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接着便是聽到林空拷問冷青風,在來縣城的河流裏,試探冷青風等等事件。

2021 年 1 月 26 日By 0 Comments

當一切都聽完,

“啪”的一聲,水杯都被慕容靜給徒手捏碎了。

她咬牙切齒地道:

“這個卑鄙小人,我一定要宰了他!好爲你出口惡氣!”

冷青風想起自己的經歷,也不禁感到委屈:

“嗯,沒錯!

我們不但要殺了他,還有把他的霸王龍,三角龍,全部洗乾淨剝皮,撒上佐料,

然後放火上烤了吃!”

“對了青風,我們殺了那養恐龍的,還得去桔子村將他的親人也殺人滅口,這個沒有問題吧?”

“呃,當然……沒問題!”

冷青風遲疑了一下,因爲他有點捨不得將廚藝高超的葉小果滅口。

但最終,他還是同意了慕容靜的看法。

既然有了慕容靜這個組長罩着自己,以後自己的日子肯定順風順水,到時候,再找一個技術高超的廚子替自己做飯不就行啦!

何必拘泥於葉小果呢。

殺了便殺了吧!

“那麼接下來,你把那養恐龍的實力,給我說一下,以便我做出一套針對他的行動方案來。”

慕容靜雖然對冷青風癡心得像個傻娘們,但是,就行爲處事來講,她可不是個傻子。

恰恰相反,她是個技藝高超的戰鬥專家。

她非常清楚,蒐集對手的情報,是個戰鬥中最重要的部分。

“行。

那養恐龍的吧,是個謹慎的人。

他似乎給我留了一些後手,目前我所知道的,就是他的霸王龍,速度快,牙齒鋒利,眼睛裏還會噴火……”

既然已經確定了背叛林空,冷青風就一心一意地把自己知道的一切,全部告訴了慕容靜。

而慕容靜,也趕緊拿過一些紙筆,迅速地將冷青風提供的珍貴情報,一一記錄了下來。

稍加整理分析後。

“很好,青風,你提供的這些情況,都非常地有用,我的腦子裏已經有了個大概的作戰思路。”

慕容靜說着,卻皺起了秀眉。

冷青風見了,不禁問道:

“你不是已經有了作戰思路嗎?怎麼還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 “我在想,該如何拿回你的靈氣之珠?”

慕容靜轉動着指尖的筆,緊皺眉頭地思考着。

靈氣之珠,關乎於冷青風的性命,不容許有任何的閃失。

慕容靜必須想出一個從林空手裏拿回靈氣之珠的萬全之策。

“那個養恐龍的,性格非常地小心,他估計不會輕易把靈氣之珠還給我。”

冷青風也摸着下巴冥思苦想起來。

“青風,你受了傷,還是先睡覺吧,這種事情,還是交給我吧。”

慕容靜心疼地打量着冷青風那傷痕累累的身體,關心地勸道。

“那……好吧。”

就智商而言,冷青風自然是比不上慕容靜這個“兵之組長”。

他摸了摸有點發癢的斷臂,發現已經開始在長肉了,大概過不了幾天,自己的胳膊就能重新長出來了。

確實,他需要充足的睡眠,好讓身體恢復傷勢。

冷青風也沒有做作,躺在牀上就睡了。

至於慕容靜,她則桌子上,拿着筆在紙上塗塗改改,研究着各種方案。

伴着地面上,變異喪屍們的吼叫聲,慕容靜一直思索到深夜,才終於想出了幾個較好的方法來。

剛好,蠟燭也燒到了盡頭。

地下室裏只有一張牀,冷青風是傷員,自然得讓給他睡。

於是,慕容靜便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隨着蠟燭的熄滅,地下室陷入了一片安靜當中。

與此同時,

食堂後面的冷凍室之內,林空正守在霸王龍的冷凍倉旁邊。

果然,受到了【恐龍附身】的強化,林空發現自己一點兒也不困。

精神好得很啦。

林空絲毫沒察覺到,一場危機即將到來。

他拿出西瓜刀,用酒精燈烤了烤,準備對自己的身體做些小實驗。

解開手掌上部分“液態龍甲”,輕輕用西瓜刀的刀口,在手掌上劃了個細小的口子。

然後,再重新覆蓋上“液態龍甲”。

大概三四分鐘過後。

“有點癢~”

拿起手掌一看,短短的幾分鐘內,上面的傷口已經癒合了。

並且,還有發癢的感覺從傷口傳了過來。

很顯然,傷口已經開始在長肉了。

如此驚人的恢復速度,已經差不多可以媲美2級的新人類了。

【恐龍附身】不愧是SS級的技能,防禦、攻擊、治療,樣樣擅長,簡直就是一個全能的神技啊。

“身體的治療能力已經測試完了,接下來,就繼續鍛鍊一下七黑球的控制吧。”

林空又讓七黑球,從七黑蛋裏的細縫裏召喚了出來。

目前爲止,七黑球所能使用的【七黑之凍】技能上限次數爲:16次。

雖然技能效果強大,但是次數有限,林空不可以亂用,只有關鍵時刻才能使用。

所以,一旦遭遇到諸多強敵時,【七黑之凍】如果一下子用光的話,林空必須想出其它的攻擊手段纔是。

想必與能輕易將人凍成冰雕的【七黑之凍】,其實可以被任意操控的七黑球本身,也相當地厲害。

只要操控得當,七黑球就可以攻擊敵人的眼睛部位,遮蔽敵人的視線,從而讓敵人露出破綻。

“咻咻咻……”

林空向七黑球不斷地發出指令,讓後者在半空中飛來飛去。

持續不停地訓練,令得林空對七黑球的聯繫更加密切,七黑球的準確度也在逐漸提升。

就這樣,林空憑藉着【恐龍附身】後的強大的身體素質,鍛鍊着對七黑球的操控,一直持續到了天亮。

一夜過去,冷凍倉裏那九個1級的新人類,還在繼續凝結着靈氣之珠。

棄婦逃婚:撒旦請自愛 結合冷凍倉旁邊的電腦顯示屏來分析,大概中午的時候,它們就可以全部凝結成功了。

至於體質較爲強悍的霸王龍,雖然它比這些1級新人類晚一點進入冷凍倉,但是它卻能比它們更快地出來。

觀察完畢後,謝旺又適時地對林空拍着馬屁說道:

“大概還需要兩三個小時吧,霸王龍的靈氣之珠,就可以凝結成功了。林空小哥,你的恐龍可真厲害啊。”

畢竟,林空是這裏最強大的存在,殺2級變異喪屍,如喝水吃飯一樣簡單。

所以,謝旺不得不討好林空。

再說了,外面遊蕩着各種變異喪屍,唯有靠着林空的恐龍們,謝旺他們纔有機會從這個冷凍室出去,然後重新將聚集地從喪屍手裏奪回來。

見霸王龍正在順利地凝結靈氣之珠,林空心中的石頭也落了地。

他摸了摸肚子,因爲一個晚上的持續訓練,林空發現自己已經是飢腸轆轆。

他問向謝旺:

“嗯,我知道了。……肚子有點餓,早上有什麼東西吃嗎?”

“我們的冰箱裏儲存了大量的食物,基本上平常的食物都有。

炸油條啊,豆漿啊,包子饅頭啦,薯片面包啦~等等

林空小哥,你想吃什麼呢?儘管點!”

謝旺一臉堆笑地說道。

他口中說出了大量的食物,令得剛睡醒的旁人,都紛紛嚥了咽口水。

現在,可是末世了啊。

人們爲了一塊發黴的麪包,一根掉在地上沾滿灰塵的巧克力,甚至可以爭得頭破血流。

結果,謝旺的口中,卻說出了那麼多可以吃的東西,任由林空挑選。

令人聽了,彷彿覺得現在是和平年代一般的食物充裕。

當然啦,這些食物也只有林空和謝旺他們可以享用。

其它普通的手下,只能吃壓縮餅乾之類的食物。

至於那家曾經用土牆阻攔同伴的一家三口,更是連壓縮餅乾都吃不上,只能獲得一些過期了的麪包。

不過,即使是過期的麪包,他們吃得不亦樂乎。

至少,過期的麪包比那些苦澀的草根和樹葉好吃多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