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很快三人又各自釣了兩三條,就收手了,網箱已經裝不下了這些都是純野生的大魚,是非常不錯的食材。

2021 年 2 月 1 日By 0 Comments

林凡看差不多了,就帶着幾個人回到營地。

回去的時候,林凡看到那裏又多了幾個人。

看到林凡出現,幾個人都目不可察的,瞄了一眼林凡,轉身就去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幾個人以爲自己僞裝的很好,殊不知,林凡一眼就看穿了幾個人的把戲。

出來野炊,還穿的這麼正式,真是低級,而且都是男的一起玩,手段太過於低級了。

林凡將魚放進後備箱,月影不在身邊,如果這幾個人發難,自己要第一時間保護好,清然她們。 林凡有些疑惑,這又是誰的人要找自己的麻煩。

楊清然在身邊,林凡覺得有點施展不開,要是再傷到們就不好了。

在沒弄清楚情況之前,這幾個人現在也不敢輕舉妄動,林凡隱蔽的掏出手機按了紅色的按鈕。

便招呼着楊清然上車,這裏的危險,林凡並沒告訴她們,擔心她們反應過大,驚動歹徒。

玩的也差不多了,是該回去了,幾人也沒有懷疑,紛紛上車。

楊清然她們今天玩的非常開心,在車上嘻嘻哈哈的不停。

但是林凡表面上也很開心,但是還是擔心的不行,雙眼一直看着倒視鏡還有窗外面,看有沒有人埋伏。

看了一圈都沒有,林凡不禁疑惑,難道是自己的錯覺。

不可能啊,這些人一看就不是好相處的,一路上平靜如水。

下午的陽光顯得比較柔和,透過窗戶照射進來,楊清然幾人趕到懶洋洋的,坐在車上打盹。

不一會兒,幾個人就不吵不鬧,都睡着了。

林凡開車更加認真的巡視,車外面的情形,發現還是沒有什麼動靜。

林凡稍稍放心下來,或許真是自己的錯覺也說不定。

看着熟睡的幾人,林凡淡淡的微笑。

柏油路上空曠無比,路邊一直就只有林凡一輛車。

林凡開始有點警惕,事情不對,太靜了,感覺還是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就在路過一個湖泊的時候。

“砰。”

車子的左前輪爆胎,車子瞬間失控,一頭扎向橋下面的湖泊。

方向盤抱的死死的,林凡想要往右打方向,就是擰不動。

巨大的聲音,還有搖晃,讓睡着的三人頓時驚醒,嚇得瑟瑟發抖。

林凡看到幾個人醒了,立馬喊道。

“雙手抱頭,趴下!”

楊清然吳婧馬上照做,把林諾諾護在懷裏,三個人趴在後面的座椅上。

眼看就要衝下橋樑,林凡使出渾身力氣,終於拉動方向盤,汽車一個甩尾,驚險的的停在橋邊上。

再過十幾公分,車子就要掉下去,林凡拉好手剎,打開車門,把三人從車裏扶下來。

這驚魂的一幕,把三人都嚇得不輕,林諾諾下車還有點驚魂不定。

“車子好好的,這麼會爆胎呢,這車還是新的,都沒有開幾回。”

林凡繞過來,看着左前輪,一根粗大的三角釘紮在上面。

林凡臉色很難看,這是想讓他車毀人亡啊!

車子剛纔撞上了橋樑,現咋也打不着火,沒辦法回去啊。

就在湖泊的不遠處,馬三爺正好就在,周圍圍了幾十個小混混,這些都是馬三爺信得過的人,在一起幹過不少傷天害理的事情。

今天大家一起出動,就是因爲林凡的身份太敏感了,害怕留下什麼把柄。

馬三爺婧心佈置了這場暗殺,就是要林凡死於意外,眼看就要成功,沒想到林凡這麼有能耐,失控的車子,都能抓住。

不過沒關係,這附近已經是天羅地網,不過是進來還是出去,在這個湖泊的兩端,馬三爺都讓人冒充施工人員,將道路封鎖了,並且安裝了高頻的信號屏蔽儀。

楊清然掏出手機想要找拖車過來,撥打電話的時候,發現手機經然一點信號都沒有。

“真是奇怪,這裏那麼空曠怎麼一點信號都沒有呢?”

吳婧他掏出手機,發現也沒有信號。

林凡冷笑,這些人爲了對付自己,準備的可真夠充分的。

但是現咋自己沒有如他們所願,死在這裏,因該等會兒就現身了吧。

只要現身就像別想跑,林凡倒是想看看,背後到底是誰要陷害他。

馬三爺看到林凡的車停在橋邊,所有人都安然無恙。

一拳打在樹上,可惜這麼好的機會失敗了,如果林凡直接掉進去,她們會省事很多。

看着下來的楊清然正在打電話,冷笑道:“你們現在就“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這種事情他們乾的很多,非常熟練,所有因素都考慮了進去,只要敵人進入他們的包圍圈,就別想逃。

a計劃不成功,他們還有b計劃。

看着林凡等人沒事,現在等下去也沒什麼意思,揮揮手。

“走吧,兄弟們,我們一起去見見這位年輕的教官,看看他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哈哈哈,走走。”

衆人上車,三輛車從不遠處的小山坡開下來,直接停在林凡他們周圍,將林凡包圍。

中間一輛車打開,上面下來一個穿着白色中山裝的中年男人,滿臉微笑。

楊清然看着微笑的男人帶着小弟走過來,下意思的就抱住了林諾諾,躲在林凡後面,不知道爲什麼,看着這個人的微笑,她覺得瘮得慌。

後面還有好幾輛車,急速的開過來,短短几分鐘,就聚集了幾十號人。

林凡冷漠的說道:“閣下好大的陣仗,我們好像沒見過吧,爲什麼要下此狠手啊?”

馬三爺微笑着說道:“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對我來說沒有有什麼好壞之分,只要給足錢就行。”

林凡眯了眯眼,居然是有人買兇殺自己,最近好像沒得罪什麼人啊,誰這麼狠,請這麼多打手過來。

“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吧,你們這些人,我還真沒放在眼裏,識相的趕緊滾。”

“小子,怎麼跟三爺說話的,信不信我一刀捅死你。”

馬三爺還沒說話,旁邊的小弟忍不住了,開口就罵!

林凡眯了眯眼,看了一眼這個小混混,要不是楊清然三人在,這幾個人都已經是死人了。

馬三爺擡手製止小混混說話,“小子,對付你可真不容易啊,知道你是安保局教官之後,我就設計詳細的計劃,爭取將你扼殺,本以爲萬無一失,沒想到你還挺了過來。”

“對付你可真不容易,要是你一直躲在家裏,我還真不能把你怎麼樣,你千不該萬不該,跑到着杳無人煙的地方野炊,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

楊清然害怕的不行,這麼多把自己四個人包圍在一起。

這四下曠野,連個監控攝像頭都沒有,如果真的這些人要殺自己,還真的是死無對證。

林凡淡淡笑道:“你們就這麼肯定給,一定吃定我了?” “哈哈哈,小子,少虛張聲勢,你難道還有什麼後手不成。”

爲了計劃的成功,馬三爺嚇了血本,將方圓十里的道路都封鎖。

更是用了三個高頻率的屏蔽儀,將這一片所有的信號都屏蔽了。

林凡現在就是砧板上的肉,他想怎麼切就怎麼切。

馬三爺這種事,他不知道做了多少,沒有一件暴漏過,就算被人發現,也查不到他的頭上。

這就是他的自信,讓所有的敵人,在絕望中死去。

旁邊的手下,躲在一旁,從上下來的時候,就沒有看林凡一眼,一雙色迷迷的眼睛,緊緊盯着楊清然和吳婧看。

眼看老大就要動手,他有點着急了。

“三爺,先別忙動手啊,”馬三也皺了皺眉頭,手下還敢忤逆自己意思,這讓他很不爽,“怎麼了,六子,你有什麼意見?”

聽出了馬三爺語氣有點危險,硬着頭皮說道:“三也,我就是看到兩個美人,覺得可惜,不如您賞給弟兄們玩玩,再殺也不遲啊。”

林凡一聽暴怒之火涌上腦門,雙拳緊握,彷彿下一秒就要衝上去,將眼前這些人錘個稀爛。

楊清然和吳婧聽到,臉色蒼白,她們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這些魔鬼,還是盯上了她們,躲在林凡身後,兩個人都不敢出頭。

“你們倆先回車裏,外面有我在,不會有事的。”

楊清燃本來不同意的,但是看到懷裏的諾諾,咬咬牙還是進車裏了。

馬三爺的心思都放在林凡身上,畢竟林凡的身份擺在那裏,不由得他不慎重。

不過經過手下的提醒,他還是將目光看向了,楊清然和吳婧。

剛好看到兩人上車的樣子,楊清然一身森系休閒裝,在田間小道,看上去仙氣飄飄。

姣好的身段,被一副裹得玲瓏有致,絕對是人間尤物。

吳婧因爲喜歡健身,身材那也是好的一塌糊塗,今天出來玩,穿的超短褲,一雙象牙白的大腿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一頭栗子色的短髮,淡雅的妝容,大大的眼睛,簡直就像是卡通漫畫裏面走出來的一般。

這樣的兩個極品大美女,要說沒想法,那就是人取向有問題。

馬三爺看到,舔了舔嘴脣,看向旁邊的小弟,盯着車內的兩個美女。

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這要是不讓她們玩,這人心就要散了,隊伍就不好帶了啊。

反正他們今天是跑不掉的,尤其是林凡,這要是放跑了,等待自己的就是人頭落地。

馬三爺看這林凡,笑了笑說:“小子,豔福不淺啊,遊山玩水,還帶着兩個大美女,這下好了,都要便宜我們。”

衆小弟一聽,齊齊發出一聲狼嚎的,他們等的就是這句話,所有人早已經飢渴難耐了。

兩隻白白嫩嫩的小綿羊,就在自己的面前,就等着自己去剝光享用了。

這樣的極品,他們只能在電視看看,今天沒想到還有這樣的好事,自己也能一親芳澤。

聽到歡呼,楊清然和吳婧握緊雙手,滿是絕望,外面至少有五十多號人,這樣的災難,讓人感到絕望。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