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想到這,江炎便跟着雲雨嘉來到了鋼琴社報名的攤點,而坐在江炎正對面的,正是有着校園冰美人之稱的張馨彤。

2021 年 2 月 2 日By 0 Comments

張馨彤在第一眼看到坐到自己面前的這個長得有些清秀的男生的時候,便立刻認出了這名男生,這名男生正是之前新生鋼琴賽的最後彈奏那首《悲愴進行曲》的男生,江炎。

不得不說在張馨彤心裏,江炎真的彈得很好,就連張馨彤自己都感覺自愧不如,那種將音符跟靈魂相互連通起來,讓聽衆在靈魂上產生共鳴的能力,並不是那麼容易可以達到的,能達到這種高度的人無一不是那些在全國乃至全世界都頗有名氣的人。

而張馨彤認爲眼前這名男生年紀輕輕就有如此大師級的水準,實在是很不簡單,除了超高的天賦以後,一定還有每天日以繼日的刻苦練習,不得不讓她有些佩服。

但如果她要是知道江炎估計連五線譜都看不懂的話,不知道美麗的俏臉上會呈現出一副什麼樣的表情。

今天他之所以作爲鋼琴社的社長,還親自前來招新,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就是想看看江炎會不會前來,因爲像達到這種大師級水準的人,雖然一定很喜歡鋼琴,但不一定會參加他們這種大學的社團,所以她很好奇江炎會不會來。

要是江炎知道這個大美女張馨彤就是特意在這等他的,不知道會不會感到有些受寵若驚,乃至菊花一緊。

因爲怕江炎臨時改變主意,所以張馨彤很快的就爲江炎辦理完了入社的手續和登記,告訴江炎後續的社團活動會用短信來通知他,叫他記得注意手機上的短信。

江炎心不在焉的點頭回應道,估計他就不打算去參加什麼鋼琴社的活動,聽起來就覺得很沒意思,所以其實江炎很佩服那些彈鋼琴能彈一天的人。

簡單的辦完了手續之後,江炎便跟雲雨嘉打了個招呼就自己逛了起來,逛了一會便發現時間也不早了,很多社團的招新攤面已經收工了,江炎心想反正明天還有,明天再過來看看有什麼好玩的社團也不遲。

江炎本來想先找找舒璟在一起回去的,但找來找去找不到那小子的人影,打電話過去一問,原來那小子請女生吃飯去了,真是個有異性沒人性的傢伙,江炎不禁在心中暗罵道。

沒有辦法,江炎就只能一個人先回宿舍了,至於晚飯叫舒璟打包一份回來就行了。

從中區回男生宿舍的只有一條路,而因爲江炎他們所住的這個區域所住的學生並不多,還有地方正在建新的宿舍樓,所以這條路上過往的學生都比較少。

走在這條熟悉的校道上,江炎突然有種危險的感覺,這種感覺剛剛涌上心痛,江炎就感覺到自己的右肩一陣劇痛,劇烈的疼痛讓他整個身子都彎了下來。

還沒清楚發生了什麼,就感覺到自己耳邊又是一陣冷風,而江炎以前跟羅傑在一起的時候也沒少跟人打架,靠着知覺,江炎向前滾了一圈,躲過了那陣冷風的襲擊。

穩住身子後,江炎回頭一看,只見五六名男子站在自己身前,其中兩名手中還拿着棒球棍,想必自己剛剛就是被這棒球棍給襲擊了,而這夥人最前頭的一個人,正是程飛。 江炎沒想到程飛那麼快就學聰明瞭,這次程飛可不像小說中的富二代那樣只會偶爾伸出臉給你打了,一看這架勢江炎就知道這個程飛現在已經抓狂了,不惜一切都想要對付自己,直到現在江炎的肩膀還在隱隱作痛,可見剛纔那一下確實打得不輕。

“竟然還躲過了一下,身手滿靈活的嘛,不過今天我倒要看看你能躲過多少下。”程飛看着江炎,冷笑的說道。

雖然對面人多勢衆,但江炎此時也並不是特別貪心自己的安危,以前上高中的時候,他跟羅傑可沒少出去跟人打架,所以對於打架的本領江炎還是十分擅長的,更何況江炎還有超級異能器,所以現在雖然對面人多勢衆,江炎臉色也並不慌張。

“程飛,你想幹什麼。”江炎淡淡的說道。

“我想幹什麼?哈哈,這個問題你留着自己慢慢想吧。”程飛又是一陣冷笑,一雙眼睛惡狠狠的看着江炎說道。

說完程飛也不再廢話了,揮了揮左手,他身旁的幾個人一見他揮手,便一個個笑容不善的朝着江炎走來,其中兩人手中更是握着棒球棍,那猶如人手臂粗壯的棒球棍光是看着都不自覺的感到肉痛。

看着走過來的幾個人,江炎倒也並不慌張,肩膀上的陣陣劇痛並未讓他感到膽怯,反而激起了他心中的憤怒,這個程飛真正的激起了江炎心中的怒火,少年人,總有一股錚錚傲氣。

但江炎也並不是一時的意氣用事,先不說江炎本身就很靈活,就算打起架來也不一定會吃虧,更何況江炎還擁有着超級異能器中的諸多異能,沒有必要懼怕這幾個人。

轉瞬之間,幾人已經把江炎圍在了中間,此時校道上只有他們幾個人,完全沒有看到其他路過的學生,所以江炎如果想要脫險,就完全只能靠自己了。

不等幾人繼續縮小包圍圈,江炎知道要是等他們完全的包圍住了自己,自己靈活的優勢就完全的喪失了,到時候可能連一點贏的機會都沒有,所以只能搶先動手,奪得先機。

想到這,江炎便率先動手,徑直朝着一個看起來較爲瘦弱的人衝去,右手捏起拳頭,朝着那個人的頭部打去,這可不是小孩子打架那麼簡單,現在江炎最需要的儘快減少對方的人數,因爲以少打多,拖得越久,就對他就越不利,而攻擊頭部是最容易讓對方失去戰鬥能力的。

那人可能也沒有想到江炎會主動出擊,所以一開始的時候並沒有什麼動作,但是隨着江炎拳頭朝着他的頭部擊來,那人憑着本能將頭扭向一邊,險之又險的躲過了江炎的這一擊。

但江炎的這一擊又怎麼可能就這麼簡單,左手再度捏拳而出,重重的打在了那人的腹部,這便是江炎的後招,一般很少會有人傻愣愣的給你打中頭部,就算是一個不會打架的人也知道去躲閃,所以江炎左手的這一擊纔是真正的殺手鐗。

因爲是想盡快讓對方失去戰鬥能力,所以江炎這一拳用盡了自己的全力,被擊中的那人臉色頓時變得蒼白,一臉痛苦的跪倒再地,想必暫時是沒有什麼戰鬥的能力了。

其餘的四人看江炎瞬息之間便擊倒了一人,表情都有些驚訝,他們平時跟程飛在一起欺負的都是一些軟腳蝦的二世主,想不到這次竟然碰到了江炎這個硬茬。

不過驚訝歸驚訝,江炎方纔擊倒的其實也只是他們中最爲弱小的一個,所以很快臉色又回覆了鎮定。

“這小子有點棘手,大家一起上。”其中一個身材健壯,手持棒球棍的人說道。

此話一出,四個人便一起朝着江炎出手了,朝着四個不同的方向朝着江炎或用棍擊,或用拳打的十分有默契的打了過來,一看就知道幾人之間很有默契。

江炎穩定心神,將自己的注意力提升到了極致,暫時忘卻了自己肩上的疼痛,反身一個驢打滾,滾到方纔自己擊倒的那人身後,將那人往前一推。

江炎這一下讓那圍攻的四人就有些無奈的,繼續出手的話只會傷到自己的同伴,雖然他們並不在乎倒在地上那人的死活,但是這樣未免也太難看了一些,所以只能強行收住自己的攻勢。

就這樣,江炎很輕易的脫離了四人的包圍圈,利用着自己機動性的優勢,總能躲掉幾人一些重要的攻擊,但畢竟對面人多勢衆,久而久之的江炎身上也掛了一些彩,但都只是一些皮外傷,並不影響江炎的行動。

反倒是江炎,每每總是險之又險的躲過對方的攻擊,時不時的還會還擊一兩次,充分的利用了自己的靈活善於混戰的特點。

幾人雖然平時竟然在一起欺負人,但都是一些街邊無賴的打法,並沒有什麼章法,所以雖然人數上雖然佔優,但卻遲遲不能擊倒江炎,反倒是被江炎利用時機還擊了一兩下。

方纔說話的那名健壯男子不禁怒火中燒,心想這小子還真比猴子還靈活,被他抓到非把江炎的骨頭打斷不可,這時江炎因爲需要應對後面的人,將毫無防備的後背露給了它。

男子心中暗喜,掄起手中的棒球棍,使出了全身的力氣,伴隨着自己的憋屈和怒火,狠狠的砸向了江炎的後背。

感受到背後傳來的“簌簌”冷風,江炎露出了微笑,他等的就是這個機會,匆忙在心中開始使用異能“邏輯變化。”

只見那名男子的球棍並未砸到江炎的背上,反倒是重重的砸在自己一邊同伴的胸口上,球棒上巨大的力量瞬間讓被擊中的那人連變成了豬肝色,整個人向後飛了幾米才重重的倒在地上**。

“你在幹什麼,你這個蠢貨。”一旁的程飛見狀,不由得破口大罵道。

那人也是心中驚訝無比,自己明明打的是江炎,怎麼突然間又擊中了自己的同伴,難道自己失手了?

就在男子還在疑惑無比的時候,江炎抓住了男子還在愣神的機會,一個轉身,左手握着對方的球棒,右手重重的從下方捶向男子的腹部。

男子一時愣神,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被江炎重重的擊中了腹部,往後倒退了兩步,對着地圖乾嘔起來,這一下對面瞬息之間又失去了兩個戰鬥力。

一旁的程飛看到這一些,似乎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個江炎竟然能夠一打五,對於他這樣養尊處優的人來說,這樣的場景應該只是出現在電影裏面而已,看到江炎拳頭的威力,程飛不由得嚥下一口口水。

看見自己邊兩人倒下,其餘的兩人也不敢輕舉妄動,站在原地警惕的看着江炎。

而江炎面色如水,看不出悲喜,只是靜靜的站在原地,但在程飛眼裏,江炎此時的舉動卻是猶如一灘深潭一般的深不可測。

“回來,撤了。”眼看繼續打下去不但討不了好,可能還會吃虧,程飛匆忙的對剩餘的兩人說道。

兩人聽後如蒙大赦,小心翼翼的離開江炎身邊,攙扶着自己方纔倒下的弟兄,一路小跑回程飛身邊,幾人很快就消失在了校道。

看着程飛等人終於離開了,江炎也總算是鬆了一口氣,要知道,剛纔最後那一擊已經用盡了他全身的力量,幾人的圍攻下,早把他的力氣耗得差不多了,要不是最後自己使用了異能,今天的結果恐怕就要反過來了。

一陣放鬆之下,立刻感受到了全身上下都有痛疼的感覺,尤其是肩膀上的那一下,現在都感覺有些麻木了,江炎揉了揉自己麻木的肩膀,目光凌厲的看着程飛等人消失的方向。 “我說你們現在的大學生啊,脾氣太沖了了,動不動就一身的傷的,你看你這身上,到處都是傷。”校醫院的醫生一邊查看江炎身上的傷勢,一邊絮絮叨叨的責怪道。

“這裏痛不痛。”校醫用手按了按江炎受傷的右肩,一邊問道。

校醫的手剛一碰到江炎的右肩被球棍擊中的地方,江炎就感到一陣火辣辣的疼痛,齜牙咧嘴的說道:“痛…痛…痛。”

“你身上其他的地方倒都是一些皮外傷,就是右肩這裏我估計有一點輕微的骨裂,但應該不會很嚴重,一會你去做個X光檢查一下,回頭拿片子過來給我確認一下。”校醫一邊寫着單子,一邊對江炎說道。

聽到校醫這麼說了,江炎忙點頭答應,這年頭跟誰過不去也不能跟自己過不去,好好的檢查一下還是很有必要的,江炎可不想以後留下些什麼後遺症。

接過校醫遞過的幾張單子,江炎便走出了診療室,準備前去照X光的照射科,因爲照射科在樓下,所以江炎便走到樓梯處下樓,因爲一邊看着醫生剛剛填寫的單子,所以江炎並沒有看路。

剛走到樓梯第一個拐角的地方,江炎就感覺有人迎面撞向了自己,同時拿着單子放在胸前觀看的雙手突然有一種十分柔軟的感覺。

“又是你這個臭流氓,你說你是不是故意的,怎麼又是你。”原來江炎撞到的不是別人,正是之前他撞過一次的凌菲,凌菲一看眼前的人是江炎,便憤怒的說道。

江炎剛想解釋,但剛纔碰撞一不小心牽引到了自己右肩上的傷勢,一時間自己的右肩猶如刀割一般的難受,讓江炎只能咬緊牙關忍過這一陣疼痛,一時也無法分心向凌菲解釋。

凌菲看着江炎有些痛苦的表情,有些不以爲意的說道:“怎麼啦,被我撞一下內傷了?虧你還是個男人呢。”

這時江炎右肩上的痛疼終於緩解了一點,鬆了一口氣,對凌菲解釋道:“對不起啊,剛纔真的不是故意的,剛纔我在看醫生給我開的單子,所以沒怎麼注意,上一次的也是,真的都不是故意的,上次我是趕着去教室,因爲老師點名來着。”

雖然江炎兩次跟凌菲相撞都不是故意的,而凌菲每次看見他都臭流氓、臭流氓的,挺讓人不舒服的,但不可否認江炎確實是吃了別人姑娘家的豆腐,到現在江炎還能感覺到雙手方纔那一陣柔軟的感覺,所以纔會那麼耐心的向凌菲解釋道。

其實凌菲也並不是不講道理的人,方纔其實她也是顧着看手機沒有注意前面,只是一看到是江炎她就不知不覺的感覺有些生氣,不過聽了江炎陳懇的道歉和解釋之後,心裏的怒火其實也消失得差不多了。

“醫生開的單子,什麼單子,來,給姐姐瞧瞧,是不是年紀輕輕就不行了。”雖然已經不怎麼生氣了,但凌菲還是一把將江炎手中的單子奪過去,慢悠悠的說道。

江炎一時有些無語,自己哪裏看起來像是不行的樣子,這小妮子的想法也太天馬行空了吧,真想對眼前的凌菲說一聲行不行你試試就知道了,不過江炎強行忍住了沒有說出口。

“喲,還要照X光,看起來蠻嚴重的樣子啊,是不是搶別人女朋友被別人打了一頓啊。”凌菲看了看單子,朝着江炎說道。

凌菲的話讓江炎鬱悶無比,你才搶別人女朋友,不對,是男朋友,江炎在心裏暗暗說道。

“行了,不逗你玩了,給,趕快去照X光吧,看你剛纔的表情,疼得跟生孩子似得。”凌菲一邊把單子遞到給江炎手中,一邊說道。

江炎接過凌菲遞回來的單子,如蒙大赦一般的趕緊離開了,不過雖然剛纔凌菲的話頗有調戲他的嫌疑,但好在凌菲似乎已經原諒了他,不得不說這是不幸中的萬幸,以凌菲的性格,要是這個妹子上BBS發個帖子在全校征討自己的惡行,最後再貼一張自己的玉照,來征討自己的人每人一口口水江炎都要被淹死了。

離開凌菲後,江炎來到了照射科用X光照了一下自己的肩膀,結果確實是有一些骨折,但好在十分輕微,休息一個星期應該就不會影響正常活動了,大概一個月左右應該就可以復原了,聽到這個結果,江炎稍微鬆了口氣。

不過雖然江炎肩上的傷勢並不嚴重,但今晚還是要留院觀察一下,江炎雖然不想住在醫院,但校醫一再堅持是爲了他的身體着想,要是突發什麼問題不及時得到治療的話,可能還會有什麼後遺症。

無奈之下江炎只得答應,打了電話給舒璟說明了一下情況,叫他一會帶份飯送過來,剛纔忙活了這麼半天,江炎還沒吃晚飯,剛纔因爲緊張傷勢沒怎麼感覺,現在就感覺到自己的肚子一陣陣的亂叫,醫院的飯菜他是沒興趣的,跟和尚吃得差不多。

在病房等了沒多久,病房的房門就被推開了,江炎擡頭一看,正是前來送糧食的舒璟,身邊還跟着一臉焦急的羅傑。

“大哥,你總算來了,你再不在我就要吃牀單了。”江炎一副可憐兮兮的說道。

“到底怎麼回事,無緣無故你怎麼住院了。”舒璟一邊把糧食遞過去,一邊問道。

江炎匆匆的打開一次性飯盒,狼吞虎嚥的吃了起來,嘴巴含糊不清的說道:“還能是誰,就是那個高富帥程飛唄。”

一聽這話,羅傑和舒璟兩人一陣沉默,其實三人不是沒想過程飛會報復,只是覺得有些突然而已。

“幹,要不我去揍那小子一頓。”沉默之後,羅傑惡狠狠的說道。

“別,你去了也於事無補,搞不好跟我一樣搞個住院就不划算了,這種事不能急。”吃了幾口糧食稍微減輕了幾分飢餓後,江炎對着羅傑說道。

在江炎的一再堅持之下,羅傑也只要答應暫時不會輕舉妄動,要知道當他知道江炎受傷的時候,整個人都緊張了起來,江炎跟他是從小到大一條褲子長大的,可以說兩人的感情比很多親兄弟都要好很多。

因爲程飛並不認識羅傑和舒璟兩人,所以兩人暫時還是比較安全的,再三囑咐兩人不要輕舉妄動之後,江炎便就藉口自己要好好休息趕走了兩人。

支走兩人,是因爲他想確實一件事,一件剛纔他在和程飛等人搏鬥時突發奇想的一個想法,只是當時因爲情況緊急沒有機會去驗證,現在回想起來,江炎就興致沖沖的想要驗證一下自己的這個大膽的設想,如果能成爲現實的話,下一次再被圍毆自己就不會付出這麼大的代價了。

剛剛躺下,正準備詢問伊雅一些事情的時候,江炎卻發現自己的房門被推開了,江炎心想難道又是那兩個小子?

扭頭一看,映入眼簾的卻是一張如花似玉的面孔,精緻的五官,靚麗的秀髮,吹彈可破的肌膚,纖纖的身姿,不是王雪又是誰。 江炎右肩上的傷並不嚴重,只留院觀察了一個晚上便出院了,反倒是程飛,知道了此事的徐洋親自找到程飛,向他討個說法,程飛也不是傻子,自然不會傻不愣登的承認,對於徐洋的質問也只是滿口否認。

雖然如此,徐洋還是重重的警告了程飛他不希望再發生這樣的事了,在B大學生會擁有的權力可以說是非常大的,而徐洋正是學生會的二把手,而學生會的會長跟他的關係也非常好,而學生會的會長,正是王雪的哥哥——王鵬。

本來江炎還打算第二天去社團趙新區看一看,不過因爲肩傷的緣故,光是下樓梯都會感覺一陣陣的刺痛,所以只得待在宿舍無聊的看電影什麼的,因爲肩傷所以請了病假不用去上課,一日三餐也有舒璟幫着打理,所以江炎整天就待在宿舍裏,一時間江炎的生活看起來有些墮落。

不過百無聊賴之下,江炎無意間也發現了舒璟電腦的一個小祕密,原來舒璟的D盤裏面,有一個隱藏的文件夾,這件事舒璟從來沒有跟江炎說起過,此時宿舍只有江炎一個人,好奇之下,江炎打開了文件夾。

打開了隱藏的文件夾之後,竟然又彈出了十個文件夾,江炎心道一聲我擦,好奇心也越發的強烈,耐心着一個個的點開,不過前幾個文件夾都是空的,點開到第七個文件夾的時候終於沒有空了,又出現一個文件夾,名字叫“黨的先進性教育”。

看着這個名字,江炎一陣疑惑,看不出這小子還那麼積極,竟然把內心對黨的敬愛和崇敬埋藏得那麼深,一時間對江炎猥瑣的形象暗淡了不少,果然每個人內心還是有着屬於自己的真善美啊,江炎不禁的感慨道。

隨意的點開這個文件夾,江炎想看看都是一些什麼樣的東西,可是一打開口,江炎立刻被驚呆了,看着100多G的電影一一靜靜的排在自己面前,至於是什麼電影各位看官你我自然心照不宣,江炎有些尷尬的自言自語道:“好吧,我錯了,邪惡的人類怎麼可能又會真善美那種神奇的東西。”

隨意的點開了一兩部,激情四溢的畫面讓江炎看得目瞪口呆,伴隨着電影中人物充滿感情的一句句臺詞,江炎邪惡的笑了又笑,心想這小子竟然藏了那麼多的好東西,真是太可惡了,得報復他一下才行。

於是江炎上了國家官方的新聞網站,下了50幾部新聞聯播的視頻,放到了那個“黨的先進性教育”文件夾裏面,還特意把名字都換成裏面原有電影的名字,而裏面原有的電影則一個不落的被他移往了別的地方。

做完了這一切之後,江炎露出了燦爛的笑容,看着自己的傑作得意的說道:“我是新世紀的好青年。”

不動聲色的狸貓換太子之後,江炎繼續看起《愛情公寓》起來,不得不說這部電視劇確實挺搞笑,對於江炎來說是一個打發時間最好的選擇。

到了晚飯的時間,舒璟終於回來了,還帶着江炎今晚的糧食,江炎接過飯盒不動聲色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享用自己的晚飯起來,一般情況下舒璟在的時候,江炎是得不到其電腦的使用權的。

前段時間因爲事情比較多,所以一直沒有時間去買電腦,江炎心想自己週末還是去買一個電腦算了,有個電腦不管是查東西還是休閒娛樂都是很不錯的,而且到了週末估計他的肩傷已經不怎麼妨礙到日常行動了。

正想着自己買電腦的事,突然從自己身後傳來舒璟一陣殺豬般的慘叫:“你對我的電腦做了什麼!”

“怎麼啦,怎麼啦。”江炎裝作一副毫不知情的樣子走了過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