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於是乎身後的人就有點奇怪了,難道眼睜睜的看著楊炎被殺,自已等人無動於衷?

2020 年 11 月 17 日By 0 Comments

此時可不是講什麼一對一這種可笑規矩的時候啊!

又或是大少爺認為楊炎現在的實力已經到了足可抗衡古沙這個第一天才的地步?

若是如此,那楊炎成長的速度也太驚人了吧?

就在這些人念頭急轉時,"轟"的一聲,方昊天身上氣息陡涌。

四周空氣被撞得發出如洪鐘大呂的鳴響聲,然後古沙轟殺過來的拳山氣海便是被震得支離破碎,徹底瓦解。

"好。"

巫九身後一眾高手頓時精神大振,忍不住興奮喝采。

此時個個興奮之餘又是暗驚。

原來楊炎真的到了讓人無法想象的高度,竟然已經到達了足可抗衡古沙的地步。

而如此現象,巫荒樓以及他身後的人都是臉色驚訝。

他們一些人了解古沙的實力,雖然剛突破九重修為不久,但實際上戰力已經不亞於一些九重巔峰高手,但這個最近才崛起的楊炎竟然能抗衡,簡直不可思議。

巫荒樓內心輕喃:"這個傢伙竟然到了這個地步?除非他之前隱藏了實力。不然的話血王的傳承再是強大,楊炎本人再是妖孽也不可能短短一兩個月就可以從靈武境到達元陽境九重巔峰的層次……"

巫荒樓忍不住看向巫九,見巫九對楊炎與古沙對戰一點憂色都沒有,淡若篤定,內心中更是認為自已的想法是對的。

楊炎絕對是巫九手上的一張大牌,隱忍多年就是為了血王老祖的傳承。

"我低估巫九了。"

巫荒樓眼神閃爍厲芒。

"給我兩個選擇?你好大的口氣。"方昊天聲如雷鳴,"就你這點不自量力的實力,井底觀天之蛙也在我的面前如此大言不慚,現在我就讓你知道什麼是血王老祖的傳承,讓你知道你是何等的幼稚可笑。"

古沙聽到方昊天說他是井底觀天之蛙,頓時大怒,雙掌一分,一股可怕的氣息再度從身上涌動,滿腔怒火將修為催動到了極致。

"錯掌分天!"

古沙撲上,如同一隻瘋狂而失去理智,誓要撕殺天下任何生物的上古巨獸。

一撲則到,到達方昊天的面前。

雙掌一錯,便是化為萬各掌影,掌影交錯斑駁,每一道掌影都有著撕裂一切的無上巨力。

他的掌法很古怪,明明是掌法,卻如同爪法一樣暗含撕裂巨力。但若說他施展的是爪法,但每一道掌影又有著無堅不摧的拍擊力量。

速度很快,極快,快到極致。

從古沙前撲到出掌,似乎只有一個呼吸的時間,實際上都沒有十分之一的呼吸時間。

觀戰者只感到古沙動了一下,然後方昊天就被掌影籠罩包裹。

可是古沙如此攻擊,看上去四面八方,鋪天蓋地,但離得最近的人都感覺不到任何的氣勁餘波。

可見古沙將力量控制到了何等神妙地步,每一點力量都不浪費,都蘊含在了他的殺招中。

但目力如炬者透過掌影的些許縫隙卻能看到方昊天置身於掌影當中,神色淡若自如,臉噙微笑,然後猛一握拳便砸出。

轟天碎星拳!

拳頭攜帶轟天碎星的力量,狠狠的砸出之時掌影便像是雞蛋殼遇到了巨石撞擊一樣,道道裂縫肉眼可見,清晰無比。

砰砰砰……!

隨後,一連串的爆破聲起,掌影消失了,方昊天的手到達了古沙的面前,然後拳頭已經化掌,狠狠的拍擊在古沙的身上。

"啊!"

古沙慘叫一聲,當場崩潰,身體一震便是倒飛到巫荒樓的面前,嘴裡連連噴血,內髒的碎塊都吐出來了。

"他是九重巔峰……"

古沙一邊吐血一邊急道。

但話音未落,古沙身體連連震顫,竟然無法站穩就癱坐暈了過去。

他還能不能醒來,這個暫時無人知道。

"原來第一天才也不過是廢物一個,就這點實力也想打斷我的腿讓我滾出山門?"

方昊天輕鬆擊敗古沙,一付意氣風發的樣子,傲立當場。

實際上以他的實力,大可以現在就馬上向巫荒樓出手。但他不能急,不能將巫荒樓他們這麼快就逼入絕境。

若是巫荒樓陷入絕境,看不到勝利的失敗,就有可能做出更過激的事,說不定馬上就吩咐人殺了楚奪命和巫陽子。

巫九有暗棋,巫荒樓也不可能沒有后著。

所以方昊天現在盡量拖一拖時間,吸引巫荒樓的注意力,暫時無暇讓人殺死楚奪命和巫陽子。

至於巫荒樓人在這裡怎麼通知手下殺人,這個別人不需要操心,巫荒樓自有他的辦法。

"巫荒樓,你憑你身後這幫廢物的支持就想當門主?你太異想天開了吧?"

方昊天看著巫荒樓,笑道:"你看看,大少爺這邊人材濟濟,就我一個不起眼的內門弟子就能將你手下一員號稱第一天才的大將打敗,你覺得你還有什麼資格跟大少爺爭門主?"

"可惡。"

方昊天是在對巫荒樓說話,但卻是將巫荒樓身後的人都罵了,頓時一個個大怒。

"不知死活的小輩,就沖你這份張狂,你就該死。"

納德太上長老怒不可遏的跳出,一聲怒吼就揮刀暴劈。

當然,他是不是因為方昊天的話而怒到失去理智而迫不及待的跳出就只有他們那幫人才知道了。

但方昊天覺得納德跳出是巫荒樓指派的可能較大。

如果手下遇事隨意亂出手,輕舉妄動,那就是一盤散沙了。

以巫荒樓之能,手下絕對不會如此不守"規矩",不經巫荒樓首肯就可以人人做主應戰。

但不管怎麼樣,納德一個人跳出也是正中方昊天下懷。

方昊天罵他們是廢物,為的就是激他們一個個出手,好讓他拖延一點時間,盡量讓巫九的那兩枚棋子順利救人。

納德明著暴怒,但實際心靜如水,冷靜無比,從他出刀就可以看出其中不含半點的紊亂與倉促。

刀一劈,竟然就化出一道小門戶。

刀的門戶!

一眼看去,這道門戶內彷彿有萬千支上古戰神的刀在飛舞,彷彿下一瞬間便有萬千戰神之刀噴涌而出,將敵人斬殺成碎片。

"戰神刀! 與你盡餘生

納德縱橫天下的絕世刀招。

"真不能小看這些大宗門的高手,每一個都有著驚世駭俗的絕殺之招。"

方昊天面對這一招都有點凜然。

一般的元陽境九重高手面對這一招估計都難以應付那萬刀齊噴的后招,會生生被萬刀斬殺。

但方昊天又豈是一般的元陽境九重高手可比?

雙眼陡然怒瞪,目光中厲芒成劍,盯著那個刀門戶,然後又是一記轟天拳打出。

你要萬刀齊噴嗎?

我讓你萬刀噴不出來。

"哼,找死!"

納德長老看到方昊天用拳打刀門,當則冷哼,手中的大刀一震便要將刀門內的萬道刀影噴涌而出,一舉將方昊天斬殺。

可是下一瞬間,納德長老的臉色變了。

咻!

只看到一把劍突然暴射,比方昊天的拳頭更快,快到一萬倍都有可能,不等刀門內的刀噴出劍就已經刺了進去。

劍的速度太快,快到納德長老都無法反應。

砰砰砰……!

劍刺入刀門,引發萬刀攻擊。

萬刀劈斬的場面無比的震憾,可惜的是斬的是方昊天射進刀門的元幽一寶劍上。

跟著方昊天的拳頭也到了。

嘩啦!

刀門碎開,萬刀消失。

"嗯。"

納德長老嘴裡發出一聲悶哼,蹬蹬蹬……連著退了六步。

刀門是他所激發,現在被擊太人,自是有一部份力量反震到他的身上,他的臉色一下子發白。

"殺!"

納德長老往嘴裡丟了一枚丹藥,猛的深吸了口氣,發白的臉色頓時恢復了些許血色,一聲怒吼再度揮刀。

刀門再現!

這一次刀門更大,刀影更多,透漏的氣息更加暴戾,強大。

方昊天雙眼微微一眯,已經回到他手中的元幽一寶劍再度揮出。

但就在他揮劍之時,勁風突然大炸,容道長老竟然在這個時候出手。

強大的刀招瞬間席捲,轟殺向方昊天。 "可惡!"

"卑鄙!"

"太不要臉了!"

容道長老此為完全是偷襲,當著眾多弟子的面偷襲方昊天,確實是很不要臉。

可是方昊天一擊就輕易化解納德長老的強大殺招,實力之強足引起所有人的震憾,簡直無敵。

如此強敵若不殺,容道很清楚,今天他們這一方必敗。

若能殺此強敵,臉還要來幹嗎?

殺了此強敵,今天不要的臉,他日想拿回多少張就有多少張。

不得不說,容道長老這一要臉的偷襲,不管是時機還是威力,都找不到任何的瑕疵。

這一擊,絕對是容道長老巔峰一擊,超常發揮的一擊,是他將不要臉的力氣都用在了這一擊上。

完美!

就連巫九此時都忍不住冒出這兩個字,然後俊臉失色。

巫九來不及出手阻擋容道長老的一擊,就是強如青甲和青乙這兩個九重大高手也來不及阻擋了。

事先,誰也沒想到堂堂太上長老,在幽血門德高望重,威名赫赫的道德長老會做出偷襲這等下作的事?

納德長老見容道配合出手,精神陡然一震,殺招再度變化,徹底的將自已最強大的殺招催動出來。

道德長老,明明兩人,但一直被人並在一起叫,因為兩人從來都是枰不離砣,砣不離枰。

常年在一起,讓得他們形成了一種默契,看此時兩人的出手便是如此。

剎那間,兩人殺招竟然融合演化成巨大的刀門將方昊天籠罩在門內。

刀門之內,萬刀化魔,群魔亂舞,瘋狂揮舞戰神大刀向方昊天轟殺。

方昊天一下子置身絕境,簡直上天無路,入地無門,陷入絕境中的絕境。

"不好,殺!"

青甲和青乙陡然驚醒。

他們顧不上來不來得及幫方昊天,遲管出手再說,能幫多少就多少,不能幫到也要幫。

然而青甲和青乙剛要動,置身於刀門之內的方昊天卻渾身一震。

轟!

只看到一股因為扭曲而能讓肉眼可見的大圓球一下子將方昊天包裹起,四周揮舞大刀亂舞的群魔紛紛炸開。

刀門最後也炸開,方昊天右手的元幽一寶劍抵住了納德長老的刀光,左手的一隻手指則是抵住了容道長老的刀光。

是的,方昊天用手指低住刀尖。

方昊天的身體本來就是媲美天級寶器的層次,再加上他的指尖暗啟魂域,強如容道的刀也無法傷得了他的手指。

畫面,似乎瞬間靜止,三人剎那永恆。

可是正當巫九等人為方昊天化解道德長老天衣無縫的聯手一擊要鬆口氣時,異變驟起。

巫荒樓出手了,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動的,反正就在畫面靜止的瞬間,巫荒樓竟然站在了方昊天的身後。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