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撞撞撞,蘇木還是會撞到牆壁,慢慢地,他身上也不知道掛了多少傷痕,倒是知道撞了多少下,13下了,加上最先出現的那條,現在他周圍有14條幽魂鬼火,與此同時,他也判斷出了他所能動作的空間的大小,就是一個三步見方的空間而已。

2021 年 1 月 31 日By 0 Comments

「三步見方,也就兩平方米!」

蘇木苦笑:「在兩平方米的空間之內,面對14條幽魂鬼火的瘋狂攻擊,也太看的起我了吧,但不能再撞了,如果幽魂鬼火再多的話,肯定會死在裡面的。」

無法,他就只能在這不到兩平方米的空間內抵擋幽魂鬼火那越來越快的攻擊,壓榨自己的各方面能力,速度,反應,防禦甚至戰鬥天賦等等都必須不斷強大,因為幽魂鬼火也在不斷強大,倒是「攻擊」方面不需要,因為他的攻擊對幽魂鬼火沒有半點鳥用。

「呼呼呼……」

兩個小時后,天終於灰濛濛地亮了,而眼前20條幽魂鬼火也消失了,他雖然小心、小心再小心,可還是又碰了六下無形牆壁,因此,當天亮的時候便變成了20條。

不管怎樣,終於解脫了!

此時的蘇木卻只能瘋狂地喘著大氣,連身上的傷都顧不得,現在他幾乎變成血人,幸好有古達烈特的改造,不然這樣的傷即便沒有傷及內臟,但估計流血都流死,也是因為古達烈特的改造,傷口的自愈能力很強,當然,現在還是必須敷藥的。

蘇木身上當然也有些外傷的葯,喘了一會才爬起來,飛快地將其敷上,而後,又開始恢復戰神真力,天知道幽魂鬼火會不會再冒出來,或者有別的什麼鬼東西冒出來……

「唔,好像也沒有什麼東西,都兩個小時過去了。」

天光已大亮,周圍的景物可以看的清楚,與此同時,之前束縛住他的牢籠也消失,可以自由行動,陣法呢?也不再像昨天晚上那麼亂,而是恢復成原來的樣子,只是悲劇的,昨天晚上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移動了幾下,結果他所認知的陣法不再有條理……

也就是說,他又迷失了,想要出去,那就繼續感悟陣法吧!

「原來都不是夢,原來一切都是真的,之前灰濛濛的世界不知道是不是夢,但女妖和幽魂鬼火的出現絕不是夢。」蘇木沒有立刻感悟陣法,回想著昨夜的一切,現在都有種心有餘悸的感覺,當然不是夢,身上的傷可以證明這一切,與此同時,蘇木又道:「原來,女妖說撐到太陽上山的意思不是要跟我那啥,而是要我在幽魂鬼火之下撐到天亮!」

「可是女妖為啥要讓幽魂鬼火攻擊我?她是太無聊,讓自己給她表演餘興節目?」蘇木眨巴眨巴了眼,想不通女妖有什麼目的,而如果真如他猜測的那樣,那女妖還真變態,不過吸精血的女妖要不變態才怪,現在還是趕緊離開這個鬼地方,天知道女妖還會不會回來。

「咦,奇怪,怎麼感覺感悟起周圍的陣法變的輕鬆?」

蘇木又疑惑地眨了眨眼,也沒有太在意,一切等出了荒蠍古陣再說,這麼想著,就開始感悟起來,還真的越來越輕鬆,整個陣法的條理也變的清晰,依然偶爾會進入第三神門裡面勾勒「火頭二」,蘇木決定將「火頭陣法」改成「火頭一」,腳下這個則稱為「火頭二」。

在中午的時候,他興之所致,在第三神門勾勒和練習「火頭二」之後,又對著神門內的壁畫勾勒了起來,以期待真正達到大陣師十階,要知道之前達到只是在夢裡面的。

而後,他就暈了,因為他的興之所致,竟然直接讓他達到了大陣法巔峰。

「原來,我在夢中畫出來的東西竟然是真實的,竟然在夢中將第三神門的陣法完成?」

雖然達到了大陣師巔峰,可蘇木卻沒有太高興,而是打了個冷顫,雞皮疙瘩冒出來,太詭異了,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讓他有種撞到鬼的感覺,完全搞不明白。

「得趕緊破解出離開的通道,趕緊閃人。」

蘇木自言自語,而後又重新開始,達到大陣法巔峰之後,他的感悟「火頭二」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僅僅還不到傍晚,就回到他感悟了一個月的那處陣法之中,也就是已經掌握了的陣法之中,要出去已經變的簡單,心中帶著興奮的情緒。

飛快地解陣,近了,又近了,終於可以出去了……

「砰……」

可是當蘇木帶著興奮的情緒要衝出去的時候,猛然間,一道如同昨天晚上那般的無形牆壁就出現在出口的地方,直接撞了上去,然後他整個人就彈了回來……

「不是吧?」

蘇木的臉變的僵硬,趕緊朝那個撞到的地方看了看。

還好,沒有幽魂鬼火出現,又趕緊試了起來,可不管他用什麼方法,就是撞不開那道無形的牆壁,最後一次大招,還將他給彈出好遠,然後又迷失在這陣中,抽了抽嘴角:「不是吧,我被困住了?女妖我把困在了此處陣法裡面,坑人啊,女妖到底要幹什麼?」

沒有人回答他,他只能再次在迷失中解陣……

「天黑了,不知道女妖會不會再次出現?」

蘇木再次自語,心情緊張,但還是努力地繼續解著陣法,或許到別的出口,就沒有那道無形的牆壁吧,這麼想著,蘇木破解和感悟的速度繼續加快……

天完全黑了,而後,蘇木也停了下來,臉上變成了苦澀!

「陣法又變成了昨夜那個樣子,恐怕幽魂鬼火會再次出現?」

話音一落,幽魂鬼火果然就出現,蘇木無法,只能做好迎戰的準備,幽魂鬼火更二話不說,就開始攻擊,還是昨夜的那20條,戰戰戰……

天亮了,蘇木趴在了地上,連根手指都不想動。

從天黑到天亮啊,可不是昨夜的那兩個小時,蘇木都不知道他是怎麼撐下來的,只知道幽魂鬼火變成了32條,沒辦法,還是會偶爾撞到那縮小成兩米見方的牆壁上,只知道,他身上療傷和補力的丹藥消耗了很多,只知道,他還活著,只知道他現在很想休息。(未完待續。。) 「不行,我不能休息,我還要解陣,只要完全掌握『火頭二』,就可以出去。」

心中帶著堅強的信念,不過還是足足休息了一個上午才開始,而後他又來到了陣法的邊緣處,不是進來時的那個地方,但很遺憾,陣法邊緣還是有無形牆壁的存在。

有種感覺叫絕望,蘇木忍不住大聲叫道:「女妖,你到底想幹什麼?」

「幹什麼,幹什麼,幹什麼……」

聲音在陣中回蕩,可惜沒有任何回應,女妖就彷彿憑空消失,又聽蘇木道:「哼,我就在『火頭二』陣法的邊緣,就不信晚上這邊緣的地方沒有變化……」

就這樣,蘇木將身體恢復到目前最佳的狀態,等待黑夜的降臨。

黑夜降臨了,陣法再次大變,而他很期待地聽到了「啦啦啦」的聲音,女妖出現了,好吧,沒有看到女妖的身影,倒是感覺到地氣隨著女妖的聲音一動,然後,他就被瞬移到陣法中央,再之後,他連想都沒時間想,就開始應對32條幽魂鬼火……

天再次亮起,增加到37條的幽魂鬼火再次消失,蘇木堅定地解著陣法……

第四個晚上,蘇木又撐了過去,幽魂鬼火變成了40條,第五個晚上,幽魂鬼火又增加到了42條,第八個晚上,變成了50條,而後,轉眼,距離女妖第一次出現的那個晚上已經過去了半個月之久,幽魂鬼火最終定格在60條,後面幾天不再增加,不是不會增加,而是蘇木再也沒有觸碰到牆壁,雖然幽魂鬼火在變強。但是他也同樣在變強……

「終於將整個陣法完全感悟,不知道能不能出去……」

蘇木從絕望到瘋狂到最後的淡定,嗯,就是現在的心態,正應對了生活就像強姦,既然無法反抗。就去適應甚至享受,終於,在這半個月幾乎險死還生的境遇下,他將陣法感悟完全,並且,還在第三神門中畫了出來,他第三神門也終於出現了一幅畫,一個陣法……

從容地在陣中走來走去,很快就來到了陣法的邊緣。而後……砰!

「靠,他娘的,怎麼還不出去?」

淡定的情緒瞬間煙消雲散,原本充滿希望的情緒又在瞬間變的絕望,不斷地尋找離開的方法,可是失敗、失敗還是失敗,甚至蘇木還想嘗試進入其他區域更強大的陣法之中,可惜無形的牆扼殺了他的一切。再也忍不住吼道:「女妖,給我出來。你到底要對我做什麼?」

沒有回應……

「到底要做什麼,給個話啊?」蘇木再次吼道,依然沒有反應,而後,黑夜又再次降臨大地,60條幽魂鬼火如期而至。無奈,為了活下去,只能再次戰鬥。

蘇木就感覺他像是被困在魚缸里的魚,白天的時候還可以自由地游來游去,但就是出不了魚缸。晚上的時候就有大鯊魚出現,而他不管白黑夜,都是人家女妖的觀賞物,不錯,就是觀賞物,除此之外,蘇木實在想不出女妖還有別的什麼目的。

又是半個月,蘇木枯燥地進行每天的生活,幽魂鬼火已經達到了120條,不是蘇木的實力下降,相反,是他的實力在上升,為了不讓自己太過無趣,便故意讓幽魂鬼火變多,這樣或許能讓生活變的更多彩一點,白天就睡大覺,晚上就大戰……

瘋狂的戰鬥,就是為了將被困在這裡的事情徹底忘卻!

「兩個月,也不知道蠍牙營怎樣,天門演武也差不多要開啟了吧?」蘇木在傍晚的時候醒了過來,麻木地道,已不再有太多的情緒,除了麻木,還是麻木……

「嗯,今天晚上就將幽魂鬼火變成150條,不然太無趣了。」

「白痴!」

恰在蘇木剛剛說完的剎那,一個帶著淡淡冷咧的女聲突兀地出現,久違的古裝女駐立在斜斜的夕陽下,背著光,看不清她的模樣,只感覺此身影好美,僅僅只是身影,她只是美麗而變態的女妖,蘇木在瞬間的驚艷之後,又在心裡惡狠狠地道。

「女、俠前輩……」不管怎樣,女妖的出現總歸是希望,不過,她干毛罵我?

「你還真是典型的戰士,幽魂鬼火是不是讓你打的很爽?哼,你倒是將你是『陣者』的事情忘的一乾二淨,你難道不知道,晚上束縛你的那個無形牢籠是可以用『陣者』的方法解開的?真佩服你能在120條幽魂鬼火下還從容應對,我都不知道我訓練的是陣者還是武者了!」女妖冷冷地道,不過,感覺比之前的「啦啦啦」要親切的多。

聽到這話,蘇木腦子忍不住打結,又聽她道:「你是不是以為你已經掌握此處陣法? 總裁逃妻:新娘不是我 可笑,你倒是布一個能有幽魂鬼火的陣法出來試試,真是白痴!」

「訓練?」蘇木張了張嘴巴,終於反應了過來,似乎捉住了什麼:「女俠前輩……」

「啦啦啦……」

蘇木還想說什麼,可是轉眼之間,女妖已然又「啦啦啦」起來,又歡快地跳舞,依然是繞著他跳,不管蘇木怎麼說話都不被理會,而當天色真正暗下來的時候,女妖消失了,幽魂鬼火再現,而蘇木當然也不能按原計劃再引出30條幽魂鬼火,而是觀察牢籠……

「我還真是白痴,如果不是周圍有這麼多的幽魂鬼火,恐怕我有更多的時間來觀看牢籠的陣法,現在我光應付120條幽魂鬼火了。」蘇木苦笑了起來,但想要出去,就必須解開此處牢籠,同時掌握召喚幽魂鬼火的方法,掌握真正的「火頭二」陣法。

因為要破解陣法,蘇木又陷入苦戰,不過,這樣卻又磨練了精神力量,瘋狂地讓心神一分為二,一邊應付,一邊解陣,蘇木幾乎忘記了時間……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地過去,因為有了希望,蘇木又充滿激情……

「終於解開了,哈哈,我終於在布陣的時候,也喚出幽魂鬼火,也能召出牢籠,女俠前輩,女俠前輩……」真不知道過去了多少天,蘇木只是興奮地笑道。

對於女妖,蘇木已不再恐懼,那個晚上之後,蘇木就想清楚了,才知道,女妖竟然是在訓練他,且還是在訓練他的陣法方面的修為,只是自己先入為主,總以為女妖就是要吸干他的精血,壓根就沒有想到人家對自己沒有惡意,唉,坑爹的傳說啊!

而最初的那個夢也是女妖的指引……

事實上,蘇木一直都將自己當成武者,陣者這個職業總是忽略掉,只是輔助而已,在那晚之後,蘇木每天都會叫喚她一次,可惜,至此之後,女妖就沒有再出現過。

而那天女妖的一句提點,蘇木才知道,他之前在第三神門中,畫出來的陣法,壓根就不是「火頭二」的最終版,雖然也可以布陣,但只是一個困陣,只是沒有任何攻擊性的奇門困陣,而現在,他補全的「火頭二」卻是有攻擊性的……

當然,在第三神門中依然只能算是一個陣法,必須在裡面刻出第二個陣法,他才能夠突進「陣帥」之境,就像第一、第二神門的時候一樣,裡面都有兩個奇門之陣的。

想想,「火頭二」還真是強大,以他大武師巔峰的實力,竟然奈何不了這個大陣師就可以掌握的陣法,如果用來困住甚至絕殺敵人,就是敵人的噩夢,只不過不知道這樣的陣法能困住什麼級別的,而且,蘇木也知道,他自己布出來的恐怕沒有這個這麼強大。

要知道,「火頭二」只是荒蠍古陣其中一個區域的陣法,而女妖前輩為了困住自己,恐怕還動用了整個荒蠍古陣的力量,要不然,單憑這個陣法,使用戰魂估計就能轟開……

「女俠前輩,女俠前輩……」蘇木高聲叫道。

還是沒有任何回應,蘇木遺憾地嘆了口氣,他有些搞不懂女妖的意思,女妖為什麼要幫自己,為什麼要訓練自己的奇門陣法,女妖難道是「奇門」的先人?又或者是看出自己有奇門之陣方面的天賦,起了惜才之心?不管怎樣,女妖絕非傳言那樣可怕。

「對了,女妖的住處……」

蘇木突然眼中精光一閃,而後,就從容地在夜裡行進,夜裡陣法的變幻也難不倒他,他知道這是「火頭二」的第二種模式,是女妖弄出來的……

很快,他就進入了隔壁「火頭一」陣法,再轉了幾下,他便又來到了女妖的住處。

還是清靜的兩座小樓,蘇木緩緩地走到門前,恭敬地道:「女妖前輩?」

周圍安靜的可憐,沒有任何回應,疑惑地眨了眨眼,蘇木又等了一會,現在可不敢像上次那樣冒冒失失地進入其中,可是等了好久,還是沒有回應,只能推門而入,相對於之前沒有太多的變化,蘇木不敢亂走,而是來到了那兩層樓間的樓道上……

東邊已有一道魚肚白,樓道上依然有糕點,只不過放置的有些久,糕點已然變硬,從這糕點上看,女妖最少有兩三天沒有動過,同時,還有一幅已畫完的畫,喃喃道:「對了,以女妖前輩的陣法造詣,她的畫不應該只有這個水平啊?雖然眼前這幅畫相對於上次有了很大的進步,但依然稚嫩,沒有那種厚重的底蘊,不像是出於女妖前輩之手……」(未完待續。。) 「對了,修陣者不一定是用畫來體現的,像蘇黎那坑貨就是以雕刻為修陣之法,或許女妖前輩也有自己的方法。」蘇木說道,而後又想到了另一個問題:「女妖似乎腦子也有些不太正常,正常的時候像性感的魔女,不正常的時候卻『啦啦啦』地跳舞……」

眉頭皺起,在沒有再次見到女妖之前,恐怕想破腦袋也想不出女妖的什麼狀態。

「我說蘇木小子,與其在這裡研究你的女妖前輩,不如快點去參加天門演武……」

恰在這個時候,久違的聲音再次出現,正是戰二,從他開始遇到幽魂鬼火后就沒有再進入戰神宮,白天要瘋狂恢復和休息,晚上要戰鬥,幾乎都忘記了戰神宮的存在。

「天門演武,對啊,現在什麼時候?」蘇木心中驚道。

天門演武,薛無錚透漏過,會在剛回到蠍牙營的兩個多月之後,具體什麼日子,也要到時候才通知,女妖第三次,也是最後一次出現是在他進入荒蠍古陣的兩個月,接下來,因為邊應對幽魂鬼火,邊解陣,蘇木也忘記了時間……

「兩個月零十三天,具體的時間倒不怎麼重要,重要的是,天牌在戰神背包裡面已經顫抖了四天,似乎給出了提示。」戰二淡淡地說道。

「啥,顫抖了三天?為啥不提醒我?」

「提醒你有用嗎?提醒你,你就可以很快解開陣法出去?」戰二鄙視地道。

「呃!」

蘇木抽了抽嘴角,確實,之前提醒也沒有用,反而會增加心裡負擔,不管怎樣。蘇木趕緊將天牌拿了出來,而後上面又閃出了一行字,只見:「天門演武將在三天後開啟,你擁有第1324號天牌,分配於古月帝國與神恆帝國的月恆谷,為第四組。請在三天內抵達……」

「還好,還剩下三天……」蘇木長長地吐了口氣,三天內應該可以抵達。

「1324號,天門演武昨日已正式開啟,你沒有在規定的時間內抵達月恆谷……」

就在蘇木長出一口氣的時候,下面又閃出了一行字,蘇木的眼睛就突了起來,對了,前面那條通知是在四天前發出來的。三天之內抵達,現在已經是第四天了啊!

「也太倒霉了吧?」蘇木欲哭無淚,這算是什麼事啊。

「作為武者和術者,總會遇到這樣那樣的難題,因此,即便是遲到,天門演武也會給予參加者機會,只要遲到者在天門演武第一階段結束之前抵達。就可以繼續參加,會有更難的考驗。時間拖的越久越難,1324號,如還想參加,請在第一階段前抵達月恆谷……」

還好,天牌上又冒出了一行字,讓蘇木長長地吐了口氣。天門倒蠻有人情味的嘛。

「不過,時間拖的越長考驗就越難,估計通不過考驗就會被掃地出門,看來我還得儘快趕過去。」蘇木低低地自語,而後他便準備離開荒蠍古陣。但恰在這時,他又急急地停住腳步,猶豫了下道:「反正已經遲到,也不差這點時間,給女妖前輩留點東西吧……」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