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一道道目光緊張地盯在了白曉生臉上,迫不及待地想要聽到答案。

2021 年 2 月 1 日By 0 Comments

葉冰煙的一顆心同樣提到了嗓子眼上。明明知道雲楓不可能欺騙自己,可是畢竟事關楚天集團今後的興衰,讓她終究無法保持淡定。

葉瀾依同樣一臉震驚地看着臺上的這一切,目光更多的停留在了笑容可掬的雲楓身上,總感覺這個男人就像是謎一樣的存在。

臺下前排正中央的姜無爲身軀微微前傾,全神貫注地盯着臺上,期待着從白曉生的口中聽到自己夢寐以求的答案!

如果眼前的這株藥草果真就是傳說中的無根草,那麼按照自己先前與雲楓的約定,他就可以在半天之內徹底治癒自己的頑疾!

白曉生的臉色越來越凝重,繞着那株藥草左轉三圈,右轉三圈,目光始終不離開藥草本身分毫。

現場,只有雲楓一副雲淡風輕的神色,而夏子尚的目光卻更多地落在了臺下的葉冰煙身上。

整整五分鐘之後,白曉生終於將目光從藥草上面移開,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隨着白曉生這一聲舒氣,在場所有人的神經都蹦到了一個極致,仿若已經到了臨界邊緣的彈簧,即將面臨坍塌。

“不知道白先生辨認得怎麼樣了?”雲楓在一旁不緊不慢地問了一句,卻是問到了所有人的心坎上。

在這一刻,所有人都突然覺得這個方纔還裝腔作勢、怎麼看怎麼不順眼的小子,竟是前所未有的順眼。

“這株藥草,的確便是傳說中早已經絕跡人世的醫藥界至寶無根草!”白曉生有些不好意思地衝着雲楓笑了笑,又看着臺下的千百張面孔,鄭重其事地宣佈了結果。

整整一分鐘,現場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之中。

而後,種種議論聲便像是火山突然間噴發,瞬間瀰漫在了偌大的會場中。

臺下正中央的姜無爲再也坐不住了,激動地老淚縱橫,壓根沒辦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緒。

在他看來,以自己堂堂江北省醫藥協會會長的赫赫身份,再加上與雲楓先前早已經有過接觸,那眼前這株無根草再怎麼珍貴,楚天集團出於潛規則的考慮,最終都會將它免費送給自己!

現在姜無爲考慮的,是如何還楚天集團這個大人情,卻是半點都不擔心這株無根草會到不了自己手中。

雲楓嘴角浮起了坑死人不償命的笑意,任由場中衆人的情緒醞釀着、發酵着,隔了好幾分鐘後才朗聲說道:“現在,我代表楚天集團,當中出手這株無根草!想必大傢伙都已經知道了,百花集團不久前發佈了公告,以不低於十個億的價格求購無根草!所以,有誠心想要的,可以直接帶價來!”

雲楓此言一出,臺下那熙熙攘攘的聲音瞬間平息,一道道熱切的目光投向了臺上的無根草。

而原本準備上前說一番感激雲楓的話,再順道捧一捧楚天集團的姜無爲聞言,卻硬生生地停住了剛剛邁出去一半的腳步,瞬間愣在了原地。

雖然人人都想要擁有這株傳說中的無根草,而且對於現場的相當一部分人來說,十個億也不過是個數字而已,遠不如一株活生生的醫藥界至寶無根草來得實惠,可是一想到先前風城醫協和藥協都揚言不惜一切代價要找到無根草,再加上省醫藥協會會長姜無爲就在現場,是以一時間竟是誰都不敢出言叫價。

“這株無根草,我醫協和藥協要了!五個億,誰要是敢再摻和,那就不光是和我們風城醫協和藥協作對,而且是和江北省醫藥協會爲敵!”在這關鍵時候,早已經看出姜無爲臉色不善的風城醫協會長鬍明立馬起身表態。

張天德見狀也忙不迭地表起了忠心,正色點頭道:“不錯,還請諸位看在我們的薄面上忍痛割愛,我們醫協和藥協感激不盡!”

一聽風城醫協和藥協的兩位大會長當中表態,衆人瞬間都熄火了。

雖然明知道他們有點仗勢欺人、強買強賣的意思,可是畢竟人家是掌管風城醫藥界事務的,大家都是在這一塊區域混飯吃的,要是得罪了這兩位官老爺,哪天給你穿個小鞋,輕則傾家蕩產,重則牢底坐穿!

見胡明和張天德這麼一說,姜無爲的臉色頓時一緩,帶着讚許點了點頭,繼續邁開了步子準備上臺將無根草拿到手。

誰知就在姜無爲剛剛邁出兩步時,站在一旁的夏子尚卻忽然開口道:“如果雲公子不嫌棄的話,這株藥草我出二十個億,就當是送我一個人情,如何?”

二十個億買一株不久前還被認爲是毫不起眼的藥草,的確已經創下了醫藥界的交易天價。可是現場卻沒有一個人流露出驚訝的神色來,畢竟,這可是早已經絕跡於人世的無根草,而且還是經過“天眼通”白曉生親自鑑定過的!

姜無爲的臉色瞬間變得很是難看。

衆人卻立馬來了精神,好奇地看着臺上,做好了當吃瓜羣衆的準備。

本來公平叫價是大家夥兒都期待的,也是最公平不過的辦法了,可是被醫協藥協還有省醫藥協會這麼插了一槓子截了胡,雖然礙於他們的赫赫權勢誰都敢怒不敢言,可是心中卻早已經老大不自在起來。

眼下一見有人敢直接和姜無爲等人叫板,而且這個人不是別人,乃是洛都夏家的少公子,頓時感覺好戲要上演了。

“夏公子,你這是何意?”姜無爲停住了腳步,一雙渾濁卻又狡猾的眼睛死死地盯住了夏子尚,冷冷地問道。

如果不是顧念着夏子尚乃是洛都夏家的少公子,只怕姜無爲早已經命令自己的手下進來將他亂棍打出去了。

在江北這地盤上,竟然還敢有人跟自己對着幹?怕是找死吧!哪怕是夏家少公子也不行!更何況這無根草可是自己用來救命的!

誰知夏子尚聞言卻是不慍不惱,只淡淡一笑道:“不好意思了,剛好我想把它帶回去養着玩兒,奇珍異寶價高者得之,莫非有什麼問題不成?”

姜無爲嘴角狠狠地抽搐了數下,眼底閃過一抹殺意,咬咬牙道:“我出二十一個億,這株無根草我要了!還請夏公子能夠高擡貴手,莫要欺人太甚!”

語氣中,已經滿滿的全是威脅。

夏子尚卻絲毫不以爲然道:“我出二十五個億,這株無根草我要了!不要意思,我這個人比較懶,不喜歡擡手!”

“我出二十六個億!”姜無爲咬牙切齒地說道。

“看來你對這無根草是勢在必得了?”夏子尚微微一笑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要這無根草是想救你的命吧?實不相瞞,如果方纔你們沒有強買強賣,那我也不會這麼無聊!不過現在既然本公子來了興致,那今天不管你出什麼價,我都比你高五個億!反正事後你要想活命都會從我這裏買的,到時候我再翻倍賣給你,穩裝不賠!”

所有人再度愣在了原地。

這一番話,說得也太直白了吧?雖然明知道是這麼一回事兒,可是被夏子尚這麼當衆說出來,還是讓所有人都感覺一陣難堪,也暗暗替夏子尚擔心起來。 “好,很好!看來傳言半點都不假,今天我自認倒黴!說吧,到底有什麼條件!”姜無爲滿臉陰翳盯着夏子尚,冷冷地問道。

在宦海浮浮沉沉混到了江北省醫藥部長這個位置上,姜無爲自然也算的一個人精,見夏子尚如此咄咄相逼,甚至不惜拿着洛都夏家的赫赫威勢要挾自己,定然是有自己的目的。只是他怎麼也想不明白,自己究竟那裏得罪了這尊大神,讓他在這種關鍵時候跳出來橫插一槓子。

夏子尚淡淡一笑道:“看來你倒也是個明白人!本公子的目的很簡單,我要楚天集團成爲風城醫協和藥協,乃至江北省醫藥部下一步重點扶植的企業,如果你答應,那我出價十個億,不再加價,只要你出價高於這個數,那這無根草就歸你所有,如何?”

雲楓聽了夏子尚之言,先是微微一愣,隨即恍然大悟,只是一對劍眉卻依舊緊緊皺起。

楚天集團成爲風城醫協和藥協,乃至江北省醫藥部重點扶持的企業,這已經成了板上釘釘的事情,可是夏子尚這傢伙在這個時候跳出來玩這麼一手,是不是有點太過招搖了?

看來,這也不是一個易於之輩啊!

坐在臺下的葉冰煙,將臺上發生的這一切悉數收於眼底,待到聽見夏子尚向姜無爲提出的條件之後,同樣一愣過後便即釋然,兩道柳眉也是微微皺起,一張俏臉傷微含不悅之色。

“好,那我就出十個億零一塊錢,這無根草我要了,你的要求我答應了!”姜無爲陰沉着臉衝着夏子尚回了一句,隨即朗聲宣佈道:“我以江北省醫藥部長的身份宣佈,這次展銷會的頭魁是楚天集團!自即日起,楚天集團將成爲風城醫協和藥協,以及我江北省醫藥部重點扶持的企業!”

夏子尚頗有深意地衝着雲楓笑了笑,退在了一旁,做出一副從此置身事外的模樣,一雙眼睛中閃爍着狡黠的光澤打量着臺下的葉冰煙,眼珠子滴溜溜直轉不知道在打着什麼鬼主意。

“雲公子,我出十個億零一塊錢,這無根草現在可以歸我了吧?”姜無爲竭力壓制着心頭的怒意,強作鎮定看着雲楓,只是眼角卻難以掩飾地流露出一絲恨意來。

“看來姜大部長還真是精明過人啊!”雲楓嘴角微微揚起,浮起了一抹坑死人不償命的表情,當即大手一揮道:“也罷,這無根草價高者得,那就給姜大部長了!只是我這的規矩,向來都是銀貨兩訖,所以……”

“你是懷疑我身爲堂堂江北省醫藥部長會賴賬不成?”姜無爲一聽雲楓這麼說,頓時面色一沉怒喝一聲。

雲楓直接無視了姜無爲的憤怒,依舊笑吟吟地道:“這個世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情誰能預料到呢?所以還是落袋爲安的好!如果姜大部長果真不準備當場付清錢款的話,那對不住了,請別妨礙我在這裏做生意!”

“你……”姜無爲被這麼硬生生地噎了一句,頓時老臉一紅,用手一指雲楓鼻子便準備發怒,可終究還是忍耐了下來,陰陽怪調地說道:“雲公子,既然你是楚天集團的代表,那該當知道得罪了江北省醫藥部是什麼後果吧?”

“對不起,我不知道得罪了你們這些官老爺是什麼後果,只不過我卻十分確信,如果今天你拿不到這株無根草,那你決計活不過七天!”雲楓見姜無爲半點都沒有痛快的樣子,反而在這裏跟自己墨跡,明顯是想要藉着自己的官威白拿這株無根草,頓時心底無名火起,冷冷地懟了一句。

聲音雖然不算太大,但是由於先前那擴音設備都開着,是以清清晰晰地傳進了臺下每個人的耳中。

一時間,原本已經被這一系列突如其來的變故驚呆了的衆人,再一次活躍了起來。

堂堂的江北省醫藥部長姜無爲竟然活不過七天?竟然要指望着這無根草去救命?難怪要這麼一副難看的吃相了!

關鍵,指望着這無根草救命呢,還不願意多花一分錢,到現在都想借着自己的官威無償得到這株珍貴藥草,還真是厚顏無恥!

甚至可以說,無恥到了沒有下限的地步!

精於算計的姜無爲自然也察覺到了臺下衆人的態度變化,立時意識到自己方纔一心想着得到這株無根草,竟忘記了這是在公共場合,當即乾咳了兩聲掩飾了一下尷尬,老臉恢復了先前的那官味十足,衝着雲楓抱了抱拳道:“方纔是我孟浪了!多有得罪還請雲公子海涵!”

說完也不待雲楓迴應,姜無爲又轉身衝着臺下衆人鞠了一躬道:“諸位,方纔只是這一次展銷會上的一個遊戲環節,目的就是爲了緩和一下現場的氣氛!我知道大家夥兒現在一定很疑惑,不過我可以很負責任地告訴大家,方纔的一切都是玩笑!”

看着姜無爲在臺上說得一本正經,臺下衆人剛剛醞釀起來的疑惑和好奇頓時淡了幾分,大多數人都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來。

畢竟,這種情況也不是沒有,現在太多的娛樂節目裏面不是都會夾雜一些看起來很真的遊戲環節來調節氣氛嘛,可以理解!

更何況,堂堂江北省醫藥部長,應該不至於信口雌黃吧?

雲楓卻也並不惱火,只淡淡一笑道:“好吧,既然姜大部長如此說了,那我也沒有意見!現在可以進入正式環節了吧?這株無根草,我現在報價二十個億,五分鐘之內若是沒有人出價比這個高,那這最後的一株無根草就將徹底從人世間消失!”

所有人一聽,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傢伙不會真要毀了這無根草吧?怎麼還一下子坐地起價了?

姜無爲顯然沒有料到雲楓會來這一手,聞言嘴角狠狠地抽搐了數下,隨即陰沉着老臉道:“不好意思,我想雲公子是誤會了!我所說的剛纔那個遊戲環節,包括了白曉生辨認這株藥草的環節!所以我現在很嚴肅地宣佈,這株藥草壓根不是什麼無根草!” 此言一出,衆皆譁然。

這一次,便是連站在一旁準備看熱鬧的夏子尚也是面色一變,看着姜無爲有些不明所以來。

跟隨夏子尚一道前來的“天眼通”白曉生更是滿臉怒意,“騰騰騰”上前三步在姜無爲面前站定,便要準備開懟。

在醫藥界過了這麼多年,怎麼也稱得上是當之無愧的專家了,今天竟然被人懷疑自己的專業水平?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頭可斷,血可流,名譽不能亂!

“姓姜的,別以爲你是什麼部長就可以一手遮天信口雌黃!老夫大半輩子達官顯貴見得多了,你算個什麼東西?敢說老夫的判斷是錯的?今天你要是不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老夫跟你沒完!”

白曉生鬚髮皆張,顯得格外憤怒。

原本準備開口的夏子尚見白曉生這麼一說,欲言又止,將已經到了嘴邊的話硬生生嚥了回去,仍舊一臉淡定地站在了一旁,袖手旁觀。

姜無爲被白曉生在大庭廣衆之下這麼一通斥責,老臉登時掛不住了,當即面色一沉怒道:“你見多了達官貴人那是你自己的事,現在是在我江北的地盤上,別的不敢說,但是醫藥這一塊,那就是由我說了算!我說假的就是假的,真的也是假的!誰敢懷疑?”

說到這裏猶覺不夠解氣,悠忽轉身,威嚴的目光掃過臺下衆人,聲音提高了三分喝道:“我,江北省醫藥部長,現在宣佈這株藥草壓根不是無根草,而是楚天集團隨便拿了一株野草來濫竽充數的!誰敢質疑我的判斷,現在站出來!”

有了這“江北省醫藥部長”的烏紗帽壓陣,姜無爲這麼自信滿滿地一聲爆喝,臺下縱有數千人,可是又有誰敢觸碰這個黴頭,又有誰願意觸碰這個黴頭?

一時間,偌大個會場靜悄悄一片,彷彿一根針掉了都能聽得到。

“既然沒有意見,那我代表江北醫藥部宣佈一項處罰決定!楚天集團膽敢拿野草冒充無根草,以後列入黑名單!這株野草着即沒收,交由醫藥部銷燬!”

看着衆人噤若寒蟬的情景,姜無爲很是滿意地點了點頭,在鄭重其事地宣佈完這項處罰決定後,才得意洋洋地緩緩轉過身去,正準備直接從雲楓那裏拿到這株被他判定爲野草的無根草,誰知卻被眼前這一幕徹底驚呆了!

只見雲楓笑吟吟地從花盆中拔起了那株所謂的“野草”,正不緊不慢地塞進了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的一隻小狗嘴裏!

臺下衆人也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給徹底整蒙了,一個個張大了嘴巴瞪圓了眼睛,齊刷刷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茫然不知所措。

事已至此,只要不是傻子,便都已經明白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了。這姜無爲當衆宣佈這株藥草並非什麼無根草,而且還要以醫藥部的名義沒收,無非是想要不花一分錢佔有它而已。

可是誰又曾想到,姜無爲固然無恥,可雲楓更加無畏,竟然直接將這株價值萬金的無根草拿來喂狗了?

那可是至少十個億啊!就這麼被餵了狗了?

關鍵是,雲楓在將無根草餵給那隻小狗的時候,始終面帶微笑,彷彿一點兒都不心疼一般!

衆人看得大跌眼鏡,一個個內心裏都在泣血。

暴殄天物,簡直就是暴殄天物啊!

“雲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快給我停下來!我以醫藥部長的身份命令你,趕快停下這作死的行爲!”

姜無爲回過神來後,徹底被雲楓的這舉動給激怒了,一邊咆哮着,一邊紅着眼準備撲過去從狗嘴裏搶下那最後的一寸無根草。

雲楓似乎早已經料到了姜無爲的心思,在他尚未動作時,手疾眼快地一把將最後的一寸無根草也塞進了小狗嘴裏,隨即放開了小狗,空空如也的兩手一拍,衝着姜無爲聳了聳肩道:“不好意思了姜大部長!既然你說這是野草,我還以爲沒什麼用了,就拿來喂狗了!”

“你……你爲什麼要這麼做?你可知道你還有楚天集團將爲你的這愚蠢行爲承擔什麼樣的後果嗎?”姜無爲怒極反笑,語氣卻似寒九飛雪,冷得瘮人。

雲楓淡淡一笑道:“我這麼做的原因很簡單啊,因爲我覺得這無根草哪怕是餵了狗,也要比給你這種無恥之徒用了的好!你說呢,小可愛?”

最後一句話卻是衝着那隻小狗說的。

那小狗似乎聽懂了雲楓的話,竟然很是配合地吠了兩聲,一臉萌寵地蹦着雲楓的腿,顯得極爲親暱。

臺下剛剛回過神來的衆人,瞬間被這一幕給逗樂了,只是礙於姜無爲的赫赫官威,一個個拼命憋住了笑,只是臉上神情卻已經古怪之極。

有種掰直我 姜無爲被氣得渾身發抖直翻白眼,卻偏偏沒辦法當衆做出什麼太過分的行爲。當目光掃過那隻狗的時候,驟然間找到了爆發點,當即衝着臺下的風城醫協會長鬍明和藥協會長張天德一招手,威風凜凜地吩咐道:“來啊,給我把這隻畜生亂棍打死,扒皮抽筋!”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