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11

我心中一緊,自然知道兩人即將爆發爭鬥,可怎麼都沒想到,這場原本以為極為激烈的爭鬥竟然連一個呼吸都沒有過去。

就只是一眨眼間,大祭司倒在了地上,而且我看見李玄一的手掌中忽然躥出一團幽藍焰火,將大祭司的魂魄也燒的一乾二淨。

我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已經無法形容眼前這一幕了。

而就在這時,天空忽然一暗,天邊升起了團團血雲,緊接著無數狂風刮來。

李玄一的身影忽然一晃消失不見。

我死死的趴在地上,盡量不讓這場風暴將自己吹走,我只感覺自己氣都喘不上來了,而這場風暴依舊還在持續。

無數慘烈的哀嚎聲響起,丘延翰好像發動了往生陣,這一刻,我只感覺身在人間地獄。

這場風暴足足持續了數十分鐘,最後我差點堅持不住暈死過去,好在最後一刻,風暴忽然逐漸停了下來。

等我起身,李玄一就靜靜站在風暴中心。

「走吧!」看了一眼空闊的演武場,李玄一輕聲道。

丘延翰一瞬間老了很多,但那些魂門第一卻無一人生還,甚至就連屍體都沒留下一個。

「結束了?」我不敢置信的望著眼前的場景。

但空闊的演武場卻真實的告訴我,魂門滅了,為禍世間,作惡多端的神秘勢力魂門,終於滅了。

就在我心中不知道是和思緒的呆愣站在原地時,李玄一像是聽見我心中的話,輕嘆了一聲道。

「結束了!」 凌淵:「.…..」

小璃睡了?這比告訴他亞絲娜拍去本子還離譜。

起碼後者有前科。

但經常和小璃一起睡覺的凌淵能不知道對方的作息時間?

現在才七點多,小璃睡覺的時間一般都在九點左右。

而且契約獸都是隨叫隨到的,並不存在因為睡覺就不會被召喚的事情。

但……

凌淵並沒有點破。

小菲會這麼做肯定是有原因的。

或許是因為他這段時間都在陪貝拉和小璃忽視了小菲的緣故。

在沉默片刻后,凌淵握住了小菲的手:「既然小璃睡了,那就拜託你了,小菲。」

「是。」

奧菲斯嘴角掀起一抹弧度。

好久沒有和主人一起戰鬥了。

化作一道光芒進入了凌淵體內,【無限之龍】模式開啟。

對着虛空伸出手,周邊的空間開始如同漩渦般扭曲。

虛無的能量在凌淵手中凝實,最後化作了一把灰銀色的長槍。(敢想是嚶嚶槍就打死你們。)

奧菲斯本身的能量並沒有屬性。

換句話來說,凌淵可以轉換成任何屬性!

「這是,和御主融為一體的寶具?」Lancer詫異一聲。

他還從來沒見過這樣的從者。

「難不成是caster?」

在他的認知中,能做到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的,也只有那些魔術師了。

興趣被調動的lancer對着虛空恭敬道:「君主,還請允許我與他一戰。」

「快點解決,別浪費時間。」肯尼斯平淡的聲音傳來。

很顯然,肯主任對凌淵的[人神合一]也很感興趣。

由『英靈』化作禮裝,他還是第一次見。

「萬分感謝!」得到回答的迪盧木多恭敬一聲。

緩緩站了起來,直視凌淵,戰意滿滿:「請!」

……

「你是rider還是caster?」

握住誓約之劍的saber嚴肅的看着前方的紅炎。

這個新出現的男人,她在對方沒有感受到任何魔力。

但她戰鬥的本能卻一直在提醒着她。

對面的人是一名身經百戰的強者!

緩緩拔出了腰間的金屬件,紅炎平淡的聲音響起:「按照階職來算的話,我是saber。」

「你在開玩笑嗎?」saber一臉不信。

「信不信都無所謂,讓我見識一下吧,海對面的王者。」

話落,紅炎對着高空舉起了手中的長劍。

「阿斯塔羅斯!」

輕喝一聲,金屬器中火焰擴散。

火焰化作渦輪,迴旋在紅炎周身。

「寶具嗎?」

Saber瞳孔一凝,做好對戰的準備。

火焰消散,全身魔裝的紅炎重新出現在了世人面前。

「是全體增幅的寶具?!」看着大變樣的紅炎,saber呢喃道。

懸浮在半空的紅炎低下頭,看着下方的saber,露出了笑容:「讓我來領略一下吧,異鄉的王!」

暗中觀察的衛宮切嗣皺着眉:「這些人,全部都是遠坂家那邊的……」

本來一直以為是肯尼斯,但現在看來,遠坂時臣才是本次聖杯戰爭最大的威脅。

「saber……」愛麗擔心的看着saber。

「愛麗,治療就拜託你了。」

「嗯,我會跟上的,saber你一定要小心啊!」愛麗道。

……

面對Lancer的邀戰,凌淵輕笑一聲,對着對面招了招手。

「放馬過來吧。」

「呵~」Lancer輕笑一聲。

做出來衝刺的動作。

下一秒

「嘭!」

地面崩裂,lancer竟直接化作一道光芒直接爆射而出。

凌淵瞳孔一凝,對着虛空伸出手。

「壁立千仞!」

嘭!嘭!嘭!

數道石柱從地面衝出。

在瞬間限制住了突刺的lancer。

「竟然還能操控岩石?」被迫停下的Lancer瞳孔一縮。

看着四周的石柱呢喃道:「難道說,在從者和御主合為一體之後,能讓御主也擁有英靈的力量嗎?」

「戰鬥的時候分神可是大忌啊,lancer。」

凌淵的聲音突然響起。

Lancer猛的抬起頭,就看到凌淵正站在他前方的石柱上。

下一秒

在他微縮的目光中,凌淵竟然直接從上面跳了下來。

而那黑色的槍尖正好對準了他的眉心。

「糟糕!」

暗道一聲不妙,lancer下意識舉起手中的雙槍。

呯!

金屬碰撞的聲音響起。

「嗤!」

地面摩擦,lancer直接貼着地面朝著後方退出了五米。

乘勝追擊,凌淵單手握住長槍,能量覆蓋,對着前方重重一刺。

嘭!

在巨大的灰塵中,lancer倒飛了出去。

但lancer畢竟是lancer,身為身經百戰的英雄,在空中穩固了自己的身體,完美落地。

握緊手中的長槍,怒吼一聲:「GaeDearg!(破魔的紅薔薇)」

轟!

空氣爆炸。

紅槍直接被投擲了出去。

嘭!

兩把長槍對轟在了一起,狂風不斷的朝四周擴散。

巨大的爆炸也讓戰場為之一靜。

「咔嚓!」

忽然間,一道碎裂的聲音在眾人耳旁響起。

「嚯?」凌淵眉頭一挑。

對着虛空招了招手。

下一秒

一把灰銀色的長槍飛到凌淵手中。

嗯,完好無損。

「那就是說……」

凌淵轉過頭。

灰塵逐漸消散。

Lancer獃滯的看着那正在化作光點緩緩消失的長槍。

他的寶具……碎了?!

頃刻間,整個戰場為之一靜。

「不妙,這可不妙啊。」

坐在大橋頂端看着這一幕的伊斯坎達爾大聲道。

「你想做什麼?」韋伯看着他不解的問道。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