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指了指窗外,茶多魚說:「在這裡不掙錢可沒法生活。」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的哥微不可查的點了點頭,不再搭話茬,這是個有態度的的哥。

極品全能狂醫 車開到百年華府側門的陰影中,然後停車,的哥指了指小區:「正門是單行道,不給你們繞遠了,就停在這裡吧。」

茶多魚跟李紅繩剛準備下車,的哥忽然轉過頭,掏出一張照片,是一個很模糊的身影。一身咖色衛衣,帽子遮住臉頰,留著一個不算太長的絡腮鬍子:「不好意思,倆位見過這個人嗎,有印象嗎?」

李紅繩指指茶多魚:「我不是本地人,問她。」

茶多魚湊近瞧了瞧,搖搖頭,聳聳肩,表示並不認識。

下車。

目送司機離開。

李紅繩很古怪的努了努嘴:「這人很奇怪啊,有問題。」

茶多魚點了點,表情一樣很古怪,彷彿是遇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然後舉起手,攤開,手心裡是一張硬紙片:「這東西是我從車上掰下來的,那輛車不是真車!」

李紅繩雙指伸到胸前,輕輕一揮,一張黑白相間的透明面具懸浮在半空之中:「可是鬼神面具卻沒有預警,這人身上也聞不到鬼氣。」

茶多魚:「沒有鬼氣,可也沒有人氣啊,難道是活死人?不像啊!等等看吧,我在他身上做了點手腳,丟不了,先瞧瞧咱們今晚的委託人吧,這麼高檔的小區,出手應該不會太寒酸。」

鬼神的職責是超度,不像菩薩,只追求凈化。所以,鬼神行事需要萬分謹慎,不做沒把握的事情。如果不能夠確定對方是鬼,那最好不要打草驚蛇,超度活人可是大忌。

委託人住在一間149平的大三室之中,是一個很年輕的女孩,大約二十三四歲。烏黑的長發,大大的眼睛,皮膚白皙,開門的時候臉上還敷著一張面膜。

「你好,我是茶多魚,這是我的搭檔李紅繩。」茶多魚微笑著伸出手。

「衛情詩,進來時記得帶鞋套。」女孩微微昂著頭,活似一隻小天鵝。 人只要脾氣好,凡事就會越來越不好。

……

滿屋子的名牌。

名牌包包、名牌鞋子、名牌衣服、名牌紅酒、名牌……

二十多歲的衛情詩,如果不是富家女,那多半就是金屋藏嬌的金絲雀,表情越高傲越無法掩飾內心的卑微。

鶴立雞群還是雞立鶴群,她自己永遠看不真切,旁人的眼睛可是雪亮的。

坐到沙發上,衛情詩就開始訴說自己的苦惱,糾纏她一周的苦惱。

據衛情詩自己描述,這間房子是她老公買來送給她的新婚禮物,剛住進來沒幾天。可是卻意外頻頻,有時候晚上照鏡子,鏡子里會出現陌生人;去廚房做飯,水龍頭裡會流出來鮮血;就連看電視,都會莫名其妙的自己跳台……就跟住進了恐怖屋一樣。

衛情詩調查過,這間房子里並沒有死過人,可是靈異事件卻頻頻發生,讓她不堪其擾,用她自己的話說:「我已經好幾天沒有睡過安穩覺了,皮膚都不好了,睡眠不足是女人的天敵。為了美,她希望茶多魚儘快幫她解決問題,錢,好商量。」

茶多魚跟李紅繩相互看了一眼,然後就讓衛情詩領著兩個人去她所說的出現過靈異的地方看看。

若有若無的鬼氣。

不管是衛生間,還是廚房,包括卧室,都有一些很淡的鬼氣。

確實是鬼怪無疑,但是今晚,困擾衛情詩的鬼卻並沒有出現在房間里。

轉了一圈之後,茶多魚坐回客廳,然後開始跟衛情詩溝通:「你是委託人,所以我需要跟您溝通一下,你的訴求到底是什麼。是單純的不希望有髒東西打擾到你的休息,還是想要查清楚根源,解決後顧之憂?」

衛情詩面帶疑惑:「有什麼區別嗎?這不是一件事情嗎?」

茶多魚搖搖頭:「對您可能是一件事情,但收費不一樣的,如果只是單純解決您的睡眠問題,不讓髒東西來家裡打擾您,很簡單,收費也不貴。但是想解決後顧之憂就會麻煩一些,收費自然高。」

思索片刻,衛情詩說:「我怎麼知道你們是不是騙人的?解決後顧之憂的表現在什麼地方?」

茶多魚:「沒有髒東西會來打擾您休息。」

衛情詩:「那結果不都一樣嗎,你還是先解決眼下的問題吧,讓我今晚睡個好覺,效果好咱們再商量下面的事情。」

茶多魚跟李紅繩的年齡跟外貌真的不像斬鬼除靈的高人,換誰都會有疑慮,更不要說這個明顯很有心機的女孩了。

精打細算的很,是個不願意吃虧的主兒。

對外接單,委託人的滿意就是一切服務的宗旨,茶多魚把該說的話都說了一遍,如何選擇不在她。就算是最後的價格跟後續的服務,那也都是葉川的工作,她只負責一線,只負責做一名稱職的鬼神。

為了讓衛情詩覺得自己的錢,花的物有所值,茶多魚還特意從葉川給她的背包中找了一張印刷非常華麗的黃色符紙、摻雜著金粉的硃砂、大狼嚎筆。

鬼神之力灌注於指尖,手下的狼嚎揮灑自如,一氣呵成。

鬼神的符咒,其實並不需要藉助於物質,鬼神之力與咒術結構本事才是核心。

但是這隻能給內行看,普通人哪裡會懂!

散發著微微熒火的符咒,慢慢漂浮到半空之中,氣勢恢宏,彷彿門神降臨,任何污穢邪崇之物休想進入。符咒本身甚至還自帶4D效果,第一眼看上去就會覺得高大上,光影效果非常華麗,酷炫無比,跟變魔術似的,而這,才是普通人最喜歡看到的東西。

為了名聲,鬼神有時候也要與時俱進啊!

茶多魚有脾氣,但她可不是聽不進話的倔驢,她時髦著呢,像這種非常浮誇的咒法也是她很早之前就想到的。

「放心吧,有這張神符在,保證不會有鬼怪再上門。」茶多魚面帶微笑的結束自己的上門服務。

「費用的問題,我會直接付給介紹人的。」衛情詩最後說了一句。

「應該的,這是規矩。」茶多魚始終保持微笑。

然後,關上門,茶多魚使勁掐了掐自己的臉,嘆了口氣,覺得自己好賤,好違心,明明不想笑,明明不想說您,明明不願意說那些恭維的話,可自己還是做了。

李紅繩全程冷漠臉,這時候幫著茶多魚揉了揉臉:「這還是我認識的多魚嗎?什麼時候脾氣這麼好了,什麼時候這麼好說話了,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茶多魚攤攤手,做出一副我也很無奈,我也不認識自己的模樣:「茶家現在只有我一個人了,不能給老頭丟臉。」

李紅繩:「今天挺順利的,符咒掛好,小鬼避讓,錢,到手。」

茶多魚皺了皺眉:「誰知道呢,只是覺得這個女孩很奇怪,她家客廳的照片上有我見過的人。」

李紅繩:「誰?」

茶多魚:「好像叫方圓,你姐介紹來買茶的,買了一周的忘憂茶。」

從衛情詩家出來。

剛好到了吃夜宵的時間。

俗話說得好:「情是肌膚之親,更是一蔬一菜,能堅持在一起很久,吃到一塊兒是必不可少的。」

情,分很多種,友情也是情,茶多魚跟李紅繩死黨這麼久,最開始就是從吃交心的。

兩個人很有默契的在附近尋找夜市。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鼻子的幫助下,兩個『小饞貓』終於來到了她們的『戰場』。

說來也奇怪,不管是茶多魚還是李紅繩,全都是那種吃什麼都香,吃多少都不胖,還特別容易餓的人,有時候她倆都覺得自己上輩子是不是一隻饕餮啊!

要不然就是餓死鬼,上輩子沒吃飽,這輩子補償回來。

兩個人手挽著手開始橫掃一條街,先吃了十個羊肉餃子,又吃了兩個豆角肉的餡餅,走幾步點了一杯大骨頭油茶。運氣好,還碰上個烤豬眼睛的攤位,這種黑暗料理還是不常見的,茶多魚慫恿李紅繩嘗一嘗。

李紅繩當仁不讓,點了一串,一口咬下去,湯汁在嘴裡瞬間爆炸開來,燙的她呲牙咧嘴,差點哭出來。 你永遠打不醒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

……

茶多魚和李紅繩是真的不知道什麼叫飽,字典里壓根也沒有減肥這倆字。

不僅僅是吃,她倆還專門找那些沒見過,沒吃過的吃。

一路走一路吃,從街頭走向街尾,春卷蘸臭豆腐、涼拌樹蝴蝶、醬油蜜餞、銅鍋豆腐糊辣子、炒肝兒、牛歡喜跟豬小弟、椒鹽蜂蛹燒竹蟲……

少女不知愁滋味,夜市的喧囂配著瀰漫在半空中絲絲縷縷的煙熏,彷彿自己的視線都被暫時性的遮蔽,時間在氤氳中流逝。

夜市外開始有換班的計程車停下來果腹。

「姑娘,嘗嘗我家的小籠包,肉餡鮮美,價格實惠。」街角盡頭有攤販扯著嗓子吆喝。

茶多魚和李紅繩擺擺手,也沒看清是什麼,直接就準備離開。掃街是個大工程,能吃到這裡已經是很不容易了,茶多魚覺得,自己如果再吃,估計就要站不住了。

夜市裡的人流開始逐漸消失。

各色人等,各回各家,曲終人散。

夜市門口停著很多輛計程車,李紅繩隨便選了一輛就坐了進去。

茶多魚走的慢,夜宵吃多了,一陣兒冒酸水。

的哥師傅歪著腦袋朝茶多魚喊:「姑娘,你不上車嗎?快點!」

茶多魚揮揮手:「著什麼急,等一下。」

的哥師傅不耐煩的說:「趕時間呢,再不上車我們走了。」

點火的聲音。

這計程車還真準備直接開走。

「等等。」

「我上車。」茶多魚緊走幾步,冷著臉上了車。

本來茶多魚還想朝李紅繩抱怨幾句,你在車上呢,怎麼不跟司機理論一下,還是不是死黨。

可剛坐穩就發現後座上的李紅繩表情凝重,一隻手死死的把著車門,而另外一隻手已經捶向了的哥。

「大晚上的。」

「百鬼夜行啊。」

「收活人錢,拉死人車,你這生意可夠賺錢的。」

計程車里的時間彷彿被暫停。

茶多魚的鬼神面具並沒有預警,但是李紅繩卻堅持襲擊了司機師傅,匪夷所思。本來還想著開口勸阻,可看到整個車內都冒出來絲絲縷縷的灰色濃霧,茶多魚直接就閉嘴,指尖更是開始快速畫符。

鬼氣!

這種氣息,茶多魚熟悉的很,她在第一天超度時,在愛情島海峽上,在自己家門前的巷子中,在陰山裡,都曾經不止一次的聞到過。

不必確認眼神。

這傢伙肯定是需要超度的『人』。

李紅繩的原則是先下手為強,萬一後下手遭殃呢。

計程車的電台廣播中傳來報時聲:「這裡是106.7音樂廣播,現在時刻深夜12點整。」

李紅繩對於自己這一拳很有信心,茶多魚對於自己的符咒也很有信心,兩個人都是通靈級別的鬼神,只要不是鬼王,都能對付。

而且她倆剛好互補。

茶多魚主要的攻擊手段是鬼劍、咒法跟神術,李紅繩的強項則是身體、力量跟速度,絕配,完美搭檔!

「一拳捶死你個老流氓,大晚上開計程車拉活人,不是圖謀不軌,就是謀財害命。」

「嘭!」

拳頭砸中肉體的觸感,砸的很實在,李紅繩一擊即中。而後,茶多魚的符咒也拍在了司機的腦門上。

的哥在茶多魚的眼前,胸口和頭顱活生生的爆開,這時候計程車才剛剛啟動不久,速度比爬行也快不了多少。

可就是這個龜速卻讓茶多魚眼前的畫面開始變得詭譎起來。

被打爆的的哥,身體開始化為漫天的碎片,就連整部計程車,從車頭也開始一直碎裂到車尾,包括後座上的李紅繩還有副駕駛上的茶多魚。

詭異。

震撼。

不可思議。

完完全全的不科學,違背邏輯。

可是一切就發生在眼前,茶多魚親眼看著,親身感受著。眨眼的功夫,茶多魚跟李紅繩竟然從計程車上消失,再次出現在夜市的入口。

飽腹感消失不見。

飢餓感湧上心頭。

對美食的抵抗力開始降低。

彷彿有一種神秘的力量開始控制著茶多魚跟李紅繩朝前走,無法回頭,無法改變路線。羊肉餃子、豆角肉的餡餅、大骨頭油茶、烤豬眼睛、春卷蘸臭豆腐、涼拌樹蝴蝶、醬油蜜餞、銅鍋豆腐糊辣子、炒肝兒、牛歡喜跟豬小弟、椒鹽蜂蛹燒竹蟲……

就跟打遊戲被電腦託管了一樣,兩個人又重新經歷了一遍方才的過程,重新吃了一遍夜市裡的小吃。

夜市依然喧囂,空氣中依然瀰漫著濃稠不化的煙熏,視線依然會被暫時性的遮蔽,時間依然在氤氳中流逝,街角盡頭有攤販扯著嗓子吆喝:「姑娘,嘗嘗我家的小籠包吧,肉餡鮮美,價格實惠。」

茶多魚跟李紅繩開始仔細觀察整個過程,哪裡出了問題?自己是掉進了什麼陷阱?哪裡是真實的? 限時婚約:總裁請靠邊 哪裡是虛幻的?

掃完街,兩個人又坐進了計程車,又一次面對方才那個司機。

「趕時間呢,再不上車我們走了。」就連對白都一模一樣,「這裡是106.7音樂廣播,現在時刻深夜12點整。」

茶多魚一臉的厭惡,緊鎖眉頭,側著臉看著司機:「幻境很好玩兒嗎?還趕時間?趕時間去哪兒?下地獄嗎?「

又是一拳加一張符咒。

司機當然沒有躲過茶多魚跟李紅繩的夾攻,甚至沒有發出任何的慘叫。身體再一次碎裂成無數的碎片,很奇怪的碎片,如果是鬼怪被擊殺或者超度,留下的應該是純凈的鬼氣精華,不會是這種虛幻的光暈碎片。

這又不是在打遊戲。

殺了怪獸還會爆經驗值的。

「難道這幻境不是計程車司機設置的?」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