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想來只是春~夢一場,他是成年男人,還是早該娶妻的那一種,夢見和逸兒那什麼,其實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感覺到身邊似乎躺著誰,他心中一動,難道不是春~夢,他真的和逸兒春風一度了?

心中有些難耐的喜悅,她終於還是接受他了。

將臉轉過去一看,魂差點沒嚇出來。

左以晴???

怎麼會是左以晴?

左以晴怎麼會在他床上?

左以晴早就醒了,假裝才睡醒的樣子,睜開眼睛,嬌滴滴地喊了聲:「風哥哥……」

秦沐風厭惡得昨夜喝的酒差點沒吐出來,風哥哥也是她能喊的!

「怎麼會是你,我記得明明是逸兒!」雖然他只記得一點點了,和他春風一度的應該是逸兒才對!

左以晴一臉的委屈:「昨夜我在路上遇到你,就喊了你一聲,你突然將我抱起來,來這裡將我要了,我還以為你對我回心轉意了,沒想到你要我的時候,喊的卻是她的名字……」



先4章,順便卡個文,繼續寫╭(╯^╰)╮么么噠,愛你們 左以晴早就想好了,這樣說,可以混淆秦沐風昨夜的記憶。

秦沐風對昨夜的事,可能記得一點,但是不可能全記得,否則,這會兒已經一腳把她踹下床了。

秦沐風頓時頭都大了,他把左以晴當成逸兒要了?

「這不可能……」

這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做下這樣的蠢事。

而且……

「明明就是逸兒,不是你……」

左以晴知道他其實不確信,只要自己死不鬆口就行:「確實是我,你要是不相信的話,可以去問她,昨夜她在哪裡。」

去問吧,去問吧,然後你就可以知道,昨夜那個小賤人是在一個陌生男人的床上度過的!

秦沐風混亂著,瞥見床單上那抹刺眼的紅,心頓時拔涼拔涼的,如墜冰窟。

沒必要問了。

這是處子之血,逸兒已經不是處子之身了,怎麼可能有處子之血,所以真的不是逸兒,而是左以晴……

左以晴不知道秦沐風為什麼突然一副接受事實的打擊樣子,不過接受了就好。

「風哥哥,事已至此,你就不要多想了,我們的開始雖然是一個錯誤,可是這也說明了,我和你有緣,你娶我一定不會後悔的,我會比她更得體大方,也會比她更愛你。」

在左以晴看來,逸兒就是一副小家子氣,根本配不上秦沐風,秦沐風必然要成為青陽宗的宗主,一宗之主的女人必須要大氣,就像她這樣的。

秦沐風聽了,冷笑起來:「我娶你?你覺得我會娶你?」

左以晴不可能說,在被他要的時候才知道他真正想要的是逸兒,在他抱左以晴來這裡的時候,他一定已經喊過逸兒的名字了,左以晴是故意將錯就錯,委身給他的!

就在這時,門外鬧哄哄的,然後門一下子被推開。

原來,炎旭學院的,見左以晴一夜未歸,找了過來。

看到房間里的情形,紛紛捂住嘴巴。

床上的兩人,共蓋一條被子,衣服散落得到處都是,床單上甚至還有落紅。

左以晴一夜未歸,原來是和男人共度春宵來了,這男人看起來咋這麼眼熟呢。

仔細一看,竟是風公子???

還沒成親就滾到一起,有點不合適,不過不得不說,左以晴賺大了。

這可是風公子啊,要錢有錢,要才有才,要貌有貌的黃金單身漢!!!

這些人的到來,在左以晴的預料之內,剛好可以幫她做個見證。

見秦沐風竟然想不認帳,左以晴裝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樣子:「你要了我的身子,竟然想不認帳,你怎麼可以這樣……」

炎旭學院的一聽,不認帳,這怎麼行呢?

左以晴到底是他們炎旭學院的,他們自然站在左以晴這邊,再加上左以晴和風公子真的成了的話,他們以後可以向左以晴求丹藥,紛紛為左以晴說起話來。

說來說去,兩個意思。

第一,秦沐風肯定要了左以晴,床上的落紅就是最好的證據。

第二,做人要有擔當,既然要了左以晴的身子,就把責任負起來。 秦沐風聽得火大:「誰說我不認帳了?誰說我不負責了?」

炎旭學院的,松下一口氣來,認賬就好,肯負責就好。

左以晴忍不住地面露喜色:「你肯娶我了?什麼時候娶?婚禮不用辦得很隆重,能嫁給你我已經覺得很……」

秦沐風沒讓她說下去,打斷她:「你給我打住,我什麼時候說要娶你了?」

左以晴臉色一窒:「你不是說要對我負責……」

負責有很多種方式,秦沐風從儲物戒里拿出厚厚一沓銀票甩在她臉上:「夠了嗎?」

足有好幾十萬兩,甩了左以晴一頭一臉。

左以晴被甩懵了:「你什麼意思?」

「你的初夜,我買了,就這個意思!」

秦沐風這話一出口,左以晴的臉色那叫一個五彩紛呈。

炎旭學院的也炸了,買初夜,這風公子要不要這麼牛掰?

左以晴想抗議些什麼,秦沐風再一次火大地打斷她:「你明知我心裡已經有人了,還趁我酒醉爬上我的床,你知不知道,我恨不得想殺了你,你趕緊給我拿著這些錢滾!」

炎旭學院的,正要罵秦沐風人渣,一聽,啥情況?左以晴趁秦沐風酒醉爬上秦沐風的床?

左以晴這手段,其實可以的,就是風公子太有個性,太不按套路來了。

一般來說,不是會給個名分嗎?哪怕只是妾室。

左以晴氣得瑟瑟發抖,秦沐風這是把她當什麼了?出來賣的妓nv?

秦沐風見左以晴不動彈:「你不滾,那我滾!」

他在被子里穿好裡面的衣服,然後翻身下床,套上外衣就走。

左以晴真的被打擊得不要不要的,都這樣了,秦沐風竟然都不買賬!秦沐風到底怎麼才肯娶她!

巨星重生:捕獲花心大BOSS 秦沐風走後,炎旭學院的,面面相覷,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左以晴。

總感覺左以晴最近很愛作死。

這個皇帝有點狂! 之前,用自己的玄魂重傷了自己,又自己重創了自己的玄魂。

前妻,許你一世寵 這會兒,白白把初夜給弄沒了。

好吧,也不算白白弄沒了,風公子甩在左以晴臉上的那厚厚一沓銀票,足有好幾十萬兩的感覺,風公子果然是個豪,有錢任性!

秦沐風走了一會兒,又回來了,手裡端著一碗冒著熱氣的湯藥。

他很懊惱,他以為他不會像他爹那樣被女人設計,可是還是被設計了。

事已至此,無可追悔,至少,不能讓左以晴懷上他的孩子,以免重蹈他爹的覆轍。

左以晴剛穿好衣服,正要下床。

秦沐風走到她面前,將葯碗往她面前一遞:「避子湯,喝掉!」

左以晴撇過頭去:「我不喝。」

秦沐風陰沉著臉:「我數三聲,你自己不喝的話,我灌你喝!」

左以晴以前對秦沐風確實有一些憧憬,這會兒心裡除了恨,還是恨。

這般輕賤於她,還想和她撇清關係?休想!

左以晴突然又冒出來一個主意,一個和秦沐風抵死糾纏的主意,轉過頭來,接過葯碗,一口喝下碗里的葯汁,裝作咽下,卻沒有咽下,而是含在口中。 秦沐風見她喝下了避子湯,一刻也不想多呆,甩袖回頭就走。

等秦沐風走出去有一小會兒了,應該聽不到房間里的動靜了,左以晴一口吐出含在口中的葯汁,吐在床前的地上。

床單上的處子血是那小賤人的,她和秦沐風什麼都沒有做,喝不喝這避子湯,其實沒差別。

她在做戲給門口炎旭學院的看。

她沒真正地喝下避子湯,等她肚子里有了,就是秦沐風的種,秦沐風休想賴掉!

她打聽過,秦沐風的爹在和秦夫人成親后,被一個女人爬床,本來不肯娶那女人,後來那女人懷上了,不得不納那女人為妾。

現在秦沐風還沒有娶妻,再加上她身份貴重,是一國大將軍的千金,只要她肚子里有了貨,秦沐風迫不得已娶她,她就一定是正妻,而不是什麼妾室!

「你這是何苦呢?」

「強扭的瓜,不甜!」

炎旭學院的,見左以晴竟將喝下去的避子湯吐了出來,知道她心有不甘,稍微勸慰了一番,幫她帶好門離開,讓她好好休息。

等炎旭學院的離開了有一會兒了,左以晴走到門口,拉開門看了眼左右,見沒人,打手勢讓她的心腹侍衛進房間。

等她的心腹侍衛進來了,立刻關好門窗,從裡面鎖住。

她那心腹侍衛問她:「小姐有何吩咐?」

左以晴陰沉著臉,狠了狠心,上床脫光衣服躺下。

她那心腹侍衛忙不迭地撇過頭去:「小姐,你這是幹什麼?」

「過來,上我。」

她那心腹侍衛聽了:「小姐,這怎麼使得!」

左以晴火大:「我讓你過來上我!」

她那心腹侍衛只能走過去,卻看都不敢看她,別說上她了,他只是區區侍衛,怎麼可以和尊貴的主子發生關係。

左以晴說給他聽:「他們都以為我和秦沐風發生過關係了,我現在就算想嫁給別人,也嫁不出去了,我只有肚子里有了貨,才能嫁給秦沐風,你懂嗎?」

她那心腹侍衛訥訥地道:「懂。」

「那就快點來上我,直到我懷上為止!」

她那心腹侍衛只能脫掉衣服上床,在她身上撫摸了一會兒,等自己起來后,猛地挺~入,耕耘起來。

左以晴處子之身被破,疼得抓緊身下的床單,眼底滿是和此情此景不相稱的陰霾,秦沐風你給我等著,你這輩子都休想擺脫我!

來了好幾次,直到肚子里灌滿了她那心腹侍衛的東西,她才讓她那心腹侍衛出去,自己躺在床上,墊高屁股,免得流出來。

接下來的日子,為了確保懷上,她每天都要和她那心腹侍衛來上好幾次,當然,這是后話了。

婚婚欲誰 秦沐風回去后,煩悶得不行,他怎麼就和左以晴那種女人發生了關係,想借酒澆愁,最後還是忍住了,怕再給左以晴之流可乘之機。

說起來,這種低級錯誤,他已經不是第一次犯了。

在爺爺的壽宴上喝多那次,千羽幫他化解了。

這一次,無人幫他化解,他終於栽了……



其實你老婆幫你化解了╭(╯^╰)╮ 夜千羽那邊,到了早上吃早餐的時候,逸兒沒來,去敲她的房門,才發現她不在。

床上的被子,整整齊齊地疊著,想來,根本沒在家裡睡,應該是昨天晚上偷溜出去,然後就沒回來。

夜千羽回想了一下,昨天晚上,一起吃過晚飯後,各自回房休息,並沒有發現逸兒有什麼異常。

「奇怪,逸兒去哪裡了?」

夜千羽有些奇怪,逸兒還是很乖巧的,從來沒有亂跑過,讓她操心,今天這是怎麼了?

白洛影用他毛絨絨的狗爪子一拍腦門:「那虎少女該不會想不開吧?」

「想不開?」

白洛影有些心虛地道:「她好像對秦沐風有意思,然後秦沐風對她沒意思,讓她以後別再叫他風哥哥,別再在他面前出現,我就讓她算了……」

是不是他的措辭不當,可是他就這脾氣,有什麼說什麼……

夜千羽很是意外,在沙漠,逸兒抱著秦沐風,幫秦沐風取暖的畫面她看到了,但是她根本沒往那方面想,只當逸兒將秦沐風當成哥哥看待,畢竟平日里,逸兒就喜歡纏著秦沐風。

如果逸兒真的喜歡秦沐風的話,她一定會想辦法促成的。

逸兒雖不是人類,但是不論性子,還是長相,都配得上秦沐風。

當然,當務之急是,先把逸兒找回來,可別出什麼事才好。

顧不上吃早飯,全員出動,分頭找。

夜千羽殺到秦沐風那,問秦沐風有沒有看到逸兒。

秦沐風剛回來沒多久,正為他和左以晴發生了關係的事煩悶,聽了這話,一愣:「發生了什麼事嗎?」

「逸兒不見了,幫忙找一下!」

秦沐風騰的站起來:「不見了?為什麼會不見?」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