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方陽沒有說卑鄙,他知曉,這二人是一定要置自己於死地。

2021 年 1 月 31 日By 0 Comments

兩個人,卻是有些麻煩。蘭多防禦強,朱立速度快,攻擊犀利,這兩人配合好的話,絕對不是1+1那麼簡單。

最主要的,這二人的實力比之自己都要強。

這絕對是一場硬戰,一個不好,自己便有可能死去。

「我們繼續吧,不要讓方陽等急了。」朱立笑著,看向蘭多。

自從受到那人的賞識,並讓得自己的實力大幅度提升后,朱立便是變得自信。

但是,自從朱立一出道,便是被方陽死死壓制著,方陽就像是朱立心頭的一根刺,一日不除,便是難受不已。

不光是那人想要方陽死,就是朱立自己,都不會放過方陽。

蘭多擦拭掉嘴角的鮮血,點了點頭。

朱立淡笑著,身形再一次化作一道閃電,急沖向方陽。

而蘭多也動手了,二人各據一邊,要將方陽包夾起來,就如漢堡包那樣。

方陽臉色有些難看,二人聯手起來,自己將會很難辦。

「動手!」

朱立一聲令下,二人同時行動,猛撲向方陽。一人拳頭,一人手爪。

無奈之下,方陽只能將身體放鬆,想要再一次以在聽風谷領悟的身法,躲避二人的攻擊。

朱立手爪揮動,方陽的身體順著勁氣搖擺,第一下,他躲了過去。

蘭多一拳轟來,這一次,兩股勁氣衝撞在一起,方陽的身體無法順著勁氣移動。

嘭!

蘭多這一拳砸中方陽的肩膀,方陽立即是倒退開來。隨後一腳掃出,有著橫掃千軍般的氣勢,將緊逼而至的朱立逼退。

肩膀處很是疼痛,方陽搖頭苦笑。

果然,憑藉這一些,還無法躲過二人的攻擊,必須一一擊破。不然,自己勢必會被二人活活耗死。

只是,要一一擊破,這該選擇誰為先,這是一個問題。

蘭多防禦強,速度和攻擊只算中等,算是比較好對付的。朱立速度快,攻擊犀利。

攻擊蘭多時,朱立勢必會包夾而至。而且,蘭多防禦強悍,想要快速解決是不可能的。這樣一來,結果還是不會改變。

攻擊朱立,或許會很艱難,但這是唯一可行的。

只有先將朱立打敗,再面對蘭多,方陽才會有勝算。

心中瞬間便是決定好了,方陽急沖向蘭多,猛地轟出一拳。

朱立嚇了一跳,趕緊前沖而去,他是想得到的。方陽要有一絲勝算,那便是先將一人打倒,很顯然,方陽的選擇是蘭多。而朱立所要做的,便是阻止方陽,不讓他一一擊破。

見到方陽衝來,蘭多立即是做好了準備,他要防住。

速度方面,他不是方陽的對手,攻擊雖然還不錯,但不一定打得到。而且,蘭多是見識到方陽之前的龍元大爆炸的,所以,他選擇了防禦。

朱立已經撲近,而方陽卻是猛地一轉身,那一拳,是給朱立準備的。

在這時,方陽感覺到了,頸椎的最底部,有著火熱的感覺,而且,還很癢。裸奔真辛苦,昨天早上收藏就算370了,然後掉了又漲,到了早上又是370,然後又掉了,又漲,現在又一樣了,天啊,讓我突破370魔咒吧!今天雙十一,大家破費了沒,電腦守好沒,老婆看好沒!雙十一,我比較慘一點,騙我老爸,說是做淘寶,其實在碼字。然後,今天被說了一大堆。 朱立大吃一驚,他沒有想到,方陽做了這麼多,竟然只是策劃著這一擊。

蘭多被騙,已經做出了防禦的動作,想要回擊,是需要一點時間的。而這一點時間,便讓得朱立需要與方陽對轟一招。

方陽嘴角有著冷笑,這招叫做聲東擊西。

伴裝攻擊蘭多,使得朱立不得不上前協助,而蘭多知曉這一些,自然是想要以自己最強的防禦來拖住方陽。而這一點,便是方陽想要的。

蘭多已經準備防禦,自然無法立即變招,便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方陽轉過身,將拳頭轟向朱立。

頸椎最底部很熱,很癢,但方陽顧不得這些。

其實,在從許家村回來的路途中,方陽便是有著這異樣的感覺,只是並不像現在這般強烈。

雖然感覺很怪異,但方陽咬著牙,拳速不變,力量也沒有變化,轟向朱立。

朱立的身體在前沖著,想要立即後退,那是沒有辦法的。想要以手爪硬接方陽的拳頭,剛才蘭多被炸飛的一幕在眼前閃過。無奈之下,朱立雙臂交錯,擋於身前。

砰!

沒有想象中那可怖的爆炸,拳頭雖然很重,但朱立抵擋的住。

並不是方陽不想使用龍元大爆炸,只是因為體內的異樣,導致他精神無法完全集中。

龍元大爆炸是個精細活,一絲一毫的出差都不行,那會導致兩股龍元在體內爆炸開來。

在這種情況下,方**本沒法使用龍元大爆炸。

對此,方陽只能表示無奈,在什麼時候出問題不成,偏偏在現在出問題。

在方陽拳頭砸中朱立的時候,蘭多便是猛撲了過來,頗有一番狗熊撲人的氣勢。

對此,方陽沒有貪圖再次進攻,這一次的計謀已經宣布破產,所以,他選擇了閃避。

嘭!

雙腿往地面狠狠一蹬,方陽衝天而起,閃躲過蘭多的前撲。

在空中翻滾了好幾圈后,與蘭多和朱立拉開距離,方陽才是落到地上。

剛一落地,方陽便是皺起眉頭,頸椎最底部的感覺越加強烈,像是要壓制不住了。

很熱,又很癢!

但是,他必須忍著,不能有一絲一毫的放鬆。否則,朱立和蘭多會給予他致命的一擊。

方陽一落地,朱立和蘭多便是前沖而至,這還是朱立特意放慢速度的,他不想一人獨自上前,那樣,便是給了方陽一一擊破的機會。

也幸虧朱立如此,這樣便是給了方陽調息的機會,而不至於剛一落地,便是受到朱立的攻擊。

蘭多在前,硬抗攻擊,與方陽硬碰硬,而朱立隱於背後,隨時準備給予方陽致命一擊。

方陽打得確實很是憋屈,不敢完全放開,與蘭多硬碰硬的戰鬥,還得隨時準備應對朱立的突襲。

本來,在實力的方面,方陽便是弱了不少,而且,龍元大爆炸也無法使用。

這讓得方陽更是頻頻被蘭多打得後退,而且,在身上多了不少的爪痕,道道見血,上半身的衣衫幾乎被撕成碎片。

這爪痕,自然是朱立所留下的,這還是方陽有所防備的情況下。若是方陽沒有防備,怕是朱立會一爪子戳入方陽的胸口,捏碎他的心臟。

這便是那些圍觀的學員們都是皺起了眉頭,他們看得出來,朱立這是想要方陽的命。

本來認為,這朱立最多將方陽打成重傷,因為,在學院中是不允許傷人性命的。卻是沒有想到,這朱立和蘭多竟然這麼大膽。

可謂在眾目睽睽之下,大膽的行兇,似乎並不怕學院教師們的制裁。

「這件事,我們是不是得告訴教師?總覺得這樣子不太好。」

「我們只是看戲的,不要理會那麼多,小心惹上麻煩。」

「這話怎麼說,這兩人怎麼說也不過是兩個三級武者,在內院中不過算中等,難不成,他們還敢找我們麻煩。」

這學員口氣說得很大,實力應該很不錯,最起碼也是蘭多和朱立這個級別的。

「你不知道,他們身後有人,即便是教師們都不想得罪他。」

這個回答的學員似乎知道一些內情,搖著頭說道。

「什麼人?能量竟然有這麼大,就是那些普通的貴族學員都沒有吧!」

另一名學員好奇的問道。

「他們是林宇授意的,乘著幾個強硬的教師和副院長出去學院,而其餘教師不想管的情況下,策劃的。」

這個聲音是夏明的,他參合在人群中,說出了這句話。 機靈寶寶:呆呆孃親你別怕 當別人想找到這個說話的人時,他便已經離得遠遠了。

「方陽,我能夠幫你的,也就只有這個了。」夏明心中暗道。

本來,貴族學員欺壓普通學員便不在少數,普通學員都頗有怨氣,只是由於貴族學員勢力龐大而只能忍氣吞聲。

「這個林宇真是過分,竟然公然破壞學院規矩,授意他人,在學院範圍內隨意殺人。」

一名學員怒聲道。

「噓,小聲點,你說了這些話,若是被林宇一伙人聽見,那可就麻煩了。他今天可以殺了別人,明天就可以殺了你!」

「不行,我再也忍不住了,我們去通知教師們,我就不相信,每人敢管這件事。」

場內,方陽、朱立、蘭多,三人的戰況越加激烈,而圍觀中,本抱著看戲心裡的學員們卻騷亂起來。

有點罵罵叨叨的,有的離開這裡,朝著別處走去。總之,一切都亂成了一鍋粥。

在暗處,夏明卻是笑著。這便是他想要的結果,只有把事情鬧大,教師們才會在暗中出現,就像不想管,也不得不管了。

其實,這倒也不完全是夏明的功勞,主要的,還是平常貴族學員對普通學員的欺壓。

這種氣,這種狠,積壓的時間已經夠長了。夏明只是弄了個引子,便是搞出了這麼大的事。

這是夏明自己都想不到的。

場內。

砰!

再一次,方陽被一拳轟退,嘴角處滿是鮮血,上半身的衣衫完全破碎。而且,一道道爪痕遍布全身,有的傷口還很深。

這傷看似嚴重,其實都是皮外傷,最怕的,是失血過多。

方陽的退守,攻擊,都依舊井然有序。他還有著一些餘力,只是,朱立和蘭多的配合相當不錯。一人在前一人在後,前邊的蘭多主防守,兼進攻,後邊的朱立,在偷襲,在尋找機會這方面,那是極其的擅長。方陽特意防著他,但還是受了不少的傷。

方陽身上的傷,大多是來自朱立的手爪。

方陽想要一一擊破,但朱立和蘭多沒有給他這樣的機會,二人幾乎不離五米遠。即便一人遭受攻擊,另一人也可以快速跟進。

有好幾次,方陽單獨面對一個人,發全力,想要將其擊傷。可是到最後,都是方陽吃虧。

有一次,更是因此被朱立偷襲得手,胸前被劃了一道深深的爪痕。若不是方陽躲閃的及時,那手爪可就戳進胸口中了。

砰!

再一次,方陽與蘭多對轟了一拳,一道勁風從拳頭碰撞出席捲而出。

吹在方陽的身上,那些還血淋淋的傷口處,不由有些疼痛。

在對轟過後,總會有些許停頓。

這個時候,朱立再一次動了,手爪依舊扭曲成一個詭異的弧度,這個弧度,便如惡龍的下顎。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