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抬手摸摸霽華的頭。霽華正看著十方蓮台,有些懊惱的傳音。「娘親,可惜看不到琴尊師祖和三伯伯。」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你只要知道,他們正看著你就好了。」

「嗯嗯。」

現在看會暴露身份,回去了他可以慢慢著。

十方蓮台上。見劍尊他們走來,琴尊和月明堂這才不舍的將目光從月千歡他們身上挪開。起身迎接眾人。一番互相介紹后,所有人齊齊望著月明堂,一臉好奇。

劍尊性格直爽,直接問:「琴尊,以往可從未聽聞過這位同盟。難道他一直在鳳築閉關嗎?」

「並無。閉關是在外面,最近才回的鳳築。對吧明堂?」

月明堂和琴尊對視一眼,淡漠疏離的點頭,朝眾人笑了笑。

劍尊他們好奇,卻不能一直追著問,那太沒有禮貌了。因此一番言談后,紛紛落座。唯有妖尊之女彭秀,依舊直勾勾盯著月明堂,好奇之極,目光火辣。

琴尊瞧見,頓時打趣。「明堂,有美人看上你了哦~」 月明堂扭頭望著琴尊,眼刀子冷颼颼的。看的琴尊乾咳一聲退了退,「開個玩笑,別那麼冷漠啊。」

「一把年紀,不適合開玩笑。」

「……」琴尊瞪大眼,被噎著了。

他想問一把年紀指的是他,還是月明堂?但是想想,還是決定不要問了。畢竟,他年紀可是月明堂的好幾輪。

琴尊摸摸鼻子,只好扭頭去跟劍尊,元尊他們說話。

月明堂顧自飲茶。忽的皺了皺眉,抬頭看向妖尊之女彭秀。入目,芙蓉俏面,迤邐生姿。端是美艷無雙,一顰一笑都勾人心魂。可惜在月明堂心底,最美的只有自家侄女。

別的?那是連歡兒的一根手指頭都比不上!

白浪費了彭秀這燦爛勾人的笑容。

伊紅衣坐在彭秀身邊。見此挑了挑眉,端著酒杯遮掩了一下,偷偷問彭秀。「彭秀師姐,你不會真看上這個明堂了吧?」

「咳咳,伊紅衣你胡說什麼!」

「紅衣師妹可沒有說錯。彭秀,你眼珠子都快黏在人家身上了。不過可惜,人家看都不看你一眼。」烏南也開口,打趣揶揄彭秀。

聞言,彭秀沒好氣的瞪了兩人一眼。偏過頭沒有說話。

伊紅衣又道:「彭秀師姐,我勸你還是別看上他了。雖然他是鳳築來人,身份非同一般。也配得上你。可是,他指不定有喜歡的人呢。」

「是誰!」

伊紅衣伸手指了指下方,「你瞧。那明堂,可一直盯著下面擂台。說不定其中就有他喜歡的人。」

聞言,彭秀眉頭一皺。

殊不知她這反應,正好證實了伊紅衣和烏南的打趣。兩人對視一眼,紛紛感到驚訝。

這彭秀是妖尊唯一的女兒,向來是寵到了心尖上。彭秀並沒有養的驕縱,反而在一眾至尊的弟子中,一枝獨秀。向來頗受眾人讚歎。

這天上鳳可從沒對哪個男人親昵過。然而這一次,一見那個明堂,居然就芳心動了。這可真神奇!

伊紅衣歪過頭,偷偷跟烏南說:「要是讓項舒師兄知道了,恐怕要心碎了。」

項舒,劍尊首徒。也一直愛慕追求著彭秀。

烏南搖搖頭。「感情一事,向來是無法掌控的。」

「是啊。不過項舒師兄喜歡彭秀師姐,偏偏彭秀師姐喜歡上了一個男人,卻好像心有所屬。」伊紅衣笑著,頗有些幸災樂禍。

烏南看了她一眼,微微皺眉沒有說話。

此時,黑袍長老白衣開口,讓所有人都安靜下來。

白衣傳令:「人已到齊,封王戰可以開始了。」

「是。」武主鶴奉在下方接令。

轉身,眉眼中閃過一絲淬毒的惡意。他拂袖走向望月海擂台上,高高在上看向一眾人。

「封王戰開始,規矩如下,都聽好了。」

「此番封王戰為奪旗一戰,時限七天。七天後,以奪旗的數目排列名次,最後三名淘汰,留其十。」

聞言,眾人錯愕。

奪旗?那是什麼。憑直覺,讓眾人覺得危險不妙。月千歡皺了皺眉。

武主鶴奉接著道:「奪旗戰中,每一輪為雙人……」 記憶的畫卷經過了時間的洗禮,能夠遺忘的對於任夏天來說,可能會有很多但是逆光而來那張臉隨著時光而變得愈發清晰。

記得遇到他時候是一個午後,一群剛剛升入高中的懵懂少男少女,所有的同學都擠在一小黑板前面看看自己分在那個班,任夏天和好友也在其中。

盛川高中是任夏天努力的目標,終於她是憑著自己努力進來了。任夏天從小在鎮子上長大,從小家裡給她報各種補課班各種輔導班,但是她們的小鎮子上還沒有,所以她每周都會坐著公交車去縣裡然後穿梭在各個補課班之間,無疑她是幸運的,幸運的是她的父母沒有她是女孩而偏袒弟弟。重男輕女的思想或許在城市裡已經沒有了,但是在農村還是存在的,從小就看著鄰居家的姐姐們在念完初中,不論考不考的上高中都輟學然後南下打工。在任夏天還是小學的時候看著回來的姐姐們變得漂亮了,說實話她心裡是羨慕的,羨慕她們漂亮頭髮,羨慕她們所謂洋氣的衣服,嚮往她們口中的外面的世界。

慢慢的長大上了初中之後父母也沒有讓自己畢業就停止念書的意思,反而給她報了各種補課班。上了初中學的東西多了眼界也就開闊了,也有很多老師上課的時候說「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任夏天記得最清楚的就是政治老師說的話,「女孩子千萬要多讀點書,女孩子只有書讀的多了才會變的值錢」。這或許就是落後的農村女孩的最光明的一條出路。後來的後來任夏天就明白了要想走出去除了輟學打工,也可以通過學習,考上大學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此後考上縣裡的重點高中就成了任夏天的目標。

看著自己的名字寫出現在黑板上並且在班級第一的位置時候她覺得自己的努力是沒有白費的。

錢寶寶是和任夏天從小一起長大的,受好友的影響她也上了盛川。說起錢寶寶上盛川最主要的原因還挺搞笑的呢,為什麼呢因為她是為了盛川的食堂和小哥哥來的。錢寶寶就是現在人們口裡的小吃貨。

知道了在哪個班之後就要去找教室了,兩個路痴在一起最愁的就是找路,報到和發書一會兒就結束了,她們兩個還在尋找的路上掙扎。費了半天的功夫終於找到了教室。兩人早已經滿頭大汗了。

「報告!」錢寶寶一個響亮的聲音打斷了講台上的聲音。「你們兩個怎麼這麼晚?第一天報到就遲到可不是什麼好現象啊!」望著老師那嚴肅的表情解釋的聲音梗在喉嚨里發不出去。「念在你們是第一次下去吧,找個位子坐下來。」

「好了,下來我給你們再講一下我班級的規矩,」「報告」。在老師的聲音又如初響起的時候,又一次被打斷了。老師無奈的說了聲「下去吧!先找個地方坐下來。」

往空位走的陳宇感到了一束扎眼目光在看著自己,等自己去尋找的時候又找不到了,可能自己感覺錯了,陳宇在心裡想著然後疑惑的走到了最後一排的空位上去。

任夏天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盯著他不放,又在四目相撞的前一秒迅速轉移目光,還會帶著一絲的慌亂。

像的人你說不上哪裡像,可能像到了連出場出場方式都相同。

老師說「咱們先點點名吧,看看還有沒有到的同學不然咱們講著講著又被打斷了。」「任夏天,朱克,錢寶寶」,教室里響起了老師的點名的聲音。任夏天仔細的聽到最後才知道他的名字,原來他叫陳宇啊!

兩個人的相遇如此平常,沒有狗血的相撞,也不是老套的學長學妹,故事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就開始了。可能是從那個慌亂的眼神,又或許是那個默契的出場方式,反正從那一刻開始時光起了波紋,歲月也被吵醒了,以後的故事都與你相關。 「奪旗戰,每一輪為雙人擂台。贏者得到一面旗子,敗者進入下一輪輪迴。贏者與贏者打擂台,敗者與敗者打擂台。」

武主鶴奉直勾勾盯著月千歡,嘴角咧開一抹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為了擂台的公平性。你們不會看到對手的長相,不會知道他的身份,也聽不到他的說話聲。」

轟!

望月海上,人群炸開鍋。

這種規定,豈不是太變態了嗎?

月千歡臉色沉了沉。她抬頭和月瀾星,雲夜對視一眼。「娘親。」霽華抓住她的手。

武主鶴奉這個規矩,分明就是爭對他們!

如果不知道對手是誰。他們下手,頓時就不好約束起來。月千歡低頭看向霽華。如果她不知是霽華,下手太……月千歡眼底閃過殺意。

她沒想到,武主鶴奉居然會在這裡動手腳。真是有夠狠的。

看到月千歡臉色變了,武主鶴奉笑的更開心。他接著說:「給你們一個提示。下手一定不能留情,因為只有你們贏了,才能獲得旗子。得到旗子越多,越能保證你們不會被淘汰。」

「多謝武主指導。」沈華容和百里摘星齊齊開口。

見此,月千歡他們不由看了她們一眼。心中有直覺,沈華容和百里摘星恐怕是早就知道這個規定,不然也不會笑的這麼開心。

月千歡在腦海中回憶有關沈華容,百里摘星和武主鶴奉的記憶。很快得出一個結論,他們聯手了。

武主鶴奉想殺她,這一點在竹海里她就察覺了。

但礙於師尊,武主鶴奉不敢下手。他將目的打到沈華容兩人身上,想借刀殺人!

「小歡,她們聯手了。」月瀾星傳音給月千歡。

月千歡淡淡應了聲,傳音:「我知道。封王戰不知對手底細,哥你要小心點。還有雲夜,不要著了她們的道。」

兩人點頭,又齊齊看向霽華。

他們三人,誰也不用擔心。其他人,能當他們對手,威脅到他們的很少很少。但是霽華!他雖是武尊,但也是個孩子。

月千歡抬手,摸了摸霽華的臉。「霽華,不管對手是誰,全力以赴。」

「嗯,娘親別擔心。我不會有事。而且我一定會給娘親帶來勝利的消息!」

「好,那我等著你。」

「恩恩。」霽華又看向月瀾星和雲夜,「舅舅和雲夜叔叔也別擔心了。」

見他們這邊融洽的氛圍,武主鶴奉眼底陰鷙。開口催促:「時間不等人,所有人入擂台。」

鶴奉手中有一個黃金打造的羅盤。

他道:「奪旗戰開始,羅盤會為你們自主挑選對手。」

自主?

月千歡他們不信鶴奉不會在羅盤上動手腳。但他們無所畏懼,鶴奉儘管放馬過來!

他如果以為這樣,勝利的天平就會在他那邊。那他註定會被打腫臉!

十三人紛紛上擂台。黃金羅盤吞吐光輝,道道光芒落在眾人身上。眨眼將他們包裹,身影消失。

武主鶴奉猙獰微笑:「奪旗第一戰,月千歡戰房宿。」

月千歡聽不見外面的聲音。她睜開眼,冷冷看著對面模糊不清的一道身影。不知是誰? 「鶴奉!」琴尊冷冷念著這個名字。他臉色難看之極。

讓劍尊他們見了,一時錯愕茫然。好端端的,琴尊怎麼就生氣了?鶴奉?鶴奉在主持封王戰,也沒惹到琴尊啊。

唯有元尊魯池,似乎覺察到了什麼。眯起眼睛,在望月海擂台上打量。「這月千歡和房宿,似乎都是武靈院弟子吧?」

「回稟尊者,是的。」

每位尊者旁,都配備一名武元學院三宮的弟子。親自為他們解說。

元尊身邊的,正好是洛神仙子。洛神仙子看了眼擂台,接著說道:「月千歡,是武靈院實力最強者。而那房宿雖然實力不敵,但善一手符籙。」

「哦,他出身哪一宗?」

「北方盟,天坊宗。」洛神仙子回答烏南。

聞言,烏南眼眸亮了亮。「天坊宗嗎?我此次來,師尊曾說有一個出自北方盟的小傢伙,一手符籙用的不錯。看來就是這個房宿無疑了。」

「哈哈哈,這可得讓我好好瞧瞧。他的符籙用的怎麼樣!」烏南拍手叫好,看向擂台神色期待起來。

見此,眾人對視一眼,紛紛感到詫異。

若是有下面蓮台上的百萬弟子聽見了。一定會羨慕妒忌的衝上擂台,把房宿給拖下來。

居然引起符尊的注意力。還讓符尊首徒烏南親自來看看。這是多好的氣運?只要房宿不作死,贏了封王戰,那就是很有可能成為符尊的弟子啊!

洛神仙子聞言,也感到驚詫。她悄無聲息抬頭,和神宮澤,追風他們對視一眼。

房宿的氣運很好,但可惜這一戰他遇到的是月千歡。

雖然現在下面擂台上,兩個人都不知道對方是誰?

月千歡靜靜站在原地,抬頭目光冰冷的打量對方。模糊不清的身影,還罩著一層霧氣。 全能大佬是偏執顧爺他女神 她開通靈眼,也看不見對方的身份。

看來,這一場只能盲打?

眸光閃了閃。月千歡往前邁開一步。緊接著,她聽到了對方粗重的喘息聲,似乎極為緊張。

月千歡直接閃身衝出。

握手成拳,朝下一拳轟下去。

砰!

氣浪滾滾炸開,吹得擂台上風浪洶湧翻滾。

月千歡眸光一凜。拳下,一道金色的屏障承接住了她的拳頭。下一瞬,沸騰的火焰洶湧沖向月千歡。

「烈火符!風雷符!」

火焰之後,是驚雷轟隆從天空中劈下。

月千歡腳尖一點,身輕如燕避開。看向對面模糊的身影,月千歡已經知道他是誰了。

房宿是唯一一個用符籙的修士。他的身份,不要太好猜了。

洛神仙子勾了勾嘴角。不過月千歡知道了,也可以保證一下。房宿不會輸得太慘。都是從一個學院出來的,下手總要留情不是?

來此觀戰的,還有四大學院。

武靈院長挺直了脊背,熱切盯著擂台。不管誰贏,都是他武靈院贏!

「九天風雷符!」房宿掐訣,一排上百張符籙飛出。

十方蓮台上,烏南眼眸微亮。「居然能布九天風雷符。不錯。這九天風雷符的威力,就算那月千歡實力強悍,也不好過。」

聞言,月明堂心頭一緊。 日子過得飛快,一學期已經快過去一半了,任夏天還是沒有和那個會引起自己好奇心和一絲小慌亂的的男孩沒有任何交集,可能最大的交集就是發本子的時候偶爾會發到他的本子。剛開始的時候任夏天會暗自開心一會兒,看著他寫的字任夏天還會記下來他的字體然後去練,但是慢慢的任夏天覺得自己該怎麼和他說上話呢?畢竟心裡還有好多疑問想要問問他呢?

任夏天通過這麼長時間的觀察很納悶怎麼就一個體育好,美術好,寫字好唱歌還好聽的人就是學習不好呢?等到好友錢寶寶回到宿舍的時候任夏天就把自己的疑惑告訴了好友「大寶,你說為什麼一個什麼都好的人怎麼就是學習不好呢?」

「夏天,看你學習那麼好也不像是個傻的啊,怎麼問我這麼笨的問題,你知不知道上帝在給你關閉一扇門的同時也為你開了一扇窗啊,這都不知道你是不是傻,還要本寶寶為你解答。」

「這麼說的話也對哈,世上沒有十全十美的人哈。」任夏天恍然大悟道。

「等等,我怎麼覺得你描述的這個人這麼熟悉,哦,這不就是咱們班的陳宇,怎麼,你對他有意思啊?想不到一直是乖乖女的任夏天竟然也會春心萌動啊!」錢寶寶此刻覺得自己就像一個福爾摩斯一樣有了新發現。

「哪有啊,怎麼可能,我這個生在新中國,長在國旗下的陽光兒童,怎麼可能早戀呢?「任夏天無奈道。

「切,別忘了,咱兩從小一起長大,你除了對學習上心還對什麼感興趣過?不過我告訴你哈,看好了就趕緊下手哈,他可是個搶手貨呢!」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