做給我吃。」

阿璃頓時雙眼放光,來了興緻,直接把冬天都給規劃好了,江寧還停留在阿璃這邊強大的行動力上面。

只一天時間就能在五層樓高的天台安裝好長椅,涼亭,這哪裡是保鏢,簡直是特工啊。

「好了,我們來吃飯吧,今天我親手做的便當,很有自信相當美味,阿璃你可以大快朵頤了。」

江寧徑直走到阿璃身邊坐下,掏出了便當盒準備用餐,看樣子剛才的話題轉移術應該是生效了。

思來想去,江寧還是克服不了自己的羞恥心,自己這麼一個大老爺們,躺倒自己女朋友腿上被喂飯吃,被不知情的人看見一定會覺得是一個廢物吧。

雖然十分不舍膝枕,江寧還是選擇儘力開脫,當然如果阿璃等下強烈再三要求的話,他也不是不能仔細斟酌一番。

最起碼要矜持一下子,不能被阿璃覺得自己其實是一個很輕浮的男生,他可是紳士中的猛男才對。

哦不,說錯了,是猛男中的紳士才對。

就當江寧覺得已經成功轉移話題,今天可以就這樣子躲過去的時候,阿璃給他來了一個突然襲擊。

江寧毫無反抗之力的就被阿璃給直接在長椅上放倒了,因為姿勢十分尷尬又不敢亂動怕碰到什麼不該碰的地方。

「阿璃你幹嘛?」

江寧試圖裝傻萌混過關。

「當然是要願賭服輸來給寧哥哥你膝枕喂飯了,怎麼,寧哥哥你嫌棄阿璃嗎?」

四目相對,江寧知道自己萌混不下去了,他根本不可能睜著眼睛說瞎話,況且他本身還是興奮的,就是拉不開臉而已。

「當然不是,就是總覺得這個樣子不太好,有點太羞恥了。」

眨了眨眼睛,江寧突然意識到自己在阿璃的裝可憐之下自爆了,怎麼就管不住自己的嘴呢,這下簡直要羞死了。

江寧很想找個地縫鑽進去,但是此時此刻因為腦袋躺在阿璃大腿上的緣故,他完全不敢亂動,害怕一個不小心就觸碰到不可描述的部位。

「寧哥哥你害羞的樣子真可愛,嘻嘻!」

阿璃伸手捏了捏江寧的臉,輕輕往旁邊拉了拉,又擼了擼他的腦殼。

來了來了,江寧最害怕聽到的那句果然出現了,身為一名高冷型男,江寧最不想被說的就是可愛了。

嗚嗚嗚~

男生怎麼可以被說可愛呢,好羞恥,講道理此時此刻江寧的羞恥度應該已經爆表了,找個角落抱頭蹲一會兒才對。

但是由於情形極其特殊,雖然江寧現在心跳超快,小鹿亂撞,但是卻感覺異常的放鬆,就好像來到了天堂。

這就是傳說中的膝枕嗎?感受著來自腦後少女大腿的柔Q彈神奇觸感,還有鼻子前飄蕩的清幽體香,江寧有些心神蕩漾。

或許傳說並沒有被誇大,來自美少女的膝枕真的是凈化心靈的一片凈土,是屬於天堂的樂園,是至高的享受。

當然,如果阿璃穿的是裙子和過膝襪那就更棒了,比起連褲襪江寧還是對過膝襪更感興趣一些,不過總體而言已經是非一般的體驗。

從紳士角度來看,江寧並不能保證如果阿璃的大腿沒有任何保護的出現自己面前,自己會不會想要測過臉狠狠蹭蹭的想法。

當然,那是不摻雜任何邪念的,是最單純與最直接的好色的表現,色,食也性也!

或許阿璃就是預料到了這一點才不會穿過膝襪的吧,不然迎接江寧的很可能會是傳說的絞頭殺,但是如果真的能有那樣的體驗,從一名合格的紳士角度來說,怎麼樣都值了。

不過話說回來,阿璃會不會有腿毛呢?聽說有些女孩子的腿毛旺盛程度不亞於男性,江寧不自覺的想象到了那個畫面,上半身正正常常的阿璃,下半身是猩猩。

江寧不厚道的笑了,畫面太美不敢想象,仙女一般都是不會有腿毛的,但他就是想笑。

「寧哥哥你這是想到什麼了笑的這麼開心?」

阿璃剛要給江寧喂飯,結果注意到了江寧臉上開心的笑容,還以為是自己的計劃起作用了,打算再撩一波。

「阿璃你先保證不生氣,我才告訴你。」

江寧先打一記預防針,不然不敢說。

「寧哥哥你這是不信任我,阿璃怎麼可能會對你生氣呢?阿璃光喜歡你還不滿足呢。」

「真的不會生氣?」

「一定,肯定,以及百分百確定。寧哥哥你要是再不說我可就真的生氣了。」

「其實也沒什麼啦,就是我剛才在想阿璃你會不會有腿毛,然後突然想到了」

江寧話還沒說完,就被阿璃給瘋狂用飯塞滿了嘴。

看著阿璃核善的眼神,江寧突然很想笑,生氣的樣子也好可愛。

就是能不能給口水喝,我快要噎死了! 石招娣心情很激動,也酸澀的很,說起來姐妹三人是無父無母的苦命人,換做別人家父母健在的,坐在這裡的該是雙親。

石晗玉一身淺白帶粉的襦裙,整個人都端莊了許多,就算是略施粉黛也美得很,看著這樣的石晗玉,石招娣腦海里卻是曾經那個瘦弱不堪,口不能言的三丫,心頭髮熱的她眼圈都紅了。

「阿姐,我好看不好看?」石晗玉笑得很開心,俏皮的在石招娣面前轉了個圈兒。

石招娣咬了咬舌尖兒,她知道三丫怕自己出醜才會不惜耍寶逗自己的,故作嚴厲的說:「莊重些。」

「是,晗玉領命。」石晗玉是真怕石招娣哭出來,這個場合不能落淚,那麼多人看著呢。

石招娣看向了石迎娣,石迎娣穿著的淺白帶微紅的桃紅色,姐妹三個人容貌都隨了性格,自己這個妹妹一張笑臉透著英氣,平日里都不願意穿裙子的人,都能看得出來那份不耐煩。

「一拜。」司禮揚聲。

石迎娣和石晗玉跪下來,恭敬地給石招娣和顧長生行禮。

這原本是感謝父母養育之恩的,不說石晗玉了,就是石迎娣也沒感受到父母的養育之恩,反倒是坐在上面的阿姐打小伺候兩個妹妹活下來,所以這一拜姐倆都誠心誠意。

石招娣起身過來扶著兩個妹妹起身,再挨個給整了整衣裙,正了正發簪:「好,長大了。」

姐妹倆面向東正坐下,兩位王妃再次凈手,有司奉捧著髮釵過來,兩位王妃接過來發簪走到姐妹倆面前,文王妃高聲:「吉月令辰,乃申爾服。敬爾威儀,淑慎爾德。眉壽萬年,永受胡福。」

丫環摘下了發簪,兩位王妃分別給姐妹倆簪上髮釵后,姐妹倆回去房,襦裙換成了曲裾深衣,再次來到外面給來賓們行禮,回頭給兩位王妃行跪拜禮,表示感謝和尊敬。

當石晗玉抬眸的時候,看到了一身玄色鑲紅長袍的牧北宸。

牧北宸的目光就沒離開過石晗玉,四目相對的時候他笑了,這一笑春風化雨一般,石晗玉趕緊收回目光。

尋常百姓家的女兒,初加就結束了,石家今非昔比,二加也正常。

所以,當司禮揚聲宣布三加的時候,連兩個王妃都吃驚了,倒是沈玲瓏鬆了口氣,幸好自己準備的禮服都是足夠的。

三加要戴冠,而這可不是尋常人家能準備的了。

牧北宸往人群外面看了眼,趙同芳立刻捧著一個漆盒走進來,漆盒上瞄著龍鳳呈祥的圖案,當漆盒放到了兩位王妃的面前的時候,武王妃不得不看向了牧北宸,就算是猜測到了是給誰的,可石家兩女同時及笄,這就有些不合適了吧?

「殿下,屬下也要送禮。」趙同芳躬身。

牧北宸點頭:「可。」

趙同芳快步離開,再進來的時候捧著漆盒,雖說比剛才的漆盒小了一些,上面的圖案也換成了百花圖案,可也讓兩位王妃鬆了口氣,鬆了口氣的同時,武王妃盯著趙同芳,當趙同芳到了近前,武王妃壓低聲音問:「你又是為何?」

「祖母,迎娣是孫兒的徒弟。」趙同芳聲音更小的說:「不能受這個氣!」

武王妃哭笑不得,旁邊文王妃就忍不住拿了帕子遮住唇角,笑了,出聲:「這石家三女,各個都是福星臨世呢。」

兩位王妃還要凈手,司奉捧著釵冠上前,兩位王妃捧著拆冠,文王妃揚聲:「以歲之正,以月之令,咸加爾服。姊妹具在,以成厥德。黃耇無疆,受天之慶。」

石晗玉不懂,石迎娣也不懂,就連石招娣都不懂,可沈玲瓏和紀夫人都明白這一加到底意味著什麼。

摘了髮釵,戴上釵冠,丫環扶著姐妹倆回到房間里換上了大袖長裙禮服。

石晗玉一身硃紅色綉金絲線鳳穿牡丹的曳地長裙,兩隻手交疊放在身前,寬袖隨著走動如蝶翼一般,石迎娣一身桃粉綉蝶戲幽蘭的的曳地長裙,姐妹倆並肩而來。

牧北宸起身直接迎過去了,他迎的是石晗玉,所有人都有一種意料之中的感覺,趙同芳看著自己孤零零的徒弟一臉懵懂的樣子就差點兒跺腳了,也一咬牙的走過來,在牧北宸牽住了石晗玉手的時候,他也隔著衣袖拉住了石迎娣的手腕。

石迎娣猛然看過來,趙同芳趕緊壓低聲說:「快隨師父來,咱們看熱鬧。」

「熱鬧?」石迎娣被趙同芳拉走,快速的去了武王妃身邊,武王妃看著這一對兒,怎麼都覺得不對勁兒。

可這個場合也不能問啊。

倒是那一對兒,武王妃偏頭低聲對文王妃說:「你看明白了嗎?」

「長姐是覺得小妹還是當年那般沒眼色嘛?」文王妃嘖嘖兩聲:「看來咱們這一趟是來對了。」

兩個人對望一眼,心照不宣。

「你幹嘛啊?」石晗玉小聲問牧北宸。

牧北宸微微偏頭:「及笄之後,你知道最該做什麼嗎?」

「不知道!你耽誤行禮了,我快累死了。」石晗玉皺眉:「你快回去坐著。」

牧北宸的大拇指在石晗玉的掌心裡肆虐一圈,輕笑出聲,抬頭看著人群外,兩個黑衣人立刻過來。

牧北宸打開盒子,從裡面拿出來一塊龍鳳玉佩,彎腰為石晗玉把鳳佩帶在腰間,拿著龍佩看了眼石晗玉,見她不動,只能自己帶在了腰間。

石晗玉想要找個地縫兒鑽進去,這男人想做什麼誰都看出來了,自己也心知肚明,可這事兒怎麼看都有強扭瓜的意思。

牧北宸不知道石晗玉想什麼呢,從另一個人手裡接過來紅色鑲玄色的薄紗披風,抖開給石晗玉披上。如此兩個人站在一起簡直……,嗯,像極了下一秒就要喊一拜天地的既視感。

有侍者送來酒。

石晗玉就慌了,抬眸看著牧北宸,這小子是不是瘋了?他到底想要幹啥?

牧北宸拿過來酒盞,望著石晗玉。

他喉結滾動,聲音很輕的說:「今日我不說江山為聘,你且等著。」

「你別胡鬧。」石晗玉皺眉:「別鬧笑話行不行?」

牧北宸笑了,酒杯送到石晗玉面前……。 進入神女第一城,入眼處,最先看到的,並不是這座宇宙聞名的花城的錦繡繁華,而是一群從星空戰場押送過來的奴隸。

這些奴隸,修為都不弱,但衣衫襤褸,神情或是獃滯,或是憤恨,或是屈辱。

有半聖,有聖者,有聖王,有大聖。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