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從未有人撼動過他的第一名,這一次被人遠遠甩在身後,而且是個女子,讓他無法承受。

2021 年 1 月 27 日By 0 Comments

「蘇欣!還有三日,等著我的降臨,我讓你看看什麼才是當世年輕一代第一人的實力,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一次性搶了這麼多身份牌,但是我可以讓你瞬間吐出來!」

獨孤鉉身影一閃,如大鵬展翅一般縱橫幻境森林,四處尋找蘇欣的蹤跡。

慕言此刻從一座山谷中射出,渾身四處都是傷口,顯然和扶搖公子一戰讓他費勁力氣,不過戰績是斐然的,打的扶搖自動放棄身份牌,逃出了幻境森林。

扶搖公子是繼陳宇生之後又一個被淘汰的前十強者,驚動群雄,扶搖家勃然大怒,一代絕世精英竟然敗給了慕言,顯然不可饒恕。

一座峽谷內,絕世傾認城的女子立在山巔,任由狂風肆虐,唇紅齒白,仰望蒼穹,彷彿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雕刻出來的完美人物。

十指纏著虛空,吸收著月華,精緻的臉蛋不遜蘇欣半點,高挑的身子充斥著華貴與超然的氣質,神識遊走識海中的身份牌,看著身份牌上高高在上的第一名,嘴角微微上揚,魅惑蒼生。

「蘇欣,真沒有想到你做到了我一直想做的事情,敗了獨孤鉉,敗了慕容奇峰,敗了天下男兒!我夢若惜佩服你,若有朝一日與你碰見,定飲三百杯,以壯我紅顏情!」

女子喃喃自語,狂傲無比,夢若惜,人如其名,美的如夢中人,讓人相惜。

一身藍衣如晴空,朵朵白雲懸挂,活脫脫的一副星空圖被穿在身上,她像宇宙,像星河,讓人望而生畏,怪不得慕容奇峰見了一次就鍾情,這樣的女子別人不鍾情也奇怪。

夢若惜斗轉星移,開始尋找蘇欣,慕言也在尋找蘇欣,獨孤鉉亦是如此,幾乎真正的強者都在找蘇欣,都想第一個找到。

慕言是為了守護,夢若惜是為了惺惺相惜,而獨孤鉉等人則是為了搏殺,搶本該屬於他的第一名!

而此刻,蘇欣卻像個無視人一般,帶著藍澤和連城俊到處兜售她的身份牌。

「帥哥,買不買身份牌?一塊上品聖元石一塊身份牌,量大從優哦。」

「什麼?不買?搶劫,把你的身份牌全部交出來!」

……

「帥哥好帥,買幾百塊身份牌壯大一下名氣吧,看你這麼帥,九折出售!」

幻境森林這幾日就看見一個極品女子帶著兩個藍澤和連城俊四處兜售身份牌,結果倒是賣出去不少,可是賣出去的卻沒有搶回來的多!

身份牌賣出去一萬多塊,進賬一萬上品,可是搶回來的卻有十五萬多,藍澤和連城俊感受著蘇欣身上身份牌已經超出了六十萬,心中不禁絕望。

真的可以賣完嗎?這樣搶下去,蘇欣到最後身份牌至少有一百萬!

這是歷練者么?真的是歷練者么?哪有如此無恥的歷練者!

「蘇欣在此,想買身份牌的儘管來買啊,便宜賣,半塊上品就可以換取一塊身份牌啦!」蘇欣望著漫山遍野的叢林,實在跑累了,不想動了,直接安營紮寨,搶了一個山頭開始兜售身份牌。 “你……你這是幹什麼?”我疑惑的看着她。

angel看着我,咬了咬嘴脣,然後直接蹲了下去,把手伸向了我的腰間。

我趕緊後退兩步,嚴肅的說道:“請自重。”

“你到底是不是個男人?”angel生氣的說道,臉上那職業性的微笑也已經消失了。

我開口說道:“正因爲我是男人,所以我不能背叛我的女人。”

“呵呵……假正經。”angel站起身來,然後看着我說道:“能陪我在裏面待十分鐘嗎?”

“爲什麼?”我疑惑的問道。

“把我的面子找回來。”

我瞬間明白過來,她找回面子的方式,是讓外面的人知道我們在裏面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我嘆了口氣說道:“行,不過這重要嗎?”

“重要,您是韋公子的朋友,我如果能和您親近,她們以後就沒人敢看扁我了。”angel很認真的說道。

我算是徹底的服氣了,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思想,不過剛纔讓她摔了跤,我心裏挺過意不去的,只是演一場戲而已。

兩個人在洗手間裏面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氣氛顯得很是尷尬。

angel開始發出一些聽似愉悅的聲音,把戲做滿了全套。

我不知道她怎麼叫的出來,心裏有些厭惡,但也沒想過去責備,只是路人而已。

每個人的生活方式都不一樣,我沒有理由去幹涉,也不想幹涉。

勸風塵女子從良這種事情,我完全做不到。

十分鐘之後,我主動開口說道:“時間到了。”

話一說完,angel更加大聲的叫了幾句,然後弄斷了自己的頭髮和肩膀上的吊帶,對着我說道:“謝謝你。”

走出洗手間,外面的人在唱歌喝酒玩遊戲,我和angel坐在了旁邊,傑子哈哈一笑說道:“怎麼樣,兄弟,到位不?”

我笑了笑,點了點頭問道:“韋兄呢?”

傑子嘿嘿一笑說道:“寶哥好面子,三分鐘的活兒,他都要等半個小時纔出來。”

傑子的話引起一陣鬨笑,傑子趕緊說道:“噓~~~別讓寶哥知道了,聽見沒。”

衆人都點了點頭,然後又開始喝酒玩遊戲。

我沒有參與,只是坐在一邊,等着韋生今出來,我想和他多接觸接觸,順便打聽一下關於趙若仙的事情。

在這大多數年輕人都喜歡的場所裏,我卻過得無比煎熬。

心情有些複雜,我沒有想到趙若仙生前居然會來這種場所,怪不得杜奕說她大一隻是上了兩個月就沒去了。

還有關於杜知葉的事情,到現在她也沒有聯繫我,也不知道她媽媽的情況怎麼樣了。

還有大黃和爺爺遺體的事情,我到現在也沒有完全弄清楚是怎麼回事。

正想着,我看到韋生今從裏面的隔間走了出來,現場頓時就安靜下來。

他手裏牽着一個女生,後面還跟着一個。

後面的女生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身上還有不同程度的新傷,估計是剛被打的。

韋生今從包裏拿出一沓錢丟在地上,沉聲說道:“滾。”

那個受傷的女生撿起錢,灰溜溜的走出了包間。

現場的人都知道韋生今生氣,沒有任何人說話,韋生今看了看我,然後又看了看正在和傑子他們玩遊戲的angel。

他臉色一沉,直接朝着angel走了過去。

我知道事情不妙,趕緊走了過去,這個看上去無害的青年,一定有着很嚴重的暴力傾向。

果不其然,他揚起手就朝着angel一巴掌扇了下來,我猛的抓住他的手腕,開口說道:“韋兄,何必這麼暴躁,她們也只是討個生活而已。”

“討個生活就應該有討生活的樣子,要有職業道德,老子一分錢不少她的,她離你坐這麼遠,看不起你還是看不起我?”韋生今怒聲說道。

我鬆開了他的手,伸手把angel拉到一邊說道:“韋兄,是我叫她去玩的,我自己剛玩完,想靜靜。”

韋生今噢了一聲,走到落地窗邊說道:“魂老弟,不喜歡就在舞池裏隨便挑,看上哪個和我說,我叫人把她弄上來。”

我搖頭說道:“不用了,我沒那麼大需求,我……”

我話還沒說完,韋生今突然打斷了我:“傑子,你快過來。”

傑子聽到之後趕緊走了過去,韋生今指着舞池裏面的一個女生說道:“看,那個穿白色連衣裙的,像不像趙若仙那個賤人?”

“哪個?”傑子疑惑的問道。

我聽到韋生今提起趙若仙,我也趕緊走了過去。

“那個!”韋生今指着舞池東北角的一個位置。

我第一時間看到了那個人,面對着這邊,長得確實和趙若仙有很像,不過比趙若仙要高點。

“像,寶哥,你還行不行?要不要我給她叫上來?”傑子嘿嘿一笑說道。

韋生今思索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今天就算了,你去打聽清楚她的信息,追不到趙若仙,我不信連這個妞我也追不到。”

傑子呵呵一笑說道:“寶哥又想玩純情的戀愛遊戲了?”

“呵呵。”韋生今冷笑一聲,拳頭卻攥的很緊。

“趙若仙是誰?”我突然開口問道。

韋生今轉頭看着我說道:“一個很有個性的賤貨,視金錢爲糞土,我追了她一年,眼看就要到手了,結果出車禍死了,操。”

傑子猥瑣的一笑:“然後寶哥連人家屍體都沒有放過。”

“什麼?你侮辱屍體了?”我眉頭一皺,也不知道是運氣還是天意,我什麼都沒開始問,就聽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

趙若仙的屍體能動,而且還有溫度,首先可以排除是詐屍,不是詐屍還能動,那就說明這屍體肯定有人控制。

韋生今不像是有這種本事的人,那麼控制趙若仙屍體的人,很有可能是他所說的見過收魂的神祕人。

這個人,控制了趙若仙的遺體制造了車禍,嫁禍杜知葉,差點把杜知葉給送進去.

說不定杜知葉家裏鬧鬼的事情也和這個神祕人有關.

韋生今搖了搖頭說道:“沒有,魁爺說屍體他留着有用,不讓我碰,要不然我非的圓了夢不可。”

“韋兄,可以讓我見見那個魁爺嗎?”我開口問道。

“有點難度,那是我父親請來的貴客,連我都很難見到。”韋生今攤了攤手。

“那他平時都住在哪裏?我想去拜訪一下前輩。”我笑着說道。

韋生今一愣,笑了笑說道:“就住在我家裏,不過他平時都不出門,也不讓打擾,魂老弟,要不然你也去我家住?”

“如果不打擾的話,當然沒問題。”我趕緊說道。

如果真如我猜測的那樣,那這對於我來說是一件好事。

如果能找到這個魁爺,說不定杜知葉媽媽的問題也就迎刃而解了。

哪怕杜澤明不讓我進杜家的門。

韋生今趕緊說道:“不打擾,我家房子大,散場後你就和我走,來,咱們喝酒。”

“好,喝酒。”我下定決心,那個魁爺,我一定要撕開他的真面目。

剛剛坐下,幹了一杯,電話響了起來。

我拿起來一看,是杜知葉的號碼。

韋生今湊過來看了一眼,問道:“垃圾電話吧?別理他。”

因爲我沒有給杜知葉備註,所以只能看到一串號碼。

我站起身來說道:“你們先喝,我去接個電話。”

“呵呵,魂老弟?女朋友查崗了?”傑子開着玩笑說道。

“嗯,失陪一下。”我笑了笑,走進了裏面的隔間,這裏面的隔音不錯,剛纔那個女生被打成那樣一點聲音都沒有。

這個隔間佈置的很奢華,金碧輝煌的,心形的大牀上一片狼藉,地上令人作惡的成人用品和紙巾讓我有些想吐。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