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從第一次龐子七來的時候他就覺得他們兩個可能認識,這丫頭當著誰的面都是假惺惺的,卻偏偏在龐子七面前有什麼說什麼,連吵架都很隨意,再加上那天他們兩個看上去那麼親密,讓他不多想都難。

2020 年 11 月 10 日By 0 Comments

周孜月嘁了一聲說:「你眼睛看不見,耳朵也不好使,我要是再是個啞巴,那咱倆可就熱鬧了。」

穆星辰:「……」

*

龐子七被趕走,穆星辰讓他以後不用來了。

之前是他自己說不來,一晚上的功夫就被趕了,不得不說那臭丫頭有點本事,誰都哄的了。

接到穆星辰的電話,龐子七支支吾吾的說:「不是很熟,就是之前在M國的時候他家裡人生病,我們見過。」

這話搪塞的過分,穆星辰又不是傻子。

周孜月家裡要是真的能請得起他這位毒行者,也就不用把她大老遠的送來當童養媳了。

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還莫名其妙的問這丫頭是不是認識紅狐,要是他們真的見過,他怎麼會問出這樣的問題?

「看來你是不打算跟我說實話了。」

「少爺,我跟她真的只是見過而已,原本我自己都不記得了,是她跟我說我才想起來的確見過,她只是個孩子,您不用這麼放在心上。」

穆星辰輕哼,說:「她若真是一般的孩子,我自然不會放在心上,但是那天你也看見了,她傷成那樣都一聲不吭,你覺得她正常嗎?」

龐子七一噎,不知道該怎麼為她辯解。

這世上能做到像她這樣的人實在不多,也難怪他會懷疑她不正常。

龐子七說:「是不太正常,可我跟她不熟,我也給不了您太多意見。」

突然間把自己撇了乾乾淨淨,倒有點像是那小丫頭的風格。

穆星辰眯了眯眸子,「既然你說不知道,那便算了,這丫頭我會留在身邊,慢慢研究。」

掛斷電話,龐子七連忙看向電腦里發來的消息。

好在那死丫頭聰明知道來救場,不然他怕是要被問的啞口無言了。

他回復道:【臭丫頭,知道他在懷疑你你就趕緊處理好,別拖累我。】

穆星辰回到屋裡,周孜月已經關了電腦趴在床上,裝出一副什麼都沒發生過的樣子,眯著眼睛慵懶的像只冬眠的狐狸。

還好今天發現她身份的人是龐子七,要是換成別人,她還真不能保證自己能瞞天過海。

*

一個月後。

一輛黑色的車停在秦東林郊區公寓附近。

給方渙潔治傷的醫生這一個月來都住在公寓里,方便隨時處理意外情況。

他說自己要去買些葯,這才從公寓里混出來,上車,看了一眼古宗,「先生,您怎麼親自來了,有什麼事電話里說不就行了嗎?」

古宗面無表情的說:「來都來了,快說吧,她現在什麼情況。」

「方小姐傷得很重,隨時都可能挺不住,現在我不過是幫她吊著命,能拖一天是一天,不過有件事我還沒有跟他們說。」

古宗看了他一眼,「什麼事?」

「方小姐懷孕了,一個多月,我也是才發現,我不知道這件事該不該讓他們知道。」

這時候懷孕,還真是會捉弄人。

古宗問:「孩子保得住嗎?」

「不好說,我不能保證她一定會活到孩子平安生下來。」

「那如果她想打掉這個孩子呢?」

醫生聞言笑了,「這更不可能了,她現在就生那麼一口氣吊著命,要是打胎,就更找死沒區別。」

這事古宗自己也不好做決定,他點頭說:「你先回去,把方渙潔懷孕的事告訴他們,要孩子還是要命,他們一定會猶豫一段時間,拖著他們,等我電話。」

*

穆星辰知道這件事之後很快就下了決定,既然她左右都是個死,那就不浪費龐子七的毒藥了。

這孩子生或不生讓他們自己決定好了,只要結果是他想看到的,過程無所謂。

「讓警察抓人吧。」穆星辰說。

「可是……」

穆星辰知道古宗想說什麼,他說:「警察不是傻子,不會相信一個瘋子的話。」

他能看見這件事方渙潔已經知道了,可惜她知道又有什麼用,說出去誰會相信她說的?好好活著的時候不給自己留餘地,結果只能是自作自受,一家子都是狼子野心,最後反倒顯得她孤苦無依。

可穆星辰從沒說過自己是心善之人,相比睚眥必報,他更喜歡百倍償還。

*

十二月,迎來了一場漫天大雪,雪花飄揚而下,很快就覆蓋了整座院子。

今年的初雪來的較晚,就跟某人陰晴不定的性子似的,任性,又難免讓人期盼。

穆星辰看著窗外,聽著門外傳開砰砰的腳步聲,知道某個貪吃的傢伙肯定是吃飽了回來了。

周孜月推開門,興奮的叫道:「哥哥,外面下雪了。」

「嗯。」穆星辰淡淡的應著。

做了多年的瞎子,他早就對四季的變換沒了興趣,即便看著這片雪,也會自然而然的裝出一副不在意。

周孜月走過來拉著他的手,一陣冰涼,「雪球。」

穆星辰手心微熱,拿著雪球沒一會就開始滴水,「這麼冷,當心生病。」

「我又不是紙糊的,哪這麼容易生病,哥哥,我們下樓去吧。」

總裁,有話好好說! 「不去。」

「為什麼呀,這可是初雪,一起玩玩嘛。」 穆星辰沒有再說第二次,他把雪球還給周孜月,雪水融化在他那修長好看的手上,就那麼晾著。

看著他的淡漠,周孜月突然覺得他有點可憐,「哥哥見過雪嗎?」

「小時候見過。」

「那哥哥還想再見見嗎?」

穆星辰沒有說話。

周孜月丟掉快要化沒的雪球,濕噠噠的手在衣服上蹭了蹭,「哥哥,我有辦法讓你能重新看見,你想試試嗎?」

穆星辰還是沒說話。

她的辦法就是「珪」,可是他並不想「看見」。

周孜月以為他不說話是因為不相信她,她說:「我真的有辦法,還記得上次我從齊鬼手裡要來的串子嗎,那個就可以治好你的眼睛。」

「你覺得我看不見很不方便?」

周孜月頓了頓,說:「我覺得能看見會更方便。」

穆星辰輕笑,「你可真會說話。」

「那哥哥是不是願意試試?」

穆星辰搖頭,「不願意。」

「為什麼?」

「因為怕失望。」

周孜月臉色微微一僵。

這一句「失望」觸及了她生前最後的保證。

因為他的一句「別讓我失望」她選擇了最後的守護,成為了今天的周孜月,「失望」兩個字對她來說是魔障,或許對穆星辰來說也是如此。

*

第二天,龐子七踩著大雪來找到穆家,說是有東西給穆星辰。

自從一個月前穆星辰讓他不要再來之後,龐子七就再也沒有來過,如今他連招呼都不打自己跑來,穆星辰不太高興。

房間里,周孜月被趕了出去,穆星辰面色微沉,目光也帶著不悅,「誰讓你來的?」

沒有他的允許,任何人都不能擅自來找他,這是規矩,可今天他卻壞了這個規矩。

龐子七從口袋裡拿出一個藍色的小鐵盒遞給穆星辰,「我來是來送藥膏的。」

穆星辰打開鐵盒,微微蹙眉,「你不是說這種藥膏是紅狐給你的,已經沒有了嗎?」

「是沒有了,配方她也沒有給我,不過上次我留了一點,這段時間我研究了一下,應該沒錯。」

「應該?」

穆星辰的話里聽不出溫和,龐子七抿著嘴不敢說話。

穆星辰抬起頭看他,「讓你費心了。」

小太歲 這話,是感謝?

為什麼龐子七覺得這話聽起來酸溜溜的?

死丫頭,她到底對少爺做什麼了?!

「不費什麼心,我老早就像研究一下小久的葯,只是沒時間。」

穆星辰拿著藥盒的手輕輕摩挲,他看了一眼,問:「你確定這葯沒有差錯?」

龐子七肯定的點頭,「我可以保證,絕對沒有問題。」

以他的能力,就算沒有葯底子做出來的東西穆星辰也相信不會有問題,他緩了緩語氣問:「我記得你跟紅狐是兄妹。」

「算是,我們都是孤兒,我是看著她長大的。」

「你們應該很久沒見了吧?」

龐子七淡淡的嘆了口氣,「兩年。」

鑒寶大玩家 說起紅狐,兩個人都顯得有些低迷,穆星辰拇指在藥盒上摩挲,「去見見她吧,讓古宗帶你去,我想她也很想見你。」

聽到穆星辰說讓他去見紅狐,龐子七口中的話噎了噎。

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重活一回的,他既然答應了那個丫頭不說,這些話就不應該從他的嘴裡說出來,只是,他們朝夕相處,她的性格又那麼怪異,這位「少爺」可不是個蠢笨的人,到底能瞞多久就不得而知了。

「你不想去嗎?」穆星辰見他不說話,追問道。

「想去。少爺要是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這葯記得給那孩子用。」

穆星辰就是想不通,龐子七跟周孜月之間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那鬼丫頭不說也就算了,居然連他都閉口不提。

龐子七下樓,看了一眼趴在桌子上往嘴裡塞東西的周孜月。

周孜月小嘴塞的滿滿的,看到他下來,正準備過來說說話,龐子七朝她微微搖了下頭。

周孜月瞟了一眼樓上,原來是穆星辰跟出來了。

她揮了揮小手,含糊的吆喝:「醫生你要走了,常來玩啊!」

龐子七:「……」

常來玩?

聽著怎麼有點怪?

樓上,穆星辰聽到這聲招呼,眼皮一抖。

可不怪嗎,昨天晚上她看的古裝劇,裡面的老鴇就這麼喊的!

*

方渙潔雖然是加害者,但也是受害者,她現在奄奄一息,而且還懷著孕,警察也不能太過苛刻一個懷孕的人,只好把她送去警局專門的醫院看守。

她不想要這個孽種,不想生下跟變態生出來的孩子,之前秦東林勸她的時候說願意把他當成自己的孩子來養,哄勸著她不能為了這個還沒成型的孩子就害了自己。

可是現在,她活著或者死了還有什麼分別,她一輩子都會被關在這,她再也沒有將來了。

她鬧了幾天都沒人理她,守在病房外面的人就好像聾了似的。

以為她不知道嗎,她能被關在這,都是穆家做的,是穆星辰要為自己的童養媳報復,所以她才會淪落到這個地步。

她兩手被銬在床上動彈不得,她喊道:「穆星辰是裝瞎的,你們這幫蠢貨,放開我,我是冤枉的,我才是受害者!」

守在門外的人只覺得她是瘋了,穆星辰是瞎子,整個平洲的人都知道,她居然說他是裝瞎,難不成是平洲所有人都瞎了才沒發現?

「方渙潔,你就別鬧了,要不是因為你肚子里的孩子,你以為你能在這待著嗎?牢房都給你準備好了,你要是不想要你肚子里的孩子,隨時都可以去你的牢房待著。」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你們這幫蠢貨,穆星辰是裝瞎的,你們都被他給騙了!」方渙潔不死心的讓讓,她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但是她也不想讓穆星辰就這麼心安理得的活著,她就算死,也不會讓他們好過!

警察嗤道:「穆少爺就算不是瞎子跟你好像也沒有什麼關係,你還是擔心擔心自己吧,別管別人的閑事了。」

秦東林到處找人托關係想把方渙潔救出去,可是那些人就好像商量好了似的,沒有一個願意理他。

秦東林鬧的動靜太大,牽連了秦家,秦家人把他關在家裡不讓他再去管方渙潔的事。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