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我出去的時候,顧玟嵐的人也 被一起“請”了出去。

2021 年 2 月 2 日By 0 Comments

顧玟嵐臉色變換了幾下,還是快步走到我這邊來。

攔住了我上馬車的路。

“王妃可有事?玄明大師都解決不了的問題,本宮可是辦不了,難不成還想在本宮的身體內重新的引入蠱蟲?”

我譏諷的說道。

顧玟嵐就像是沒聽到一樣,說:“長公主深明大義,定然不會見死不救。”

難得她面不改色的,能夠將這樣的大話往我身上扣。

果不其然,鋪墊完了,剩下的話就說的順暢了。

“……長公主手裏的佛珠,我想借用一下。”

顧玟嵐一直看着我手裏的佛珠。

剛纔她全程看到了,自然是知道這串佛珠的分量。

所以纔會動念頭到這個上邊。

借東西都能借到理直氣壯。

果然是最近忙碌的沒時間整治顧家,讓顧家都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僅是仗着裴佑晟,就敢如此的胡作非爲。

我打定主意之後,看着她,想都沒想的說。

“王妃可真是好大的口氣,這串佛珠可不是說借就能借的,深明大義?本宮可擔待不起。”

“這天下之人,誰不知道本宮驕縱蠻橫,從來都不講道理的。”

我笑了笑,“如今你竟然還敢動念頭到本宮身上,也不怕本宮一個不樂意,隨便的找點罪名,安在你身上,哦,安到你身上不合適。”

“本宮既然動不了你,那就直接安在顧家的身上,就看看顧家能不能吃得消了。”

顧玟嵐的臉色變得更加的蒼白。

她都隱忍着不說話,她身邊的侍女卻沒眼見力。

“王妃只是詢問一下,長公主何必咄咄逼人?”

咄咄逼人這個詞還挺新鮮。

尤其是從一個侍女嘴裏聽來。

“那什麼時候輪到一個侍女對本宮指指點點了?”

我厲聲道。

那侍女才終於沒了焰火,後知後覺的有些害怕,往顧玟嵐的身後躲了躲,低頭不敢看我。

“本宮瞧着這個侍女倒是有點靈性,不知道王妃能不能捨愛讓本宮帶到宮內。”

我笑岑岑的問,語氣隨意。

還不等顧玟嵐回答,那侍女就跪在地上不停地求饒。

“求長公主高擡貴手,是奴婢不懂規矩,是奴婢膽大包天,還請長公主饒命,求長公主高擡貴手。”

這侍女,我可是眼熟。

一直陪在顧玟嵐的身邊。

不是一等侍女的話,那也是貼身的二等的。

不然按照顧玟嵐的性格,絕對不會重用一個侍女的。

當初顧玟嵐幾次往外送東西的時候,都是這個侍女去的。

還有飛鴿傳書。

雖然到最後那些飛鴿都被捕捉了,甚至都到了我的餐桌上,但是讓我不得不警惕這個侍女。

能被重用的,可不是一般沒腦子的單純的。

“跟了本宮,覺得委屈?”

那侍女在聽到這樣的話之後,更是面如死灰,整個身體不停地顫抖。

又求救的擡頭看向顧玟嵐。

顧玟嵐的眉頭皺着,似乎在思考掂量。

若是普通的侍女的話,按照顧玟嵐的性格,自然是甘願捨棄。

可是這次卻遲疑了。

只怕是跟我猜測的差不多。

這個侍女幫她做過太多的事情,顧玟嵐肯定不會那麼輕易的把這個侍女給我。

“不委屈,不委屈,只是奴婢伺候王妃習慣了,擔心王妃的身體以後吃不消,奴婢不能捨棄王妃不管啊!”

說的鏗鏘有力的,字字都是帶着情和誼。

若是繼續堅持下去的話,似乎我纔是那個蠻橫不講理的人。

但是偏偏我還正好不在乎那些虛名。

“既然長公主想要的話,自然是雙手奉上。”

顧玟嵐臉上的笑容,也算不上是多麼真誠。

似乎還在思忖什麼。

沒有任何轉折的,直接說道:“給倒是可以給,只是我想提一個不情之請,這串佛珠,我想要借用一下。”

這串佛珠,用處只有一次。

足夠讓玄明大師答應一件他做的到的事情。

如此貴重的東西,太后也都給我了。

可是如今,顧玟嵐竟然能說出來這樣的話,

我撲哧一下笑了,“既然知道是不情之請的話,那還是不要說了。”

顧玟嵐本來還堪堪維持的臉色,也是難看起來。

甚至連表面上的功夫都不肯做。

“既然沒有交換的話,那這個侍女,還真是不能拱手相送。”

“不過就是個侍女。”我說:“也值這串佛珠的價格?還是王妃太久不食人間煙火,甚至都分不清楚每樣東西的價值了?”

“若是非要有替換價值的話,最近顧家才惹上了一樁命案,這件事情是不是足夠了,畢竟一個侍女而已,如本宮想要的話,多的是侍女可以挑選,何必非這個不可。”

我有些倦了,揮揮手說。

“長公主想要,怎麼可能會不給。”

顧玟嵐臉色瞬變。

咬牙切齒的把這個侍女送到我身邊來,並且還硬撐出來比較好的臉色。

那侍女還想要掙扎一下,卻被顧玟嵐的臉色給嚇回去了。

顫顫巍巍的跪在我面前,完全沒了最開始張揚跋扈的樣子,而是安靜的像是從來都不會說話一樣。

“那走吧。”

來這邊一趟,雖然是沒得到玄明大師的指路,但是好歹收穫了顧玟嵐的貼身侍女。

也算是另一種程度的斷了她的左臂右膀的。

不枉此行。

綠柚卻不解,嫌棄的看了一眼後邊跟着的人,然後嘀嘀咕咕的。

“奴婢做的還不好嗎,爲什麼還要找一個人來,並且還這麼詭計多端的。” 綠柚顯然很排斥這個人。

而那個侍女也早就認清楚了自己的處境。

安安靜靜的跟在後邊,並且做事也是小心翼翼的。

似乎生怕我一個不高興,就把她的腦袋給提下來了。

“那怎麼安置,需不需要找個人專程監督着?”

綠柚雖然不滿,但還是考慮的很妥當。

“不用,就放在冷清點的地方,什麼都不需要她做,放幾天送回去。”

我掀開簾子上馬車。

綠柚不解,瞪着眼睛一路上等着我給她解釋。

在半路突然想起來十三祈求的話。

“阿姐,好阿姐,我要吃外邊的酥糕,並且有家酒樓聽說做的醬肘子很好吃,我的好阿姐,帶我出去嘛。”

十三寸步不離的粘着我。

一直到我答應順路給她帶回去才罷休。

酒樓早早的就排滿了人。

若不是我提前叫人排的話,只怕再等一天都難等到。

“看到這馬車的樣式,我就猜這肯定是你喜歡的風格。”

綠柚上去排隊買糕點了,這邊除了車伕沒別人了。

本來這次就是簡約出行的,馬車都是用的最低調最普通的。

在門簾被掀起的時候,我甚至都以爲看到的會是顧玟嵐。

卻沒想到看到的卻是緒景陽。

從左相爺的位置更換開始,沸沸揚揚的,從那之後我就再沒見他。

可卻沒想到會在這樣的場合下碰面。

似乎是回到了很多年前一樣,我跟他之間還沒有任何的隔閡,依舊是很熟悉很親暱。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