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我們必須儘快找到大哥和二哥。”滅火道。

2021 年 1 月 31 日By 0 Comments

誅仙劍沒有說話,彷彿很同意滅火說的。

“現在我們只有讓這個小子變得更強。”

兩件物品這樣在龍陽的身體內討論,而龍陽卻是一點也不知道,

猶如誅仙劍的歸順,龍陽的魂痕已經達到了三十五層, 一下子上升了六層,這種修煉程度可是相當逆天的。

整體好身體之後,龍陽纔是想到誅仙劍。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啊?爲什麼得到這劍之後,自己的攻擊變得這麼犀利啊。

龍陽目光一愣,一拳揮出,頓時地面猶如風捲殘雲,廢墟之中,劇烈的爆炸聲響起。化爲粉末隨風飄去。

難道是誅仙劍帶給了他這些嗎?

昔日得到滅火神碑之後,龍陽就覺得自己身體內部彷彿有股無盡的力量,好像永遠都不會用完似的。每次自己筋疲力盡的時刻,滅火總會源源不斷的將力量傳遞出來。

可是今日,誅仙劍拿到手之後,攻擊力又是強上這麼多,無疑是與虎添翼啊,實力更上一層樓。

可是龍陽怎麼也想不出這兩者到底有什麼關係?

越想越頭痛,龍陽乾脆不想了,畢竟浪費腦子的事,沒人喜歡幹。

第二天,前方來報,晉國士兵兇猛至極,楚國士氣低落,需要有人去前方督戰。

楚陽也是頭痛啊,自從成軍死後,前方已經沒有可以打仗的,少了英明的將領,士兵如同一盤散沙,終究是不成大氣候的。

宮殿之上。

楚陽看着一羣臣子,說出苦難之後,居然是沒有一人反應。

“你們這羣人,留你們何用啊?”楚陽看到這般情況,怒了。

可是依舊沒人說話,說到帶兵打仗,去送死,這羣人慫了。

“陛下,不如讓微臣去試試。”

聽到這話,楚陽的臉上微微泛起笑意,他定睛一看,只見龐雲站了出來。

“龐愛卿啊,有你此戰必勝啊。”楚陽樂滋滋說道、

龐雲也是一笑。

龍陽站在一旁,什麼話也沒說。

突然,一個將士進入大廳,跪在地上着急說道:“前方來報,聽說,晉國將領一直希望一個參戰。”

“晉天南那狗賊也敢說這樣的話。你到時說說那人是誰?”楚陽猛然從位置上站了起來,目光嚴峻掃射羣人道。

將士看了一眼楚陽,低聲道:“說是讓龍宰相去。”

此話一出,羣臣都是噓噓聲一片。

頓時,一位文官跪在地上,道:“陛下,以微臣拙見,龍宰相去正好啊。”

一人起頭,萬人跟風,

頓時,衆人都是跪下推薦龍陽。

可是龍宰相卻只是笑,什麼話也不說,誰也不知道他的想法。

可是龐雲怒了,臉色泛紅,這次的面子丟大了,自己毛遂自荐居然是不被羣臣看好,要是陛下再罷免他,他以後還在朝廷上怎麼混啊。

楚陽看了龍陽一眼,目光中盡是些期待,楚陽一開始就希望龍陽去,可是也不好意思說,可現在羣臣都說了,楚陽更是高興啊。

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給了龍陽,都希望看到龍陽的表示。

龍陽微微一笑,就是點了點頭。其實,就算楚陽不說,龍陽也會去的,他希望一個對手,一個能看的對手,而晉天南可以。

就衝當日能放下帝王之威,丟下所有的面子去求龍陽放過他。這種人不常見啊。

所以龍陽才決定放了他。

楚陽樂了,頓時就是宣告:“此次徵晉大戰總指揮龍陽,副指揮龐雲。”

龐雲一聽這,肚子裏有股氣啊,本來好好的總指揮就這樣如同煮熟的鴨子飛走了,他的心中那是一個氣啊,可是又能怎麼樣,君王之令,怎敢不從啊。

第二天,點兵臺上,龍陽一身盔甲,任命總指揮,龐雲也是一身盔甲。

周天手裏提個大棍跟在後面,反正現在機緣沒了,周天也沒事做了,也不想早早回七玄門,倒不如跟着龍陽混混玩。

段浪還是那樣冷漠,看着那些士兵,目光極冷, 彷彿冰窖一般。

龍陽越來越覺得段浪奇怪,就好像換了一個人似的,但是龍陽沒有問,他看着臺下萬千士兵,目光露出欣賞餘味。

可是下方的士兵都是嘰嘰喳喳的叫個不停。

“這就是那個年輕的宰相嗎?看起來比傳言還要年輕啊!”

“他行嗎?聽說他很牛逼,可是帶兵打仗他行嗎?”

“他身後那不是龐太師嗎?爲什麼陛下讓龐太師當他的下屬啊。”

衆人都是探頭議論起來。

毀滅教皇 龐雲一看,頓時笑了起來,心中暗暗道:“看你如何服衆?”

龍陽一看,目光帶着一絲溫暖,方天畫戟放在背後,目光掃射着衆人。

點兵臺上突然狂風暴起,龍陽的衣物被吹動的獵獵作響。

“大家都知道我是誰吧?”龍陽開口說道。

衆士兵沒人迴應。

“那麼你們想贏這場戰爭嗎?”

衆士兵不淡定了,紛紛看着龍陽。

龐雲也是一驚,本以爲龍陽會說些其他話,卻沒想到居然是問了這個問題。

士兵們沒有說話。

“你們想家嗎?”龍陽繼續說道。

“你們想妻子和孩子嗎?”

三個問題頓時讓士兵們低下了頭。

身在兵營,那個士兵能不想家,日日夜夜都是盼着戰爭結束回家與家人團聚。

可是這戰爭何時纔是個頭啊?

“想回家的舉手?”

頓時,士兵們都是對視了一眼,緊接着爭先恐後的舉手,而且吶喊着:“我,我,我。、”

“那麼,請跟我去戰爭,”龍陽目光深凝,大聲喊道。

聲音不大, 卻是穿過衆士兵的耳朵。

“我叫龍陽,我帶你着你們走向勝利,走向你們的家,”龍陽吼道。

突然,全場都是寂靜了,許久,被一股熱烈的掌聲取代了。

龐雲愣了,這也算是帶兵嗎?

其實他錯了,士兵們不需要什麼,就是希望回家,回家是他們唯一的依賴,也是他們在戰場上廝殺的理由。

頓時,衆士兵們都是轟動起來,紛紛大喊着。

“龍陽,龍陽。”

此刻,周天不得不佩服龍陽,看來小師妹的眼光果然不錯啊。

冷漠的段浪臉上也是浮起陣陣笑意。

這時,龍陽高舉方天畫戟,直指蒼天,喊道:“讓我們戰逆九川。” 龍陽大臂一揮,楚國士兵傾巢而出了,誓於晉國分個高低、

士兵們激情萬丈啊,回家的慾望衝動至極。

這一次,他們必須贏,必須站在巔峯,他們有這個信心,因爲他們有一個好指揮。

雖然才認識片刻,可是卻給人一種很濃厚的信任。

而晉國方面,晉天南在陣營之中指導戰鬥,忽然一個士兵匆忙衝進來。

“報告陛下,據線人來報。楚國出兵了。來人總指揮是龍陽。”

晉天南一聽,身子輕微顫抖了一下,不過臉上猛然浮起笑意,說成瘋狂也不爲過。

“龍陽,我在這等你,我要將你給我的恥辱。”晉天南咆哮道,完全失去了一個帝王的樣子。

跪在地上的士兵看着晉天南,嚇到了, 這還是那個運籌帷幄的晉天南嗎?

“下令下去,強攻,能在龍陽來之前幹掉楚國餘留士兵那是最好不過的。”

楚國一方,經過三天趕路。

龍陽一行人在,終於來到楚晉邊境。

邊境戰火連片,到處都是廢墟,土地泥濘不堪,樹木都是被烈火燒得焦黑。

餘亮是楚國一名將軍,曾經在成軍手下辦事,而成軍突然回朝之後,就把所有的指揮權交給了他,本以爲能平安渡過這段日子,可沒想到朝廷之中傳來噩耗,一向戰無不勝的成軍居然是逝世、

這個消息對整個軍隊來說,都是一個極大的損失啊,士兵們更是情緒低落,他們都知道楚國現在沒幾個能帶兵打仗的。

平靜日子很快就打破了,晉國不知道爲什麼?在最近的時候,好像是瘋了一樣,瘋狂的進攻楚國邊境。

現在,餘亮可是急了,看着周圍士兵一天天的減少,心中焦急啊,可是又有什麼辦法,已經派兵求援了, 可是遲遲不見迴應了。

說真的,餘亮已經抱着必死之心了,成軍一死,軍心全都輕搖了,所有的士兵都以爲此戰必敗。

要不是看在成將軍的面子,恐怕所有的士兵都逃了。誰還在這裏死撐着。

突然,陣營之中,一個士兵驚慌失措的跑了進來,着急說道:“餘將軍,晉國又來犯了,這一次,兵力又是加大了幾分。”

餘亮的頭髮凌亂,聽到這個消息,目露兇光,狠狠的咬着牙,拳頭捏成一片,輕聲說道:“誓死保衛陣地,”

士兵一聽,看着餘亮,半天才反應過來,道:“是。”說完就退了下去。

這時,餘亮扭頭看着帳篷內的元帥位置,笑了起來,然後跪了下來,看着那個空曠的位子,道:“成老將軍,我馬上也要跟着你來了。”

成軍是餘亮的恩人,當年餘亮立志要參兵,心中有智謀卻是不知道該用何人說,事業上沒有任何起步,心中有話卻是沒有傾訴的地方,最後,成軍出現了,他發現了餘亮這個軍事天才,並且重用了餘亮。

若是無成軍,怎麼能今日的餘亮啊,所以餘亮今生最感激的人就是成軍。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