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忽然,柳風感覺似乎有點熱,然後,似乎又感覺到身體裏好象有團什麼東西在動,就像一個小白鼠似的,在他的身體裏鑽來鑽去。

2021 年 1 月 27 日By 0 Comments

“黑子,我怎麼了,不會是發燒了吧?”

黑子依舊在奔跑着。

慢慢的,柳風感覺很熱很熱,身體像着火一般,周身的毛孔似乎被熱氣迫開,緩緩滲出熱汗,頭腦更是一昏一昏,像要死去一般。焰靈果的藥性終於開始發揮了,焰靈果乃真正的仙界瓊果,普通人服食一滴焰靈果的汁液,便可延年益壽,食用一顆,則可多活數百年,柳風竟然不知死活的一次吃了三顆!焰靈果藥性剛烈無比,如果沒有至陰之物讓柳風服下,必定七竅流血而死。

“不行了,我要死了,黑子,你快停下來!”柳風已經把身上的衣服撕扯光了,撲面而來的風就像無數把刀刮在柳風身上一樣,讓柳風感覺到一種鑽心的疼痛。現在展現在大草原的是一個**的男子騎着一隻黑豹在那裏奔馳。

“死黑子,你想,讓我死啊!”柳風看到說話沒用,於是用盡全力一個扭動一下身體,在急速運動中要是失去平衡,結果會是怎樣想必大家都很清楚,柳風很正常的一個側身從黑子背上滾了下來,在慣性作用下直滾了上千米才停下來,可見剛纔黑子的速度有多驚人。

感覺到柳風掉了下去,黑子連忙來了個急剎車,它正要奔到柳風身邊,忽然,黑子像是見到鬼一樣,瞳孔猛的收縮,接着身體也微微顫抖了起來,朝着柳風焦急的吼叫着,卻不敢向柳風靠近半步,難道黑子真的見到鬼了!?

鬼倒是沒有,不過柳風卻滾到了一個湖泊旁邊,那個湖水可真美啊!像一面巨大的鏡子,偶爾輕風吹過,水面上便泛起一圈圈圓暈,一道道水紋,可是,有點奇怪的是,這個湖泊從來沒出現出任何魚類,連浮游生物的影子也沒見過半隻。

就在這個時候,異變再生,天空忽然劈下一道閃電,緊接着就是一聲響雷,如果柳風身邊有人的話,一定會驚奇的發現在湖泊的上空一團呈漩渦狀的紫氣正在不停地聚集旋轉,吸收漫天雷氣,周圍同時佈滿了無數閃電的光絲,從剛纔那顆奇異的樹的方向一道泛着月色寶光的金氣正以肉眼難辨的速度飛行而來,紫色漩渦像是一個巨大磁場般,一下就把那團金氣吸入漩渦中心,相撞的剎那,天地又是一陣巨響,同時伴隨着無數電光石火,那團金氣豈會坐以待斃,只見它猛的向上一收後,又突然藉助漩渦的力量,發出耀眼強光向着漩渦的正下方一泄而下,帶起了一道巨大的金色光柱,直撲地上的柳風,瞬間就隱入柳風的身體。

柳風早就被體內的熱氣折磨的半死不活了,整個身體似乎處在火爐之中,他甚至可以看到死神已經開始向他招手了!然而,當那道金光進入到他的身體之後,他才知道剛纔那種痛楚還是很舒服的,現在柳風承受的是一種怎樣的痛啊,柳風只覺頭皮發熱,鬚髮直豎,整個人都要被燒乾了,身上冒出細密的汗水,渾身散發出陣陣金光。突然,只見渾身被金色光芒籠罩着的柳風身子一陣痙動,就這麼暈死過去了。

眨眼之間,柳風身上的金光更加耀眼了,外圍已經呈現熾熱的燃燒狀,再柳風本身,兩眼禁閉,臉色紫青,雙手緊握,已經是吸氣少,出氣多了,如果不出意外,他這次是死定了!

就在柳風暈死過去的同時,一道紫光從湖底沖天而起,直刺雲霄,先前那團紫氣似乎感應到什麼一樣,迅速向紫光靠攏,天地間的靈氣也好像是泄洪的潮水一般向紫光洶涌而來,炸雷頓時響徹天地,道道閃電劃過長空,場面很是壯觀。天空的異變持續了好一會才慢慢平靜下來,紫光漸漸散去,在靈氣的襯托下,一個閃動着淡淡的紫色光芒的米粒大小的珠子從湖底慢慢升了起來,珠子色澤金黃,隱隱有些香氣散發出來,電閃雷鳴後的天空也出現了無數祥雲。異寶出土,必有天兆,可是那個珠子到底是什麼寶貝啊,簡單的一個出土竟然會如此壯觀!

珠子上升到兩人高的時候就停在半空中了,紫光瞬間隱入珠子之中,如果你仔細觀察的話,就不難發現珠子裏面似乎有一個奇怪的影子,九個頭,八隻翅膀,一隻很奇怪的怪獸的影子。“想不到等了千年的時間,竟然等來了一個普通人,難道這就是天意?不對,普通人怎麼可能進入這個太虛幻境呢,難道他身懷神器?也不對,身懷神器的又怎麼會是普通人呢,奇怪,真是奇怪……算了,反正他都算是半個死人了,也不在乎讓我做個實驗了,呵呵……”一個很唯美的聲音從珠子中傳了出來,聲音很好聽,卻很怪異,聽不出到底是男是女,而且笑聲總讓人感覺有點毛骨悚然。

話音剛落,紫色珠子猛的一飄,就“唆”的一聲鑽進柳風的嘴了,看來柳風今天註定是要吃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了。

珠子進入柳風身體的一剎那,柳風就從暈死狀態中清醒過來了,是被冷醒的,一股透心涼的清涼感覺順着血管迅速在流淌全身,這是一種非常冰涼的感覺,但冰涼中又透着絲絲熱力,它們找到了突破口之後突然暴長,在柳風的身體中左衝右突。柳風感覺就像是從火爐中掉進了冰窟似的,兩種極端的感覺讓柳風感覺到身體像要被撕裂一般,那種感覺已經不能用痛苦來形容了!

柳風只感覺到氣血沸騰,剛纔全身被熱氣逼開的毛孔猛的全部收縮,柳風的身體再次一陣劇烈的痙動,又再次暈死過去了!同時,柳風身體內的熱氣像是感受到那股冰冷氣息似的,頓時一陣躁動。那股冰冷氣息理都沒理躁動不安的熱氣,全速向柳風的心臟位置而去,熱氣本已佔據柳風的心房,看到冰冷氣息來者不善,也怒了,也迎頭痛擊,兩股氣息一碰撞,柳風的身體就像觸電一般彈跳了一下,又清醒過來了,但是柳風寧願自己沒有清醒!痛啊,柳風感覺就像有人在心裏放了一把火,灸烤着五臟六腑。忍受不住而想大叫時,然而柳風駭然發現自己什麼也做不了,不但叫不出聲,連眼也睜不開,身體的感覺卻越來越明晰了。與心房的熾熱相比,四肢傳到腦神經的感覺卻是冷,冰冷,冷得柳風想把自己的四肢砍下來。“啊!”柳風很想叫出這個字來,但是他失望了,雖然痛苦遍佈全身,他卻一點辦法都沒有,連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好象有千萬螞蟻在身體裏亂竄,又好象有千萬根細針在不停地折磨他的身體和意志,柳風現在感覺到原來有時候活着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柳風體內那兩股氣息卻不管柳風有什麼感覺,第一次衝擊不分勝負,馬上就展開第二輪的衝撞,可憐的柳風是凡人肉體之軀啊,兩股氣息這麼一衝擊,柳風只感覺到全身血液都沸騰了,然後就什麼也感覺不到了,死了,這次不是暈死,而是真的死了,看來老天還是很眷顧他的,不讓他受更多的折磨了。

原來死亡的感覺是那麼好的!這是柳風最後的感覺。

不知道過了多久,柳風只感覺到恍惚之間,他看了很多東西,有從未見過面的父母的背影、有孤兒院的阿姨,還有很多很多他不認識的身影。難道已經到了陰間?柳風慢慢睜開眼睛,看到的卻是蔚藍的天空,同時,先前的感覺又全部回來了,痛啊,柳風感覺到身體要被熱氣撕裂一般!冷啊,柳風感覺到四肢的血液似乎都已經結冰了!感覺完這些後,他只覺身體一陣痙動,又再次死了過去,剛剛死而復生的柳風,不到一分鐘又死了!

又過了好一陣子,柳風再次睜開了眼睛,一雙絕望的眼睛望着天空,柳風現在只想對老天說一句話:天啊,你劈個雷吧!你行行好,劈死我吧!等他絕望完後再接受了好一陣折磨之後,又再次死了過去!

古人有云: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柳風先前吃的焰靈果並不是普通的焰靈果,而是由修真界神話人物至尊劍帝精血孕育而成的,柳風吃下那三顆焰靈果,就等於擁有了至尊劍帝那超越仙人的恐怖修爲,但是,由於柳風只是一個凡人,凡人的血肉之軀又怎能承受這種力量!所以柳風的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爆體而亡。

要死就死吧,可柳風偏偏跑到這個湖泊旁邊來了,又吞下了那個珠子,確切點說是內丹,一個整個神州大地異能界噩夢的妖怪的內丹,他的名字叫雪武,沒人知道他從哪裏來,也沒人知道他的本體是什麼,他出現的地方就是殺戮場,修羅殿。雪武出現在千年前,也消失在千年前,同時消失的還有至尊劍帝,所以大家都認爲至尊劍帝是跟雪武同歸於盡了。誰有能想到劍帝雖死,劍氣尤在,雪武雖亡,內丹尚留。

至尊劍帝的劍氣至剛至陽,妖氣則至陰至柔,兩者相遇,必定是一場龍爭虎鬥了,讓人想不到的是這次的戰場卻是一個普通人的身體內。但是,大家似乎只想到陰陽相剋,卻忘記了還有陰陽相生的道理,不管是焰靈果還是內丹,如果柳風只吃下其中一樣,那就是死定了,但是現在他兩樣都吃下了,那就不同了。人有三道真元,也就是我們常說的三魂六魄,現在柳風有強大力量護體,死亡之後靈魂並不會離開身體,現在柳風每死一次,就會打通一道真元,同時身體對那兩種能量熟悉程度就加深了很多,直到柳風三生三死,三魂歸位,到時候不管是雪武萬年妖丹的修爲,還是至尊劍帝的無上劍氣,都會和柳風的經脈融會貫通,到時候柳風會成爲什麼樣,還真不知道呢,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的小命是不會有問題了。現在柳風只要等着再次復活,等他再次復活的時候,也是他破繭化蝶,獲得重生的時候了。

過了整整三天,柳風才第三次復活了。當他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第一個感覺就是:賊老天,我日你全家,連死也不讓人死! 懷着對老天的無限怨念,柳風再次清醒了,不過,讓他感到疑惑的是,這次的感覺跟先前死而復活的感覺怎麼不一樣呢?讓他感到很是奇怪的是,不僅沒感覺到之前的那種痛苦,反而感覺到一種無法形容的舒適感,從骨頭裏向外延展開來。接着讓柳風驚喜的是,他發覺手腳能動了,於是他立刻一個虎躍而起,簡簡單單一個彈跳,卻讓他感覺到全身有一種說不出的舒坦,於是他舒服地**一聲,閉上雙眼,清晰地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暖流,順着頭頂流向雙腳。柳風現在只覺心靈飄逸,四肢輕盈,氣朗神清,靈臺淨瑩,體內似乎蘊藏着無窮潛力一般,他也不知道爲什麼自己會有這種感覺,感覺怎麼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跟小說的情節差不多!

良久,站在那裏感覺在做夢一樣的柳風才慢慢睜開眼睛,首先感覺不一樣的是視力,極遠的山脈清晰可見,看天空中翱翔的雄鷹更是翎羽畢現。風兒掠過大地的輕嘯聲,遠處的鳥鳴聲、馬嘶聲竟然是如此的清晰。有點茫然的柳風呆呆的站在那裏,不知道幹什麼好。

“唉,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劍帝,想不到我們的力量竟然會流淌在一個人的血液裏!”正當柳風“神遊”的時候,一個聲音在他腦海裏響起。

“誰?什麼人?”柳風眼睛四散尋望,發現除了自己,附近連只鳥都沒有!柳風心裏一驚,不會是見鬼了吧,想到這裏,他的臉色就有點不正常了。

“我不是鬼,你叫柳風是吧,我叫雪武,先別吵,我元神剛剛甦醒,還要點時間適應,先別吵我。”聲音再次響起。

“你是什麼東西,快出來,不要裝神弄鬼了!”柳風有點驚恐的大聲說道。

“不用害怕,我不會傷害你的,畢竟你身體裏也算是留着我的血液了。”聲音過了一小會纔再次響起。

“流着你的血液?你開什麼玩笑!”畢竟是死過三次的人了,柳風震驚之後稍微平靜了點,不過聲音還是不能恢復正常。

“我先說我是誰吧,我是妖,按照你們人類的說法,我是妖怪。你也不用再四處張望了,我在千年前就已經死了,現在保留的是我的一絲靈智,也就是你們所說的元神,就在你的腦海裏,所以你也不用說話了,你要說什麼只要想想就行了。”

這感情好,省點口水了,於是柳風就“想”開了,“你既然死了,怎麼又會跑到我的腦海中呢?還有,你是怎麼死的呢?”

“我雖然死了,但是我卻在最後一刻把內丹逼出體外,於是我的萬年修爲和這一絲靈智就得以保留下來了。我是怎麼死的?那不是廢話嘛,當然是被人打死的,難道我還自殺不成!”

柳風愣,看來這隻妖怪的脾氣好象不怎麼地呢,“你說你是妖,是傳說中的妖怪嗎?你會變身嗎?”

“我不是你們這個世界的生物,我來自妖界,在家裏犯了點事,逃到你們的世界來了,誰想到來這裏沒幾天就被你們所謂的修真者追殺,想我雪武在妖界也是響噹噹的人物,想不到竟然在人界被人追殺,說出去真是丟人丟到家了,真是豈有此理,所以我一氣之下就把那些垃圾全部幹掉了,誰想到後來卻出現了一個變態的高手,搞到最後跟我同歸於盡,就是這樣。媽的,想不到仙界竟然安插金仙在人界,操,老子連報仇的機會都沒了,操!”雪武慢慢把自己的故事說了出來,聽得柳風雲裏霧裏的,什麼玩意嘛,柳風暈了,連仙人、妖怪都出來了,拍仙劍奇俠電影版啊!

原來雪武是妖界赫赫有名的難纏人物之一,妖怪的古老貴族之一,九頭八翼雪電鳳,鳳凰是妖族的古貴族之一,九頭八翼雪電鳳更是鳳凰一族最古老的分支之一,跟守護神獸朱雀是一個等級的。雪武雖然只有萬年修爲,在妖界的實力卻排在第四,因爲鳳之一族是可以依靠鳳血傳承力量的,當然,這個排名並不包括那些遠古遺留下來的老傢伙。想想妖界第四高手在凡間又怎麼可能有對手呢!

至於至尊劍帝,雪武這回可真的是冤枉仙界了,至尊劍帝本是學武之人,乃武林神話神劍令之主。學武不比修真,修真只能靠自己一步一步修行,武學內力卻能傳承,神劍令就是一個這樣的門派,每任令主在晚年都會把自己畢生功力傳給自己的徒弟,想想數十代的傳承的內力,絕對抵得上修真者千年的修爲了。神劍令傳到至尊劍帝這裏的時候,至尊劍帝更是有一番奇遇,得一修真高人指點,更得到修煉劍仙的法訣——天王劍錄,想想以數十代的內力開始修煉,至尊劍帝的修行自然是事半功倍!至尊劍帝修行百年之後,真正實力已經接近仙界的金仙了,之所以沒飛昇,是因爲他的境界還不夠,修爲夠了,境界沒到,還是一樣不能飛昇仙界的,於是這些巧合就造就了至尊劍帝這個人界怪胎,也間接造就後來的柳風那個超級怪胎,這樣一來可就把雪武害苦了,他在妖界本來就已經受了不小的傷,還拼着大傷元氣逃到了人界,他在神州大地遊玩的時候偶然遇到一小妖被修真者追殺,他一時火起就把那幾個修真者全部擊殺。妖怪竟然敢殺修真者,那還得了!於是整個修真界展開對雪武的追殺,但是對付人間的修真者對於雪武來說比掐死一隻螞蟻還要簡單,那些所謂的追殺只能增加一點他遊歷的樂趣而已。

數百修真者的死亡終於驚動了潛修中的至尊劍帝,至尊劍帝憤然而起,隻身挑戰雪武。最後的結果沒人知道,只是自此之後至尊劍帝和那隻無名妖怪就像是從這個世界消失了一樣,杳無音信了。大家都以爲至尊劍帝跟雪武同歸於盡了,他們雖然沒有猜中,卻也不遠了。至尊劍帝和雪武確實是死了,但在生命消失的最後時刻雪武卻逼出內丹,妖力得以保存,而在至尊劍帝倒下的地方卻長出一株奇異的植物,在至尊劍帝血液的孕育下,成長成柳風之前看到的那株怪樹,也就是焰靈仙樹。千年之後,焰靈果成熟,三顆焰靈果包含着至尊劍帝畢生修爲,還有傳承數十代的武學內力。後面發生的就是我們前面所說故事了,看來柳風的祖墳真的冒青煙了,不然這種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情怎麼會降臨在他身上了呢!

柳風用了大半天才消化了雪武所說的話,不過,他還是有點難以接受這個世界上竟然真的有仙人和妖怪。“那這裏是什麼地方呢,怎麼會有那麼多奇怪的動物?”

“這裏是至尊劍帝修行的地方——太虛幻境,你所看到的動物有真有假,有些是真的,有些卻是幻影。”

怪不得,就說這個世界怎麼可能真的會有龍呢!

“龍族真的是存在的,妖界實力最強的就是龍族,也就是你們傳說中的龍!”

不是吧!原來真的存在這玩意的,柳風無話可說了。“那麼,我們的世界中有妖怪的存在嗎?”

“遠古的妖族不是被你們人類殺死了,就是全部逃到了妖界,在你們的世界只有很少的遠古妖怪存在了,不過他們基本上都被封印了。不過,這次來人間我倒見到了很多有意思的妖怪,想不到人界靈氣那麼薄弱了還能孕育出新的妖族,真的很不可思議。”

有意思的妖怪?柳風心裏頓時升起無數問號,不過,不久的將來,他就明白雪武這句話的意思了。“這個,你告訴我,我現在到底怎麼樣了嗎?”柳風小心的問道。

“你?你已經把我的妖力和至尊劍帝的劍氣全部吸收了,簡單點說,已經擁有了我們兩個人的力量了。”

“那我不是很強大了?”柳風欣喜的問道,感情自己成了小說裏的主角啊,那倒是件不錯的事情!

“別急,雖然你已經擁有了我們兩個人的力量,但是你卻不會運用,等於沒有,也就是說你身上空有一個寶藏你卻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明白嗎?你要想自如運用它們的話,只有通過艱辛的修行才行。喂,別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行不行啊,只要你勤加修煉,今後在這個世界上你想幹什麼就能幹什麼了!”

“真的?”

“真的!”

“那我能不能成爲仙人啊?”

“不能!”

“爲什麼?”

“因爲你現在已經不是一個人了。”

“我已經成爲妖怪了嗎?唉!”

“你也不是妖怪。”

“那我現在是什麼東西?”柳風剛一想完,就發覺不對,自己怎麼會是東西呢!

“你現在是半人半妖之體,簡單點說就是人妖了。”雪武想了好一會,才說道。

人妖!!柳風下意識的摸了一下自己的下面,還好,東西還在!

“哈哈,你真是很有趣的一個人,你現在確實是一個人妖,不過不是你們所理解的人妖,對了,叫半妖比較好聽點吧,不錯,你現在就是一隻半妖。”

“什麼半妖,我的手還是手,腳還是腳啊!”柳風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沒多出條尾巴,也沒多出兩條腿啊!等等,“媽呀,我怎麼光溜溜的,天哪!我的衣服呢!”一時間,太虛幻境響起了陣陣怪叫。

“別遮了,這附近百米之內都不會有生物的了。”

考慮了好一會,柳風還是把遮擋住下體的雙手放開,其實擋不擋根本就沒關係,因爲根本就遮擋不住!在剛纔冷熱交替的刺激下,他下面早就一柱擎天了。“呵呵,呵呵,你說我怎麼是半妖了,我怎麼看自己還是一個人啊。”柳風乾笑了幾下,然後問道。

“你想一想讓你憤怒的事情。”

“讓我憤怒的事情。”柳風雖然是孤兒,卻生性開朗,活了二十來年了,還真沒什麼讓憤怒的事情,現在叫他回想一下憤怒的情景,還真有點爲難他了。“抱歉,我暫時想不起什麼憤怒的事情。”

“那樣就只好這麼辦了。”雪武話音剛落,柳風腦海裏就出現了一個讓他窒息的畫面,竟然,竟然是一個裸體女子,他長那麼大還是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裸體啊!就這麼一瞟,柳風立刻就感覺到傳說中的氣血上涌了,接着,他又感覺全身的血液似乎開始沸騰了,一股熾熱中夾雜冰涼的氣息像只老鼠般在全身竄了竄去,柳風感覺全身好象有使不出的力氣一般。

“你對着湖泊看看你自己現在的樣子。”

柳風依言走到湖泊旁邊,他剛往平靜的湖泊上瞟了一眼,頓時就傻眼了!

水中的那個倒影,真的是自己嗎…… 柳風呆呆的望着水中的倒影,那真的是自己嗎?

火紅色的長髮披在雙肩上,一雙赤紅色的眼睛上兩道赤紅色的劍眉劍拔弩張,目光彷彿涌動着熊熊的火焰,赤紅色的眼睛發出光芒,這,已經不是人類的眼睛了吧!最爲誇張的是,背後竟然有八隻赤紅色的翅膀,柳風心念一動,背後的那八隻赤紅色的翅膀就扇動起來了,那是真正的翅膀,他甚至可以觸摸到翅膀上柔順的羽毛有着和跟自己體溫一樣的溫度。看着那隨意扇動的翅膀和猛獸般的眼睛,柳風心裏一片空白。

現在如果有人在旁邊,看到一個人身上長着八隻赤紅色的翅膀,而且是還會動的那種,一定會大呼“妖怪!”

妖怪?不錯,正是妖怪,確切點說,是半妖。看着水中那雙赤紅的眼睛,還有八隻翅膀,柳風終於相信雪武的話了,他已經不是一個人了。看了看自己的雙手,如果眼前的還能稱之爲“手”的話!指甲又細又長十分的銳利,紅色的絨毛覆蓋着整個手掌和指頭,說是手,還不如說這是爪子應該比較正確點!發呆了半天,柳風才終於接受自己已經是半妖的這個事實了。

柳風心裏感到深深的恐懼,嘴裏不自覺的低聲道:“妖怪,妖怪!我成了妖怪,以後還怎麼見人啊?賊老天,爲什麼要這麼對我,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雪武,你說我現在怎麼辦呢,有沒有辦法把我變成人啊?”要是以這個樣子走出去的話,絕對會被抓去搞研究的,如果恰好碰到什麼抓妖怪的和尚道士那肯定就沒救了。

“有啊。”柳風想不到雪武會答得那麼幹脆。

“真的嗎?是什麼辦法,快告訴我!”柳風急忙問道。

“旁邊有很多大樹,諾,就在那裏,你可以跑過去撞死的,要不然跳進湖裏淹死也行,記得要在腳上綁塊石頭哦,又或者乞求老天落道閃雷把你劈死,反正你想個辦法死了就行,然後就可以投胎了,我無意中翻看了一下你腦海裏的記憶,你這輩子也沒做什麼壞事,絕對能投胎做人的,你就放心吧!”雪武輕描淡寫的說道。

“……”柳風啞口無言了,“你還不如叫我買塊豆腐撞死得了!”

“基本上、理論上,如果你不是自己找死的話,在人間,你應該是不死之身了。”

“那又如何?”

“也就是說,你這個半妖是做定了!”

“……”

“做妖有什麼不好的,你現在身體裏有我和至尊劍帝兩個人的修爲,只要勤加修煉,假以時日,必可窺視天道,飛昇神界,成爲妖中之神——妖神!”看到神色低沉的柳風,雪武厲聲道。

“妖神?那是什麼?”一聽妖神兩個字,柳風神色一震,追問道。

“還是半妖!”雪武想了想,很認真的說道。

“……”柳風暈倒。

“喂,要暈就暈好了,可千萬別死了啊!喂,你在幹什麼啊?”

正在四處張望的柳風不假思索的答道:“找石頭。”

“找石頭幹什麼?”這下輪到雪武感到奇怪了。

“綁腳。”柳風回答得乾脆利落。

“綁腳?”雪武更加不明白了。

“不是你說的嗎,跳湖記得要在腳上綁塊石頭,難道不是嗎?”

“……”這下到雪武啞口無言了,“喂,好端端的爲什麼要死啊?”

“爲什麼要死?我可不想被人解剖拿去做標本!”

“小子,別逗了,我雪武和至尊劍帝的傳人會被人拿去做標本,開玩笑了,你要真被人解剖了我們倆的老臉還往哪擱啊,這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對了,忘記說了,這個太虛幻境嘛,輕易是進不來的,當然,也不是那麼容易能出去的。想當年我可是耗費了千年修爲才把我的內丹送進這裏來的,唉,可把我心疼的!如果不是這樣的話,說不定我還可以使用妖怪重生法呢,唉!”

“那我是怎麼進來的呢?”柳風現在纔沒空理會那隻妖怪的死活問題呢。

“這個嘛,應該跟你胸前那個東西有關係吧。”

“你是說這個玉佩?”柳風低頭幾看到胸前那塊從有記憶起就沒離開過自己的玉佩,其實說那是玉佩,倒不如說是塊小鏡子,因爲沒有任何一塊玉佩會做成那個樣子的:外面是一個古木做成的框架,上面雕刻着很奇怪的花紋,兩條巨龍呈雙龍戲珠之勢盤踞着整個木框,在木框裏面鑲嵌的纔是“玉佩”,一塊碧綠的晶石,完全沒有一絲的雜色,在月光下,泛着淡淡的綠光,給人一種很神祕的吸引力。柳風這才發覺,現在已經是晚上了,但是自己卻絲毫感覺不到冷,真是怪事了。

“有什麼好奇怪的,以你現在的身體,要是天涼了點就感覺到冷的話,那你就真的可以去死了,我已經跟你說過了,現在除非是你自己想死,基本上、理論上,在人間,你應該是不死之身了。”

“可以問一個問題嗎?”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