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感覺後腦勺有些痛,摸了摸,看着手上的血,然後笑了。

2021 年 2 月 2 日By 0 Comments

“我還以爲你死了。”陳心涵玩味道,這可嚇死她了,居然叫都叫不醒要搖。

張不凡嘿嘿一笑“剛纔有些累,睡了過去,這血都幹了,那小子挺狠的。”。

張不凡見陳心涵很着急的樣子,不由有些感動,這妞和自己可沒有關係,犯得着這樣爲自己嗎?

“是嗎?還是包紮一下吧。”陳心涵將自己車裏的一條白色布條扯了下來,草草的給張不凡包紮上,包紮後張不凡的造型像只戰鬥機。

張不凡微微笑了一下,心想:“這妞怎麼對自己那麼好,前段時間還是很討厭我的樣子啊。”。

很快,就到了二中。

戰鬥機的頭型和美女的相伴,倒是引來不少異樣的眼光,不過張不凡可不是認爲是看自己,大多數都是看自己身旁的這位美女,出發是女生,看自己那倒是很正常了,誰叫自己長得這般帥不是,可是全是男生,還都指指點點,不知道嘴裏八卦着什麼。

“嘿嘿,這下你的戰鬥機髮型要上校園新聞了。”陳心涵打趣了,這頭型是她故意弄的。

這叫高調的要死,以後不用我說也都會把你當成我男朋友了,那時嘿嘿,我也就少了很多麻煩了。

張不凡裝13似的,玩味道:“哎呀,這下我要和你上新聞了,怕是又要八卦說你是我女朋友了,那時你可不要找我麻煩,誰叫你和我走在一起的是不是。”。

張不凡很不雅的向着草叢裏吐了口痰,然後笑道:“給它點肥料。”。

陳心涵見張不凡這麼俗氣,很是無語。

回到班裏,許多熱心的同學都來關心問這文那的,倒是讓張不凡有些感動,都是笑着說的,因爲他的造型真是一朵花啊。

有時候奇葩更讓人好奇,好奇就意味着你出名了。

謝天幕那胖子,很是熱心,很熱心的問了一些女生的事情,自己的病情一點都沒有問啊,這讓張不凡有些鬱悶,難道這世界逆天了。

好不容易熬到放學,謝天幕那小子又來了,每當下課,這小子就來了,很是鬱悶。

“額,你要問的關於女生的事情我都說了。”張不凡說道。

謝天幕還沒開口張不凡就率先說了出來。

“額,老大,這次是找你吃飯的,這次老大歸來,天怒人怒,不去好好吃一頓,那可對不起我的肚子啊。”謝天幕一臉笑意。

老大這次總該你出錢了吧,你想逃脫都逃脫不了。

“不是吧,你不會是想讓我請客吧。”張不凡說道。

看這小子一臉笑意,準沒有好事,琢磨着。

“嘿嘿,老大就是老大,真瞞不過你的法眼,怎麼你出院都不請客那可不行,怎麼說也得意思意思啊。”謝天幕眼睛都笑了眯成一團。

張不凡有些無語,倒不是自己小氣一毛不拔,這錢都沒有請個毛啊,這自己還差人家一大筆錢啊,這住院療傷,這醫藥錢,那可不是蓋的,真心的貴啊。

“我沒有錢啊,我是病人哎,怎麼說你們得請我纔對。”張不凡裝13道。

然後從座位上站起來,下午吃得很飽,一點吃東西的感覺都沒有。

“不是吧,我纔不信,那麼多女朋友,隨便找個人要點,那還不就夠了。”謝天幕像是早就有所準備一樣。

老大,你就別裝了,我們這都什麼關係,早就知道了,這次住院還是你女朋友交的呢,沒錢誰信啊。

嘟嘟聲響,電話響了,張不凡拿出手機接通了電話。

“張不凡,你怎麼就出院了,不想復原了嗎?”電話那頭霍然就是一個女聲,還很熟悉。

“啊,你是。”張不凡沒有存號碼的習慣,還不知道是誰,只是覺得很耳熟。

“我操,我是你大爺,楚雲。”電話那天一聲大罵。

“啊哈哈,是你啊,早說嘛,這個我住不起了,已經好了就出院了,你的錢我會盡快還上的。”張不凡笑道。

“什麼,你把我當要債的啊,我不信,你出來我看看,你到底好了沒。”楚雲有些鬱悶,這種傷勢怎麼可能才幾天就好了。

張不凡一陣鬱悶,這妞爲啥莫名的對自己好啊,我可消受不起着美人恩啊。

“真沒有事了,啊,對了,今晚我請客,想謝謝你的救命之恩那。”張不凡笑道,心想:“尼瑪這下老子就出點血,賣腎請你們行了吧。”。

謝天幕在一旁那個樂啊,一激動跳了起來,小弟弟碰見了桌子,在那歡快的大叫。

“好吧。”楚雲似乎思索了半天才答應,很勉強似的。

“嗯,那好,我找好了地方在叫你吧。”張不凡說道。

兩人說了幾句這才掛了電話。

“哎呀,是嫂子打來的吧,這下藥請客了。”謝天幕抱着肚子道。

攝政王,你家娘子又作妖了! 一旁的還有幾個女生還沒有走,笑着看着謝天幕那88樣。

江思容也還沒有走,正收拾着書。

“啊呀,班花,我有個驚喜要告訴你,你先不要笑啊。”張不凡大聲的吼道。

一旁的幾個女生會意的溜出了教室。

“什麼啊,你這麼大聲,那還叫什麼驚喜。”江思容被嚇了一跳。

這班長,不會是要像自己表白吧,心裏激動着。

“這個本人準備請客吃飯,班花賞個臉唄。”張不凡玩味道,心想:“江思容在老子住院期間看過我好幾次,還拿遊戲機給我玩,想得很周到,讓我有那麼點小小的感動。”。

“……”

“這是什麼驚喜啊。”江思容似乎有些失望。

“額,我這不是故弄玄虛嘛,當然入不了班花大美女的法眼了。”張不凡玩味道。

“哼,好吧,我就勉強答應了,話說我的遊戲機呢。”江思容說道。

張不凡一陣鬱悶,這妞和那妞怎麼都這麼猶豫。

“什麼,遊戲機。”張不凡想了想,我擦,這遊戲機被陳心涵那妞給扔了,我去,這下怎麼辦啊。

“呵呵,那遊戲機啊,我全打通關了,所以就給扔了,怎麼你不是給我的啊。”張不凡問道。

下一秒。

………………… “什麼,你居然將我的遊戲機給扔了,那可是我爸爸買給我的唯一玩具了。”江思容瞳孔一放,小嘴一張,一聲巨響在張不凡耳邊響起,頭髮都被振起了一般。

江思容怒焰頓起,看着張不凡,有種想把張不凡給拍死的想法。

張不凡這下像個小孩子犯了錯似的,縮着頭,一副你要怎麼樣都行的模樣。

“額,我要怎麼說你,居然將我的東西給扔了。”江思容這時沒有了剛纔的氣焰,眼睛有些泛紅,想哭想哭的。

江思容那個心情七上八下,心想,就算是我送你了,你也不應該扔了啊。

張不凡想說什麼,心想:“這次真的是被陳心涵那妞害慘了,居然將自己的東西全部扔了,這扔其它的還好說,那可是江思容送我的東西,這扔了代表什麼啊。”,找這自己又不能說什麼,難道說是陳心涵丟的不成。

“呵呵,你要是還要,我去給你撿回來,我原本很喜歡的,但是我通關了嘛,感覺沒意思,所以我就給扔了,你不要生氣啊,這個實在是我的不對,要不吃飯的時候我自發三杯,然後在給你買你喜歡的東西怎麼樣?”張不凡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痛下血本,彌補過來。

“算了,估計你是不喜歡我送你的東西吧,不過你得說話算數啊。”江思容先是有些傷感,然後一反常態,笑着說了起來。

看得張不凡有些眼花繚亂,心想:“真是有些捉摸不透,女人心海底針啊。”。

謝天幕在一旁乾笑,心想:“想不到老大也有向女人低頭的時候,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張不凡啪的一聲打在謝天幕的頭上,“你那一臉淫dang的笑,你在想什麼呢。”。

謝天幕很是高興,老大這次肯大出血,還有美女看,那個叫一飽眼福不在是夢想啊。

等江思容走出教室,張不凡又打通了陳心涵的電話。

“嗨,校花,怎麼樣,該是你表現的時候了,我這個有苦難,你說是不是你表現的時候了。”張不凡眼睛一亮說道。

電話那頭一聲嬌嗔,“張不凡,有什麼事快說,別跟我賣關子。”。

張不凡嘿嘿一笑,“這個我今晚準備請客吃飯,那個你必須得來啊,你可是我的第一法寶啊,你要是不來,那我多沒面子,我可跟其他幾個說好了啊,我一定請你來啊。”。

張不凡眼神閃爍,心想,你要是不來,這個我可沒錢付賬,到時候被打了,可沒辦法見你老爸了。

“額,明白了,我來就是了。”陳心涵聽懂了張不凡的言外之意。

心裏暗罵道:“我要不是想讓我爸見你,我才懶得管你的破事呢。”,不過這是他第一次約我哎。

說不出的激動,都埋藏在少女的心中。

“老大。”這時花有文那傢伙走了進來。

看見張不凡正在打電話匍匐在張不凡耳邊偷聽。

張不凡白了一眼花有文,然後掛掉了電話。

“你小子終於來看我了,是不是忙着泡妞。”張不凡拍了一下花有文的頭說道。

這傢伙,肯定是在泡妞不然早來找我吹牛了。

“老大,你纔是忙着泡妞呢,我是趕作業,要交啊,你以爲,剛纔又和哪個美女打電話啊。”花有文眼睛動了動,一臉笑容,像個花癡的問道。

“我是在泡妞嗎?”張不凡看了看謝天幕。

“哎這個我可以證明,這次老大是辦正事,是爲了找美女給我們看,晚上要請客,你就高興吧。”謝天幕說道。

“真的啊,老大,我都等這一頓都等好久了。”花有文有臉感動。

張不凡白了這兩傢伙一眼,心想,難道我平時對你們不好嗎?我一毛不拔嗎?

“……”

三人說笑着走出了教室在食堂隨便打了點飯吃了吃,謝天幕和花有文吃得很少,說是要留着肚子晚上好好吃一頓。

張不凡表示很無語,難道想要一次性吃回來不成。

晚上的課倒是輕鬆,不過張不凡睡了一覺,老師也不管,張不凡直接睡到了放學。

上完課,花有文那傢伙已經在教室門口等着了,張不凡在教室門口等着江思容,謝天幕那傢伙特別麻煩,關鍵時刻去上廁所,都有些懷疑是不是要見美女了內急。

等人到齊,除了楚雲和陳心涵外。

“你們說,去哪家吃,這個我沒去過不熟。”張不凡撓了撓頭說道。

“這個,老大,我們說好像不合適哎。”花有文說道。

其實在他內心早就想好了去哪家,只是聽說哪家很貴,一直沒有去,這下自己的老大請客,說不定可以去試試。

“對啊,老大,還不你決定好了。”謝天幕也是同意的點了點頭,這個雖然自己愛吃,但是在外邊吃飯,進館子自己也是不知道在哪,因爲很少在外邊吃飯,似乎有幾分神祕,倒有些期待了。

“額,這個我也不清楚。”江思容見張不凡看她,她也沒有主意。

“老花,你就說吧,看你胸有成竹的樣子,肯定是想好去哪家了。”張不凡看了看花有文說道。

這傢伙總是愛故弄玄虛,自己想去就直說,這裏恐怕也就你最熟悉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