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想到這裏,林天成順手就選擇了強行借用「神血」中的混沌本源之力開始糅合。

2022 年 4 月 20 日By 0 Comments

剛開啟,林天成就感覺肉身發出一陣脆響,似乎要被崩壞,一股強大到不可思議的力量完全不受控制的在體內滋生而出,如同氮氣一般將他鼓賬的成了一個球。

林天成驚恐的急忙撤掉力量,渾身開始滲出血珠,這借用的力量不屬於自己,造成的傷害也是在所難免,但是這力量和自己融合之後那是真的強大,強大到他都感覺自己再遇見皇甫雄能吊打他,就像是進入了巔峰境一般! 司徒老太太房間的門口有兩個保鏢在把守著。

一開始,慕馨月並沒有在意,只以為老太太跟司徒海一樣愛面子,房間門口也要叫兩個保鏢守著,以示自己地位的尊貴。

但此時,她忽然聽到了老太太在裡面喊「開門」,而兩個保鏢明明聽到了,卻連眼皮都沒有抬一下。

老太太在被囚禁!

慕馨月錯愕地睜大眼睛。

她在確認自己沒聽錯后,抬腳朝兩個保鏢走過去。

兩個保鏢這才有了點反應,微一頷首道:「夫人。」

慕馨月皺起眉說:「我以為你們兩個聾了或是瞎了,老太太在裡面喊開門,你們沒聽到嗎?」

裡面的老太太也聽到了慕馨月的聲音,更加大聲地喊:「月月!是我!你快讓他們開門!我已經被他們關了一天了!」

「什麼?!」慕馨月更加不可思議,瞪向兩個保鏢呵斥道:「你們好大的膽子,居然敢把老太太關在裡面!還不快放她出來?!」

兩個保鏢露出了為難的表情,彼此對視一眼后,其中一個開口道:「夫人,這是老爺的命令,我們也沒辦法。」

慕馨月深深地皺起眉頭問:「到底是怎麼為什麼?大海怎麼會讓你們關著老太太?他最孝順老太太了!」

說起來,司徒海能有今天,還是因為老太太苦供司徒海讀書,讓司徒海考上了大學,之後司徒海又陰差陽錯成了慕家的贅婿。

司徒海有今天,老太太功不可沒。

而且司徒老家的礦產可全靠老太太看著,司徒海又不放心其他人接管,所以對老太太一直都很好,他不可能會平白無故這麼對待老太太的。

慕馨月問出口后,剛才答話的保鏢也不瞞著,如實回答道:「老太太昨天衝撞了夜少,老爺怕老太太又惹夜少不高興,就讓我們看著老太太,免得她惹出事來。」

慕馨月瞭然。

原來是老太太衝撞了夜司爵。

老太太的性格,她也很討厭,想當初為了討好老太太,她可是吃了不少苦。

當初慕晚月就是因為不慣著老太太,所以老太太很厭惡慕晚月,當初慕晚月死了,老太太可是連葬禮都沒來參加。

按照老太太的性格,的確有可能再次惹惱夜司爵。

所以司徒海把老太太關起來,是為了保護老太太,也是防止老太太再次惹惱夜司爵,牽連司徒家。

她眼珠子一轉,忽然有了個主意。

慕夏跟夜司爵的進展很順利,這是司徒海還想要的,但不是她想要的。

但如果放老太太出來,說不定就能攪渾他們的事!

想到這,慕馨月連忙開口對保鏢說道:「夜司爵已經走了,你們可以把老太太放出來了。葬禮馬上就要開始,老太太不能不出席。」

保鏢犯難地開口:「可是這是老爺的吩咐……」

慕馨月昂起下顎道:「如果老爺問起,就說是我命令你們放老太太出來的。這總行了吧?我可告訴你們,老太太身體不大好,她要是有個什麼損失,你們誰都承擔不起!」 “什麼?酆都大人不在?”

“我們要見酆都大人!”

衆鬼神千辛萬苦來找人,結果卻不在。

那他們這般辛苦幹什麼,來這裡也是給別人送人頭。

“肅靜!!”

江明面色一沉,一道凌厲劍氣直衝雲霄,刺破漆黑魔雲。

衆鬼神頓時安靜下來。

“我保證,酆都大人一定會按時出關,他目前正在修行,即將突破元神,我們再堅持一個月,屆時就安全了。”江明解釋道,“如果不想呆在這,你們也可以選擇自謀出路。”

這時,一個渾身浴火的白骨走上前來,這是千年白骨鬼。

“大人,您說的是否屬實?”

“當然。”

“好!!”千歲白骨鬼眼眶內的火焰熾熱,聲音傳遍四方,“那好,我拼了這條老命!也要拖延一個月。”

嘶嘶!!!

一條銀環蛇吐着舌頭爬了出來。

“加我一個,老子的萬蛇窟都被梅山道的畜生一窩端了,此仇不報,誓不爲人!!”

“加我一個!!”

越來越多的鬼神站了出來,只有不到一成的鬼神選擇離開。

“誓死也要爲酆都大人守護最後一道防線。”

中央大地的鬼神也有信仰。

他們的信仰就是統御三萬六千鬼神的陰景天宮。

炎嘴鐵鷲王在天空盤旋,他同樣沒有離開,家鄉已經被佔領,再跑又能跑去哪。

絕大多數鬼神並不認識酆都,但有長樂宮在,有原先的底蘊在,他們選擇相信現如今的宮主。

衆鬼神聚集在長樂宮下,心中都充滿了信心。

人、妖、怪、鬼在這一刻,顯現出空前的團結。

他們相信酆都一定會幫他們報仇。

在場有編制的鬼神一共一萬八千名,也就是屬於三萬六千鬼神之屬的。

其他雜七雜八的鬼神也有三四萬。

這些都是全部的精銳了。

宮主和其他四位靈君都消失的今天,依然有那麼多人選擇相信陸謙,可見陰景天宮的餘威有多深。

想到這裡,江明心中壓力也有點大。

一個月後,這些人絕大部分,都不會活下來。

這點江明也知道,衆鬼神也知道。

但是他們還是義無反顧選擇留下來。

“希望陸謙這次能挑起大梁,不負他們的期望。”

江明也覺得很懸。

在南靈域,真丹可以說是頂尖中的頂尖,風劫更是可以稱霸世界。

但在這裡,雷劫都只是普通中高層。

元神纔是上層人物,因爲可以在諸星中穿行,又被人稱作星君。

最頂尖那一層是洞真。

洞真稱呼是真君,全世界不到十人。

擁有洞真的門派,大多都拔地飛昇,佔據一個小星辰,作爲萬年的基業。

陸謙即使晉升元神,面對將來的危機,估計意義也不大。

“走一步看一步吧。”江明深深嘆息。

自己現在才風劫,勉強能出一份力。

哪怕是拼死,也要護得陸謙出關,也算是報了知遇之恩。

外界,勾離王朝,玉京山等依然在攻城略地。

陰景天宮的不抵抗之舉,更是加劇了他們囂張的氣焰,有些畏懼陰景天宮威嚴的小門小派甚至也開始動手腳。

當然,他們可不敢深入勾離王朝,光是外圍的勢力,也足以讓他們賺得盆滿鉢滿。

陰景天宮掌握的六條商路一條空路大多數宣佈獨立,創建了太陰天商會、奧玄天商會。

還有下屬二十八個礦山、地脈、陰土、鬼窟也被人佔據,或者由一些野心家自立門戶。

下屬三十六國的國君也各自尋找出路,這勉強算是自保,有些更爲過分,還帶人回踩一腳,把落井下石做到了極致

“西斗大人,這是目前反叛的名單……”

屬下將名單呈給邀月,名單長到無法直視。

“先記下名字,以後再處理,玉京山的人呢?”邀月瞥了一眼名單。

“玉京山的人三日後到,據說這次是中元紫君親自帶隊,同行的還有天地玄門的虎首道人,兩個洞真。”屬下用顫抖的語氣說道。

沒想到對方這般高看陰景天宮,竟然出動了兩個人。

“無妨,再探。”

屬下離開,這時,大殿中央驟然出現一名白衣男子。

此人正是李度。

“拜見李前輩。”邀月作揖,隨後詢問道,“前輩大概能拖延多長時間?”

“我展開無相魔染之域,大概能拖延一個月吧。看你們的造化。”李度淡淡道。

魔染是魔主的能力,相當於元神的法域。

展開魔染,一切不可名狀的魔物都會顯聖而來。

同時,被魔染的修士也會化身天魔,爲自己所用。

就這樣人傳人的趨勢,可以最大程度拖延時間。

這個魔域之內,人內心的負面情緒都會極度放大。

只要有一點破綻,天魔將會迅速佔領人們的內心。

三日後。

漆黑幽暗的天空被華貴的紫意染色。

天空之上,驟然出現一枚紫色大日。

這是中元紫君的標誌。

中元紫君修的是太陽太陰煉形還神法。

太陽屬陽,太陰屬陰。

中元紫君開創性地將兩者結合在一起,形成了陰陽兼備的紫日。

作爲開派祖師,他的血脈變成了日神羽人,神魂天賦好一點的成了月神羽人。

伴隨着紫日而來的是這兩種羽人,以及修煉太陰太陽功法的徒子徒孫,烏泱泱一片人,極爲壯觀。

紫日身邊,還有一個高不知幾許的虎頭道人,道人手上纏着蒼白龍骨,這是他的法寶青龍白骨劍。

此乃天地玄門的玄壇大仙。

天地玄門擅長祈雨驅鬼,天生與陰景天宮不對付。

抓了這三萬六千鬼神,可讓他的道行精進不少。

玄壇道人的徒子徒孫站在身側。

“道友,先說好,這些鬼神老道都要了。”玄壇道人望着身邊的紫日。

“儘管拿去。”

中元紫君笑道。

他來這裡可不僅僅是爲兒子報仇。

傳說大冥鄉都是天材地寶,還有長樂宮這個幻形法寶。

這次無論如何也要將這兩樣東西拿下。

“時候不早了,出手吧。”

轟!

紫光照耀而下,萬里魔氣陰風消散,上千鬼神當場灰飛煙滅。

虎頭道人擲出肩膀上纏繞的青龍骨。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