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既然沒有撒謊,這霧隱村一日游也還不錯。

2022 年 3 月 25 日By 0 Comments

照美冥指著被稀薄的霧氣籠罩的大門,「到了,前面的就是村子了,歡迎來到霧隱。」

榊原透抬頭,守門的忍者帶著笑容,鋸齒狀的白色牙齒格外顯眼,這就是「和善」的霧隱忍者啊。 孟長風這個時候也開始為林天成安危擔心了,生死人肉白骨這種事只是傳說,怎麼可能真的辦到。

到時候,徐會長會真的會殺了林天成,就算是孟長風也保不住。

「主子,要不我現在就去將雲中鶴請來,畢竟你可是他的孫女婿,他不會見死不救的!」

林天成瞥了一眼秦海,淡笑道:「不必,你的職責就是盯緊秦海,可別讓這老狐狸給我逃了!」

而後他正步向著靈堂正中央即將要封棺的棺槨走去。

秦海則是面露譏諷之色,他倒要看看林天成能耍出什麼名堂。

林天成從回收站拿出了一顆普通的丹藥送入了面色發紫,毫無生機的秦越口中。

「我這顆丹藥是神仙丹,不僅能夠化解百毒,還能生死人肉白骨!」林天成玩味的再次看了一眼秦海。

秦海卻是冷哼了一聲,心裡嘀咕道:「嚇唬誰呢!」

360殺毒軟體立即開啟,林天成為秦越檢查了一遍身子,這一次耗費了5個電就清除了秦越體內的毒藥。

不得不說,這個秦海還真是夠歹毒的,竟然給他父親服下了「子夜修羅」這種劇毒。

這是林天成從秦昊那裡下載過來的煉丹術中了解到的,一般人還真不知道這種毒物的存在。

「子夜修羅」這種毒液非常的惡毒,無色無味,產自西域高原之上。

子夜修羅是一種毒花,十年生根,百年開花,千年結果。

它的花季只有一個月圓之夜,在這個時候它會分泌出「子夜修羅」毒液。

不過,毒物生長的附近一般都會有解毒之物存在。

「子夜修羅」也不例外,在它的根蒂部位通常都會寄生一種血牙蟲的小東西,這就是唯一的解藥,甚至比子夜修羅花更少見。

所以說,所以說秦海臉上的是自信而不是自大。

片刻之後,秦海看到秦越似乎並沒有像林天成那樣死而復生,這一下子終於鬆了口氣。

王管家懸著的心也終於放了下來。

「小子,你還有什麼說的,還不趕緊跪下伏罪!」

徐會長低頭嘆氣的看著林天成:「天成,你太讓我失望了!你到底為什麼要殺害秦老頭?他又哪裡得罪了你?」

林天成在煉丹師協會才剛剛嶄露頭角,張大師也已經替林天成向總會長大人申請藥師級別的頭銜。

所以說,他以後在煉丹師協會必定會成為一代煉丹大師,甚至有機會進入到修真界的黃金級位面。

可他偏偏毒害了自己的老朋友,還不肯承認錯誤,甚至連秦老頭死了還要這般玩弄於他。

此時秦昊的大腿已經包紮好了,他拄著拐杖一瘸一拐的跳到大廳之上:「林天成,你施加在我身上的痛苦,我要百倍償還!希望你有心理準備!」

秦海和王管家兩人相互對視一眼,嘴角露出了不可察覺的笑意。

突然,大廳之中的棺槨內坐起了一道身影,他面色暗沉,雙眸之中閃耀著寒芒。

只聽得一聲震響,大概食指厚度的棺槨被炸得四分五裂。

「詐屍了!詐屍了!」

秦府那些膽小的小姐或者丫鬟皆是尖叫了起來,紛紛四下逃竄。

秦老爺子向前邁出一步,一口淤血濺灑到了一地,臉色漸漸紅潤了起來。

秦正感到震驚無比,這哪裡是詐屍,分明是父親大人還活著,只見他快步上前攙扶著秦老爺子:「父親大人!」

徐會長又驚又喜:「老傢伙!這是怎麼回事?你可嚇死我了?」

這個時候秦海卻安定不下來了,他的眼神有些迷離,想要尋找間隙遁去。

一隻寬大的手掌突然按壓在了他的肩膀上,令其動彈不得:「小老弟,你這是要去哪裡呀?」

孟長風聽從林天成的指示,時刻觀察著秦海的動向,在發現他有逃跑的跡象時,第一時間扣住了他。

「呵呵!我就是想去趟茅房!」秦海滿臉笑意的看著孟長風,手心早已滲出了豆大的汗珠,身子也在微微發顫。

王管家膽子較小,知道事情即將敗露,二話不說,撒腿就跑。

「來人,給我封鎖整個秦府,連只蚊子也別給我放出去。」林天成高聲喝道,只見近百名四海閣守衛將秦家的出入口圍了個水泄不通。

聽到林天成的命令,王管家徹底是傻眼了,撲通一聲就在眾人的面前跪了下來。

「老爺子饒命啊,老爺子饒命啊!這不關我的事!一切都是大少爺讓我這麼做的……」王管家語無倫次,跪在地上不停的磕頭,額頭上的血肉漸漸變得模糊。

他後悔莫及,不應該聽信大少爺的讒言,而做下這等逆天之事。

秦海答應王管家事成之後,秦海就是秦家家主,他將會把秦家在天市的丹藥會所完全由王管家掌控。

秦家在天市的丹藥會所是一處售賣丹藥的地方,這裡每天都有幾萬的營業額收入,王管家最想得到的就是這個地方。

在秦家任勞任怨一輩子,若是還能夠分割到秦家的分會所頤養天年,對於王管家來說自然是最好不過了。

在這種利誘之下,他果斷的在秦老爺子的茶水中放入了秦海給他的無色無味的「子夜修羅」毒液。

但,秦老爺子一腳將其踹開,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腳背,然後轉身跪倒在了林天成的面前,並且沖著他重重地磕了一個響頭。

「感謝天成救命之恩!感謝天成,讓我看清了那孽障的歹心!」

秦老爺此刻雖然面無表情,可他的內心卻痛得在流血。

虎毒尚且不食子,可是自己一手養大的兒子,竟然處心積慮的想要毒死自己,僅僅為了得到秦家的掌控權。

倘若不是林天成,秦老爺子恐怕就是死也無法看清楚秦海的為人。

林天成連忙上前將其攙扶了起來,秦老爺子也已經一大把年紀了,林天成當然是受不起他的跪拜。

「秦老爺子,你這是折煞我了!」

就在這個時候,秦海掙脫開了孟長風的束縛,一腳踹在了王管家的後背。

「你胡說八道,竟敢污衊我,那可是我的父親大人,我怎麼會讓你去毒害他!」

不僅如此,秦海還以手化刃想要一掌結果了王管家的性命。

王管家這個時候徹底被嚇壞了,連滾帶爬的挪到了秦老爺子的跟前死死地抱住他的大腿。

「老爺子救命啊!我要檢舉大少爺!我要檢舉大少爺!這段時間,他一直瞞著您老人家挪用秦家的巨額款項,四處求購丹藥醫治他兒子的命根子!

不僅如此,這些年來秦府分配給少爺,小姐修鍊的丹藥,也被秦海扣了七成左右,還有,還有……」

王管家喋喋不休的說了一大通,秦老爺子的胸膛也隨之膨脹了起來,似乎隨時都有可能炸裂開來。

「你放屁!我何曾做過這些事情,明明是你將這些東西私藏了起來!竟敢污衊我,簡直找死!」

秦海終於暴怒,一隻金色的長槍以電閃雷鳴之勢射入了王管家的心臟部位。

林天成想到了秦海會殺人滅口,但是金色的長槍的速度太快。

秦昊也意識到了不妙,扔掉手中的拐杖,連滾帶爬的來到了秦老爺子的跟前。

「爺爺,爺爺,你一定要相信我父親,他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

…… 「這群鐵木賊,膽子也是真大,竟然敢深入到鹿抬頭。」。

在接到王瀟的情報后,斥候隊約五十人,紛紛前來,在入侵的鐵木人退走之前,將他們全部留在了鹿抬頭峽谷。

「我覺得不太對勁……鐵木軍雖有侵犯,但他們派這三十幾人來這裡幹嘛?送死嗎?」。

「伙長!」

一名斥候從死去的鐵木人身上,摸出了一張油紙。遞到那伙長手中。

伙長接過油紙,放在鼻子下仔細聞了聞,頓時臉色一變。

「快!報!溪水有葯!不能喝!」。

正當這幾名斥候準備轉身時,發現天色忽然暗了許多。

「躲!」

那伙長剛說完,一支箭矢猶如黑白無常般,穿透他的身體,帶走他眼中的顏色。

鹿抬頭峽谷之上,滿天箭矢如雨般傾瀉而下。

斥候們大多躲閃不及,幸運的,已經感覺不到疼痛了。不幸的,被射成刺蝟都還沒死,只能苦苦呻吟。

「刷刷刷!」

數十條麻繩從鹿抬頭峽谷的一邊垂下,接著,從麻繩上,源源不斷的滑下鐵木人。

一個為首的漢子大手一揮,眾多鐵木人走出,拔出腰間彎刀,收割還未死亡的青鹿涯斥候們。

「迅速按照小王爺的安排,二十人一組,分散潛入!」。

「是!」

——

蔣昭一行正向著鹿抬頭的方向前行,身後的部隊忽然傳出一些動靜。

「隊正!」

「怎麼回事?」

「稟隊正,幾個娃兒不知怎麼,突然肚子似乎有蟲撕咬,疼的在地上直打滾!」。

蔣昭眉頭緊鎖,還未說話,眼看又有幾人捂著肚子倒下。

蔣昭快步走到一人身前,扶著他。自己從腰間拿出水囊。

「隊正……」

「怎麼回事?吃壞東西了嗎?」

「沒……啊!就,就,就吃完……吃完飯,喝了點水。啊!隊正!我的肚子好疼!」。

「!」,蔣昭瞪大眼睛,大吼一聲:「水有問題!別喝!劉笑!」。

那名叫劉笑的伙長,匆忙跑來。

「隊正!」

「你先趕回軍營,稟告校尉!水被人下藥了!再安排幾人,送這幾個弟兄先回去。」。

「諾!」,劉笑趕忙招呼幾人,攙扶著出現腹痛的人。自己當即邁開步子,朝軍營奔去。

「其餘的人!保持警惕!」,蔣昭自己走到最前方,帶著餘下的人,繼續朝著鹿抬頭方向前進。

——

「校尉!」

「何事!」

「營中多名將仕出現腹部劇痛,包括輪值之人。」。

「碰!」

校尉一掌拍在桌上:「喊錢菜來!」。

「諾!」

不多時,錢菜趕到了校尉營。

「校……校尉……呼,呼,呼。」。

「錢菜,軍中多名將仕出現腹部疼痛,可是你伙夫營,用糧有誤?!」。

錢菜嚇得當即跪下,說到:「校尉明查!我伙夫營每日伙食,都記錄在案。怎麼可能出問題啊。」。

「那這是怎麼一回事?」。

「我……我也不知道啊!大傢伙吃的都是平日的東西,水也是每天從鹿抬頭打回來的……」。

那校尉眼睛一亮,即刻大手一揮:「快!倒掉軍中所有的水!有問題!」。

「諾!」

錢菜一聽,猶豫的說道:「校尉,這,這天氣,沒了水,可如何是好。」。

校尉在營帳中來回走動,撓了撓頭,對著錢菜說到:「你即可帶著伙夫營,另找水源。」。

「是是是!」

「趕緊去吧!」。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