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我聽到了蘇然這樣對我說話的態度,我的心臟都一陣抽痛,似乎我什麼人都不是,只是一個陌生人而已。

2021 年 1 月 27 日By 0 Comments

“然姐!”

我沒有坐下,而是站着看着她問道:“你跟警察交出的視頻,是不是李沁逼着你……”

“不是,是我自己要拍的!”

蘇然不等我把話說完,便是直接打斷了我的話。

我聽到了蘇然這麼就承認了,我整個人一下子就愣住了。

“爲什麼?”

“因爲我要幫我的老大完成任務,”蘇然那張有些憔悴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嘲諷的笑意,然後說道:“你該不會真的以爲我愛上你了吧?”

“你真的不愛我嗎?”

我聽到了蘇然這樣態度的話,我立刻就有些氣憤的說道:“你不愛我的話,你爲什麼會跟顧南鬧成那個樣子,你又爲什麼會在電話裏跟你老闆那樣說話?”

蘇然聽到了我這麼說,她立刻就笑得更厲害了,她看着我說道:“鄒運,你也太傻了,你覺得你身上有任何一點值得我喜歡的點嗎?”

“我告訴你,我跟顧南吵架一直都是在騙你,包括那天你回來救我,也是我倆知道你來了,故意在你面前演戲的,而且在醫院裏,我也是知道你醒了,才故意跟我老大那麼說,爲了就是騙過你,”蘇然看着我輕聲的說道。

蘇然說的話聲音雖然不大,但是她說的這些話,都好像一道道驚雷在我的腦海裏炸開似的。

我真的沒有想到會是這個樣子,我還以爲她是真的愛上我了,畢竟我倆一起經歷了那麼多。

“不會的,”我連忙來到了蘇然的身邊,然後看着她說道:“然姐,你是不是被誰要挾了?你不會對我說出這種話的。”

我一邊說着一邊就拉住了蘇然的手,我不相信我們之前經歷的那麼多是假的,她爲了我明明遭遇了那麼多的危險。

蘇然剛剛被我拉住手,她就直接嫌棄的把我的手甩開了。

“鄒運,沒有任何人要挾我,”蘇然一臉厭煩的起身站了起來,然後她看着我說道:“相反我一直都很討厭你,如果不是老大的命令讓我查清楚你和葉知音的關係,你以爲我會在你這種垃圾身邊,口口聲聲叫着弟弟,然後還要勾引你嗎?”

“你覺得我釣了你那麼久,卻一直都不陪你睡,是什麼原因?”蘇然一臉好笑的看着我說道。

我聽到了她說的這番話,我也忽然想到了,雖然她一直都很嫵媚的撩我,而且好幾次我都受不了了,可是她卻好像泥鰍一樣跑掉。

我也以爲是她還沒有做好這麼快接受我的準備,所以也沒有強迫她,可是她竟然是因爲一直都在跟我演戲,所以從來她都沒有打算把自己的身子給我。

包括上次在醫院裏,她也是解開病號服故意騙取我的信任,說是要把她自己當成我的生日禮物。

可是她之後卻總找各種理由推脫,從來沒主動要跟我睡,這也說明了她那樣做,也只是爲了完成她老大的任務而已。

我感覺自己的眼睛裏滿是淚花,我的心裏也充滿了無盡的委屈,我爲了她真的是付出了很多,不管什麼危險,我都願意一個人爲了她闖。

爲了救她,我哪怕是付出再大的委屈我也心甘。

可是沒有想到,到頭來一切都是我自己的自作多情而已。

“怎麼會……你……”

我現在真切的感受到了什麼叫做如鯁在喉,我現在想要張口對她說什麼,卻感覺說什麼都是那麼的無力。

“哎呀,弟弟你別哭,”蘇然看到我這個樣子,她連忙來到了我的面前,然後一臉心疼的對着我說道:“對不起,都是姐姐不好,姐姐剛纔都是騙你的。”

我看到了蘇然這個關心我的樣子,我也愣了一下,可是蘇然這樣關心的樣子轉瞬即逝。

“你是不是還想着要我用以前的這個樣子對你啊?”

蘇然忽然滿臉嘲諷的笑着對着我說道:“你也太傻了吧?我告訴你吧,這次利用你把葉知音引過來,我老大給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不出意外,葉知音也會出一場大事,我也不需要在陪着你演戲了。”

蘇然說着便是起身走到了門口那邊,直接打開了門,雙臂抱着胸前的飽滿倚靠在了門上,目光看着外面,似乎在攆我走。

“然姐,你怎麼會變成這樣?”

我起身來到了蘇然面前,難以置信的看着蘇然說道:“我之前爲了你付出了那麼多,爲了你忍受了那麼多的毒打和屈辱,冒了那麼多的危險,你都忘記了嗎?”

“我真的喜歡你,我記得我們一起經歷的那麼多開心,那麼快快樂,難道你都不記得了嗎?”

我抓着蘇然的肩膀,情緒激動的對着她說道:“你是我唯一可以完全相信的女人,爲了你我真的願意付出我的所有,你怎麼會忍心這樣對我?”

蘇然聽到了我這麼動情的話,她只是不屑的冷笑了一聲,隨後她直接偏過頭,目光冷淡的看着我說道:“跟李沁一開始說的差不多,你果然賤的跟狗一樣!” 跟狗一樣。

我聽到了蘇然對我說的這句話,頓時我就感覺心臟被狠狠的插了一刀,而在我面前的這個女人,好像也不是蘇然,而是變化成了李沁的樣子。

至今我還深刻的記得,當初李沁要趕我走的場景,她就說我像狗一樣,給點好處就會搖尾乞憐,怎麼趕都趕不走。

wωw☢ttkan☢¢ Ο

沒有想到跟我在一起了那麼久,我付出了那麼多的蘇然,竟然也會對我說出這樣同樣的話來。

她的意思明顯就跟當初的李沁一樣,覺得我也是像狗一樣,一旦給了一點好處,趕都趕不走。

我聽到了她的這個話,我真的感覺發自心底的難以接受,爲什麼這麼曾經那麼幫助我,那麼保護我,還跟我有過那麼多歡笑的女人會變得跟李沁那個瘋女人一樣殘忍。

“你說什麼?”

我的聲音中充滿了失望的看着面前的蘇然說道。

“李沁當初就說過,你跟一條癩皮狗沒有區別,給點好處之後,便是會趕都趕不走,難道不是嗎?”

貴女攻略 蘇然笑着看着我,然後說道:“你現在是不是還惦記着我的身子呢,捨不得離開啊?”

我再次聽到了蘇然這樣淡然的對着我說出了這番話,頓時我就感覺自己的心死了。

我也直接放開了蘇然的肩膀,我忍着心頭的劇痛,然後說道:“好,我走,之前的一切,算是我自作多情,以後我不會了!”

我冷聲對着蘇然說完了這麼一句話之後,便是轉身離開了蘇然的這個家裏。

我離開之後,便是聽到了背後傳來了一聲響亮的關門聲,明顯是蘇然巴不得我快點離開,才把門關上了。

我來的時候,心中還有着一絲的念頭,蘇然會告訴我,她是被李沁強迫的,才拍下陷害我的視頻,她心裏還是在乎我,愛我的。

只要她說她在乎我,愛我,哪怕她真的拍了害我的視頻,我也不會跟她計較,因爲她真的是我深愛過的女人。

可是來問清楚了真相之後,我只感覺自己的心都被挖空了,整個人的意識都不清楚了。

我此時就好像是一個行屍走肉一般,離開了蘇然所在的小區,這次對蘇然的詢問,我徹底體會到了什麼叫做心如死灰。

我的心裏充滿了不甘,怨恨和心疼,無數複雜的情緒在糾纏。

正當我這樣想着的時候,忽然我就聽到了一陣急促的喇叭聲音,轉過頭的時候,我就看到了一輛車奔着我便是撞擊了過來。

我只感覺身體受到了一陣巨大的衝擊,隨後天旋地轉,我整個人都摔在地上,失去了意識。

等到我再次恢復意識的時候,我迷糊的睜開了眼睛,眼前似乎有着一張熟悉而關切的臉,正是蘇然。

可是我的意識迷糊了不知道多久,我再次睜開眼睛之後,眼前的臉根本不是蘇然,而是葉知音。

“你感覺怎麼樣了?”

我聽到了葉知音對着我說的這個話,我才慢慢的情形了過來,可是我就感覺腦袋一陣疼痛。

“我怎麼了?”

我伸手捂着腦袋後面,艱難的對着葉知音問道。

“你出車禍了,司機說你直接走到了馬路的中央,他躲閃不及,才把你給撞了,”葉知音此時嘆了口氣對着我說道。

我聽到了這個話,才一下子就回想起來了,那個時候我剛從蘇然家裏出來,我是真的太過傷心,所以其他的什麼都注意不到了。

“蘇然呢?”

我記得第一次醒過來的時候,好像看到蘇然在看我。

“什麼蘇然?”

葉知音看着我說道:“是鐵牛發現你出了車禍,送你來到醫院,第一時間告訴了我,沒有什麼蘇然。”

我聽到這個話,忍不住自嘲的冷笑了一聲,的確,蘇然在我面前的一切都是在演戲,她怎麼可能注意到我怎麼樣。

同時,我也真的下定決心了,那個女人不管我之前怎麼深愛,我都不會再管她了。

決定不再理會蘇然了,我便是直接看着葉知音說道:“知音姐,謝謝你。”

“姐?”

葉知音笑了一聲,然後說道:“我有那麼老嗎?叫我知音就好了。”

我也看着葉知音笑了一下,然後我就問道:“你爲什麼要這麼幫我啊?我聽蘇……那個女人說了,她害我的目的就是爲了引你出來,好像你來找我的話,還會對你產生什麼不好的影響。”

我是真的不想再提起她的名字,以後我再也不會對她自作多情了。

現在看來的話,真正對我好的女人,只有葉知音,可是我唯一不明白的,就是她爲什麼要冒那麼大的風險,還要來救我。

“沒關係,我不在乎!”

葉知音看着我輕聲說道:“我來救你,纔是更重要的事情。”

我聽到了葉知音的話,心頭猛然一陣感動,可是就在感動的同時,我的心裏立刻升起了一絲警覺,因爲蘇然也是對我很好,可是到頭來,她只是爲了利用我。

同樣情況的葉知音,她的身份地位絕對是我可望不可及的,她這麼主動的接觸我,現在我也不得不懷疑一下了。

“爲什麼?”

我有些警覺的對着葉知音問道。

“你不相信我?”

葉知音看着我輕聲問道。

“……”

我看着眼前傾國傾城的葉知音,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我的確很想相信她,可是蘇然對我做的事情,讓我真的不敢輕易相信哪個女人了。

如果說我現在還可以相信哪個女人的話,那就只有還在我農村老家呆着的玲瓏姐了。

“沒關係,我之所以讓你來找蘇然問清楚,也是想要用她對你做的事情告訴你,不要絕對相信某個人,這個世界,保持一點警惕心,絕對是有益而無害的,”葉知音看着我笑着說道,似乎對我的懷疑,她也沒有太大的在意。

不過我聽到了葉知音的這個話,我就想到了之前神祕人給我的手機發送的蘇然和顧南的照片,而且還給熊哥發送消息的神祕人了。

當初我以爲那個是要挑撥我和蘇然的消息,也挑撥熊哥和李沁的矛盾,可是現在看來,那個發神祕消息的人,很有可能就是葉知音。

“當初給我和熊哥發送消息的神祕人,就是你吧?”

我看着葉知音輕聲問道,葉知音看着我輕輕點了點頭,然後說道:“那個就是我給你的提示,希望你能夠警覺一點,不要太相信蘇然那個女人,只是沒想到……”

葉知音沒有繼續說下去,可是我聽到了她這個話,我也就明白她接下來要說什麼了,她的意思是,沒有想到我會真的愛上蘇然,而且明明有那個照片那麼明顯的證據了,還被蘇然騙了過去。

我此時也感覺自己真的辜負了葉知音的栽培,我連忙尷尬的說道:“對不起!”

“沒什麼好對不起的,”葉知音說道:“你這樣零起點的小人物,能夠做到現在這個樣子,已經很讓我驚喜了,而且我相信你,遲早有一天,你會屹立在世界之巔。”

我聽到了葉知音的話,心頭也是一陣熱血澎湃,她這麼努力的幫我,甚至不惜冒着她自己的風險來救我,我絕對不能辜負她。

“知音,我真的挺好奇的,蘇然背後的人到底是誰?你幫我不光是爲了對付李沁,更是她背後的蕭老大吧?還是你有什麼其他的目的?”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