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手中把玩着白玉扇,王錦程笑着道:“燕老弟你太多慮了,秦天此人陣符術雖然厲害,但卻不是我們的對手,一個月後的比試,自有高人會對付他。”

2021 年 1 月 27 日By 0 Comments

“高人?”燕顯疑惑地望着王錦程,突然眼中一亮,脫口道:“難道是他!”

嘿嘿一笑,王錦程點了點頭,道:“所以說,秦天他陣符術再強也嬴不了我們。”

短暫的驚訝過後,燕顯十分認同的點頭:“就算十個秦天綁一起,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想不到太子殿下居然不聲不響地把他了攬了。”

“這一次太子殿下和二皇子殿下得知三皇子的祕謀後,首次聯手合作,同仇敵愾。不僅如此,還將那位高手一起招攬,這一次一定要讓秦天的陣符社團解散,讓他們栽個大大的跟頭!”王錦程臉上露出得意的神色,正如秋方所言,他是一個極精明的人,所有的計劃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王錦程在賞花大會之後,被太子施於重利,將之招攬。王錦程的父親是宰相王宅,是聖上最爲信任的左膀右臂。而王錦程自認才勝父親,不願生活在父親的陰影下,因此得到太子的招攬後,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今天秦天在學院立棍建團,消息第一時間就傳到了太子和二皇子的耳中。

瑾王爺招攬秦天的事情,太子和二皇子都十分清楚,很快就就猜出了瑾王爺的計謀。他們自然不會讓瑾王爺得逞,於是各自傳信給自己安排在學院中的得力手下,令他們前去破壞社團招生活動。

這一次,太子和二皇子步調出奇的一致。

燕顯突然想到了什麼,道:“想不到這秦天就是當日在賞花大會上擊殺郭公子的人,呵,四大執絝手段權勢通天,他都敢下毒手!”

王錦程皺了皺眉,提醒他道:“賞花會的事情已被國舅府下了禁言令,你可千萬不要在外面亂說,否則必會惹來禍端!”

燕顯神色微變,點了點頭道:“小弟知道了,以後絕不會再說此事。”

……

招生現場,自王錦程他們離開後,前來申請的人一下子就沒了。

“看來,王錦程臨走的那句話,讓不少弟子心生怯意。”望着突然變地門可羅雀的招生臺上,瑜公主秀眉愁結。

紀菲不悅地道:“這些人怎麼這麼膽小,大不了退學,頭斷了也不過碗大個疤,有什麼好怕的!”

“你當然不怕,這些弟子又不個個是郡主侯爺,他們大部分都是小門小派的弟子,都是極不容易才獲取到鴻蒙學院的錄取資格。他們只想四年內多讓自己的修爲和見識提升,能夠順利的畢業,用學院的推薦函去換取軍隊或大門派的招攬。”

瑜公主神色悲憫,在她心中,並不支持秦天的這次賭鬥。

無論是哪一方的弟子因此退學,都不是她想看到的。但是秦天這麼做也是有道理的,這樣做可以最大限度地折損太子和二皇子的勢力。如果將那些弟子都驅出學院,相當於太子與二皇子一下子失去了無數的精英手下。

本來,太子他們還指望着這些人拿着推薦函到滲透到軍隊或大門派中,以待日後爭位時得到更多力量的支持。如果真的被秦天驅出學院,這將是一個巨大的損失!

打擊對手,秦天一向是斬草除根。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這不是秦天的性格。

對於秦天的手段,瑜公主並不贊同,但是她也不會去反駁,因爲秦天做的一切都是爲瑾王爺,爲大集體的利益。

瑜公主生性慈悲,但紀菲卻正好相反。

秦天殺伐果斷的性格,正是他們草原人最崇尚的。

“待他真正的替瑾王爺開創出一番事業後,我就讓他去草原,向我父王提親!”望着遠處的秦天,紀菲咬了咬嘴脣,心中暗暗想着。

紀菲雖然率直,但卻知道事情的輕重緩急。秦天現在羽翼未豐,她沒有直接表露出愛意,因爲這樣會給秦天帶來麻煩。若是鎮北王的兒子知道紀菲遲遲不肯答應婚事是因爲秦天,那必將爲秦天惹來一個**煩,而且那位草原部落的統領,也不會答應,甚至會做出什麼威脅到秦天的事情。

秦天感覺背後有人在注視自己,轉頭望去,發現不遠處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正默默地望着這邊。

四目相對,兩人同時微笑。

看到秦天臉上的微笑,紀菲明顯一怔,順着他的目光望去,臉色一下子白了幾分。 “蘇晶兒!”紀菲一眼就認出,那個讓得秦天微笑的人,竟是蘇晶兒。

蘇晶兒和她都是陣符分院的學生,雖然相識,但兩人並沒有打過交道。

瑜公主也注意到了蘇晶兒,嘆了口氣,道:“你不要想太多,據我所說,他們只是好朋友而己。”

“好朋友?青梅竹馬吧……”紀菲臉上帶着一絲嫉妒,恨恨地瞪了秦天一眼,轉身離去。

瑜公主無言以對,秦天和蘇晶兒同是來自西寧城,而且之前肯定認識,但是不是青梅竹馬就不得而知。她不反駁,或許內心深處,情願秦天和蘇晶兒湊成一對,這樣的話紀菲就會乖乖地和鎮北王的兒子成婚。

秦天將手下事情交給了秋方,然後和蘇晶兒一起離開。

遠處有一雙眼睛一直盯着秦天和蘇晶兒。

那是一雙尖銳的單鳳眼,眼睛之中,閃爍着無比濃烈的怨毒!

那雙眼睛的主人正是與秦天有着大仇的吳雨。

望着秦天和蘇晶兒雙雙離開,吳雨的目光彷彿一把尖刀,要將這二人刺穿。

“秦天這小雜種,弟弟的死一定和他有關!蘇晶兒這個賤人,不知道弟弟爲何會看中她,秦天殺弟弟的原因也是因爲這個女人吧!”臉上陰冷之色大作,吳雨咬牙暗想。

她這次趁着假期回了一趟西寧城煉獸山,從江傲風那裏得知,吳風身死的當晚,曾經接過到江傲風的一紙傳信。那傳信的內容是告訴吳風秦天的行蹤,意在讓他去截殺秦天。

不僅如此,江傲風還告訴他一些有關秦天與吳風之間的恩怨。

因此吳雨現在斷定,他弟弟的死與秦天有重大的關係。而他父親在吳風身死的現場,發現了魔氣蹤跡,認爲吳風是被魔教所害,推測出秦天可能是勾結了魔教害死吳風。之所以有這樣的推測,是因爲秦天的父親,當年有過勾結魔教的前科,而且還因爲這事被青木宗處死。

“魔教!有其父必有其子!”吳雨心中打定主意,一定要探查出秦天勾結魔教一事,替弟弟報仇。

……

“秦天,恭喜你成立了陣符社團!”坐在學院後山的那塊熟悉的石頭上,蘇晶兒仰着頭望着秦天。

秦天微笑地看了她一眼,發現她臉色有些憔悴。

“最近修煉的很幸苦麼?我看你氣色不怎麼好!”

蘇晶兒微微一笑,笑意中有一絲秦天尚不明白的苦澀。

“我哪裏是修煉幸苦,修煉者又怎麼會因爲修煉幸苦而氣色不好呢?我是想你才這樣的,這一個月我無時不刻在想你!”蘇晶兒心中激盪,話到嘴邊,卻只說出兩個乾巴巴的字:“還行。”

秦天哪裏知道這少女的心思,點了點頭,道:“你的陣符術最近修習的怎麼樣?”

蘇晶兒撇了撇嘴,有些無奈地道:“雖然有不人教我,但還是沒有太大的進步。想要成爲一品陣符師,估計還要好長的一段時間。”

“有些事情是急不來的。”秦天在腦中整理了一番思路,接着道:“陣符術的修煉,首先要……”

秦天開始將自己在陣符上的心得全部講給蘇晶兒聽,其中還包括他領悟到的‘一筆符’的境界,而且還有他剛剛與秋方比試的時候,那種奇妙的境界。對於蘇晶兒,秦天沒有任何的保留。

秦天的一些陣符術的見解,全部都是自己的切身體悟,是蘇晶兒從未涉足的全新領域。

特別是一筆符,這樣的東西,蘇晶兒只在典籍上見過。

秦天說完後,從儲物袋中取出自己畫的一張一筆符,道:“這張符你拿着,有時間去研究,一定能對你的陣符術有所提升。”這些一筆符,秦天還從未拿出琮示人,這還是第一次拿出來送給別人。

“這就是一筆符?”蘇晶兒不可置信地望着手上這張一級的加速符。雖然是一張最簡單的符篆,但是經過一筆境界畫出來後,其威力何止增加十倍!

符篆上的一百個圖案,巧妙地用一筆畫完!筆走蛇龍間,一股強大的靈氣波動震盪其中。

“傳聞一筆符只有魔教中一位陣符師能夠畫出來,秦天,這真的是你畫的嗎?”蘇晶兒伸出纖手,撫摸着符上的筆跡,心中震驚無比。

秦天點頭道:“一筆符的境界可遇不可求,我能夠達到那樣的境界純屬幸運。這張符你要保留好,不要讓其它人知道,我暫時不想別人知道我能夠畫一筆符。”

蘇晶兒一怔,隨即明白他的意思。點頭道:“放心吧,我不會把這事情說出去的。出了名未必就是好事,一筆符重現天陸,讓人知道了,恐怕連魔教都會來抓你到魔神島去教他們畫符。”說到這,江晶兒捂着嘴,咯咯地笑了起來。

“嘿嘿,那我不成了人人想得到的寶貝!”秦天也笑了起來。

江晶兒道:“你何止是寶貝,簡直是奇寶!換作我,我也要抓你走,不讓別人得到你!”

不經意的一句話,讓兩人都感覺氣氛有些怪異。忽然都不說話了,有了一段尷尬的沉默。

“哦,對了有一件事情我要告訴你。”蘇晶兒突然想起了什麼,神色一下子凝重起來。道:“還有一個月,我堂兄就要出關了,到時候恐怕我沒有機會再來找你了。”

“堂兄?陣符分院的第一天才蘇子衡!他要出關了麼?”秦天心中一動,突然想到今天王錦程的約鬥在一個月後舉行,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蘇晶兒還以爲秦天是擔憂日後無法相見,歉然道:“對不起,秦天!我堂兄對我管教十分嚴厲,絕對不會允許我和你見面的。不過你放心,這一次堂兄提前出關,是因爲皇室審覈已通過,要他去欽丹堂和欽器堂學習煉丹之術!”

她的話再一次讓秦天震驚:“學期尚未完成,就已經通過了審覈,難道是皇室對他破格入取!”

“待我堂兄去了欽器堂修煉,我就有很多時間和你在一起!”蘇晶兒低着頭,小聲地道。

點了點頭,秦天笑道:“我與你堂兄有些矛盾,讓他發現你和我在一起,難免會惹他不高興。放心吧,我會等你的!”秦天所說的矛盾是入學之初,在決鬥臺上斬殺方雷的事情。方雷是蘇子衡的表弟,當時秦天沒有遭到蘇子衡的報復,是因爲蘇子衡正在接受皇室的室審覈。

如今蘇子衡已經通過的審覈,秦天知道對方可能要找自己麻煩了。

兩人又聊了許久,蘇晶兒纔回去。

獨自坐在石頭上,秦天開始分析自己的處境。

“蘇子衡一個月後提前出關,這和王錦程的所說的一個月比試時間十分吻合,我敢確定,王錦程提出挑戰,最大的倚靠一定就是蘇子衡。想不到蘇子衡也被太子和二皇子收買了,出關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我組建的陣符社團趕出學院。不僅如此,我殺了方雷,他也一定不會放過我!而且此人城府極深,當年擊殺郝庚的時候,從郝庚那裏知道他還勾結過魔頭。”

秦天將事情一一考慮了一遍,發現自己現在危機四起。

蘇子衡已是二品的陣符師,在陣符造詣上秦天和他沒法相比,一個月後的陣符比試,凶多吉少。

“天哥不必這麼杞人憂天,二品陣符師又如何,他能領悟得到一筆符麼?一級的符篆他最多隻能畫三筆符,恐怕連二筆符都畫不出來吧!”噬魂玉飛了出來,一臉不屑地道。

秦天皺了皺眉,道:“話雖如此,但是這樣的境界,我也不是想有就能有的。”

“那就努力體悟今天的那個萬籟之境,就是你剛纔說的那個神奇的境界,這樣有助於天哥畫出二筆符。”噬魂想了想,一拍額頭,嘻嘻笑道。

秦天聞言一怔,道:“萬籟之境?今天和秋方比試的時候,那個神奇的境界就是萬籟之境?”

“正是!”噬魂玉連連點頭,道:“萬籟之境是隻有陣符師纔可以觸及的境界,需要精神高度集中,靈海一片清明。若在是畫符的時候進入到這個境界,可以十分輕鬆地畫出來。這樣的境界雖然比不上一筆符那樣神奇,但也是一種十分令人羨慕的畫符境界。”

“原來如此,萬籟之境!看來想要擊敗蘇子衡,必需要儘快領悟這個境界!”秦天咬了咬牙,暗暗想道。

噬魂玉道:“想要領悟這個境界,我教天哥一個靜心養氣的方法,這樣可以加速領悟萬籟之境,不過這個修煉方法需要特珠的修煉場所!”

秦天忙問:“什麼特殊的場所?”

“瀑布!”噬魂玉嚴肅地道:“瀑布下面,水聲如雷,這套靜心養氣的修煉方法只有在這樣的環境之下,修煉時纔會顯示出效果。”

秦天聞言,喜道:“後山之中,就有一道瀑布,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開始修煉!”

說罷,秦天朝遠處招了招手,一道金光閃過,金毛準確無比地停在他肩膀上。

“走,我們去瀑布那修煉!”

身形一躍,秦天飛快地朝後山中的瀑布走去。

有金毛幫着探路,一路上秦天沒有遇到妖獸。半個小時後,隆隆的水聲漸漸傳入耳中,再行十來分鐘,水聲轟然大作,似有萬千猛虎在翻騰咆哮。

“到了!”轉過一個山坳,秦天眼前一亮。

只見前方千米處,一道巨大的瀑布自百米高的峭壁缺口驟然衝下,好似無數條白龍抖動銀鬚,狂奔怒吼,噴雲吐霧,撲人墨綠色的潭中。升起許多銀白色的水柱,在空中形成了一朵朵白色的“禮花”。

走到近處,秦天便聞到一股溼潤的水氣,還帶着沙子和土壤的氣息。

“好大的瀑布,這裏是修煉的最佳場所!天哥,到爆布的裏面去!”噬魂飛了出來,一手指向秦天額頭,一篇修煉的法訣傳入秦天腦中。

“清心普善訣!”秦天將接收到的法訣粗粗一看,發現這並非是魔功。

看出秦天臉上的疑惑,噬魂玉嘻嘻笑道:“清心普善訣只一個靜心養氣的小法門,算不上功法技能。並非出自萬魔卷,而是魔尊大人以前收集到的一些輔助法訣,靈脩和魔修都可以修煉。”

點了點頭,秦天將法訣看了一遍,很快就將裏面的修煉要點全部掌握。

望了一眼在水潭邊玩水的金毛,交待它不要走遠,秦天身形一躍,穿過瀑布,進入其中。

穿過水簾後,裏面是一個深有十數米的巨大石洞。石洞中瑩瑩發光。秦天仔細一看,發現在這地上,躺着無數閃閃發光的夜明珠,有些夜明珠身旁還有巨大的玉蚌在一旁守護。想必這些珍珠,都是這些玉蚌所產。

轟……隆……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