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扣扣扣

2020 年 11 月 16 日By 0 Comments

「進來。」

歐陽玄敲敲門,裡面傳開了熟悉的聲音,歐陽玄心中一喜,「看來黑衣老師在裡面,這下就好辦多了。」,但是他不知道,黑衣和白衣此時也在裡面想著找他。

「黑衣老師…」,歐陽玄開門,剛想問黑衣秦壽的事情,就看到白衣也站在那裡,手裡還拿著一張紙,「白衣老師,你也在這裡?」

「嗯,小玄,你來了…」,黑衣開口說道。

「剛好,省的我們去找你。」,白衣將申請書放在了黑衣的辦公桌上,「你怎麼惹到秦壽了,逼得他要跟你約擂。」

「是啊,你知不知道,這個秦壽不好惹啊。」,黑衣也點了點頭。

「我沒有惹他。」,歐陽玄眨巴了一下眼睛,「是他自己來找我的,說是我逼走了秦海,所以要替秦海出頭。」

「秦海…秦海,他是不是跟秦壽有些關係。」

「嗯,他說秦海是他的堂弟。」,歐陽玄點點頭。

「難怪,這也倒是無妄之災。」,黑衣捋了捋自己的鬍子,「這個秦壽跟秦海不一樣,不止修為高深,為人也甚是精明,不好對付。」

「所以我才來這裡,希望從您這裡得到他的一些資料,了解一下,好做打算。」,歐陽玄說到。

「嗯,我已經提前看過了。」,黑衣轉身對著歐陽玄,「秦壽,靈力三十八級,靈將境後期實力,為人精明,在學校里聽說還有一些小勢力,其在將榜上排名第四。」

「第四!?」,聽完黑衣的話,歐陽玄吃了一驚,他原以為秦壽最多只會是靈將境實力,修為也會比自己高,但是學院里強者如龍,應該在將榜上排名中旬,卻不曾想居然是第四名。

苦笑著搖了搖頭,這回真是倒霉,無緣無故的,一塊奇硬無比的鐵板居然要砸自己,而且還必須要砸到自己才罷休。

「小玄…」,白衣走了過去,「你打算怎麼辦,他已經申請了明天跟你約擂了。你有把握嗎?」

「不知道,儘力而為吧。」 醫女鳳華 ,歐陽玄搖了搖頭,「對了,我還要去下面一趟,上次突破靈將的獎勵還沒有領。」

看著歐陽玄離去的背影,白衣與黑衣二人都皺了皺眉,他們知道,歐陽玄這是在告訴他們,不用擔心,我也有靈將境的實力,但是他卻不知道,等級上的優勢,他是依然趨於弱勢的。

「影,你聽到了嗎?」,歐陽玄領了功勞點,在腦海中問著不知道從哪裡拿來一根魚竿,正在精神河流里釣魚的影。

「別玩了,這是精神河流,你能釣個什麼出來。」,歐陽玄抽了抽眼角,無奈道。

「哼…」,影瞥了他一眼,將魚竿提了起來,上面居然掛著一隻用精神力凝結成的魚,還在影的控制下噼里啪啦的打著河面。

「……」,歐陽玄翻了個白眼,自己居然忘了這個傢伙會凝結精神力變成物品。

「我聽到了,那個秦壽是個難纏的對手。」,影並沒有歐陽玄想象中的驚慌或者說有任何重視這次約擂的表現。

「你不打算幫我一下?」,歐陽玄試著問道。

「幫你什麼?」,影又撇了他一眼,「你除了修為,有什麼是比他弱的嗎?」

聽了他的話,歐陽玄突然眼睛一亮。

對啊,自己除了修為比他弱一些,別的也不比他差啊,靈技雖然不多,但是品階至少都是地級,按照影的話說,「你以為地級的靈技很多嗎!」。

更何況還有一個暗夜聖者的神級步法靈技,流光暗影,這可是全世界都沒幾個的靈技,難道這樣還能敗給他不成?那自己也太廢了…

「懂了嗎?」,影看著歐陽玄變得越來越亮的眼睛,扭頭問道。

「嗯!」,歐陽玄朝他點點頭,「我回去修鍊了,晚上再幫我練習靈技。」,雖然他的靈技的級別都不低,但是也不可以懈怠修行。

第二天下午,秦壽申請的約擂日期。

「聽說又有人約擂了,去看看吧。」

「嗯,好。」

「聽說又是因為那個歐陽玄。」

「這秦壽不是老生嗎,怎麼向新生約擂…」

擂台下聚滿了新生和老生,他們互相討論著即將開始的擂台戰。

秦壽並沒有理會擂台下方的觀眾的話,而是閉目養神,等待著歐陽玄的到來。

「希望小玄不要過來…」,黑衣和白衣也在擂台下面,白衣緊張的說到。

「我也一樣,我可不希望他受傷。」,黑衣明白,這個秦壽能在將榜上擁有第四的排名,手段和方法又怎麼會簡單。

「來了!」,突然,在擂台上緊閉雙眼的秦壽突然暴睜雙眼,看著歐陽玄來的方向。

「我來了!」,歐陽玄走到台下,對著黑衣與白衣行禮。

「小玄…」,黑衣想說什麼,但是看到歐陽玄信心滿滿的眼神,還是沒說出口,「小心一些,加油。」

「嗯,老師,周洪,相信我吧…」,歐陽玄對著坐在前面的黑衣與周洪說到。 在台下所有人的議論中,歐陽玄緩慢的走上擂台,說不緊張是假的,其實他的心裡現在也在打鼓。

「不好意思,來晚了。」

歐陽玄看著已經站在擂台另一邊的秦壽,「我跟你約擂,是因為我不怕事,但是你說我逼走你堂弟,確實沒有這回事,一直以來都是他在找我和周洪的麻煩。」

「不用多說了,既然已經上課擂台,那就用實力說話吧!」,秦壽的面容冷清,言語中透露著一絲怨氣與恨意。

「什麼?那個秦壽居然是為了秦海出頭?」

「還真是好不要臉,居然為了秦海出頭。」

「一個秦海,居然逼得一個老生落下面子挑戰比自己低年級的人,嘿嘿,嘖嘖嘖…」

擂台下面的觀眾聽了二人的對話,也是議論紛紛,都為秦壽的行為而不恥,這也讓秦壽心中的憤怒更勝。

「聽說你還是學院首席生?」,秦壽用怨恨的眼神看著歐陽玄,「就讓我試試,你這個首席生到底有多少水分!」

秦壽一步踏出,腳下用力,在觀眾們驚訝的中沖向歐陽玄,同時雙手握爪,其上隱隱有驚人的靈力波動,顯然是附加了靈力。

歐陽玄看到秦壽率先向自己發動攻擊,皺了皺眉,他原以為,秦壽聽了他的話應該會冷靜一些,卻沒想到他這麼直接,當下也不敢疏忽,趕緊做好準備應對秦壽的攻勢。

「哈!」

眨眼間,秦壽衝到歐陽玄面前,一爪抓向歐陽玄的喉嚨,想要將他掌箍在自己手裡,歐陽玄怎麼會讓他得逞?

後撤一步,左手一探,握住秦壽攻擊自己的手臂,然後右肩下沉,右手化掌,托在肩膀齊平處,撤出去的腳收回,向著秦壽的下巴打去。

「好!」

台下的白衣與黑衣看到歐陽玄化力同時轉為進攻,忍不住心中暗道,「小玄的技巧又提高了。」

「哦!?」

秦壽也被歐陽玄一連套的動作弄得十分驚訝,「技巧倒是不錯,沒有慌張和失措,只可惜,這樣可還不足以證明有本事逼走我表弟。」

眼見去勢已經無法收回,而在那些觀眾的眼裡秦壽又即將被擊中的時候,他突然伸腿向前,對著歐陽玄的胸口踢去,而且力度不小。

「嗯?」,歐陽玄見秦壽的腿以一種特殊的姿勢踢向自己的胸口,也是心中驚奇,「這還能變招?」,但是雖然心中驚訝,手上的動作卻是不停。

將左手鬆開,同右手一起交叉護在胸前,準備抵擋秦壽這一腿。

秦壽看到歐陽玄將已經的手臂鬆開,心中一喜,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他將身體向後舒展,利用這個力道同時加上了雙腿的踢力。

砰!

二人接觸在一起,歐陽玄的雙臂雖然接下了這一招,但是卻也被踢得有些發麻,同時後退兩步,而秦壽則是利用碰撞的反作用力在空中一個翻身,落在了自己剛才所在的地方,與歐陽玄拉開了距離。

「難怪能贏我堂弟。」,秦壽眼神凝重的說到,「技巧倒是不差,只可惜,也不會這麼容易讓你贏。」

「不必你讓!」,歐陽玄抖了抖發麻的雙臂,目光灼灼的盯著秦壽,「有本事就拿出來!」

因為他知道,想要解決這件事情,靠嘴巴是沒有用的,只有先讓自己的實力令對方承認,才有可能跟他解釋。

「哼! 女主只想在線當顏粉 倒是有點骨氣!」,秦壽也不再遲疑,立即對著歐陽玄再次衝去。

歐陽玄看到秦壽已經對著自己飛奔而來,當即腳下生風,運用起流光,也對著秦壽而去。

「嗯?」,看到歐陽玄以比自己要快的速度衝來,而且身上的靈力已經調動了起來,秦壽的心中也是一驚,「步法類靈技!看這靈力波動,等階還不低!」

在他心中驚奇之下,歐陽玄已經來到了他的跟前,一掌推出,目標直指他的胸口,歐陽玄的眼中,戰意熊熊燃燒,已然是進入了狀態。

「可惡!」,秦壽心中暗道,急忙調動靈力聚集向胸口進行防禦,同時右手時刻準備著抓住歐陽玄的手,顯然是打算接下這一招,然後反攻!

啪!

「哼嗯…!」

歐陽玄這一掌結結實實的打在了秦壽的胸口,令他悶哼一聲,顯然是承受了強大的衝擊所致,但是顧不上胸口的疼痛,秦壽的右手向著歐陽玄的手腕一扣,緊緊的將歐陽玄的手腕扣在手中。

「糟糕!被他控制住了!」,歐陽玄的眉頭一皺,暗道不好,想要收回自己的手,卻是已經來不及。

「看你往哪裡躲!」,秦壽心中發狠,掄起左拳,向著歐陽玄的腹部狠狠地來了一拳。

「遭了!以秦壽的修為,小玄這一下要承受的攻擊太大了!」,台下的黑衣站了起來,心中十分擔心。

「不要啊!」,周洪也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擔心的叫了出來。

然而,他們的擔心對於歐陽玄,並沒有什麼實質的用處,在擂台上,能夠依靠的,只有歐陽玄自己。

眼看著秦壽的拳頭越來越近,歐陽玄硬是扭轉了一個身子,將左手握住秦壽的拳頭,同時用力抵住,盡量的卸掉這一拳的攻擊力。

砰!

這一拳還是打在了歐陽玄的身上,但是因為歐陽玄已經盡量的將拳力卸除,又經過紅玉軟甲的防禦,給他造成的傷害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高。

「還挺懂得隨機應變!」,秦海的眉頭一皺,將自己的左手收回,「而且身上還有一件防禦類的靈器!看來秦海他輸得不冤。」

雖然一拳擊中歐陽玄,但是秦壽並不打算就此放過歐陽玄,扣著歐陽玄的右手不動,反而向著自己身後一拉,將歐陽玄拉到自己的身前,同時左腳膝蓋抬起,對著歐陽玄的腹部用力的頂去。

「這個秦壽,還真是難對付!」,歐陽玄看到秦壽沒打算放過自己,也是眉頭一皺,「看來也是那種得理不饒人的人,那就不讓你得理!」

歐陽玄在秦壽的膝蓋快要頂到自己的時候縱身躍起,躲過秦壽這一頂,同時左手利用秦壽對自己的拉力,落在了秦壽的另一邊,將左腳向後一撤,抵在了秦壽作為重心的右腳上!然後左手化掌,一掌打在了秦壽的肩膀上!

秦壽原本踢腿的用力扭向被歐陽玄這縱身一躍硬生生的給扭了過來,正在難受之際,感覺到腿後有東西阻擋,身體已經不由自主的向後倒去,而且迎接自己的,還有面前歐陽玄這毫不留情的一掌。 「還好,小玄反應快…」,台下的白衣等人看到歐陽玄化解了秦壽的攻擊,也是暫時放下了緊懸著的心,呼了口氣。

「看來小玄這兩年的進步很大,已經超過了我們的預估。」,黑衣點了點頭。

「我看你松不鬆手!」,歐陽玄一掌打在了秦壽的肩膀上,秦壽的動作受阻,向後倒下已經是必然的結局,不管他想做什麼,都已經是沒有辦法。

「哈!」

歐陽玄大喝一聲,因為自己的右手之前被秦壽扣住,現在正在秦壽的胸前,於是他順勢用力,將秦壽向著地面砸去。

見結局已經沒辦法挽回,秦壽連忙將靈力調動向自己的身後作為防禦,用來抵消一部分衝擊,同時扣著歐陽玄的手已經已經鬆開,想要撐住地面,可是歐陽玄的動作太快,此時他與地面已經沒有多少距離夠他伸展。

咚!!

秦壽被歐陽玄狠狠地砸在了地上,發出一聲悶響,受到來自地面的衝擊,強大的反震力的雙眼微凸,臉上因為疼痛變得有一些猙獰,嘴角也溢出了一口鮮血,看來這一下對他的傷害不小。

一擊得手,歐陽玄並沒有繼續攻擊,因為他知道,同為學院學生,台下的黑衣和白衣不會允許他傷及秦壽的性命,而且擂台上只是切磋,可不是玩命。

更何況以秦壽的修為,如果他繼續攻擊,誰也不能保證秦壽會不會採取什麼極端措施。

他隨即腳尖點地,與秦壽拉開了距離,同時不敢放鬆,隨時準備防禦秦壽出手。

「好一個歐陽玄!」,秦壽將口中的鮮血吐掉,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跡,眼神里充滿了憤怒與猙獰。

「居然讓我受傷了!」,此時秦壽的心裡並不平靜,反而是有一些心跳加速,「而且他的修為還比我低,這要是傳出去,恐怕我會很難堪。」

沒錯,以他的修為,如果這件事情傳出去,恐怕比他挑戰比自己低年級的事情更丟人,因為他不止挑戰了,而且還被打傷了!

「可惡,我得先找回一點場子。」

秦壽艱難的爬了起來,而他身後的景象卻讓台下的觀眾吃驚,比他被歐陽玄打傷還吃驚,因為他身後的擂台上,居然因為剛才的衝擊而裂了幾道裂縫。

「擂台的材料十分堅硬,居然還因為剛才的衝擊而損傷…」,白衣皺了皺眉。

「這秦海也是抗打,擂台都被損傷了,他還能站起來繼續,要我,就直接認輸了。」,周洪張大了嘴巴說到。



「歐陽玄!」

秦壽看著歐陽玄,眼神中的的猙獰漸漸被平靜所代替,「我知道你也沒用全力,我決定尊重你一次,來吧!」說著,他調動起靈力,手上被藍色的靈力所包裹。

「看來他要動用靈技了,你也不用留手。」,影出聲提醒道,「不然你會很危險。」

「這…!」,台下的黑衣看著秦壽身上的氣息變得強烈,眼神一凝,「他這是要動用靈技!」

雖然學院的規章制度中並沒有說過擂台比試不允許用靈技,但是靈技的威力可不是拳腳功夫可以相比,所以歷來在擂台上對戰的雙方,很少有人願意使用靈技進行比試。

「看來兩人的互相試探結束了…」,白衣皺著眉,點了點頭,「不知道小玄能不能贏,畢竟他的靈力沒有秦壽雄厚。」



「好吧…」,歐陽玄感受著秦壽身上的氣息變得越來越強烈,也是不再留手,調動起自身的靈力,準備應對。

似是有所感應,在某一個瞬間,彷彿時間變得十分緩慢,二人竟同時點地,向著對方沖了過去!

砰!

雙方的靈力互相碰撞,但是這一擊卻並沒有使出靈技,似乎還是在互相的試探。

啪!

二人的一拳一掌互相的碰撞,突然,秦壽的另一隻手抬了起來。

「疊浪掌!」。秦壽心中大喝一聲,手中的靈力突然變得強盛,打向歐陽玄。

「這是…」,歐陽玄看著秦壽手中的靈力散發的波動,感覺似曾相識,卻又想不起來是為什麼。

「笨蛋!上次新生大比,那個秦海就用的是這一招,還把你打成輕傷!害你差點被月影蒼狼給吃了!」,影恨鐵不成鋼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讓歐陽玄眼前一亮。

「對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