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於是林天成也就花費了一百多靈石成功的多了一份越王城將士的身份。

2022 年 3 月 26 日By 0 Comments

「多謝道兄相助,你放心,過了崗哨我就會銷毀兵甲,絕不會給道兄帶來麻煩,道兄信不過半個時辰后就能主動牽引陣法銷毀!」

「沒事,我既然敢給你用,就不怕你用這身份給我帶來什麼麻煩,說了三個時辰就三個時辰,去吧!」

林天成點點頭,既然對方這麼說了,那多半是不會泄露自己的行蹤,更何況二人也只是萍水相逢做了一筆買賣而已,根本不知道對方的身份,絕不可能存在泄露行蹤的事情。

就這樣,林天成穿着兵甲絲毫沒有受到阻攔就成功的穿過了卡哨,只是林天成轉念一想,自己來都來了不如就去那靈石礦脈看看?

想到這裏,林天成也不再猶豫,跟隨一些將士前往了靈石礦脈,只是剛到林天成就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只見礦脈洞口堆積了一座小山一樣的白骨,還有人遠遠不斷的從礦洞之中往外抬着白骨,顯然是之前鎮守此處的將士的屍首。

「我靠,這黑龍下手夠狠的啊,殺人……不,這是在吃人!」

「活生生的將這些將士的血肉剝奪,其中不乏有八星道祖初階的強者,竟然一點反抗的痕迹都沒有就被殺了!」

「他究竟是怎麼做到的?」林天成決定進入礦中查看一番,興許能從一些沒有被破壞的現場發現一些蛛絲馬跡。

順着礦洞一直往立走,林天成終於發現了一處沒有被人探查過的現場。

林天成蹲在一幅骷髏架張旁仔細的觀察對方的死因,幾番對比推測之後才得出結論,這些人應該是被偷襲,然後被妖獸從口腔內生生將血肉吸食乾淨!

這些骷髏都沒有明顯的傷痕,除了骷髏頭的口腔部位有些許粘液殘留就沒有其他的傷勢了。

林天成皺了皺眉,一個能在修士毫無反應戒備的情況下將對方吸食,這樣的手段換做自己都不可能做到。

就算是僥倖偷襲了幾個,最後還是會被外人發現闖入到時候引起一些強者的主意的。

林天成又看了看四周的礦脈,眉頭皺的更緊了,有很多靈石礦都顯露出來了不少,只是並沒有被挖走,除了一些處理好的靈石整個靈石礦脈的損失並不大。

「奇快,黑龍只殺人,搶靈石也只強處理好了的……這是為什麼?」林天成一臉好奇。

「老大……我有種猜測!」腦海之中傳出了葯童的聲音。

這段時間葯童一直在和九轉噬魂槍較勁,要強行煉化對方為己用,所以都不怎麼吭聲。

「你說說看!」林天成道。

「我覺得這出手的妖獸,也就是黑龍很有可能處在成長期,所以襲殺人也只是補充成長血肉所需,靈石也是因為他現在沒辦法吃掉外面的堅固物,所以只搶了那些處理好的靈石!」

聽到這裏,林天成頓時一愣,如果葯童的推斷沒錯的話,那這絕對不是好消息。成長期就能擊殺八星道祖初階,那成熟期的黑龍實力究竟強大到了什麼境界?

以自己現在的實力,真的能殺的死對方?

…… 轉眼三日即逝。

駐紮在寒玉城外的梁軍因為蕭戰重傷的原因不能出兵,兩軍聯合作戰,楚軍只能按兵不動。

眼下翰清帝國已經完全落入扶桑之手,土肥鳩成為整座帝國的首腦,了解諸國情況之後,他將目標鎖定在東明帝國身上。

同時派出使臣將從扶桑帶來的巨額財富,送給蒼宋,西晉兩國,並許諾攻下東明,大梁和楚三國之地,到時將東海以南之地讓兩國瓜分,並且交給他們治理。

在巨額的財富和姦佞之臣的誘導下,蒼宋,西晉兩國答應出兵助扶桑一臂之力,橫掃其他諸國。

一瞬間,東海以南風雲驟變,天下格局瞬間變幻,然而這一切楚帝並不知道。

楚非梵遠在楚宮,他只能從奏摺軍報中了解前線疆場上的情況,可今日暗衛卻傳來了一份讓人震怒的消息。

消息中暗衛提到臨近楚國距離翰清較近的村寨,城池遭受到了嚴重的破壞,數以萬計的百姓被一股不知名的軍團屠戮,他們所過之處寸草不留。

暗衛將消息送往皇宮,同時也傳給了寒玉城下楚軍大營,楚非梵看著手中信件,龍顏大怒,周身上釋放出恐怖的殺氣。

「扶桑敵兵滲透進入楚地,斬朕百姓,毀朕莊園,真乃十惡不赦。」

「小桂子,傳令房玄齡,張良,諸葛亮,劉伯溫,狄仁傑五人覲見。」

楚非梵早已從戰報中看出端倪,兩軍交戰已經數日,卻在寒玉城下真正交鋒一次,這其中定有玄機,扶桑帝國素來狡詐陰險,他擔心有巨大陰謀正在醞釀。

因為通信閉塞的原因,所有消息不能第一時間傳入宮中,這種事態戰局不在他掌控中的感覺讓他不安,尤其是對戰扶桑帝國。

良久。

房玄齡五人來到御書房中,楚非梵將扶桑異軍突起,屠戮楚地百姓之事告知,並且將自己的決定告訴五人。

「御駕親征?」

「皇上,此番戰局混亂,怕是諸國皆已捲入其中,扶桑狼子野心,早已昭然若揭,皇上運籌帷幄,決勝於千里之外,這一切交給前線戰士即可。」

風雲變幻,沙場危局。

房玄齡擔心楚非梵安危,如果御駕親征,這場戰爭必將持續不下,他深知楚帝的性格,不敗扶桑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可眼前交戰之國皆是六品帝國,扶桑更是五品帝國,不管是底蘊還是兵力都遠遠要強於楚國。

「玄齡,你的擔憂朕明白,可此戰若不能佔得先機,怕是日後吾楚的處境更加危險。」

「扶桑大軍不遠千里跋山涉水前往翰清,他們不可能僅僅只是向控制翰清帝國,吾楚怕是早已成為他們的目標。」

「朕不想等到事態到了無法挽回時在出擊,先發制人,將扶桑敵軍趕出翰清,那倒是吾楚名聲鶴起,萬眾歸心,其他諸國必將俯首稱臣。」

楚非梵神情堅毅,鏗鏘有力的聲音響起,拂袖轉身向前走去,手掌拍在面前木案上。

「房玄齡,劉伯溫,狄仁傑聽令,皇都政務將於你們三人商榷決定,特殊情況通過暗衛傳遞消息。」

「子房,孔明二人為軍師,隨大軍前往炎雲城。」

五人躬身施禮,輕輕頷首,對於楚帝的詔令,他們絕對遵從。

是夜。

璀璨的星斗懸空,皎月灑落在地面上,楚非梵離開凝香宮正欲前往凌波宮。

明日御駕親征前往炎雲城,臨行之際,他將皇都的情況告知南宮曦,讓她心中有所準備。

凌波宮是韓芷韻居住的宮殿,他擔心離開皇都屠魔獄會派人前來,雖然當日明鳳城外古道上,葉孤城和西門吹雪將蘇凌雨擊退,可韓芷韻的神秘師傅卻一直隱藏在暗處。

念及於此。

他決定通知天門在他離開皇都這段時間,全力負責皇城安危,凡是進入皇城的江湖人士,若是敢挑釁皇權,天門誅殺之。

………..

「唰!」

「唰!」

正在他沉思之際,一股浩瀚的真氣漣漪襲過,乍然抬首向面前看去,只見一道巨大的黑影閃過,快速流星一閃即逝。

「奇怪!」

剛才那股浩瀚磅礴的真氣,居然沒有絲毫的攻擊力,楚非梵不知是何人在楚宮中如此隨意,腳尖點地而起,衣袂飄決,快速向黑影追擊過去。

「唰!」

夜空下兩道黑影前後追逐,直到楚宮深處御花園中的從林外,前方的黑影消失,楚非梵身影凌空飄落而下,警惕的目光環顧四周。

「閣下速度如此之快,既然沒有惡意,引朕前來於此,到底所為何事?」

響亮的聲音回蕩在蒼穹之下,夜風下面前叢林搖曳晃動,並無人回應,楚非梵心神一動,剛欲開啟系統掃描,只見一道白光襲來跳入他的懷中。

「神獸白虎?」

看著懷中像貓咪般的白虎,他臉上騰起疑惑之色,剛剛那道黑影巨大無比,而且神獸白虎和他早已建立契約,他怎麼可能感應不到它的存在。

「滴,宿主不必疑惑,剛剛掠動的黑影是神獸白虎的圖騰,它早已不是宿主記憶中往昔的小白虎,現在它已經完成第一次進階,成功開啟白虎圖騰。」

「白虎圖騰?」

聽到小賤的聲音,楚非梵喃喃自語,心神一動,試圖想要和懷中小白虎交流。

「吼!」

「吼!」

接連兩道虎嘯聲傳來,小白虎從他懷中跳出,向前衝出去數米回首打量著他,突然間光芒四射,小白虎身形暴增,長一丈,高一米,後背白芒中出現巨大白虎圖騰虛影。

「小賤,白虎進階一級,現在的實力相當於人類什麼境界?」

「武王境巔峰!」

「可即便如此,除非武尊巔峰強者出手,不然沒有人可以將它斬殺!」

「白虎進階一級,開啟白虎圖騰,現在它的速度奇快無比,很難有人可以追上。」

「原來如此!」

楚非梵沒想到被他遺忘的小白虎,居然已經強悍到如此程度,知道黑影是白虎圖騰,他身影一轉,闊步向前走去,背後白芒消失,白虎身形縮小,襲空落在他的肩膀上。唐棗才出來走廊,周驀淵的身影已經不見了。

就這麼點功夫,竟然被他逃開了。

唐棗不甘心地跺腳,她衝出二樓中空處朝樓下看。

周驀淵此刻正在出門。

「周驀淵!你去哪?!」唐棗在上面大喊。

周驀……

《唐棗》273礙眼撿起幸運銀幣,他發現上面有些發燙。

有情況?

用遁術飄出了屋外,除了窗外的蝙蝠,周圍並沒有什麼東西。

甚至他還首次讓蝙蝠出去飛了一圈,找尋可疑的人。

結果依舊沒有收穫。

沒有發現疑點的他。

不得不將目光轉向了幻夢境裏。

他以為是邪神找

《我真不想兼職神靈》第226章虔誠的信徒 雪衣瞬間就急了:「不出門怎麼行!你是想生生憋死我?!」

「額……」冀小海遲疑道:「你這麼喜歡出去玩?」

雪衣點點頭,「是啊,老是呆在房間太悶了,要是讓我像蘇言哥哥那樣,一直獃著不動,我會瘋的!」

冀小海嘆了口氣,「那你去吧。」

「我會想你的!」雪衣笑着,卻見柳飛白推門而入,「你們在說什麼那麼高興?準備去哪兒啊?」

看到他來了,雪衣立刻搖頭,「沒什麼沒什麼!」

柳飛白的目光落在傅霽恆的臉上,「他就是你們昨天救回來的人?」

雪衣答道:「對,就……就是看他快死了,救了他而已。」

他又問道:「你們知道他的身份嗎?」

雪衣立刻搖頭,卻聽冀小海如實相告:「他是司徒家的私生子。」

柳飛白愣在當場。

「額……那個、那個……」雪衣以為他被司徒家的背景嚇到了,着急想要解釋,卻不知該說什麼。

好在他並未說出絕情的話,讓她們把人扔出去,而是平靜說道:「既然是司徒家的人,就留下吧。」

見他沒有生氣,雪衣呆了兩秒,「你不怪我們得罪司徒家的司徒方嗎?就是因為傅霽恆快要被司徒方打死了,我們才出手相救。」

「沒事,今日你們在此照顧他,我還要去王宮,等我回來。」柳飛白用異樣的眼神看了傅霽恆一眼,轉身離去。

見他走了,雪衣暗自跟上。

一路上柳飛白都在思索些什麼東西,並未察覺她跟了上來。

來到王宮前,宮殿華麗氣派,地面皆由玉石打造,十分奢華。

雪衣四處打量了下,先他一步找了個偏僻之地跳了進去。

沒辦法,輕功超絕就是這麼任性!

那些人看到一個白色的物體經過,然後揉了揉眼,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只以為自己眼花了。

溜進王宮,她跟上柳飛白,心中犯起了嘀咕:這柳飛白跟王宮是什麼關係,居然有人引他進來!真是奇怪!

柳飛白跟着身披鎧甲的守衛,來到一處宮殿前。

玄寧殿,殿前有着百米台階。

那人帶他到了台階處便離開了。

接着,雪衣就看到了令她吃驚的一幕。

柳飛白居然一步一跪走上台階!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