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很快,雨越下越大,風也越來越猛烈。

2020 年 11 月 5 日By 0 Comments

天空中那一閃而過的藍天,再一次被黑暗所吞噬。

危險的第二次洪流再一次席捲而來,帶着無以匹敵的霸氣,迎頭撞向了大壩的位置。

“啊!”

很多沒有站穩的戰士,被這巨大的衝撞力震倒在地。

而那比雷聲更大的水流,更是輕易間在大巴上撕開一個缺口。

這缺口不大,卻是致命的,如果放任不管的話,用不了多一會,大壩就會徹底崩塌。

“快把缺口堵上!”

如果不理會的話,缺口會越來越大,到時候整個大壩都會徹底完蛋。

天鷹急忙帶着一營的戰士,揹着沙包衝了過去,而二營的戰士,則開始用大樹試圖遮擋。

但這橫衝直撞的洪流,好似發狂的雄獅,不斷衝擊缺口,試圖將大壩徹底的顛覆。

“不行了,大壩堅持不住了!”

沙袋扔下去就被沖走,大樹也無法阻擋那恐怖的水流。

站在大壩兩側的官兵,看着那不斷噴涌而出的管涌,心急如焚卻毫無辦法。

“跟我來!”

就在這時,天鷹首當其衝的跳入了湍急的河流,用繩子捆綁着自己的他,試圖用身體阻擋洪流。

“好辦法!”

對面的雲天,也毫不猶豫的拉過繩索綁在腰上,直接跳入了那湍急的江水中。

單憑他們兩個,自然是無法升任,可隨着兩個人的跳入,身後越來越多的戰士紛紛無所顧忌的跳入其中。

大家用胳膊死死的扣在一起,組成的人肉長城也開始一點點的併攏。

決口的水流越發湍急下,已經有人被洪水衝倒,但是卻又被隊友抓了起來。

“我是一個兵,來自老百姓……”

洪流的嘶吼中,一個聲音突然大聲的開始歌唱着。

緊跟着,在洪水中的戰士們,也都開始大聲的歌唱着。

他們都是兵,他們就是血肉長城,相互依偎相互依靠下,在這缺口中和洪水搏鬥。

一排、兩排、三排。

洪流之中的人牆,用血肉之軀抵擋着那洪水的沖刷。

前面的人緊閉着眼睛,那拍打在臉上的水花可是異常疼痛。

但是他們依舊不肯退去,緊緊挎住戰友的胳膊,他們努力的挺直脊樑。

身後的戰士們,則用自己的肩膀頂住前方的戰士,身後一排排的就這樣堅持着。

水流兇猛,可在這羣瘋了一樣的展示面前,卻得不到半點便宜。

他們徹底瘋狂了,任憑那渾濁的江水沖刷下,卻不斷的高歌着。

“來啊,有本事從老子身上踏過去!”

寒冷,讓他們臉色蒼白,但他們依舊對着那洪流不斷的叫囂着。

戰場之上的槍林彈雨或許他們沒有經歷,但生死一刻,他們不會忘記自己的任務。

“人在堤在,誓與大堤共存亡!”

泡在水中的官兵,不斷的大喊着,黑暗中的狂風洪水,猶如魔鬼,卻依舊無法撼動他們的信念。

而另一半的守堤官兵,趟過一片齊膝的泥漿,從100米外的取土扛沙包奔向大堤。

一次又一次衝鋒。大家心裏都明白,這是在跟洪水賽跑。

缺口一點點的開始被填平,一個個沙包不斷的在被累積,不過一個個悲劇也在上演。

一個大浪打過人牆,迴流的浪花猛然間捲走了人牆中的三名戰士。

瞬間消失在水中的他們,根本無法掙扎也無法逃脫。

戰友們努力的吶喊,卻根本無濟於事,現在他們能做的,也只是死死的拉住彼此。

而身後揹負沙包的官兵,也有慘劇發生。

數十名戰士跑着跑着,扛着沙包就悶頭裁倒在邊上。

重生女王萬萬歲 多數是因爲疲憊,體能透支而眩暈,但有的,倒下後再沒有起來。

洪流中的戰鬥持續了足足一夜,當天色再一次放晴的時候,眼前的大江終於開始恢復了平和。

倒在大壩上的戰士們,看着那蔚藍的天空,連一朵白雲都沒有的天空是那麼的乾淨。

但是昨晚,它卻是那麼的可怕。 當洪峯再一次過去,只剩下一片的狼藉。

此次賑災共出動數十萬軍人,而現在也到了他們離開的時刻了。

各條大路都被打通,大型設備也紛紛進駐,專業救援團隊以及後期的任務還有太多太多。

但是現在,卻到了這些曾經和洪水地震搏鬥的勇士撤離的時刻。

他們是祖國的衛士,是保障的先鋒,而現在功成身退,他們需要回到那綠色的軍營裏了。

街道上,一早起來就聚滿了人羣,沒有人召集,一切都是自發自願。

或許,在這兩行人牆之後,依舊是殘牆斷壁,但只要人活着,一切都會重新建立的。

遠處,一輛輛汽車緩緩駛來,綠色的軍車後,戰士們就站在上面。

當軍車駛離軍營的那一瞬間,原本疲憊的戰士們卻突然紛紛站了起來。

因爲在他們眼前,竟然是兩條連綿不絕的人牆。

夾道歡送着戰士們的百姓,此時熱淚盈眶,揮舞着手中的物品,他們大聲的呼喊着。

是這羣穿着綠色軍裝的戰士,用手將他們從廢墟里挖了出來。

是這羣稚嫩臉龐的孩子,危難之時組成的人牆,阻擋了那滔天的巨浪。

也是他們趴在鐵索上,用身體當做橋板,讓深山中的百姓得以渡河。

沒有打印機,沒有紅色的橫幅,人們就把破布拼上,用木炭在上面寫字。

“兵哥哥,我們會想念你們!”

“兵弟弟,一路平安!”

……

橫幅上的字跡,人們臉上的淚水,讓站在車上的戰士們心裏暖暖的。

危難時刻拼盡全力形成的鋼鐵長城,此時卻被百姓的熱情所暖化。

站在車上的雲天,緊緊的握着巴布的手,滿臉淚水的看着周圍的親人們。

現在他感覺到了無比的榮耀和驕傲,或許當年解放軍進城的情景,也不過如此。

風華鑒 “死了都值!”

牛博宇泣不成聲的看着那兩行人流,一眼望不到邊際的送行隊伍,讓他感覺到空前無比的震撼。

唐曦早已經說不出話來,依偎在雲天的肩膀上,低低抽泣的她,這一次感受了太多太多。

“敬禮!”

突然,人羣之中傳來一陣口號,戰士們急忙擡頭望去。

原來,在送行隊伍之中,竟然還有一個老兵方陣。

穿着那微微泛黃的軍裝,這些七老八十的老兵們對着軍車敬下了軍禮。

或許他們的身體無法支撐他們前往抗洪,但是他們的軍魂卻永繞心間。

“敬禮!”

https://ptt9.com/106309/ 戰士們急忙整理軍裝,對着那方陣敬了一個軍禮。

他們都是兵,不管是年輕還是年老,他們都是中國的鋼鐵長城。

車隊續續前進,遠處的人流依舊,忘記疲憊的戰士們都站得筆直。

或許傷痛讓他們筋疲力竭,但現在,內心的感動卻又讓他們精神百倍。

尤其是雲天他們,更是前所未有的溫暖,一直戰鬥在世界黑暗處的他們,從未如此的榮耀過。

曾經的槍林彈雨中不皺眉頭的兵王,現在哭的是一塌糊塗。

“師傅,看那邊!”

就在這時,巴布興奮的指着遠處的另一個人羣方陣,雲天立刻擡頭望去。

那是一些還穿着校服的孩子,其中有幾個就是他們救出來的。

戴着紅領巾的他們,此時也把右手高高舉起,作爲少先隊員,他們用自己的方式感激着這些戰士。

尤其是他們面前的牌子,更是讓戰士們動容。

“長大後,我也要當兵!”

稚嫩的臉龐還掛着淚水,天災之後,讓他們更加懂得了生命之重。

或許,他們還不知道,作爲兵,需要承受的責任是什麼,但他們知道,自己的命是軍人救出來的。

車隊緩緩駛離了那一片廢墟的城市,但留在他們心中的感動,將是一輩子。

再一次坐下來的他們,又一次疲憊的睡了過去,可臉龐上除了淚水,還有甜蜜的微笑。

一場陰雲終於散去,雲天也是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但除了甜蜜之外,他的內心卻依舊悲痛,當初四個人一起出徵,可熊貓卻永遠回不去了。

繁忙之後的空虛,讓他的臉色又一次沉了下來,傷口的劇痛現在才讓他感知過來。

一路行駛在顛簸的道路上,雲天閉着眼睛,一句話都沒有在說過了。

“吱……”

突然,車隊停了下來,雲天睜眼一看,一輛吉普車現在就停在路旁。

坐在副駕駛的天鷹急忙跳下車子,邁步向着吉普車走了過來。

“頭狼來了!”

牛博宇站起身來,好奇的向外張望,這才發現吉普車上走下來的,正是頭狼。

於是他急忙推了推雲天,同時一臉痛苦的表情。

因爲三個人如果按照命令的話,三天前就應該回到那處祕密基地中了。

“別怕,我來承擔!”

很明顯,頭狼就是來接他們的,雲天也早就打算好要來承擔這一次的事情。

於是,雲天在牛博宇和唐曦的攙扶下,跳下了軍車,同時伸手牽着巴布的手,向着吉普車走了過去。

頭狼站在車前,和站得筆直的天鷹大概的瞭解了一下最近的軍情。

但是那一雙眸子,卻死死的盯着一瘸一拐走過來的雲天三人。

“報告!”

雲天率先走到了頭狼的面前,筆挺的軍禮後,就等待着頭狼的爆發。

很明顯,抗命不尊這件事情,可絕對不是一件小事,他已經準備好迎接頭狼那暴風驟雨般的教訓了。

“上車吧!”

卻沒有想到,頭狼竟然沒有苛責他們,掃視了一眼被雲天拉着的巴布後淡淡的說道。

“是!”

如此不同以往的表現,讓牛博宇心中打鼓。

倒不如現在罵他們一頓出出氣就好了,這樣不聲不響的話語,真是讓人心懸着。

不過,他們也不能說什麼,對着天鷹點了點頭,算是一種告別了。

雲天拉開車門,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牛博宇和唐曦帶着巴布,則做到了吉普車的後座上。

很快,頭狼就走了回來,跳上車子的他,直接啓動了車子。

一句話都不說的他,依舊沉着臉,這讓牛博宇感覺是那麼的難受。

吉普車很快就駛入了另一條岔路口,向着那深山之中緩緩駛去。

坐在駕駛位置的頭狼,透過倒車鏡看了看坐在身後的巴布。

“你準備帶他回去嗎?”

巴布的事情頭狼已經很清楚了,唯一的兩個親人也不在人世。

身爲孤兒的他,更是被雲天認作徒弟,雖然雲天一直都沒有說自己的想法,但是頭狼也猜得出來。

“我想帶他回去當兵!”

雲天點了點頭,目光堅定的對着頭狼說道,到現在爲止,身上所有的責任他都已經完成了。

“那你準備以後就當教練了?”

頭狼看着雲天,這看似平淡的話,讓後座的唐曦和牛博宇頓時一愣。

如果說這個世界上,最瞭解雲天的人是誰,恐怕就連潘瑤都要承認,她比不上頭狼。

這些年來看着雲天一點點成長的頭狼,更好似他父親一樣的瞭解他的脾氣。

否則當初轉業退伍,也不會一口決定,因爲頭狼知道,他一定會回去,這纔會放心大膽的讓雲天離開。

所以,頭狼這句話,很明顯是猜到了雲天的意圖,而這個意圖,是牛博宇和唐曦都沒有想到的。

教練是什麼,教練可就是不在征戰的兵。

現在的雲天,可是人生之中最好的時光,身體更是處於巔峯的狀態,如果他選擇這時候轉做教練的話,實在是太可惜了。

“我是兵,但我無法在拿起槍!”

雲天並沒有回答頭狼的話,靠在座椅上的他,只是淡淡的說道。

抗洪搶險的時候,或許很疲憊,但是他的心卻很靜。

但現在,那熊貓倒地的瞬間,就會周而復始的折磨着他。

他沒有勇氣去面對戰場,尤其是在這一次的搶險中,他也發現了另外的價值。

這個世界離開誰都會依舊運轉,所以他也有他的另一個目標。

那就是調教出更強的兵王,讓巴布這樣的小戰士,成爲未來的中國脊樑。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