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按常理來說,【金剛法體】之境界,需要玄王境才能修成。

2021 年 1 月 28 日By 0 Comments

許陽想要提前修鍊這套天階玄術,也是為了十萬大山做準備。在兇險密布的十萬大山之中,有一身金剛不壞的**。好處極大。

許陽盤膝坐定,在心神沉入識海的時候,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一面巨大的青銅絕壁,上面刻畫著玄奧莫測的符文,大書【玄天八景經總綱】!

「天,我怎麼把它給忘了……」許陽拍了拍腦袋。「這才是最重要的東西,我需要花一定的時間。體悟總綱,總結出孕育八極熔爐胚胎的辦法!」

許陽深感自己的時間不夠用,他境界提升的快,際遇又多,不管玄天八景經總綱,或是【真武七截劍術】,亦或是【大日乾元劍術】……都是普通人窮盡一生之力。都未必能精通的絕學。

別的不說,單單是許陽八極熔爐外壁上。銘刻的誅魔大陣,那六道天階上品玄術,以及數百道天階下品玄術,就是一座宏偉的寶庫,足夠許陽以數十年的光陰去鑽研。

接下來的一個月,許陽不眠不食,或是盤坐在地,體悟【總綱】,或是起身練劍……

凝碧峰精舍之中,冰鏡上顯現出許陽的一舉一動。依舊是月白小褂的梁丘露,與白袍女子左丘霜對坐。

「這小子,修鍊起來跟發狂一樣。」梁丘露搖頭。

「……」左丘霜鼻中哼了一聲,緩緩說道:「姐姐,你讓許陽去找冰藍玉蠍,未免有些太難為他了。那種特殊的妖獸,本身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十萬大山何等兇險,萬一許陽出了事,你我豈不愧疚。」

「安啦安啦,」梁丘露笑盈盈說道,「這樣的天才,若不給他一些磨礪,豈能有所成長。反正他手裡還有我的一道赤玉符,可以演化我的九離化身,足以保全性命。」

「他練的劍術,倒是凌厲異常,配合那柄血劍,真有一種萬物皆殺的氣勢呢。」看到許陽又在練劍,梁丘露評價道。

左丘霜剛想說話,卻見許陽練劍的勢子停了下來,忽然脫去上衣、裡衣,露出了輪廓分明的上半身線條。她臉色微紅,忍不住啐了一口:「不看了,不看了。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冰鏡沒有了左丘霜的玄力支持,猛然一花。梁丘露卻看得津津有味,纖指一點:「別急嘛,反正還沒有全脫……」

冰鏡上的景象再次出現,許陽精赤著上身,將一顆金色藥丸吞入腹中,隨即將一貼貼閃爍著金色顆粒的獸皮,猛力按在周身上下。很快,許陽就從一個翩翩公子,變成了一個渾身貼滿獸皮的野人。

接下來,許陽邁動古怪的步伐,足下行步,手中捏拳,動作隱約彷彿蠻荒古獸。

「這是什麼法門,似乎是一種煉體功法?」梁丘露摸著秀氣的下巴,緩緩說道。

左丘霜被吸引過來,看了一眼,驚呼一聲:「這……好像是古禪院的煉體之術,【金剛不壞身】?傳聞練習這種法門,要忍受極大痛苦,效彷彿祖割肉飼鷹的大毅力,才能成功。」

看著鏡像之中的許陽,一臉大汗,面色漲紅,就知道這門古禪院的煉體術威能極強。

若是在其他宗門,或許要懷疑許陽是古禪院派來的卧底,不過帝宗不會。這一切,都要歸功於帝宗前殿,那一塊巨大的「通靈寶鏡」。

通靈寶鏡之下,魑魅魍魎,顯現無遺。任何心術不正的人,想要進入帝宗,都是不可能的。

當然,如果是進入帝宗之後,心性改變,那就不在通靈寶鏡的監察範圍之內了。不過這種情況畢竟是少數,帝宗近百年來,也就只有一個范侗,拜入帝宗后心性大變,最後轉投蓬萊仙宗。

兩位美女長老,繼續看下去,發現隨著許陽那種古怪姿勢,貼在身上的獸皮,一張張緩緩跌落。而落下的獸皮,原本的金色顆粒,紛紛消失了,好像是被許陽的肉身所吸收。

「嘻嘻,看到他為了你的縝菱珠而努力修鍊,是不是很感動?」梁丘露笑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轉眼間,一個月的時間過去了。

許陽的修鍊,也終於告一段落。

這一日,湖心島的木屋之中,一張木床上。

許陽緩緩睜開雙眼,吐出了一口濁氣。

「玄天八景經的總綱,的確博大精深……我只是閱讀了前面幾個境界的綱要介紹,互相印證,就感覺自身對於玄天八景經的理解,又加深了許多。」

許陽默思,他在玄天八景經上,其實只是修鍊到了玄師境界,下一步玄宗境界,就產生了分歧。

玄天八景經的正卷,是要在玄宗境界,星海中構建至尊神鼎,使其初步凝實;玄君境界,採集寶料,配合星海中的神鼎雛形,煉成胚胎;玄王境界,孕育神鼎,而在玄皇境界,則是在神鼎上銘刻法則道理。

至尊神鼎,具有強橫的防禦力,若是在頭頂祭出,堪稱同境界下,萬法不侵。

當初沒有第一時間拿到玄天八景經的正卷,許陽另闢蹊徑,修鍊出了八極熔爐。八極熔爐不像至尊神鼎,擁有如此強橫的防禦力,但可以吸收他人的修鍊經驗,化作玄術軌跡,供許陽所用。誅魔大陣上的天階玄術,便是由此得來。

經過這些日子的研究,許陽決定,以祭煉至尊神鼎的方法,祭煉八極熔爐的胚胎,按照推演出的法門,將寶料融入熔爐。這樣的話,說不定可以對玄天八景經的正卷,取長補短。更具優勢。

【真武七截劍術】,不愧是【七殺絕劍】推演出的天階劍術,許陽修鍊起來,借著對【七殺絕劍】的理解,簡直是順水推舟,非常輕鬆就將這套天階劍術,練到了小成境界。

能這麼順利,一方面是至尊神鼎的推演,都是依託許陽的玄力、功法特點。找出的最適合許陽的劍術變化;另一方面,則是許陽身懷聖階劍術,本身對於劍道的理解,就不遜色於很多劍府玄王級內門弟子。

不過,【金剛不壞身】的最後一個境界【金剛法體】,卻是許陽唯一一個沒有修鍊成功的玄術。

許陽也感到很不解。在這一個月中,他對於【金剛不壞身】的修行,花的時間、精力最多,吃的苦也最多。可是,對於【金剛法體】境界,許陽始終覺得。彷彿是隔了一層膜,始終無法突破。

不過。吃這麼多的苦,還是有效果的。現在他動念之間,肉身就浮現出一道金光,比原來的【精金體】,要堅固得多。只是和玄術中,真正描述的【金剛法體】那種轉折如意的境界,還差了很多。

「也罷。我已經竭盡全力了,就不能再強求。」許陽很快放下了思緒。將注意力,轉到了即將來臨的十萬大山冒險。

「我先尋找一下,宗門任務之中,有沒有南疆十萬大山區域的任務! 夫人又策我篡位 如果有的話,倒是恰好順路……當然,要挑選在我能力範圍之內的任務。」

許陽抬起左手背,一道玄力灌注,頓時天眼符的光幕亮起。他意念集中在「功勛」區域,立刻就是一張任務清單拉下。

「十萬大山……南疆……」許陽一目十行,快速尋找。

「南疆芒河國,千仞城有妖獸『百眼蜈蚣』作亂。百眼蜈蚣,實力相當於玄王巔峰強者,任務功勛:一百點。」

「南疆碧侗國,烏木寨有妖獸『黑背金線蛇』作亂。黑背金線蛇,實力相當於無敵玄王境界,任務功勛:一百五十點。」

「南疆極尺國,紅雲城有妖獸『四爪雷鷹』作亂。四爪雷鷹,實力相當於玄王後期強者,任務功勛:六十點。」

「……」

許陽搖頭,宗門任務中,大多數都是玄王後期、玄王巔峰,甚至無敵玄王層次的強橫妖獸,偶爾還會出現捕殺受傷玄皇層次的強力妖獸的任務,這些都不是許陽想要的。

「咦,南疆赤焰山,金烏寨……妖獸『火蟒』?實力相當於玄王初期,還獎勵四十功勛?倒是可以考慮!」許陽精神一振,而且這個任務,一直沒有師兄師姐接取,應該也是為了給低境界的師弟妹們留的。

許陽當即選擇接受這個「滅殺火蟒」的任務。

一座桃花園中,三四個女子,在一架架桃樹間的鞦韆上晃晃悠悠,裙裾飄揚,偶爾可見一絲春光乍泄,香艷非常。

「鄒行雲師姐,我應該接哪一個任務好一點?」一個臉蛋圓圓的女子,嬌聲問道。

「碧兒莫慌,師姐今早看到了一個任務,特別適合你,」一身粉紅衣裙的鄒行雲,笑嘻嘻地說道,「你往任務一欄向下看,有一個『滅殺火蟒』的任務。這火蟒,只是玄王初期,而且除了火焰天賦,根本沒有什麼厲害可言。你雖然只是玄君巔峰,但憑你的實力,跨階斬殺這頭火蟒也不難。」

「就是,」一個綠衣女子笑道,「碧兒師妹可是破格招收的天才弟子,得蒙太上長老傳授,實力強橫。跨階斬殺火蟒,肯定手到擒來。」

那臉蛋圓圓的女子,依言在天眼符功勛一欄中搜索,卻無論如何,都找不到這個任務。

「咦,這個任務在哪裡啊?」碧兒急的鼻尖上沁出一顆汗珠。

「讓師姐我看看!」鄒行雲抬起左手,天眼符光幕瞬間出現,她搜索一番,方才泄氣地說道:「晚了,讓別人接走了。」

「啊?」那綠衣女子說道,「咱們帝宗之中,實力在玄王初期以下的師弟妹,也就那麼幾個人,據我所知,他們都在閉關修鍊,誰會去接這個任務?」

「那肯定是玄王中期,甚至更高的師兄師姐接走的!」鄒行雲哼了一聲說道,「真氣人,給小師弟、小師妹們留的好任務,都有人搶!」

「怎麼辦啊,行雲師姐……封長老要我一個月內,必須執行一次宗門任務歷練……」蘋果臉的碧兒有些急了。

「不急,不急!」鄒行雲安慰道,「我看一看……嗯,還有這個,南疆極尺國,紅雲城,殺一頭玄王後期的四爪雷鷹!咱們接這個。」(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可是……玄王後期的四爪雷鷹,碧兒恐怕打不過。」蘋果臉的女子低頭,小聲說道。

「沒事,師姐這一次也和你一起去,」鄒行雲說道,「有師姐在一旁給你掠陣,你還怕什麼?」

「那就太耽誤鄒師姐的修鍊了……」碧兒說道。

「好了碧兒,別這麼婆婆媽媽的,就這麼決定了!」粉紅衣裙的鄒行雲縴手一揮,「再說,紅雲城,就在赤焰山附近,我也想看一看,到底是哪一個內門弟子,搶走了這個任務,哼!」

***

中洲大陸,幅員廣袤。大體之上,可以分為五大區域:東野、西漠、南疆、北荒,以及中土。其中,每一個區域,都廣闊無際,幾乎沒有人能說出,中洲到底有多大。

曾經有玄王高手,全速飛行一年,都沒有飛出五大區域之一,東野的一半。而東野,卻連中洲的五分之一都不到。

所以,在中洲各地,有許多域門、空間門建立了起來,構成了一個四通八達的傳送絡。

以許陽的這次出行為例子,他乘坐帝宗接天峰的大型域門,前往南疆,只需要半個月的時間,就能到達。而如果飛行過去的話,絕對需要經年累月之功。

帝宗秘境之中,許陽在中殿,向負責記錄弟子行蹤的管事長老彙報了一聲,得到允可之後,就出發了。

他沿著青石小路,一路走到了盡頭。這裡。就是帝宗秘境的出入口。憑藉天眼符的證明,他可以自由進出。

左手背灌注玄力,天眼符陡然亮起,射出一道細長的光線,在前方的虛空之中,勾勒出一道發亮的軌跡,正是兩扇大門的圖案。

軋軋的聲音響起,帝宗秘境的大門,再次打開。下一刻。接天峰頂的虛空之中,許陽身穿帝宗弟子服裝,一腳跨出。

許陽立刻感覺到,周圍的天地玄氣,濃郁度遠遠不如帝宗秘境,更不用說被他改造過的湖心島寶地了。

不過。比起貧瘠的瀛洲,中洲大陸的玄氣濃郁度,依然超出了許多。

許陽來到接天峰的帝宗總部山門,再次見到了孫殿主,後者不由感嘆許陽的妖孽程度,不僅獲得了小天路試煉的頭名。還被破格收為帝宗的內門弟子,一步登天。

內門弟子在帝宗的地位很高。他們是帝宗未來的希望,而且個個天資超卓,其中的一些人,甚至有晉陞玄皇的潛力。

孫殿主親自帶著許陽,來到了帝宗總部後院的域門處。

守衛域門的帝宗玄君弟子,在驗看過許陽的天眼符之後,連忙掐動印訣。開啟域門通道,請許陽踏入。

在踏入域門之後。許陽還隱約聽到孫殿主與那弟子的交談。

「這就是本屆小天路第一的許陽,瀛洲來的天才。」孫殿主笑呵呵地說道。

「真的?瀛洲那種邊荒小洲,居然還有這種人物……」這是那個內門弟子的聲音。

許陽微微一笑,出身何處,從來都不是強大與否的理由。瀛洲可以有絕代天驕,中洲也照樣有廢柴,不可一概而論。

許陽不知道的是,在他踏入空間通道不久,又有兩個女子,來到了接天峰域門處,同樣選擇了南疆極尺國的域門傳送。

在域門傳送途中,許陽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他彷彿置身於一條自動移動的長長甬道之中,四壁是一片黑沉沉、灰濛濛的天地,還不時閃過一道道未知的亮芒。

不知過了多久,甬道前方,終於出現了一抹亮光,光芒漸漸漲大,許陽知道,那裡就是另一座域門的空間通道出口,也是他此行的中轉站——極尺城,極尺國的國都。

踏出域門,許陽眼前微微一花。

天氣異常炎熱,四周還不時有高鼻深目、身穿白色長袍的南疆土著,操著晦澀難懂的俚語,吵吵嚷嚷地經過。以許陽的心神力量,猛然遇到這種從未見過的情景,都微微一呆,有片刻的失神。

「使者大人?」

一個聲音在耳旁響起,還略略帶著南疆土語的味道。許陽一看,卻是主管域門的一個極尺國玄宗,他頗為恭敬地說道:「您就是來自帝宗的使者大人吧,不知道您來極尺國,帶來了什麼旨意,需要我將您引到皇宮中去嗎?」

許陽搖頭,他不樂意和極尺國皇族打交道,只想著趕緊前往十萬大山,尋找冰藍玉蠍,順道將那條火蟒也宰了。

「赤焰山,在哪個方向?」許陽簡單地問道。

「哦,出了城,直接向西南方向走,大概三十萬里左右,」那名玄宗恭敬地說道,「只不過,沿途要經過很多沒有人煙的荒蠻地區,赤焰山更是方圓百萬里內,最兇險的一處所在。請您務必小心。」

許陽點點頭,極尺國其實已經在十萬大山的內部了,經常發生凶獸攻城的事件。不過,妖獸的侵犯,倒並不常見。因為妖獸已經有了不輸於人的靈智,它們很清楚,如今時代,是人族大興,如果妖獸敢於毀滅城池,必定會引來人族強者的捕殺。

這一次在極尺國,同時出現了兩起距離很近的妖獸襲擊事件,的確有些罕見。不過許陽不管這些,他的任務目標,就是將赤焰山金烏寨的那條火蟒給除掉。至於另一條妖獸四爪雷鷹,不是許陽的任務範圍,自然會有其他帝宗師兄、師姐前來擊殺。

極尺國的國土,和瀛洲海雲上國相比,差不多大小。這樣的一個國度,在中洲,卻只能算是番邦小國,和名義上掌握整個中洲,「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大雍皇朝,差距簡直是天地之別。

極尺國名義上向大雍皇朝進貢,但實際上供奉的,還是十大宗門之一的帝宗。這個國家,每年開採的玄石、靈寶,都要供奉給帝宗,包括發現的優異人才,也要優先送交帝宗分部。帝宗則對這個國家施加保護,在妖獸作亂的時候,派出強者捕殺。

像這樣的國家,帝宗控制的足有數百個。當然,其他大宗門,控制的國度只多不少。(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問明了赤焰山的方向之後,許陽略略點頭,體內直接衝出一頭朱雀玄靈,雙翼一展足有五十丈,載著許陽騰空而起,向西南方向飛去。

留下那名看守域門的玄宗,一臉佩服,他自己的玄靈,只有十幾丈大小,比起這位「帝宗使者」,簡直是小雀和老鷹,根本沒有可比性。

許陽之所以沒有化虹飛遁,也是有原因的。駕馭朱雀玄靈,他可以沿途以玄力探測,勘察冰藍玉蠍的蹤跡。而要是化虹飛遁,速度固然快,但就無法發現沿途的異狀,很有可能與冰藍玉蠍擦肩而過。

經過了數日的飛行,許陽感覺前方的氣溫越來越高,彷彿有一座天地生成的大火爐,在熊熊燃燒。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