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想到這裡那年輕的官差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涼氣,神情也有些緊張了。

2021 年 12 月 24 日By 0 Comments

自己這是發現大消息了么。

嗯,這位就不上東西了。

而且還要好生照顧,不然到時候自己有幾條命都不夠丟的。

「貴人啊,不是小人特意拿刀嚇唬你,您想想您說這話,太子什麼人啊,這是隨便吹牛的嗎?」

「就算您是長孫大人的公子,這也不敢亂說啊,小的先前多有得罪,公子大量,放心,小人這回頭就去通知長孫大人,放心這事不會傳出去的。」

那年輕的官差收下了刀,對著身後的眾人擺了擺手,小心翼翼的湊到了李承乾的身邊,小聲的說道。

「您就先委屈一下,要不然小的也沒辦法交差,到時候等進了縣衙,絕對沒事。」

「至於這個萬年候,您還是別和他接觸了,他這啊活不了,有大人物要收拾他。」

李承乾聽著這個年輕官差這充滿關心的語氣,有些無語,方才那拿刀架著自己脖子的一幕好像也忘記了。

我真的是李承乾啊,我這怎麼證明我自己就是李承乾!

「算了,我跟你們走一趟吧!」李承乾瞥了一眼已經走出了的韓元,無奈的搖了搖頭。

讓你吹牛逼,本來以為你這個太子挺牛逼的,結果啥也不是!

自己身份說出來都沒有人信!

韓元見狀轉過身,一邊走著,一邊故意擠兌道。

「你剛才不是挺牛的么,這長安誰不給你一個面子,這——嘖,真有面子——」

說著,他還專門朝著李承乾炸了眨眼,嘴角微微上揚了起來。

李承乾:「……」

妹夫啊,求求你了,別說了行嗎?

我這不就是想要裝逼一下嗎,你知道翻車了就行了,你這還非要把我拉出來鞭屍是什麼意思啊!

「嘿——你怎麼說話呢,小心老子大嘴巴子抽你信不信?奶奶的,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身份。」

說著那年輕的官差就要上前打韓元,結果三子等人直接露出配刀擋在了兩人中間。

那眼神之中充滿了殺氣,彷彿只要那官差在往前走一步,當場就要沒命。

一時之間,三子幾人爆發出來的殺氣把院子里的十幾個官差下的連忙後退了幾步。

好傢夥,這些人都不是什麼善茬啊,這是殺過多少人啊!

「怎麼,你…你們,想幹嘛,謀反嗎?」

瞧著那年輕官差一副茶顏悅色的樣子,韓元不由啞然失笑,微微搖了搖頭,同時否定了自己心裡其中一個猜測。

「謀反什麼啊,我可是遵紀守法的好人,行了,我跟你們走一趟,他們幾個也跟著去,放心,武器絕對不會帶著。」

得了,你們都是大爺,我們惹不起,您這些大人物就鬥法吧!

只要您願意跟我們走一趟就行,讓我好在上面那裡交差就行了。

那為首的年輕官差和身後十幾個人快速交換了一下眼神,立馬就下定了決心,這尼瑪敢強迫么,這要是強迫下去,自己這小命估計當場就要交代這裡。

「知道就好,跟我們走吧!」那年輕的官差咬著牙狠狠的說了一句,隨後飛快的繞過了三子幾人。

三子見到這一群官差也不由的樂了起來,紛紛把手中的配刀丟給了圍在一邊的下人手裡。

「大舅哥,你這太子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我岳父怕不是假皇帝吧?」

「你們不會給我圈了起吧,找了這麼多人跟我演戲吧?」

韓元一邊說著,一邊從懷裡掏出幾個張大廚做的小零食吃了起來。

李承乾:「……」

有三子幾人震懾著,那些官差也不敢囂張,只是在前面領著路,時不時的回頭看一下幾人還在不在。

剛出門口,就瞧見程咬金騎著大馬笑眯眯的朝著韓府跑了過來,當他看到一群官差壓著韓元和李承乾兩人時候,那眼睛頓時瞪的大了起來。

不過很快就回過了神,隨便瞥了幾眼,發現沒有什麼危險之後,這才長出了一口氣。

「盧國公。」那官差見到程咬金停在了幾人面前,連忙彎腰行禮。

「嗯,他們這是咋了?」程咬金摸著那鋥亮的大腦殼,笑眯眯的問道。

「回盧國公,這萬年候涉及通敵之罪,縣令大人要求把他們緝拿起來。」

程咬金點了點頭,隨後望向了旁邊的李承乾,開口問道。

「這位是什麼情況啊?」

那年輕的官差有些小心,環視了一下四周,這才小聲開口道:「我懷疑這位是長孫大人的私生子,不過按照規矩,必須把他抓回去。」

長孫老狐狸私生子?

嘶!

程咬金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好傢夥,長孫無忌,你個老東西竟然下了這麼一大盤棋啊!

牛啊!

牛啊!

俺老程佩服!

「咳咳——」

「俺老程從來沒有來過啊,派人通知長孫老狐狸了沒有?」程咬金嘴角微微上揚起來,有好戲看了!

「通知了,小人已經派人去了。」那年輕官差偷偷看了程咬金一眼,心中那個猜測更加的確信了。

這位絕對是長孫家的私生子!

程咬金心裡頓時樂了起來,這樣一來就能把自己徹底摘除出去,當成一個旁觀的路人看熱鬧了。

到時候還能順便看一下長孫老狐狸的笑話。

不過,此事恐怕沒有那麼簡單,韓元這小子的名號雖然沒有俺老程這麼有名,但是也不錯。

難不成此事有什麼怪異?

嘶!

這麼說來的確有些奇怪之處了。

程咬金一邊琢磨著一邊騎著馬離去了,絲毫不管後面李承乾那眼神。

「這算是什麼事啊!」李承乾看著程咬金離去的背影嘟囔了一句。

「在線等,我李承乾該怎麼證明我太子的身份?」韓元嘴角上揚了起來,笑眯眯的看著李承乾! 天心老人脾氣古怪,一向喜歡獨來獨往,自從他拒絕了皇室之後,就再也沒有聽到過有關他的消息,想不到今日卻在此遇到了他的兩個徒弟。

「你們兩人,既然是天心老人的弟子,為何居住在如此偏僻的所在?」雲芊芊問道。

「樹大招風!」那叫阿心的女子嘆了一口氣道。

「大回魂玄丹,如此珍貴的丹藥,恐怕即使天心老人,想要再煉製第二顆也是不易吧。為何天心老人好不容易煉製而出的神丹,卻又把它送給了別人呢?」雲芊芊又道。

「因為師父,他和霸王城達成了某種協議……算是等價交換吧。」

「哼,不願意投靠皇室,卻投靠了叛賊餘孽!」雲芊芊忍不住冷笑道。

「不知道你還有幾顆天樞丹?」雲芊芊突然如此問道。

阿心雖然不解,但是還是老實的道:「我還有三顆。」她說着還從剛才那支瓶子之中,連續倒出了三枚,果然三枚都是圓溜溜的紅褐色,赫然都是天樞丹無疑了。

本來阿心還以為,雲芊芊是看中了她的天樞丹,畢竟天樞丹也是珍貴無比的丹藥,而且對於筋脈創傷有着奇效。就在她猶豫着,要不要主動把天樞丹送給雲芊芊的時候,雲芊芊卻猛然拔劍……

只見劍光閃過,阿心根本來不及躲閃,人就倒在了雲芊芊的劍下。

三枚圓溜溜亮晶晶的天樞丹,則是被雲芊芊拿在了手中。只見她右手微揚,一枚天樞丹快速而又準確的飛進了阿心的嘴中,而另外兩枚天樞丹,則是被雲芊芊隨意的收起了。

做完這些事情后,她看也不看兩人一眼,然後便身體猶如幽靈一般,快速的離開了這裏。

回想着剛才阿心給她的地址,不管可靠不可靠總歸是要試一試的……

阿心給的地址,卻是和阿心阿天所住的地方不一樣,這個地址上的地方赫然卻是緊挨着王城的。須知能緊挨着王城的地方,可是非富即貴,基本上都是有身份的大人物。

雲芊芊的速度十分飛快,不過一兩個時辰左右,她就來到了地址上所記載的地方。

這裏的主人似乎十分奇特,大門上雖然高懸著牌匾,但是牌匾上卻沒有任何題字。而且大門也是十分的高大寬廣,雖然不像帝京那些侯府王府那樣誇張。但是卻也給人一種十分大氣的感覺。

大門口沒有任何的護衛,按理來說能在這等地方有所如此恢弘大氣的府邸,這主人自然不會缺靈晶雇傭護衛。可是這所府邸的門口,卻顯得有些清冷。似乎與四周的其他府邸,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這就是擁有大回魂玄丹的府邸嗎?」雲芊芊不由陷入了沉思。

雲芊芊沒有猶豫多久,在這一年內,她的修為突飛猛進,她自信以她的身手,在這王城之內應該是沒有誰能輕易留下她。

所以她只是微微想了想,身影就越過了這所府邸的院牆,出現在了這所府邸的裏面。

霸王城和帝京不一樣,帝京到處都是大陣,而且有的地方還是殺陣套著殺陣。可是霸王城,在這裏卻很難找到大陣的影子。即使這樣一所特殊的府邸,在雲芊芊翻牆而入的時候,也是沒有碰到任何陣法的影子。

「竟然沒有任何人?」雲芊芊微微驚訝。她還以為是外松內緊,外面沒有一個人,裏面應該到處都是暗崗。可是她發現,她想錯了,偌大的一所府邸,她在裏面遊走了很久,卻硬是沒有碰到一個人影。

此時是夜晚,這所府邸的裏面很顯然是不缺房間的,可是這裏幾乎所有房間的燈都是黑著的。而且以雲芊芊的感知,她很容易就能感知到,這些黑著燈的房間,裏面肯定是不會有什麼人居住的。

「難道天心老人的弟子騙了我?」雲芊芊不由如此懷疑。她並不懷疑阿心阿天兩人的身份,畢竟天樞丹擺在那裏,一般人是根本煉製不出的,而且也很難買的起。畢竟一顆天樞丹少說也得,五六十萬枚靈晶。

那叫阿心的女子,能連續拿出四顆天樞丹,這就很難做的了假了。而且除了天樞丹外,雲芊芊甚至還感知到了其他數種極為珍貴丹藥的存在,如果說阿心不是天心老人的弟子,雲芊芊也是不大相信的。

但是現在,看着這裏的狀況,很像是沒有人住了。要不然為什麼連牌匾都沒有?即使有人住,這樣一所清冷的府邸,像是有大回魂玄丹的樣子嗎?

雲芊芊想着這些,一路向著府邸的後院奔去。一路上她不知道經過了多少間房屋,一重又一重的,可見這裏應該曾經是住滿了人的,或者應該是一個十分熱鬧的所在。可是現在,所有的房間,卻都是空無一人的。

就在雲芊芊要奔行到底的時候,她忽然發現了一所房間,那所房間和這所府邸一樣,不大也不小,但是卻也給人一種堂堂正正的感覺。

而且最重要的是,那房間之中在這夜晚,卻是亮着燈的。而且在燈的旁邊,還有着一個人的剪影,映射在窗子上……

映射在窗子上的人影,似乎是手中拿着一本書,在認真的觀看着。

這讓雲芊芊這樣的性子都忍不住眉頭微皺,這所空曠的府邸竟然真的有着人住,他是擁有大回魂玄丹的主人嗎?

雲芊芊向著那所亮着燈的房間慢慢靠近,她的身影就像是幽靈,尤其是黑夜之中的白衣。而房間里拿着書的那人,似乎是一無所覺,還是在認真的看著書。

驀然房間的門直接被雲芊芊撞開,甚至整個門,都被她撞的破碎成了粉末,她的身影也一瞬間就出現在了拿書那人的對面。

可是那人仍是低着頭看著書,絲毫不理會雲芊芊的到來,他似乎是沒有察覺到他的房門都被雲芊芊破碎了一般,又似乎是連雲芊芊都沒有察覺到。他拿着一本古樸的書,低着頭,仔細的看着。似乎書中,有着某種東西,十分吸引着他,讓他欲罷不能,即使抬頭他也有些不願意。

。 第二天中午,一隊獸人來到了死水綠洲。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