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從拿到赤霄劍的那一刻,海無邊就寸步不離的拿著,就和獅語第一次拿到清風劍時候的感覺一樣,彷如天生就是為他準備的。

2021 年 1 月 30 日By 0 Comments

葉落也能夠感覺到從赤霄劍佩戴到海無邊身上時候,那股感覺就更加激烈了,甚至還有越演越烈的感覺。

可能海無邊這個本人都沒感覺到,他無聲間透露出的氣息已經驚到葉落了。

「不管你是什麼身份,你都是我的徒弟。」葉落想道。

「呵呵!你還保護錘錘,要知道錘錘不僅造師天賦了的,而且還是一個實實在在的武士級別的武修。」葉落腦海裡面浮現二個徒弟的天賦列表。

第一徒弟:海無邊。武修天賦二十點。法修天賦十五點。智師天賦六點。額外天賦,皇者之氣。

第二徒弟:鐵鎚。武修天賦十八點。法修天賦九點。智師天賦六點。額外天賦,鍛造天才。

海無邊的天賦比起以前改變了很多,甚至還有一個額外天賦體顯了出來,而鐵鎚也有一個鍛造天才的天賦。

鐵鎚的鍛造天賦葉落能夠知道應該是和造師有關的,而海無邊的皇者之氣到底是什麼?葉落確是怎麼也搞不懂。

「葉師,自從服用你給的藥水以後,我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天賦水平在提高,不過不知道為什麼一破關的時候就總是感覺力不從心。」海無邊不自信的開口。

「這就是我這次帶你出來的原因,你以為我是帶你們出來遊玩的嘛!你已經快被自己給壓垮了,我現在就要給你放下最後一根稻草,讓你徹底的被壓垮,壓趴下,然後你從新站起的那一天,你就會徹底的改變,那時候你就是一個頂天立地的漢子,不管什麼困難苦難你都能夠熬下去。」葉落言語犀利盯著海無邊的眼睛開口,他要從他的眼睛中看到一道光,那是從新喚醒的自信之光。 這樣入不敷出的日子,讓李固感到深深的痛苦。最後,仗着有幾分力氣,他乾脆做起了樑上君子的買賣。最終卻被真正的玩家給抓住了,緊接着便是一頓毒打。在他即將被要被剁去一隻手的時候,有一個男人卻下令將李固放了。

他上下左右打量着李固。露出了陰險的笑容。男人問李固願不願意跟他做,保證讓他吃香喝辣,還可以大把的掙鈔票。李固爲能找到這樣的靠山,當然是求之不得。立即便答應了這個男人,只是到現在爲止,李固還不知道男人的來歷。只知道他手下的人,喊他叫做老大。

後來,李固在裏面結識了另外一個男人。兩個人惺惺相惜,很快以大哥兄弟相稱。李固在這個組織裏,不再去爲一日三餐發愁了。

他被這個口口聲聲喊他哥的兄弟,帶上了吸毒的道路。直到有一天,完全被毒品控制了以後,李固才意識到自己真的完了。

幫會裏的老大,把他送進了美容醫院。讓他足足在醫院躺了一個月。出院的時候,李固發現在原有的基礎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他感覺自己已經變成了另外一個人,而且做任何事情,必須小心翼翼按照幫會老大的吩咐去做。

他出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對小翠進行報復。其實他跟小翠無冤無仇,並不想加害小翠。但毒癮發作的時候,他控制不了自己。

之後,小翠就這樣被他害了。只是小翠到現在還以爲,那天害她的男人是我。李固說到這裏的時候,已然是後悔莫及。

我對兩個還是有諸多懷疑,在能夠組織裏呆了你們久,他居然不知道組織的名稱,和他們的老大的名字。

“李固,你最好老實一些。我若是教訓你來,並不比你的老大手段少。你們老大叫什麼名字,還有,這個組織叫什麼組織?”我厲聲的問李固。

“大哥,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裏面的一個小嘍囉,連跟班的也算不上。你就饒了我吧!”李固開始求情,一副死皮賴臉的樣子。

“放屁,怎麼可能。你再不說實話,小心我廢了你。”周璐蹭了一下蹦了起來,直接衝到了李固的面前,揚起了手。

Wшw_ т tκa n_ ¢O

我將周璐一把抓住了。

“周璐,他不說的話,我們也不逼他。等他毒癮發作的時候,自然會求我們了。我現在最主要的是讓周海濤將小翠接過來,讓小翠不要誤會我了。小翠或許比這個傢伙知道得更多。”我冷笑着,將李固的雙手重新綁上了。

“大哥,我真的什麼也不知道,你就放了我吧!”李固仍然哀求着,我並不理會,而是笑着跟周璐說。

“周璐,我還沒有吃早飯呢!先去吃飽了再說,回頭再慢慢的問他。”我說完,便拉着周璐出了小屋,然後將門給鎖上了。

周海濤此刻已經去了我大爹那裏,估計要不多久小翠就被帶來了。其實我並不想將真相揭穿了,小翠心裏僅存的一點念想,估計在這一刻要煙消雲散了。小翠喜歡我,是不爭的事實。如果她知道了那晚跟她同眠的人不是我,而是一個地痞無賴,她又如何能夠承受?

我和周璐的早餐吃完不久,周海濤急匆匆的將小翠給帶來了。我不想小翠誤會,所以沒有出來跟小翠見面。周璐將小翠帶到了那間小屋,小翠終於看到了那個假扮我的男人。經過周璐的一番解釋,小翠放聲大哭起來。

她對李固拳打腳踢,又撕又咬。不一刻,李固被小翠折磨得不成人樣。我在門外悄悄的看着這一切,李固的眼神里居然充滿了一種憐愛。無論小翠如何撕咬,他都始終保持着一個樣子。

“你說話呀!你爲什麼要假扮周然哥騙我,爲什麼?”小翠幾乎處於歇斯底的狀態。

“小翠,我是真的喜歡你。如果不是我,估計你早死了。老大讓我殺人滅口,我卻把藥物的劑量減輕了許多。其實,我的心裏也在流血,你是第一個讓我愛上的女人。”

李固的嘴角流着血,卻說着全天下女人都愛聽的話。或者是愛屋及烏,這一刻小翠的眼淚如潮水般涌了出來。她突然將李固抱着,大哭起來。

她的舉動讓我和周璐都感到匪夷所思,小翠之前口口聲聲恨着那個假周然,此刻卻如同情人般抱在了懷裏。

周璐退了出來,將小翠和李固鎖在了裏面。可能是兩個同病相憐的人吧!他們更容易擦出火花來。

周海濤仍然回到了碼頭,飛鷹壇的張飛鷹依然時時會給碼頭製造出一點點麻煩,這讓我一直頭疼不已。

周璐問我,該如何處理李固。我似乎沒有更好的辦法,也只有求助於周律師。周律師趕來之後,我跟他講了大致的經過。

周律師說,李固已經觸犯了法律,必須交給司法機關處理。只是我剛纔看到小翠抱着李固痛哭淋漓的樣子,心裏有些不忍。如果李固能夠改邪歸正,和小翠在一起也不失爲一件好事。

“周然,你也太天真了。李固中毒太深,他能悔改嗎?小翠也是涉世不深,纔會招此大禍,你只要做到仁至義盡就好了,不可能事事力求完美。”周律師苦口婆心的勸着我。

“那就聽你的,將李固送進警察署?”我看着周律師,有些遲疑不決。

“周然,別婆婆媽媽了。按照周律師說的沒錯。”周璐催促着我。我和周律師周璐原路返回,一路叮囑着周律師這件事情儘量從寬處理。

只是到小屋之時,門已經被踢壞了。李固和小翠早已不知去向,地上扔着一根被解開的繩子。

李固跑了?我應該想到。小翠也在裏面,有可能會替李固解開繩子。周璐憤憤的看着我,說我過於婦人之仁。

我也同樣感到無奈至極,誰會想到是這樣的一個結果。原想從他們的嘴裏問出是誰倒底在背後搗鬼,現在線索徹底的斷了。但願小翠沒有看錯人,李固能夠給她帶來想要的幸福。只是,我的想法太天真了,李固這樣的人。怎麼可能痛改前非,做一個好人呢?除非,他將自己的毒癮戒掉…… 不過葉落失望了,他沒能從海無邊的眼裡看出什麼,只能夠感覺到海無邊心裡的一片灰濛。

海無邊沉默以對,沒有說什麼,也沒有反口,他知道自己的原因,可是他做不到,對於他來說實在太難了。

「你竟然當了我的徒弟,我會讓你改變的。」葉落喃喃自語。

在海浪和海風中,小船盡情的飄蕩,船裡面寂靜無聲,就連外面的鐵鎚彷彿也能夠感覺到這股沉悶,沒有發什麼牢騷,努力的划著小船。

時間從太陽初升到太陽高照。

「嘭」一聲清脆的撞擊聲和船體觸底的聲音,葉落知道自己來到了此行的目的地了。

眼前是一座廣闊的海島,外觀彷彿一個巨大的蘑菇,遼闊的海岸線讓葉落難以看出整個海島到底有多大,不過從海島裡面傳來的此起彼伏的鳥叫和獸吼知道這個地方確實很荒蕪的。

葉落拿出海圖,這是他為了此行而特意去購買的海圖,不僅對海里的幾個大島都有標記,而且對於危險性也有特別的著名。

在海圖上對照一番,葉落找出自己所在的位置,那是在大海上千百海島中的其中一個,名字也讓葉落很是無語,竟然就叫做蘑菇島。

不過葉落想想也是,大海上海島眾多,如果每一個都特意去命名的話,人們可能還更難記得住,所以一般都是島嶼的特色或者外觀來記憶。

地圖上顯示蘑菇島屬於一般的島嶼,危險程度也不高,當然其中的危險度不是以葉落這種武者級別武者來命名的,對於葉落等人這種初級的武者如果不小心的話,還是很危險的。

葉落走出海船,感覺到從海島裡面吹拂出來的清新的海風,那是比起海上的帶著股股腥味的海風更讓人陶醉的氣息。

沙子遍布海灘上,葉落用巨石把海船在海上固定住,就帶著海無邊和鐵鎚開始探索這個未知的海島。

「師傅你不是帶我們出來遊玩的,不過這荒島有什麼好玩的。」鐵鎚拿著一個巨大的鐵鎚站在葉落的身邊,對於葉落帶他們出來的目的知之不詳。

「這次為師是帶你們出來鍛煉的,為師的要求不高,你們只要在現在的基礎上,提高一個境界為師就帶你們回去,要不然你們就給我天天吃野菜和野獸肉。」葉落恐嚇鐵鎚。

「師傅不是吧!我才剛剛突破到武士的境界,現在竟然又要我在突破,不是要我的命嘛!師傅你高抬貴手讓我和師兄回去吧!而且吃野菜和野獸肉,師傅你叫我怎麼過啊!我要和我爺爺說你虐待我。」鐵鎚臉苦苦的開口,本來他不想來的,不過被逼無奈。

「呵!你儘管去和塔爺說,要不要我幫你和塔爺說,要知道以前塔爺可是打算把你送我當智徒的。」葉落嬉笑。

「師傅啊!鐵鎚我可以忍受,不過師傅你老人家不能啊!我還打算好好的伺候你老人家的,我們還是回去吧!」鐵鎚突然想起自己的爺爺是和眼前的男子穿一條褲子的,就算把自己使命揍那也會是自己的錯。

「獅城裡面好酒好料我負責,而且還可以帶你老人家去仙樂居逛逛哦!」鐵鎚眼睛突然變的賊亮賊亮的。

海無邊在旁邊聽的滿頭大汗,鐵鎚真的越說越不靠譜,仙樂居雖然海無邊沒去過,他也不敢去,不然非得被他父親打斷腿不可,不過對於整個獅城的男人都懂的仙樂居是什麼地方。

男人你懂滴!

「好你個錘錘,小小年紀不學好,竟然學這些亂七八糟的,看來這次我非得好好的操練你不可,還有此次的吃飯住宿問題都你解決了,如果我真的沒吃好,你就等著被我收拾吧!」葉落怒斥鐵鎚,鐵鎚的話他聽的也是瀑布汗!竟然拿這個來**我,我葉落大男人一個是這種人嘛!

「師傅你不能這樣啊!我鐵鎚只會打鐵,你叫我做飯,不是要我的命嘛!」鐵鎚邊跑邊追上前面葉落的腳步。

不過葉落沒有理會鐵鎚,他也需要好好的看一看這個島的環境,然後找出適合的位置來。

走出蘑菇島上,葉落能體會到前世原始叢林般的氣息,腳下是一層厚厚的樹葉,一棵棵巨樹,老樹盤根,還時不時的從自己的眼前閃過一二隻的野獸。

葉落一步步的走去海島上,慢慢的深入到海島的深處,而鐵鎚和海無邊在後面一步一步的跟著。

不過葉落不知道的是,在葉落的船停靠到蘑菇島不久,又有幾艘小船,緊跟著葉落他們的腳步來到這座原始的海島。

在海船上下來了幾個人,如果葉落在此一定能夠認出眼前的人是誰。

「無情哥,他們真是找死,如果乖乖的躲在四海府也就算了,竟然敢出海,這次我們一定要治他們於死地,到時候無情哥就是下一任的四海府府主的唯一人選。」雷霸天掐媚的對著眼前的一個俊秀男子開口,不過俊秀男子臉上帶著的隱晦把他的整部表情帶壞了,讓人感覺有點不寒而慄的樣子。

「小天你也真是的,竟然敢在武造坊出口,武造坊的都是一群瘋子,上面又有人撐腰,就算是我也不敢造次,你父親沒事吧!我父親那邊還有幾顆上好的療傷武丹,回去以後我送到你府上,不過沒想到武造坊裡面隱藏最深的竟然是鐵塔那老鬼。」海無情也一起來了。

「我父親被鐵塔那老鬼給打成重傷了,現在還躺在床上療傷,不過我此仇我會親自報回來的,眼前就是最好的機會,鐵塔唯一的孫子就在這座島上,不知道鐵塔發了什麼瘋,竟然讓自己的孫子拜一個廢物為師。」雷霸天來了,受此挫折雷霸天彷彿成長了一些起來。

「咳!四海府的那老鬼也一樣不知道被那個廢物下了什麼**葯,不過一個廢物拜另外一個廢物也是絕配,此次我們就讓他們師徒幾個徹底的埋葬在這海島上,到時候虎哥你在旁邊看著,讓他們插翅難逃。」海無情又轉頭向身後的男子開口。

「我會讓他們都死的,不然怎麼報我被費之苦。」那是一個戴著鬼臉面具之人,聲音如同從深淵中傳來一般,那種仇恨一聽就感覺的到如海一般。

葉落不知道危險在身後,此時葉落已經深入到了海島的深處。

「沒想到裡面還別有洞天,真是鬼斧神工。」葉落看著眼前的景象,滿臉的驚嘆之色。

在他的眼前竟然是一個廣闊的湖泊,島裡面的中心位置竟然還有一個湖泊存在,難怪葉落會如此驚訝了,島外面被大海包裹,而島又包裹著裡面的湖泊。

如果從高空俯視而下,就可以看到鮮明的二個圓圈。

「師傅,我們下湖泊裡面去抓魚吧!我已經餓的夠嗆了,來時候帶的食物早已經吃光了。」鐵鎚看到這個第一個想到的竟然是去抓魚。

「呵呵!去吧!晚上的晚餐可都是包在你的身上了。」葉落笑著開口。

「師傅你不能這樣,我哪裡會煮什麼晚餐,我只會吃,到時候師傅你吃壞了肚子就更不好了。」鐵鎚對於自己的手藝根本沒信心。

「我會教你的,誰讓我是你師傅呢!」葉落開口,沒想到自己教的徒弟的第一個手藝竟然就是烤魚。

「那好吧!」鐵鎚無奈垂頭喪氣的跑到下面的湖泊去了。

葉落和海無邊站在遠處的山坡上,看著鐵鎚一個人在下面自來自樂的樣子的。

鐵鎚整個人都跳進湖泊裡面,手上的鐵鎚不斷的在湖泊裡面武動,盪起來一個巨大的漩渦,而漩渦的中心就是鐵鎚。

鐵鎚其實在葉落三人裡面武修境界是最高的,已經是武士初期,而不管是葉落還是海無邊都沒有突破武士這個境界。

「師傅看我的鐵鎚戰技,橫掃魚群。」

「鐵震四方。」鐵鎚一吆喝,手上的鐵鎚猛的轟擊到湖泊的水面上,帶來的是一股巨大的波動,海水都被擊的一陣陣的波濤洶湧,而藏在海水中的魚群,竟然就這樣被震的暈倒,然後被海浪衝擊到岸上。

滿眼望去,岸邊都是翻著肚皮的大魚,甚至還有些在垂死掙扎。

「師傅你們快下來撿魚。」鐵鎚自豪的看著自己的成果,鼓動葉落他們下來。

葉落在岸上看著,沒想到鐵鎚竟然還有這種絕技,這種技巧在海里簡直對魚群是絕殺啊!

就當葉落打算帶著海無邊走下去的時候,葉落突然感覺到心中突然的起伏不定,一股冥冥中的危機感,油然而生。

葉落停止腳下的步伐,舉目四看,一切都是如此的正常,無邊也正在自己的身邊,而四面的叢里也沒有什麼明顯的波動,甚至耳邊還有一聲聲的鳥叫。

危險來自哪裡。

「師傅趕快下來撿魚啊!給我挑大的撿,等會我在來一擊,看一下能夠收穫其他海類,做一場豐富的海鮮大餐。」鐵鎚還在湖泊裡面

湖泊?就是湖泊,竟然這個湖泊身為蘑菇島唯一的淡水源,竟然會沒有動物在湖泊旁邊棲息,自己大意了,大海中的威脅是時刻潛伏著的。。。。。

果然就在葉落明白的瞬間,在鐵鎚的身後一個巨大的漩渦在成型,而且還朝著鐵鎚逼去。 面對周璐的抱怨,我只得洗耳恭聽。她好不容易將李鬼抓住,卻在我的手裏給逃走了。周璐選擇了跟周律師一同離去,剩下了我悵然若失的坐在了小屋裏。一切的變化如此之快,讓人有些措手不及。

就我估計,這也只是一些私人恩怨了。目前我面臨的卻是衆誠集團的大事,艾麗甚至跟我聯繫到了一個記者團,要對衆誠集團做一次詳細的跟蹤報道。

我在一家咖啡廳裏,再一次見到了艾麗。艾麗不僅僅跟我說了衆誠集團開新聞發佈會的事情,更跟我表明了葉凱麗明確的態度。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