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接着又朝lisa的屋子走去。

2020 年 11 月 6 日By 0 Comments

當我走到的時候,外面已經沒有了那些記者,想想也知道,多半是見到死人了,大家肯定都紛紛的逃走了。

我一邊用手握着胸前的四面佛,一邊一點點的往裏面走着。

走進lisa的屋子,竟然發現門是虛掩着的,輕輕打開了門,朝裏面看了一眼,屋子裏一片狼藉,像是發生了異常災難一般,地上還有一灘一灘的血跡,看的我有些心驚,眼皮子直跳。

先前屋子裏面的一些風水格局的東西,都被打的稀巴爛,胡亂的扔着,地上還有碎掉的瓷碗,瓷器,玻璃,東倒西歪的凳子,先前客廳裏面的桌子也都被砸爛了,沙發也東倒西歪的。

擡腳邁進了屋子裏面,小心的避開那些血跡和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lisa—lisa——”

喊了兩聲,也沒有人迴應我。

屋子裏面已經沒有人了?

心下狐疑着,又朝二樓瞅了兩眼,二樓上光線有些暗,什麼都看不清。

緊握住四面佛,我念了一會兒經紋,見屋子裏面的陰氣減輕了一些,也沒發現其他怪異的地方。

難道已經走了。

門外傳來一陣警車鳴笛的聲音,我心頭一頓,擡腳準備往外走。

走到門口的時候,就被外面的警察給堵住了。

爲首的是一個男警官,看起來一臉的嚴肅,他看了我一眼。

“什麼人?怎麼會在這兒?”

那警察各個都穿着一身的警服,尤其是警帽上的警徽,還有些閃亮,有他們在即便是屋子裏面有鬼,也不敢出來。

“lisa的朋友”

我淡淡的說道,放開胸前的四面佛,將手自然的放到身旁兩邊。 爲首的警察看了我幾眼,然後說道,“現在這裏出了命案。跟我去一趟所裏,協助調查吧。”

雖然心裏着急。這裏面很多的疑團沒有打開,但是,聽警察說了也只能點點頭應了。即便是自己再辯解也沒有用的,他們都是照章辦事,看來這趟周折是免不了的了。

但是。心裏面卻着實納悶。不是說出了命案嗎?那屍體呢。總不能是那些記者好心給轉移走了吧,誰會沒事閒的惹這種人命官司。

還有lisa去了哪裏。她跟我打電話的時候是在別墅裏面打的,還是那個時候已經不再別墅了。那她找我來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lisa這人心思叵測。我現在沒有辦法完全信任她,說不定這個局還是她設好了讓我進來的呢。

想到這裏我臉色一沉。

身後的警察倒是挺客氣,他只是站在我的身後跟着,直到看着我上了警車。這纔將手背到身後在車子的外面等着。

現在lisa的房間裏面已經什麼都沒有了,想必這些警察在裏面也查不到什麼東西。

我在車子裏面坐了大概有十幾分鍾之後,隔着警車的玻璃看到外面那個爲首的警官正在朝着我所坐的這個車輛過來,臉上被濃濃的陰鬱覆蓋着。

我看着他上了車,便收回了眼光,聽到車子旁邊的人叫了他一聲吳警官。才知道原來他姓吳。

吳警官上車之後。警車就開動了。

我大體看了一下應該是往老城區那邊的方向。

腦子裏面現在也是亂哄哄的,這麼多的問題一個也沒有得到解決。

到了警局之後,吳警官把我帶到了一個房間裏面,他的臉上始終都是陰雲滿布的,讓我看的有點害怕。

“你做吧!我給你做審訊記錄。”

他沉沉的說了一句,頭都沒有擡。

一聲不吭的坐在他的對面,他也就是問了一些常規的問題,姓名、住址、年齡之類的,我都一一的回答了,只是眼睛卻一直緊緊的盯着眼前的這個吳警官。

我忽然發覺我剛纔看到的他的滿臉陰鬱並不是因爲解不出來案子的愁悶,而像是被附上了什麼陰氣。

剛纔的時候,一直在想着是因爲吳警官在lisa的房間裏面沒有找到任何的證據纔會滿臉的陰鬱。

但是,這會兒在房間裏面我看的仔細了,好像是在他的身上沾染了什麼不乾淨的東西。

我心頭大驚!他可是警察啊,怎麼可能被污穢的東西給染上了身呢,他的警徽可是有驅鬼的作用,這小鬼竟然這麼大膽?

警徽……

想到警徽的時候,我愣了一下,再擡頭看他頭上的警帽上中央的位置竟然空空如也,哪裏還有什麼警徽。

我這心一下子被提了上來,他爲何要專門來給我做筆錄,不應該有一個小職員之類的就可以嗎?爲何需要他親自來,難道他是想從我的身上得到什麼?還是想殺人滅口。

我身上的汗“譁!”就下來了,往常的時候有雬月在旁邊,無論如何都是有恃無恐,但是現在我卻是一個人而且還有肚子裏面的小狐狸。

小狐狸不知道是不是也意識到了外面的危險在肚子裏面沒有一絲聲響。

外面傳來一陣吵嚷的聲音,我進來的時候,記得我所在的這個房間正對着警察局的門口,所以外面有什麼動靜都能聽得清楚。

“鬼上身,怨氣深……”

一個神叨叨的聲音傳進我的耳朵裏面。

我心中一動,記得lisa給我打電話的時候,也是說那高僧被鬼上了身,難道這些人都是被高僧殺死的?

“外面好像有情況!”

我輕聲的提醒着眼前的吳警官,他扭過頭去看外面的時候,這動作又把我嚇得渾身汗涔涔的,連腿都有些打顫了。

這扭頭的姿勢並不像是常人那樣,頭一扭過去,連帶着人的上半身也會被扭過去,而是,頭被硬生生的轉到了背後來了一個180度大轉彎。

我儘量壓抑着自己心中害怕,放輕自己的呼吸。

“我出去看看”

他忽的將頭扭回來陰鬱的說道,我趕忙點了點頭,心裏面想着,只要他一出去我就趕緊從這個屋子裏面離開。

吳警官起身走了出去,在他開門的時候,我從他的身子跟們的縫隙裏面看見了一些外面的情形。但是,時間太過倉促了我沒有來得及看清外面的整體狀況,只覺得眼前有一個黃色的衣角一下子飄了過去。

猛地一看就覺得這黃色的衣角十分的熟悉。

對了。

這不就是寺廟裏面的高僧經常穿的黃色的道袍嗎?

又想起剛纔從外面傳過來的那句話“鬼上身,怨氣深……”

關於lisa的這件事情裏從頭到尾被提到的高僧就是lisa說的,而剛纔說話的這個高僧的聲音裏面可不是就帶着泰國的口音麼。

我拍了拍腦袋,難道這人就是lisa從泰國請回來的高僧?

吳警官這個時候,已經從房間的門口走了出去,朝着高僧消失的那個方向去了,多半就是去追究那個高僧了。

趕緊起身,必須得趁着這個機會從這裏面逃出去才行,要不然,等會兒吳警官又回來了我擔心他會對我不利。

起身從審訊室裏面悄悄的走出身來,一個看樣子約莫二十來歲的警察的模樣打扮的人上前攔住了我。

腦海中飛速的旋轉着想計策,這小警察會問我什麼,我又需要如何去作答。

還沒想出結果來,那小警察已經到了我的身旁,

“已經審訊完了嗎?你怎麼出來了?吳警官讓你走的?”

他一連串的問着我,可是每句話本身就是一個答案,我心中大喜,

“審訊完了,吳警官讓我走的。”

那小警察也沒有生疑,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我本身是一個女的,又是一個孕婦的原因。

他聽完我的話,點了點頭,然後讓我到警局前面的臺子上坐了一個登記,就是登記姓名和電話,我沒有遲疑就寫上了我的名字,反正這事兒也跟我沒有關係的,我又何必造假萬一到時候再惹出什麼嫌疑豈不是得不償失,我現在唯一的目的就是想要離開吳警官。 我一腳踏出了警察局的門,心裏面鬆了一口氣。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慘叫的聲音傳到我的耳朵裏面。嚇得渾身一個哆嗦,剛邁出的那隻腳。又倏地收了回來。

頭也忍不住的轉了過去,想要去看看警察局裏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我目前是站在警察局的大廳裏面,在我身子的左側,有一條長長的走廊,就在這條走廊的深處圍着一堆人。咋咋呼呼的。

而剛纔發出慘叫的聲音就是從那裏面傳出來的。

那裏很多人。但是。警察也顯出一片慌亂,接着從裏面扶着走出來了一個人。我定睛一看這不是吳警官嗎,他看起來身體虛弱的很。只是臉上的那股子陰鬱之氣竟然不見了。整個人也清明瞭許多。

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我看到另一個警察的警帽正好擱在吳警官的胸前。

而在吳警官左手邊扶着他的人頭上則是空空的,顯然他已經把自己的警帽摘下來給了吳警官,這人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如果是有意的就說明這人是多少懂得一些道法的,不由得便多看了此人幾眼。

我隨即想到了剛纔進去的人是那個穿着黃色道袍的高僧,莫非剛纔的一聲慘叫也是他發出來的。

也許那個高僧正好可以解釋清楚在lisa家裏面發生的事情的原因。

想到這裏,我不想錯過這個機會,就趁着大家亂做一團的時候。我朝着那個高僧走了過去。

此時。有幾個警察圍在那裏,通過警察衣袖之間的縫隙,我看見了地上躺了一個人,正在痛苦的縮成一團,連聲音都低了下去。

其中的一個警察,用腳推了推那地上的高僧,冷冷的說道,

“別裝了,你這種人我們見得多了”

但是,不管那幾個警察怎麼用腳踢,地上的高僧就是不起身,那臉上痛苦的樣子也不像是裝的,我在警察的背後就已經看到那高僧的臉上此時正汗如雨下,嘴裏面也發出來痛苦的嗚嗚的聲音。

這絕對不是裝出來的,我蹲在原地已經慢慢的從胸前那出了四面佛,準備唸經紋。

接着那警察大概是察覺出不太對勁,這才蹲在地上看了那高僧一番。他臉上痛苦的神情更甚了,忽然,只見剛纔還在地上躺着縮成一團的高僧忽然坐起身,神情也不再痛苦,倒是顯出一股子冷冽來,朝着身前的幾個警察就吐了幾口唾沫。

我心頭一緊,對着那幾個警察喊了一聲“小心!”

其實,我的本意是想讓那幾個警察趕緊退出來,但是,他們聽到我的喊聲之後,卻都直直的看向我。

我知道已經晚了,這鬼魂本身就是非常污穢的東西,而剛纔這幾個人卻剛好又被已經讓鬼附身的高僧的唾沫給吐了個正着,這污穢又更甚了一步,所以很容易邪氣侵體,多半是要大病一場了。

黑石密碼 顧不上說其他的,我從胸前拿起佛牌,就開始念起了經紋。

好在其他地方的幾個警察正在亂作一團,這個時候根本沒有注意到我這邊的情況,唸了一會兒驅鬼的經紋之後,就發現原本已經逐漸平靜下來的高僧,竟然渾身開始抽搐,他的眼神撇向我,嚇得我一下子就扔掉了手裏面的四面佛。

一時之間,我不也不敢再念了,本身這驅鬼的經紋是爲了對付小鬼的,想不到竟然這效力都跑到高僧的身上了。

心裏邊有些着急,手心裏面也生出一層汗來,我用力的在身上擦了擦手心裏的汗,又抹了一把額頭。

“姑娘你在做什麼呢?”

這時,聽到後面有人在詢問我,還拍了我的肩膀,便回頭看了一眼。

原來是吳警官,他現在臉上看起來已經好多了。

我直起身子來向着他搖了搖頭,心想,這種事情即便是跟他說了他也未必能夠相信的吧。

“筆錄已經做完了,沒有什麼問題,你可以趕緊回家了。”

吳警官大概也不記得剛纔發生的事情,興許是聽了那個小警察的話,以爲自己已經給我做完了筆錄又沒有什麼問題,就讓我可以回家了。

被他耽誤的這會兒,我再回頭去看高僧的時候,發現他已經被那幾個警察給夾着走了。

可是那高僧現在被附了體,旁邊的那幾個警察也已經被迷惑了,這個鬼魂現在到底是想要做什麼呢?

這時候,我猛地想起來一件事情,這個鬼還是從高僧那裏請來的古曼童嗎?這個問題讓我心頭一震。

如果是高僧手中的古曼童的話,怎麼會連高僧自己都制服不了,這不現實。

都市劍說 泰國寺廟裏面出來的古曼童都是廟裏面的高僧碰到的那些孤魂野鬼然後唸經加持了之後收回來的。

高僧製作古曼童的本意是讓死去的嬰孩積福,洗滌他們身上的怨氣,然後就可以投胎入輪迴了。

心裏的謎團越來越多,也不知道雬月到底去了哪裏,現在我從莊園裏面已經出來了大半天了,還是不見他來找我。

腦子裏面想着事情,腳下已經快步的走出了派出所。

剛一出去,就被一個人拉住了,一時間沒有防備,我的整個身子轉了半個圈一下子撞到了一個人的懷裏面。

我擡起頭來一看,見是雬月才放下心來,嗔怪的說道,“你嚇死我了。”

雬月拉我在懷裏面,也沒有多說話,只是低低的說了一句,“快走。”

我心頭又吃了一驚,這雬月似乎也不太正常,是不是遇到了什麼事情,看他一臉謹慎的樣子,我沒有多問,就只管跟着他的腳步往前走,走着走着,我發現自己已經到了莊園裏面,知道是雬月用了瞬移,也沒有奇怪。

寵婚:少爺的迷糊小妻 雬月仍舊在緊緊的拉着我,知道進了屋子之後,他似乎才輕輕喘了一口氣。

“怎麼了?雬月,出了什麼事情?”

我還沒有見過雬月露出剛纔那種緊張的神情過,即便是當初說要自己去對付潘鬆的時候,也不過是漫不經心的,這會兒這是怎麼了。 看到雬月臉上竟然露出了少有的緊張的神情,我也開始緊張起來。

這會兒子也才發覺,雬月這麼大半天不出現的確是非常的可疑。

可是再當我看向雬月的時候。發覺他的臉上已經平復如初了,並沒有剛纔看他的時候臉上的緊張。難道是我看錯了。

“怎麼了,雬月,出了什麼事情嗎?”

從他的懷中站起身來,我微微弓着身子去看眼前雬月臉上的表情。

“沒有事情啊?你湊我那麼近幹什麼?半天不見想爲夫想成這樣?”

他一邊貧着嘴,一邊手已經不老實的向我伸了過來。臉上掛着慣常的邪魅的表情。看來從他的嘴裏面是撬不出什麼來了。但是有一點我很肯定那就是他肯定有事情瞞着我。

“怎麼?我還沒有追究你怎麼自己跑出去了。你倒是先追究起我來了,小胖妞本事見長啊!”

雬月冷冷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我知道他是有些有些生氣了,但是。自己現在心情也不好。索性就不再理他。

兩個人共處一室,卻偏偏都叫着勁,誰都不跟誰說話,雬月不知道在想什麼。反正我自己的腦子裏面全是黑漆大門裏面的景象。

叮鈴鈴的電話聲打破了我們之間的沉默,拿出電話來看了一眼上面的電話號碼,竟然不認識。

這個時候誰給我打電話呢,還是一個陌生號碼。

接起電話來就聽到電話的那端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他用不太熟悉的中文說着話,語氣卻十分的着急。

打電話來的是秦桑。讓我十分不解的是她竟然跟我提及的是關於lisa的事情。這讓我有點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

秦桑在電話裏面跟我說lisa現在有危險想讓我去救救她。他的語氣很着急,說了也很多,但是基本都說的是lisa多麼危險多麼危險,總結出來就是lisa危險讓我去救她。

【“怎麼了?小胖妞。”

雬月一下子瞬移到了我的身邊,其實我知道這貨其實老早就憋不住要跟我說話了,就是礙於面子不願意向我低頭。現在見我遇到了事情,正好有正當的藉口可以開口跟我說話了。

沒有揭穿他,我纔沒那麼傻呢。

只是簡單的說秦桑那邊有點問題想讓我過去一趟。

說完,我也沒有徵求他的意思而是徑直朝着門外走去。

我已經有了上一次穿過莊園到我們學校附近的公園的經理,所以這一次更是輕車熟路了。剛走了幾步還沒來得及走出房間門,就感覺到雬月的身子夾雜着一陣微微的風力過來了。

“正好,我也要去那邊,要麼我帶你過去吧,不然你還要打車去,打車去多貴啊。”雬月一邊攬住我一邊嘟嘟囔囔的說道。

只是聽到他說的藉口的時候,我差點笑了出來,這老狐狸什麼時候都開始關心價錢的高低了。

“想笑就笑出來,憋着會把身體給憋壞的。”

一回頭就看到老狐狸正眯着一雙狐媚的眼睛看着我,他見我轉頭看他,微微挑了挑眉毛道,“怎麼?爲夫說的不對嗎?看你把臉都憋紅了。”

他一邊說着,一邊趁我不注意的時候在我的臉上親了一下。

這下才知道,原來這老狐狸憋着壞呢,故意引我上鉤的。心裏十分的想笑不知道爲什麼卻又有點鼻子酸酸的感覺。

當清楚的意識到自己的情緒的時候,忍不住在心裏邊給自己呸了一聲,什麼時候自己已經變得這麼矯情了,不過是老狐狸的一句話就把自己感動的要哭的稀里嘩啦?朝着自己的大腿根子就狠狠的掐了一把。

身後的老狐狸低沉着聲音輕輕笑了一聲,又拾起我垂落到兩邊的手輕輕的挽上他的腰,只覺得耳邊傳來了一陣微微的風聲,再睜開眼睛的時候便已經到了上次我們見到大金的賓館。

到了地方之後,雬月將我小心的放下來,那動作又小心翼翼又鄭重的,竟是將我弄的有些不好意思,忍不住自己責怪了一下自己剛纔不應該那麼矯情。

摸出手機給秦桑打了一個電話,剛說完自己已經到了賓館的門口,就聽見對方已經掛斷了電話。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