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怪物聽得聲音,忽然一驚,就看見站在遠處的李寒突然吃手空拳向它衝了過來。

2021 年 1 月 27 日By 0 Comments

本來還在猶豫跑不跑的怪物,此時接收到李寒挑釁般的攻擊,似乎是激發了野獸的本能,它猛地呲起了牙齒,兇狠的看着李寒。

對於比自己弱小無數倍的獵物居然敢挑釁自己,那是對自己極大的侮辱。

只見這個人形怪物突然四肢着地,就像蜘蛛一樣趴赴在地面,它甩着腦袋,像野獸一樣惡狠狠的超李寒嘶鳴着。

嘶嘶嘶嘶!

然後猛地後腿忽然用力,迅速向着李寒跑了過去!

李寒看到怪物也向自己跑了過來,臉上忽然獰笑起來,就讓你感受一下來自災難空間的恐怖吧!

李寒頓時感覺到一股強烈的狂風吹動了自己的頭髮以及衣角,而這股風正是從他的左拳頭迅速揮打出去所產生的的劇烈風壓!

如此狂猛的拳風尤其是這個佔據他人肉身躲在背後的小蜘蛛所能承受的了的。

嘭!咔嚓!

一聲劇烈的撞擊聲傳來,在伴隨着一陣令人牙酸的碎裂聲後,與李寒拳頭交擊的怪物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嘭的一聲迅速飛了出去,然後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激起了無數塵土。

又是唰的一聲,李寒也落回地面,他不可思議的看着自己的左拳頭,他甚至不相信那是自己打出的一拳。

槽!太猛了!

猛的李寒以爲自己在做夢,他以爲最多和這個怪物打個平手,畢竟是曾經和小巨魔相抗衡的怪物,沒想到自己居然一拳將他打倒!

這個曾經趴在自己身上,囂張無比的一口口吃掉自己的怪物,今天終於被我打到了!

Wшw ¸Tтkan ¸¢○

哈哈哈哈哈!

李寒緩緩的看着倒在地上,漫天塵土之下的中年男子,頓時狂笑起來,笑着笑着眼淚也一起流了下來。

太特麼的壓抑了,自從進了這個災難世界,簡直就像不是走在死亡的路上,就是已經一腳踏進了死亡。

幾次瀕死,幾次險象環生,多少次遍體鱗傷,多少次李寒都已經放棄掙扎,準備擁抱死亡了,只是他命不該絕,沒有死而已!

但是,又能支撐多久呢?

也許下一秒就會死吧!

李寒對自己這樣說,他覺得,黑暗也許就是自己最終唯一的歸宿!

但!

直到現在,此時此刻,他居然一拳打敗瞭如此強大的對手,生的希望又再次充盈了李寒的內心!

是的,我能活下去!

而且要一直活下去!

躺在地上的人形怪物感受着自己已經徹底斷裂的右肢節,那裏除了劇烈的疼痛卻是沒有任何別的反應。

它不可思議的擡起頭看着站在那裏狂笑的李寒,爲什麼?爲什麼這個人類突然變得這麼厲害,就算那個高大的人類也不可能一擊就對它造成這麼嚴重的傷害。

爲什麼?

滿腦子的問號讓怪物的頭顱有些眩暈,它歪歪扭扭的站起身,滿是憤怒眼神惡狠狠的看着李寒。

它不相信這個曾經只能等着被它吃掉的食物,居然真的反過來幹翻了它這個獵人!

嘶嘶嘶嘶!

人形怪物大張嘴,憤怒的嘶鳴着,又再次踩着地面向李寒衝了過來!

正在大笑的李寒聞聲停止了笑容,當看到怪物快速向他衝來時,他的嘴角再次掛起了微笑,那裏明明有着一絲猙獰。

“啊!”

李寒猛的大吼出聲,拳風再次涌動,這次他用盡了全身的力量,一拳向着衝來的怪物打去。

呼!

一陣狂風夾雜着李寒的機械義肢狠狠向着怪物飛去,怪物還未跑到李寒面前就被狂猛的巨風吹得臉頰褶皺,頭髮向後飛去,那雙綠油油的眼睛,滿是驚愕的神情。

這一拳速度太快了,怪物還來不及閃避,就被李寒一拳打在了胸口之上。

嘭!咔嚓!咔嚓!咔嚓!

只聽一聲恐怖的爆響傳來,伴隨着數聲骨頭碎裂的聲音,在看那怪物,被李寒一拳打穿了胸口,還同時被那劇烈的拳風震碎了所有內腑器官以及骨骼。

噗!

噴着綠黑的鮮血,怪物慘嚎的飛了出去,再次重重的砸在了地上,這一次,李寒沒有停下,猛地欺身而上,又是一拳恐怖的風壓砸了下去。

嘭!

“啊!啊!啊!”黑綠色的血液飛濺到李寒的臉上,李寒不覺噁心,反而像是激發了他的狂性,再次怒吼出聲,一拳接着一拳狠狠的向着怪物全身打去。

嘭嘭嘭!

也不知道打了多少拳,當塵土再次落下之時,李寒面前哪還有一個完整的人形,李寒氣喘吁吁的從怪物身上下來,撲通一聲坐到在了地上。

他不可思議的看着眼前血流滿地,乾癟癟的怪物,這是我做的?

哈哈哈!

看以後那個怪物還敢吃老子!

只是李寒正高興的時候無意掃了一眼左臂的機械義肢,隨即臉色鉅變! 【7型機械義肢(左),原產地不詳,可裝備在左胳膊處,力大無窮,半永久智能化,需要照射太陽進行充能,一次充能使用時間10000標準時,損毀率:85%。限定:生存者專用裝備】

李寒明明記得之前的損毀率只有80%,怎麼這一場只是算碾壓級的戰鬥,就一下子報銷了5%損毀率。

那來一次比較勢均力敵的對抗,說不定就瞬間就達到了100%,是不是就意味着李寒的這個機械義肢徹底報廢了,就是說他再也用不成了?

沃槽!

李寒被自己的這個想法給驚住了,幹掉怪物的喜悅感瞬間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恐懼與驚悚。

這要是沒了機械義肢,還打個吉爾的怪物啊!

剛纔那般壯志豪情就像個玩笑一樣狠狠的打在李寒的臉上,打的他滿面青腫。

現實果然是現實,不存在着瞬間讓人暴富或者瞬間變得無比強大,想要的到什麼,就要付出什麼,而機械義肢付出的就是它的機體。

還有李寒的希望!

槽!

一拳狠狠的打在地上,槽!槽!槽!尼瑪的,剛說運氣來了,現在運氣就要走了嗎!

正當李寒暗自懊惱,憤憤不平的時候,一陣輕微的嘶嘶聲傳來,他立刻驚覺擡頭向前邊看去。

只見那怪物已經乾癟的頭顱中一陣晃動,然後猛地竄出一隻遍體鱗傷的小小雙腿蜘蛛。

它對着李寒張牙舞爪兩下,然後二話不說迅速掉頭就向着巷子的另一側跑去。

別看那只有兩隻腿但是跑的卻是一點不慢!

蹭蹭蹭的已經快要跑到巷口了!

李寒看着這隻飛竄的怪物,眼中迸射出森森寒意,原來你的本體還沒死,正好,現在缺一個泄憤的對象。

李寒猛地站了身,向前跑起來,然後催動自己的左拳,拳風再次涌動,想來這一下應該是消耗不了多少損毀率吧!

李寒如此猙獰的想到。

嘭!

李寒急速踏地,奔跑中,左拳飛速的擊出,看着驚慌失措,頻頻回頭拿複眼恐懼的看着李寒的小蜘蛛,他的嘴角越發的猙獰起來。

啊!死吧!

李寒怒吼一聲,將全身的不快與憤怒似乎都要發泄到這一拳一樣!

只是,當李寒的這一拳即將攻擊到小蜘蛛身上時,啪嘰!一聲突兀的聲音從李寒的眼前傳來,他驚愕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手卻不受控制的打在了旁邊的地上。

嘭!

砂石飛濺,塵土再次飛揚!

李寒喘息的迅速擡起頭來,猙獰的看着塵土之後的模糊身影。

他是誰?

塵土逐漸落下,李寒站起身來,戒備的退後幾步,看着逐漸顯露出樣子的,三米之高,即使是對比小巨魔列多洛也是不遑多讓。

滿是傷疤的腦袋上一根頭髮都沒有,他正獰笑的看着李寒,緩緩的開口說道“你,就是李寒?”

這是誰?他想幹嗎?

李寒向這個男人的腳上望去,他的腳底正踩着一灘四濺的黑綠色粘液以及支離破碎的昆蟲軀殼。

這正是剛纔還在逃竄的小蜘蛛,居然一腳就被這個高大的小巨人給踩得四分五裂,死的不能再死了。

“哼!”看李寒居然不理睬他,這個小巨人居然扭了扭脖子,然後冷哼一聲,向着巷口大聲喊一聲“老黃,你夠R 的跑哪去了!”

那聲音當真是如雷貫耳,震的李寒心頭隱隱劇震!

還未的李寒反應過來,巷口立刻傳來黃玉的高聲回話以及一陣小碎步的響起。

噠噠噠噠!

對着李寒還有一些矜持的黃大管家,似乎這一刻化成了一隻忠實的走狗,居然快速的跑了過來。

像是鞠躬似的彎着腰站在了這個小巨人的面前,點頭哈腰的大聲說道“這不是夜叉大人嗎!您不是在探索一號遺蹟嗎?什麼時候回來的,也不通知小的,也好爲您接風洗塵啊!”

雖然見過黃玉恭敬的樣子,但是,如此的諂媚當真是與之前的黑齒有的一拼。

但李寒卻暗自驚醒,頓時明白這是黃玉給他暗暗提示,這個男人不好惹!

左右看了看黃玉,又看了看站在不遠處警戒的李寒,夜叉居然緩緩點了點頭,大有深意的說道“沒看出來啊,黃玉!你居然會袒護一個陌生人,莫里就如此看好這麼一個不知從哪裏來的男人?”

頓時,黃玉的額頭上潺潺的汗液流了下來,他吶吶的不知該說是什麼,只是彎腰站在那裏。

“哼!”又是一聲冷哼,夜叉不悅的看着一言不發的黃玉,回頭對着李寒說道“你殺我兒,夜豹的事情,你以爲我會就這麼和你算了嗎?不過念在莫里既然看好你,那我暫且饒你一命!可惜,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回來了!”

夜叉的話裏,什麼夜豹,什麼一命,李寒是莫名其妙,但是侍立在旁邊的黃玉卻是頓時如遭雷擊,不可置信的擡頭看着夜叉,驚慌的問道“夜,夜叉大人,莫里首領,首領他?”

“哼!”又是一聲不明情緒的冷哼,這個名爲夜叉的男人擡起右腳,那裏正是他踩的粉碎的小蜘蛛。

他一面用刀子颳着黏着在鞋底的液體與肢足,一邊語氣冷漠的說道“十號遺蹟又是那麼好攻破的,我回來的路上正好看見他們派回求援的人!”

“那,您?”黃玉瞳孔瞬間放大,帶着一絲希望的向夜叉看去。

誰知夜叉只是不置可否的看了他兩眼,勾着嘴角,滿面都是嘲諷的笑意,那感覺巴不得莫里她們趕緊去死的感覺“呵呵,我的任務可是探索一號遺蹟,她們攻略十號遺蹟的事情,與我有和關聯?”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